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历代大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历代大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历代大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历代大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德语作家之一,让我们欣然接受他那无法遏止的愤怒,并和他一起愤怒。

作者:(奥)托马斯·伯恩哈德,马文韬译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05-01

书籍编号:30511590

ISBN:978720811249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7340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历代大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历代大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历代大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历代大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历代大师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历代大师


(喜剧)






罚与罪相符:剥夺一切生活之乐趣,让其对生活产生极度的厌倦。


——克尔凯郭尔






与雷格尔相约在艺术史博物馆见面定在十一点半,十点半钟我就到了那里。为的是像我早就打算要做的那样,能够从一个尽可能理想的角度,不受干扰地去观察他,阿茨巴赫尔写道。他在那个被称为博尔多内的展厅里,上午总是坐在丁托列托[1]那幅《白胡子男人》画像对面的长椅上,昨天,他坐在这个有天鹅绒面料套的长椅上,在给我阐释了所谓《暴风雨奏鸣曲》[2]之后,继续讲述“赋格曲艺术”,他说明要从巴赫之前讲到舒曼之后,但他总是由着性子没完没了地讲莫扎特,而不是巴赫。为了观察他,我得在所谓的塞巴斯蒂亚诺展厅里确定我的位置,违背自己的欣赏趣味忍受提香[3]的作品,从这里能够观察到《白胡子男人》前面的雷格尔,而且我采取站着的姿势,这没有坏处,我喜欢站立,特别是要观察人,有生以来我总是站着比坐着观察得更好,由于我从塞巴斯蒂亚诺厅聚精会神地朝博尔多内厅看去,的确能够清楚地看到雷格尔的整个侧面,甚至也没有长椅靠背的遮挡,前天夜里开始的天气骤变,毫无疑问很厉害地殃及了他,整个时间里他一直戴着黑色礼帽,就是说,我看到了对着我的他的整个侧面,我不受干扰地观察他的计划终于实现了。雷格尔身穿过冬的大衣,双手撑在夹在两膝之间的手杖上,看样子精力完全集中于观看《白胡子男人》,我一点儿都不用担心会让雷格尔发现我对他的观察。展厅服务员伊尔西格勒(耶诺!)出现了,雷格尔与他相识已有三十多年,我自己与他的交往(也有二十多年)至今一直很融洽。我向他打个手势让他注意,我要不受干扰地观察雷格尔,每逢他如钟表一样有规律地出现时,他都表现出来我仿佛根本就不在这里的样子,同样也仿佛雷格尔根本不在这里,他只是在尽他作为展厅服务员的职责,在这个免费对外开放的星期六,不知为什么参观者不像往常那么多,伊尔西格勒习惯用生硬的目光瞧他不认识的每个人,这是博物馆监视员典型的令人不悦的目光,用以震慑通常人们心目中那些行为放肆、不懂规矩的参观者;他总是悄无声息地突然出现在某一个大厅的拐角处查看四周,那样子对于那些不认识他的人的确令人讨厌;他身上的灰色制服虽然剪裁得让人难以恭维,但却被定为永久的行业服装,用大黑扣子聚拢着穿在他那瘦弱的身上,犹如挂在落地式衣架上,加之头上戴着用同一种灰色料子制作的硬壳帽,那副模样与其说像一位国家雇佣的艺术作品的守卫,不如说让人想起我们监狱中的看守。