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经典中外名著9(套装共2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经典中外名著9(套装共2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经典中外名著9(套装共2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经典中外名著9(套装共2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日)夏目漱石,竺家荣译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9-24

书籍编号:30530401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75660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经典中外名著9(套装共2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经典中外名著9(套装共2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 寄宿在别人家里,帮着做些家务的求学者。
  • “三毛”是日语原文,即三色猫之意,姑且借来一用。
  • 俳句是日本的一种古典短诗,由17字音组成,要求严格,受“季语”的限制。
  • 正冈子规1897年1月于松山创办的俳句杂志刊物(1897年),得到高浜虚子、河东碧梧桐、夏目漱石等诗人和作家支持后由俳人高滨虚子主持。新派和歌运动和近代浪漫主义诗歌运动以其为中心展开。《我是猫》第一章就发表在该刊物的1905年1月号上。
  • 浪漫主义诗人与谢野铁干(1873—1935)于1900年4月创办的诗刊,1908年停刊。《明星》成为诗歌改革与浪漫主义派由此得名的中心阵地。
  • 日本古典戏剧“能”的乐曲,称为谣曲。
  • 平宗盛(1147—1185),日本平安时代武将,平家末代首领,平清盛三子,清盛死后袭内大臣。不久被源义仲赶出京都,后为源赖朝军俘获、斩杀。
  • 华特曼纸,一种英国特产的水彩画纸。
  • 安德烈·德尔·萨托(Andrea del Sarto,1486—1530/1531),意大利文艺复兴鼎盛期时期的佛罗伦萨画派最后一位代表画家。
  • 1坪等于3.306平方米。
  • 与艺伎等饮酒游乐的地方。
  • 尼古拉斯·尼克尔贝(Nicholas Nickleby),英国小说家狄更斯早期的长篇小说《尼古拉斯·尼克尔贝》(1839)中的主人公名字。尼古拉斯·尼克尔贝是一个寄宿学校的教员。作者通过他的经历,揭露了当时所谓穷人兴办的学校实际上只是富人牟利的场所,学生整天忍饥挨饿,鞭笞竟成了最主要的教育手段的社会现象。
  • 吉本,全名爱德华·吉本(Edward Gibbon,1737—1794),英国历史学家,著有《罗马帝国衰亡史》6卷,未曾著《法国革命史》。
  • 哈里逊(1831—1923),英国哲学家、法学家、传记作家、文艺批评家。
  • Theophano(1904),哈里逊所作。赛奥法诺是东罗马皇帝二世的皇后(941年左右—没年不详)。但其中并没有“女主人公之死”的描绘。
  • “白眉”是一个典故。《三国志·蜀志·马良传》:“马良,字季常,襄阳宜城人也。兄弟五人,并有才名,乡里为之谚曰:‘马氏五常,白眉最良。’良眉中有白毛,故以称之。”后来比喻兄弟或侪辈中的杰出者。在此文中,即“历史小说中的杰作”之意。
  • 列昂纳多·达·芬奇(1452—1519),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美术家、自然科学家。
  • 1间约6尺(1.818米)。

    我是猫,还没有名字。
    我不知道自己出生在哪里,只恍惚记得自己在一个昏暗、潮湿的地方,“喵喵”地叫唤个不停。在那儿我第一次见到了人这种东西。后来才听说,那东西就是人类中最恶毒的种类,叫作“书生”,传闻这种书生时不时会把我们猫猫抓去煮了吃。不过,当时我什么也不懂,根本不知道害怕,只是被书生放在手心里,忽地举起来的时候,我感觉有点晕晕乎乎的。我在书生的手掌上,稍稍定了定神之后,看到的这张面孔,就是我头一次见到的叫作人类的东西。人怎么这副模样,这种诧异的感觉直到现在还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别的不说,那张本应毛茸茸的脸竟然光溜溜的,简直像个烧水壶。后来我也遇到过不少猫猫,可是从不曾见过长得这般残缺的。非但如此,他的脸中央过分凸出,而且从那个凸起的黑窟窿里还不时噗噗地喷出烟雾来,我都快被烟雾呛晕了。直到最近,我才知道这玩意儿就是人类抽的烟。
