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战争与和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战争与和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战争与和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战争与和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托尔斯泰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8-01

书籍编号:30511897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91846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战争与和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部


开头几章的注释


《战争与和平》是一部伟大的古典文学名著,它的丰富的内容涉及了许许多多的历史事件。为了使读者对当时的历史背景和书中描写的历史事件和人物有个比较清楚的概念,我们觉得有必要在卷首作一些简略的注释。


《战争与和平》第一、第二、第三卷主要描写俄国出兵奥国、对法国作战以及奥斯特里齐的战役。


1799年法国政变以后,拿破仑·波拿巴以一个将军的身份,一跃而为终身的执政官。1804年,拿破仑自封为法国皇帝,怀着称霸全世界的野心,登上了国际舞台。代表法国工业资本利益的拿破仑,在国内摧残法国革命,使资产阶级法国成为战争的策源地,在国外破坏欧洲各国的民族主权,压制民族运动,企图奴役欧洲各国,使它们成为法国任意掠夺的殖民地。


1803年,拿破仑发动了法国对英国的战争。1804年3月,拿破仑下令逮捕波旁皇族的继承人翁季昂公爵,派了一支法国枪骑兵偷偷渡过莱茵河,在巴登捉住那个公爵,押到巴黎近郊的芬森兹城堡,经过处在压力下的一个法国上校委员会的审判,就把他枪毙了。


这事件在欧洲各国的宫廷引起极大的愤慨,成了各国发动战争的表面上的原因之一。各国的宫廷也都纷纷议论“正人殉节”,谴责拿破仑。在《战争与和平》开场中,1805年7月参加安娜·舍雷尔的招待会的人都称他为杀人犯、篡位的奸臣,没有人称他为皇帝,甚至不称呼他拿破仑,只管他叫波拿巴,或者竟称他为布昂纳拔[1],讥笑他并非生于法国,而是生在科西加的人,以表示他们对他的轻蔑。


拿破仑最初希望直接进攻英国,于是夺取了英国皇室领地汉诺威。1805年,拿破仑在布伦设立了一个集中兵力的大防守营,而且借着与西班牙订立的联盟,组建了一支掩护“布伦远征军”的大舰队。但是1803年这支舰队在麦尔涅甫海军上将率领下深入英伦海峡的时候,被纳尔逊消灭了。


1805年,拿破仑还做出了一些使欧洲各国大为恼怒的事。3月,他建立了一个意大利王国,自封为意大利王;以后又把热那亚共和国并入法国;此后又成立了一个卢加公国,赠给了他的妹妹和妹夫。这就是本书开场第一句话所指的新消息。


俄国政府,由于拿破仑这种侵略政策,尤其是因为法国破坏了俄国在土耳其的地位,放弃了中立态度,参加了这种反拿破仑的新运动,同英国、奥地利、瑞典和那不勒斯王国结成联盟。1805年亚历山大一世派诺伏西尔柴夫去同英国谈判的条约,这时已经缔结了。这个条约的主要目的是强迫拿破仑撤退驻扎在汉诺威和意大利的军队,承认荷兰和瑞士的独立。5月,温曾格洛德将军携带着英、俄、瑞典、奥、那不勒斯新联盟的作战计划被派到奥国。犹豫不决、一直玩弄着两面手法的普鲁士几乎也被拖了进去。老包尔康斯基和安德列王爵在第一卷第二十三章中讨论到的就是这一点。


拿破仑晓得欧洲各国缔结了反对他的联盟以后,一边诡称要同英国讲和,一边把兵力调到多瑙河,将进攻的矛头指向奥国和俄国。英国请亚历山大一世作为议和的调解人。但是,当俄国派去巴黎的代表诺伏西尔柴夫刚到柏林的时候,就听说拿破仑已经占领了热那亚,因此就不再去巴黎了。战争这时就不可避免地爆发了。但是普鲁士(书中提到该国的豪格非兹和哈登堡两个大臣)依旧不肯参加反拿破仑的联盟。


