当前位置:
首页 > 外国小说 > 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沈腾主演“西虹市首富”原著,一夜暴富体验钱多的花不完。

作者:(美)乔治·巴尔·麦卡奇翁,刘国伟译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7-01

书籍编号:30567161

ISBN:978756950724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13643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外国小说

全书内容:

布鲁斯特的百万横财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章 生日晚宴


“富人家的小儿子们”聚在佩廷吉尔工作室的长桌周围。除了布鲁斯特,还有九个人在场。他们都很年轻,多少有些进取心,前程远大,坚信未来会更好。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姓氏在纽约的历史上都是响当当的。说真的,他们中有一个人曾经说:“一个人要想出名,得有条街以他的名字命名。”由于他是新来的,他们叫他“萨博威”。


在这群人里,最受欢迎的是年轻的蒙提·布鲁斯特。他个子高,腰板儿直,脸刮得干干净净。为此,人们称他“外表整洁”。上了年纪的女人对他感兴趣,因为他父母曾经为爱而私奔;城里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也对此津津乐道,但是这件事从来没有得到原谅;俗气的女人对他感兴趣,因为他是埃德温·彼得·布鲁斯特唯一的孙子。埃德温曾多次成为百万富翁,而蒙提几乎肯定是他的继承人,这样一来,埃德温就不会随意把财产捐赠给慈善组织了。年轻姑娘对他感兴趣,原因则清晰、简单得多:她们喜欢他;男人们也喜欢蒙提,因为他是个愿赌服输的好赌徒,是男人中的男人,比较有自尊心,不太讨厌工作。


双亲去世时,蒙提还是个孩子,也许是为了弥补长期的冷酷无情,他爷爷将他接到了自己家中,并且以他所认为的慈爱态度照顾蒙提。然而,在大学毕业并在欧洲待了几个月后,蒙提更希望独立生活。年迈的布鲁斯特先生给他在银行里找了个差事,但除了此事,以及偶尔的共进晚餐外,蒙提没有寻求过照顾,也没有得到过照顾。那份工作有个问题,就是活儿累,报酬低。他靠自己的薪水生活,因为他不得不这样。但是,他并不怨恨他爷爷的态度。他宁可用他自己的方式花他所谓的“微薄的薪水”,也不愿意为了挣得更多,天天和一个忘了自己也曾年轻过的老人共进晚餐。他说,这样不会太令人厌烦。


在“富人家的小儿子们”中,生日总是享用美食的场合。桌子上放满了从底层法国餐馆送上来的美味佳肴。男人们把椅子往后一推,点上香烟,跷起了二郎腿。接着,佩廷吉尔站了起来。


“先生们,”他开口说道,“我们聚在这里,是为了庆祝蒙哥马利·布鲁斯特先生的二十五岁生日。我提议大家和我一起干杯,祝他长命百岁,一生幸福。”


“一滴酒都不能剩!”有人喊道。“布鲁斯特!布鲁斯特!”所有人都喊了起来。


“因为他是个挺好的人,


因为他是个挺好的人!”


突然,门铃响了,打断了他们的情感流露。大家都觉得这非常蹊跷,于是纷纷起身。


“是警察!”有人说。所有人都把脸转向了门。一个服务员站在那里,不知道是该转门把,还是推门闩。


“该死的玩意儿!”理查德·凡·温克尔说,“我想听布鲁斯特讲几句!”


“讲几句!讲几句!”大家随声附和,并重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蒙哥马利·布鲁斯特先生。”佩廷吉尔说。


门铃又响了,响声又长又大。


“又来人了。我敢打赌街上有一支巡逻队。”奥利弗·哈里森说。


“如果只是警察,就让他们进来吧,”佩廷吉尔说,“我觉得是个讨债的。”


服务员打开了门。


“先生,有人想见见布鲁斯特先生。”服务员说。


“她漂亮吗,服务员?”麦克劳德问。


“那个人自称是艾利斯,是从你爷爷家来的,先生!”


“代我向艾利斯问好,并让他告诉我爷爷,银行下班了。我明天早上去见他。”布鲁斯特先生说。由于同伴开的玩笑,他脸红了。


“爷爷不希望他的蒙提天黑后还待在外面。”“萨博威”·史密斯一边笑,一边说。


“老先生还派人带着婴儿车来找你,想得太周到了。”佩廷吉尔高声说。人们哄堂大笑。“给他说,你喝过奶了。”麦克劳德补了一句。


“服务员,告诉艾利斯,我现在没时间见他。”布鲁斯特说。艾利斯坐电梯下楼时,他们大笑起来。


“现在,该布鲁斯特说两句了!布鲁斯特!”


蒙提站了起来。


“先生们,你们刚才好像忘了,我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你们的话很幼稚,与我这个年龄应有的尊严不相称。从我的交友之道不难看出,我还是有判断力的。从我爷爷臭名昭著的财富不难看出,我配得上你们的尊重。你们为我的健康干杯,祝我长命百岁,我深感荣幸。现在,我请你们都站起来,为‘富人家的小儿子们’干一杯。愿上帝保佑我们!”