    我舒舒服服地蹲坐在书生的手心里,可是片刻工夫,便觉得飞快地旋转起来。我不知道是这书生在转呢,还是只有我自己在转,只觉得头晕眼花,直犯恶心,正想着这下子准没命了,只听见“咚”的一声响,我两眼冒出了金星。到此为止我还记得,可之后发生了什么,却死活也想不起来了。
    等我清醒过来一看,那个书生已经不见了。原先和我一起的兄弟姐妹也一个都没有了,就连我最依赖的妈妈也不知去向。而且,这里和我原来待的地方不一样,亮得刺眼,简直睁不开眼睛。“这是什么地方?怎么变成这样了呢?”我这么想着慢慢爬了几步,感到浑身疼痛——原来我是被人从稻草上一下子扔到竹丛里了。
    我使出吃奶的力气从竹丛里爬了出来,看到对面有个大大的池塘。我坐在池塘边琢磨着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其实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我终于想到一个法子,倘若在这儿哭一会儿,那个书生兴许还会来接我的。我就试着“喵喵”地叫了半天,却不见有人来。不久,池面哗啦哗啦地刮过阵阵凉风,天色渐渐暗下来了。我的肚子已经饿瘪了,想哭也哭不出声来。万般无奈,我决定去找一个有吃食的地方,只要是吃食就行。于是我慢慢地沿着池塘从左往右绕行。真是痛苦啊,稍微一走动,浑身就疼得受不了,我咬紧牙忍着痛,拼命地往前爬,总算爬到了一个好像有人家的地方。我想,只要爬进去,就会有活路的。于是我从竹篱笆的破口处钻进了一户人家的院子。缘分这东西真是不可思议,假如篱笆上没有破洞,我很可能会饿死在路旁的。有句话说得好:“一树之荫,前世之缘。”这篱笆上的破洞,直到今天,依然是我去拜访邻居三毛姑娘的通道。言归正传,我钻进那个宅院之后,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此时眼看着天色暗了下来,我肚子里没食物,天气很冷,偏偏又下起了雨,片刻也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无奈之下,我姑且朝着那又明亮又温暖的地方爬去。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应该是已经进入这户人家的房子里面了。
    在这里,我遭遇了那个书生以外的人。最先遇到的是女仆。这女仆比那个书生还要凶恶,一看见我,就一把抓起我的脖颈扔到了屋外。哎呀,这下可完蛋了。我只好闭上眼睛听天由命了。可是,我实在无法忍受饥饿与寒冷,于是再一次趁女仆不注意,偷偷爬进了厨房。结果不大工夫,又被她扔了出来。我记得就这样被扔出来又爬进去,爬进去又被扔出来,反反复复了四五次。当时,我对被叫作女仆的那个人恨之入骨。直到前几天,我偷吃了她的秋刀鱼,报了一箭之仇,才算解了心头之恨。就在女仆最后一次抓起我要往外扔的时候,这家的主人走进了厨房,嘴里说着:“怎么这么闹腾!干什么哪?”女仆提起我,举到主人眼前,对主人说:“这只小野猫,老是往厨房里钻,怎么赶都赶不走,烦死人了。”主人一边捻着鼻子下边的黑毛,一边打量了我一番,然后说了句:“那就让它待在家里吧。”说完就回到房间去了。显然,主人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女仆恼恨地把我扔在厨房里。就这样,我决定把这户人家当作自己的家。
    我不常见到这家的主人,听说他的职业是教师,从学校一回来就钻进书斋,几乎不怎么出来。家里人都以为他是个好钻研学问的人,他自己也摆出一副做学问的架势。可是实际上,他并不像家里人说的那样在看书。我时常蹑手蹑脚地去他的书斋窥探,见他经常睡大觉,有时口水都流到正在看的书本上。他肠胃不好,所以皮肤发黄,缺乏弹性,没有活力。可是他饭量很大,每次吃撑了之后,就吃消化药。吃完药就翻开书,读上两三页便打起盹来,口水淌到书本上,这就是他每天晚上都在做的“功课”。我虽然只是一只猫,也时常会思考:做教师实在是舒服。如果我降生为人,一定要当教师。像这样总是睡大觉也能做的活计,连我们猫族也完全可以胜任的。即便这样,我家主人却说,没有比做教师更辛苦的工作了。每当有朋友来访时,他总要发泄一通不满。
    我刚住进这个家的时候,除了主人外,我一点儿也不受其他人待见。不管我去哪里,他们都一脚把我踢开,根本不搭理我。直到今天还不给我起名字,从这一点就不难看出我有多么不受重视了。实在是没有办法,我才尽可能跟在收留我的主人身旁的。每天清晨,主人读报的时候,我必定会趴在他的膝头上。他睡午觉时,我就趴在他的背上。这样黏着主人并不说明我有多喜欢主人,而是因为没有人搭理我,不得已而为之罢了。