[1]波拿巴这个字,法语重前音,意语重后音。——译者注。

大事年表


1805年


旧历 新历


10月11日 10月23日 库图左夫检阅布兰诺的联队。不幸的墨克来了。


10月23日 11月4日 俄国军队过恩斯河。


10月24日 11月5日 阿姆施泰滕的战争。


10月28日 11月9日 俄国军队过多瑙河。


10月30日 11月11日 在杜伦斯坦打败了摩尔兑。


11月4日 11月16日 拿破仑从星勃隆写信给缪拉。申·格拉本的战事。


11月19日 12月1日 在奥斯特里齐举行的军事会议。


11月20日 12月2日 奥斯特里齐的战事。

战争与和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卷


第一章


“Ehbien, monprince. GênesetLucquesnesontplusquedesapanages, des私产,delafamilleBuonaparte.Non, jevouspréviens, quesivousnemeditespas, que nousavonslaguerre, sivousvouspermettezencoredepalliertouteslesinfamies, touteslesatrocitésdecetAntichrist(maparole, j′ycrois)jenevousconnaisplus, vousn′êtesplusmonami(哈,王爵,看样子热那亚和卢加现时简直是布昂纳拔[1]家的私产了。不过我警告您,假如您不对我说这就是战争,假如您还想替那个基督的敌人——我真相信他是基督的敌人——的胡作非为辩护,我就要同您断绝关系,您也就不再是我的朋友),vousn’êtesplus(不再是)我‘忠实的奴隶’,comme vousdites(像您自称的那样)!不过您好吗?Jevoisquejevousfaispeur(我知道我吓坏了您),坐下吧,把所有的消息通通告诉我。”


这是在1805年7月,说话的人是著名的安娜·巴甫罗夫娜·舍雷尔,是马利亚·斐奥朵洛夫娜皇后的女官和宠臣。她用这几句话来接待首先来赴会的官高位重的伐西里王爵。安娜·巴甫罗夫娜咳嗽了几天。如她所说,她在患Lagrippe(流行性感冒);grippe当时在圣彼得堡是一个新名词,只有élite(上流人物)才使用。


她的全部请帖一律是用法文写的,在那一天早晨,由一个穿红制服的听差送出,其中写道:


“Sivousn′avezriendemieuxàfaire, M.lecomte(或王爵),etsilaperspective depasserlasoiréechezunepauvre maladenevouseffrayepastrop, jeserai charméedefousvoirchezmoientre7et10heures.AnnetteScherer(假如您没有更好的事可做,伯爵(或王爵),假如和一个可怜的病人度一个晚上不太可怕,我很高兴在今晚七至十时之间见您——安娜·舍雷尔)。”


“Dieu, quellevirulentesortie(哎呀!多么厉害的话)!”王爵回答道,一点也未因这接待失去常态。他刚刚进来,穿着绣花朝服、长袜、浅鞋,胸前悬有一些勋章,扁平的脸上现出一种泰然自若的神情。


他说话时用了我们祖父们不仅用来说也用来想的优美的法文,也用了社会和宫廷的要人所常有的那种温和的蔼然可亲的腔调。他走向安娜·巴甫罗夫娜,把他那洒了香水的闪光的秃头俯向她,吻过她的手,然后从容不迫地坐在沙发上。


“Avanttoutditesmoi, commentvousallez, chèreamie(第一件事,亲爱的朋友,告诉我您好不好),使您的朋友好放心哪。”他不变腔调地说道,从那腔调的客气和装出来的同情下面,可以觉出冷淡甚至嘲弄的意味来。


“一个在道德方面感受痛苦的人能觉得好过吗?一个多少有些感情的人在这样的时代能觉得平静吗?”安娜·巴甫罗夫娜说道,“您整晚上都留在这里吧,我希望。”


“还有英国大使家的庆祝会呢?今天是星期三。我必须去那里露一露面啊,”王爵说道,“我女儿就要来找我,陪我去那里了。”


“我还以为今天的庆祝会已经取消了呢。Jevousavouequetoutescesfêteset touscesfeuxd′artificecommencentàdevenirinsipides(老实说,所有这些庆祝会和放焰火变得讨厌起来了)。”


“假如他们知道了您的心愿,那个宴会准会延期的喽!”王爵说道。正如开足发条的钟表,由于习惯的关系,他说一些他甚至不愿有人相信的话。


“Nemetourmentezpas. Ehbien, qu′a-t-ondécidéparrapportàladépêche deNovosilzoff?Voussaveztout(不要开玩笑吧!得,关于诺伏西尔柴夫的火急公文做了什么决定呢?您是无所不知的呀)。”