一个小时后,在佩廷吉尔跑调儿的小提琴的伴奏下,“雷普”·凡·温克尔和“萨博威”·史密斯唱起了“告诉我,漂亮的姑娘”。门铃再次响起,干扰了他们的合作。


“看在老天的份儿上!”哈里森喊道。他之前一直对着佩廷吉尔的人体模型,唱着“我爱你,连同你的瑕疵”。


“和我一起回家,孙子,现在就跟我走。”“萨博威”·史密斯暗示。


“告诉艾利斯,让他去哈利法克斯。”蒙哥马利说。艾利斯再次坐着电梯下楼了。他那张通常情况下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了焦虑的神色。接着,他又一边开始上楼,一边犹豫不决地摇了摇头。最后,他坐上了一辆马车,不情愿地把那群寻欢作乐的家伙们抛到了身后。他知道那是一场生日宴会,而现在才夜里12点半。


到了凌晨3点,电梯再次来到顶层,艾利斯快步走向了那个不友好的门铃。这一次他表情坚定。歌声戛然而止。片刻安静之后,屋里响起了一阵笑声。


“进来!”一个亲切的声音叫道。艾利斯迈着坚定的步伐走进工作室。


“你刚好赶上喝一杯‘睡前酒’,艾利斯。”哈里森一边喊,一边快步走到服务员身旁。艾利斯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年轻人,举起了手。


“不了,谢谢你,先生。”他恭敬地说,“蒙哥马利先生,要是你原谅我突然闯进来,我想告诉你我今晚带到这里的三个消息。”


“你真可靠呀,老兄,”“萨博威”·史密斯口齿不清地说,“要是我是捎口信儿的,我就会拖着,直到凌晨3点才来,不管是谁。”


“蒙哥马利先生,我10点就来了,捎来了布鲁斯特先生的口信儿,他祝你生日快乐,还让我带给你一张1000美元的支票。这就是支票,先生。如果你方便的话,先生,我就原原本本地把布鲁斯特先生的话讲给你听。12点半,我带来了高尔医生的口信儿,他已经被请到了家里,先生。”


“请到了家里?”蒙哥马利倒吸了一口气,脸色变白了。


“是呀,先生。布鲁斯特先生在11点半突发心脏病,先生。医生派我来通知你,先生,他已经命悬一线。我带来的最后的口信儿……”


“天啊!”


“这次我带来的是管家罗尔斯的口信儿。先生,如果你可以的话,他请你立即前往布鲁斯特先生家。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的话,先生。”艾利斯打断了他的话,声音里有些歉疚。接着,他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默不作声的“儿子们”的头,有些感慨地补了一句:


“布鲁斯特先生去世了,先生。”

第二章 阿拉丁的阴影


蒙哥马利·布鲁斯特再也没有“希望”了。人们现在无法指着他说,他将来会成为百万富豪,或两百万富豪。就像奥利弗·哈里森说的那样,他已经“是”了。在他爷爷下葬两天后,一份遗嘱被宣读。不出所料,为了补偿罗伯特·布鲁斯特夫妇遭受的艰难困苦,老银行家将100万美元留给了他们的儿子蒙哥马利。这些钱是蒙哥马利的,不附带任何限制、劝诫、障碍。关于继承人如何处理这笔钱,遗嘱没有提出建议。老银行家以前对他进行的商业训练就是遗嘱中没有言明的条件。老银行家相信,就他在生活方面对蒙哥马利的期盼而言,他已经给蒙哥马利灌输了一种明白无误的观念。如果蒙哥马利没有照办,那么他将独自承受厄运。路已经为他铺好,一长串路标在他身后延伸。路标上的简明指示也许会被忽视,但永远不会被忘记。在立遗嘱时,埃德温·彼得·布鲁斯特显然有着明智的信念。他认为,他必须在别人拥有他的钱财之前死去。一旦死了,再去担心受益人选择以何种方式处理他们自己的事情,未免有些愚蠢。


第五大街的房子和一两百万美元归了布鲁斯特老先生的一个妹妹。剩余的财产被分给那些想拥有它的亲戚,以免它落入“无人认领财富之家”。布鲁斯特老先生把他的身后事安排得井井有条。遗嘱指定杰罗姆·巴斯柯克为执行人,并最后指示他在遗嘱被查验后的次日,按照遗嘱第四条的规定,把价值100万美元的有价证券转交给蒙哥马利·布鲁斯特。就这样,在9月26日这天,年轻的布鲁斯特先生拥有了一笔被强加给他的无条件限制的财富,只是附在它上面的一小片黑纱丧章增加了它的重量。