    后来我有了经验,每天白天趴在盛着热饭的小木桶上面,晚上睡在被炉上,天气晴好的晌午,就躺在檐廊边上。不过,要说舒服,还要数夜里钻进孩子们的被窝,跟他们一起睡觉了。我所说的孩子们是两个小孩,一个五岁,一个三岁,每天晚上这两个孩子睡一间屋,还同睡一个被窝。我总是想法子在她们俩中间找个空当挤进去。只是,万一运气不好,把哪个孩子弄醒,我就倒霉了。这两个小孩,特别是那个小一点的最不地道——也不顾夜深人静,扯着嗓子大声号哭:“猫进来了!猫进来了!”于是,那个患有神经性胃病的主人必定会从隔壁房间跑过来,前几天就是这样,他拿尺子狠狠地敲打了我的屁股一通。
    我自从和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越是细细观察他们,越是不能不断言他们是相当任性的。尤其是我经常同衾的那两个小孩,更是可恶透顶。她们兴致一来,就使劲地折腾我,不是把我倒提着,就是用纸袋套我的脑袋,或是把我扔出门外,或是塞进炉灶里。只要我稍一反抗,他们就会全家人一起四处追赶我,对我进行迫害。前几天,我在席子上刚磨了两下爪子,女主人便大发雷霆,打那以后,轻易不允许我进入客厅。即使我在厨房的地板上冻得浑身发抖,他们也不理不睬。我最尊敬的住在街对过的白婶,每次她见到我,总是说:“没有比人类更冷酷无情的啦。”前些天,白婶生下四只白璧无瑕般可爱的小猫,可是她家的书生,第三天就把四只小猫一只不剩地扔到后院的水池那边去了。白婶流着泪向我诉说了整个经过后,得出了她的结论:“为了保全我们猫族的亲子之爱,为了过上美满的家庭生活,我们猫族不得不向人类叫板,将他们剿灭!”我觉得她的提议很在理。还有隔壁的三毛姑娘也曾经非常气愤地对我说过:“人类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所有权。在我们猫族里,历来是谁先找到的吃的,谁就有吃的权利,不管是沙丁鱼串的干鱼头,还是鲻鱼的肠子。如果对方不遵守这个规矩,就可以对其动武。但是人类好像丝毫没有这种观念,总是把我们找到的好吃的东西夺去。他们仗着身强体壮,抢走理应属于我们的食物,还若无其事。”白婶的主人是军人,三毛姑娘也有为她代言的主人。由于我住在教师家里,对待这类事情比起她们二位来自然想得开些,只要能够将就着把日子一天一天地过下去就知足了。就算他们是人类,也未见得会子子孙孙永远兴盛的。罢了,就耐心等待猫族时来运转的那一天吧!
    说到任性,我倒想起了我家主人由于任性而出糗的事。我那个主人无论哪方面都没有过人的本事,可是他偏偏喜欢什么都搞一搞。他有时胡诌几首俳句给《杜鹃》杂志投稿,有时写几首“新体诗”寄给《明星》杂志,有时还写写错误百出的英文,也学过弓道,唱过“谣曲”,甚至吱啦吱啦地拉过小提琴。只可惜,没有一样拿得出手。虽说他的胃不好,可是一旦迷上某件事,就特别投入。他喜欢在茅房里唱“谣曲”,结果左邻右舍给他起了个“茅房先生”的绰号,他也全不在意。每次如厕,照样大唱特唱什么“吾乃平宗盛也”,逗得人们一听到他唱曲子就笑:“快听,‘平宗盛’又来了!”我住进他家大约一个月后,也不知这位主人是怎么想的,领取月薪的那天,他提着一大包东西,急匆匆地回到家里。我正猜测他买的是什么,见他打开了大包,原来都是画水彩画的颜料和画笔,还有华特曼纸等。看这架势,他是决意从今天起放弃“谣曲”和“俳句”,专攻绘画了。果不其然,从第二天开始,有一阵子他连午觉也不睡了,每天都在书斋里一门心思地画画。只是,看他画出来的东西,谁也判断不出到底是什么。他本人似乎也觉得画得不怎么样,有一天,他的一个据说是研究美学的朋友来访,我听见了他们这样一番对话:
    “不知怎么搞的,就是画不好。看别人画觉得挺容易的,可是自己一拿起画笔来,才知道作画真难啊。”主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他说的倒也是实话。他的朋友透过金丝边眼镜,看着主人说:“没有人一开始就能画好的。首先一点,只是整天关在屋子里,凭着想象作画,当然画不好。意大利大画家安德烈·德尔·萨托曾经说过:‘如若绘画,皆须模仿自然本身。天上有星辰,地上有露华,空中有飞禽,地面有走兽,池里有金鱼,枯木有寒鸦。大自然乃是一幅活的大画面。’你觉得怎样,如果想要画出像样的画来,你也试着写写生好了。”
    “嘿,安德烈·德尔·萨托说过这样的话吗?我真是一点也不知道。说得太对了,有道理啊!的确是这么回事。”主人钦佩不已。而那个朋友的金丝眼镜后边,露出了嘲讽般的笑容。
    第二天,当我照例来到檐廊上,正舒舒服服地睡午觉时,主人破例走出书斋,在我身后不停地鼓捣着什么。我突然醒来,搞不清他在干什么,就把眼睛睁开一道细缝,只见他正全神贯注地模仿安德烈·德尔·萨托,给我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