“关于那件事,怎么对您说呢?”王爵用一种冷淡的无精打采的声调说道,“Qu′a-t-ondécidé?OnadécidéqueBuonaparteabrÛlésesvaisseaux, etjecroisque noussommesentraindebrÛlerlesnφtres(做了什么决定?他们已经决定了,布昂纳拔已经破釜沉舟,我相信我们也有那样做的准备了)。”


伐西里王爵永远慢吞吞地说话,好像一个演员背诵一段不精彩的台词。安娜·巴甫罗夫娜跟他相反,虽然是四十岁的年纪,却是生气洋溢和容易冲动的。作一个热心家,已经成了她的社交天职,有时甚至当她不喜欢那样时,她也要表示热心,免得使认识她的那些人失望。那压下去的笑容,虽然与她那衰老的面貌不相称,却永远在她的嘴周围闪动,表示她,好像一个惯坏了的孩子,对她那可爱的缺点,有一种经常的自觉,那缺点是她既不愿、也不能、也不认为有必要来改正的。


在谈到政治问题时,安娜·巴甫罗夫娜突然激昂慷慨起来:


“,不要对我谈奥国吧。或许是我不懂事。不过奥国从来不愿意打仗,现在也不愿意打仗。她在出卖我们哪!只有俄国必须拯救欧洲。我们仁慈的元首知道他那高尚的天职,并且要忠于他的天职。这是我唯一信得过的事哟!我们善良出众的元首必须执行世界上最高尚的任务,他是那么圣德,那么高尚,上帝不会抛弃他的。他要尽他的天职,打倒革命那九头怪,那怪物已经现身为这个杀人犯和恶棍,比先前更加可怕了!我们一国必须为那个被杀害的正人报仇……我问您,我们能信赖谁呢?商人头脑的英国不会也不能了解亚历山大皇帝灵魂的高尚。它已经拒绝退出马尔太。它过去要发现,现在依然要寻求,我们行动中某种秘密的动机。诺伏西尔柴夫得到了什么答复呢?什么也没有。英国人不曾也不能了解我们皇上的自我牺牲精神,我们皇上自己一无所求,只谋求人类的利益。他们应许过什么呢?一无所有!就连他们应许过的那一点点他们也不会实行哟!普鲁士一贯地宣传,布昂纳拔是百战百胜的,全欧洲在他面前是无能为力的……我也不相信哈登堡[2]所说的任何一句话,豪格维兹[3]的话也是一样。Cettefameuse neutralitépruissienne, cen′estqu′unpiège(这著名的普鲁士中立只是一个圈套)。我只相信上帝和我们可敬的皇上的皇运。他就要拯救欧洲了!”


她突然停下来,笑她自己的激动。


“我以为,”王爵含笑说道,“假如派您去,不派我们亲爱的温曾格洛德去,您一定可以强迫普鲁士王答应下来了。您是这么能说善辩哪。您可以给我一杯茶吗?”


“就来了。顺便告诉您,”她往下说道,她又平静下来了,“今天晚上我这里要来两个很有趣的人,levicomtedeMortemart, ilestalliéaux Montmorencyparles Rohans(一个是摩德马子爵,通过了法国最上等的家庭之一的洛翁家,他跟芒牟伦西家有了瓜葛亲)。他是真正的émigris(法国革命后亡命国外的贵族)中的一个,那些好的里边的一个。l′abbéMorio(另一个是摩力奥长老);您认识那个高深的思想家吗?皇帝已经接见过他了。您听说过了吗?”


“我很喜欢见他们。”王爵说道,“不过告诉我,”他往下说道,他的话似乎是不经意的,刚刚想起的,实际上是经过考虑的,他所要问的问题乃是他这次造访的主要动机,“听说l′impératri-ce-mère(太后)要把芬奇男爵派作驻维也纳的一级书记官,真的吗?C′estunpauvresire, cebaron,àcequ′ilparaÎt(不论从哪一方面来看,男爵都是一个不中用的人哪)。”


伐西里王爵希望为他儿子弄到这个差事,但是别的人们却想通过马利亚·斐奥朵洛夫娜太后弄给男爵。


安娜·巴甫罗夫娜几乎闭上了眼睛,表示太后愿意的或喜欢的事,她或任何别人都没有批评的权利。


“MonsieurlebarondeFunkeaétérecomandéàl′impératrice-mèrepa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