自从爷爷去世后,蒙哥马利一直待在第五大街昏暗的布鲁斯特老宅里。他匆匆地回过两三次格雷夫人家的那些房间,他曾经把那里当作了他的家。死亡的阴影依然笼罩着第五大街上的那栋房子,它的寂静、稍显隐秘的氛围使他渴望更令人开心的友谊。他想知道,财富是否总是带着晚香玉的幽香。它的浓烈和奇异缠着他不放,让他感到不快。他对那个冷酷的、已经死去的老独裁者并没有多少感情,然而他的爷爷的确曾经是个男子汉,赢得过他的尊敬。不去想他的爷爷似乎有些冷酷,这就像在曾经对他很好的导师的坟墓上跳舞。他厌恶那些轻拍他的后背的朋友的态度,厌恶那些向他表示祝贺的报纸的态度,厌恶那些预料他会笑逐颜开的人们的态度。这就像一出悲喜剧,受到了一张表情严厉的死人脸的困扰。他也被回忆所困扰,被一种对自己那愚蠢的草率行为产生的强烈懊恼所困扰。有时候,就连财富本身也压迫着他,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忧伤。


然而,那种状况得到了补偿。有那么几天,当艾利斯在早上7点叫他时,他会回应艾利斯,并感谢财富让他早上不用到银行上班了。美美地多睡一个小时似乎是财富带来的最大外快。他最初被早上送来的邮件逗乐了,因为自从报纸把他的幸运公之于众,信件就像洪水一样向他涌来。来自公共或私人慈善机构的请求自然少不了,不过,大多数给他写信的人都还不赖,看起来他们一心只考虑了布鲁斯特的利益。一连三天,他都迷惘得无药可救。记者、摄影师拜访了他。一些头脑灵活的陌生人也拜访了他,他们好心地提议把钱投给前景光明的企业。他要么忙于婉拒科罗拉多的一座金矿,它价值500万美元,标价却只有450美元;要么忙于避开一个诚实的发明家,那人愿意以300美元的价格出让一种神奇装置的秘密;要么忙于否认他已经被提名为第一国民银行主席的报道。


有一天,奥利弗·哈里森一大早就把他吵醒了。睡意未消的百万富翁揉着眼睛,仍在躲避着梦中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从床柱顶部投掷下来的炸弹。奥利弗以兴奋、亲密的口吻敦促他抓住时机,并且为可能出现的违背承诺的案子做准备。布鲁斯特坐在床边,听奥利弗讲了几个可怕的故事。故事说的是有些女人没良心,卷走了天真甚至虔诚的男人的钱。在浴室喷溅的水花中,布鲁斯特请求奥利弗与他形影不离,以防他受到敲诈。


银行的董事们聚到一起,通过了哀悼他们已故主席的决议,把领导权交给了第一副主席,然后立即休会了。让蒙提进入董事会的问题也被摆上桌面,讨论了一番,但这个问题最后被留给了时间。


普伦蒂斯·德鲁上校是其中的一个董事,也是经常见诸报端的“铁路大亨”。他已经表现出了对年轻的布鲁斯特先生的喜爱,蒙提也是他家的常客。德鲁上校称蒙提为“我亲爱的小伙子”。蒙提则把他称作“一个挺好的老家伙”,只是不当着他的面这么称呼他。但是,他们之间之所以有这样的感情,也许是因为芭芭拉·德鲁小姐的存在。


在开会的那个下午,离开会议室时,德鲁上校走到蒙提面前。蒙提已经通知银行的官员,说他要离职。


“啊,我亲爱的小伙子,”上校一边说,一边亲切地和蒙提握手,“现在你有了一个展示才能的机会。你有一笔钱。只要精明,你应该能让它翻三番。如果我哪里能帮到你,尽管来找我。”


蒙提向他表示了感谢。


“想着法子花你的钱的人少不了,会让你烦死,”上校接着说,“别听他们的话。慢慢来。你会有新机会,这辈子每天都能挣到钱,所以不要急。要是我够聪明,躲开那些怂恿者,我早就富了。他们都想从你那里搞一些钱去花花。把眼睛瞪大,蒙提。年轻的富豪一向都是让人嘴馋的肥肉!”他想了一会儿,然后说:“你明天晚上不来和我们一起吃顿饭吗?”

第三章 格雷夫人和格雷小姐


格雷夫人住在第四十大街。这些年来,蒙哥马利·布鲁斯特一直把她那栋安静、老式的房子当成自己的家。那栋房子曾经是格雷夫人爷爷的,是城里那一带建得比较早的几栋房子之一。她在那栋房子里出生,在它古色古香的客厅里结婚,她的豆蔻年华、短暂的婚姻生活、寡居的日子都和它有关。格雷夫人和蒙哥马利的母亲曾经既是同学又是玩伴,关系一直不错。当年迈的埃德温·彼得·布鲁斯特想找个地方安置他父母双亡的孙子时,格雷夫人请求让她来照顾那个小家伙。蒙提比她女儿玛格丽特大三岁,两个孩子一起长大,亲如兄妹。布鲁斯特先生在抚养蒙提上很舍得花钱。蒙提上大学时出手阔绰,到了让老先生为自己的慷慨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