自我认识伊尔西格勒以来,尽管他并没有什么病,但脸色总是很苍白,雷格尔几十年来称他为三十五年以来供职于艺术史博物馆的国家行尸。三十六年前就开始参观艺术史博物馆的雷格尔,从伊尔西格勒在此工作的第一天就认识他了,同他保持着极为友好的关系,几年前雷格尔曾说,只需用一点点钱打理一下,就可以永远确保我在博尔多内厅那长椅上的座位。他跟伊尔西格勒之间的这一关系三十年来两个人都习以为常。每逢雷格尔想单独一人观看丁托列托的《白胡子男人》,这种情况经常出现,伊尔西格勒就关闭了这个展厅,干脆就站在大厅入口处不放人进来。雷格尔只消一个手势,伊尔西格勒就关闭了展厅,为满足雷格尔的愿望,他甚至敢把正在博尔多内厅里的参观者打发出去。伊尔西格勒曾在莱塔河畔的布鲁克学木匠手艺,还没有出师当上伙计便放弃了木匠手艺,要去当警察。因为身体单薄当警察的愿望没能实现。他的一个舅舅自1924年就在艺术史博物馆里当服务员,帮助他得到该博物馆的这个岗位,这份差事如伊尔西格勒所说,虽然薪水很低,但很稳定。他要去当警察图的也只是吃和穿,他觉得当上警察就解决了穿衣问题。一辈子穿着警察制服,不用自己花一分钱,全由国家供给,真是太理想了,那位把他带到艺术史博物馆的舅舅也这样想,基于这一理想,当警察还是在艺术史博物馆工作也就没有区别,不过警察局给的薪水多一些,在艺术史博物馆挣钱少一些,但是在艺术史博物馆干的事情也无法与当警察做的事情相比,伊尔西格勒不能设想,还有比在博物馆工作责任更重大同时又让人感到更轻松的工作。伊尔西格勒说,当警察每天都有生命危险,在艺术史博物馆就不是这样。不要因为他这里工作单调就认为他爱这种单调。他每天工作时走的路加起来足有四五十公里,可是这比当警察主要的事情就是一辈子坐在办公室椅子上,要更有益于他的健康。与普通人相比他更愿意监视博物馆参观者,后者不管怎么说层次比较高,有艺术欣赏力。耳濡目染他自己也逐渐地获得了这种欣赏力,他随时能当解说员带领人参观艺术史博物馆,尤其是油画展厅,他说,但他没有这个必要。人们根本就不接受对他们讲解的一切,他说。几十年来博物馆解说员说的总是那一套,像雷格尔先生说的,里边有许多胡说八道,伊尔西格勒对我说。艺术史家喋喋不休地朝参观者信口开河,伊尔西格勒说,他逐渐地如果说不是把雷格尔的所有的话语,那也是把许多话语一字不差地接受下来。伊尔西格勒是雷格尔的传声筒,几乎他说的一切雷格尔都已经说过了,三十多年以来伊尔西格勒说的都是雷格尔说过的话。仔细去听,其实是雷格尔通过伊尔西格勒在说话。每逢我们听解说员讲解,听的都总是艺术史家们的胡诌八扯,听得人心烦,无法忍受,伊尔西格勒说,因为雷格尔常常这样说。所有这些油画都很了不起,但没有一幅是完美的,伊尔西格勒学着雷格尔的话这样说。人们到博物馆里来不是出于兴趣,人们对艺术没有兴趣,至少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对艺术没有任何兴趣,他们所以参观博物馆,只因为他们听说这是文化人应该做的事情,伊尔西格勒一字不差地照着雷格尔的话说。他,伊尔西格勒,童年很不幸,母亲四十六岁就被癌症夺去了生命,父亲有外遇,一辈子与酒相伴。莱塔河畔的布鲁克像布尔根兰州的许多地方一样也是一个很丑陋的地方。有办法的人无不离开布尔根兰,伊尔西格勒说,但大多数人都做不到,他们一辈子注定生活在这里,其可怕的程度至少可以与注定一辈子被监禁在多瑙河畔的施泰因[4]相提并论。布尔根兰人是囚犯,伊尔西格勒说,他们的故乡是监牢。他们自己宽慰自己,说他们的故乡相当美,但事实上布尔根兰州既乏味而又丑陋。冬天的大雪让他们窒息,夏天他们成了蚊虫的食品。春天和秋天里,布尔根兰人在他们自己的泥污中跋涉。伊尔西格勒说,在整个欧洲没有比布尔根兰更可怜、更肮脏的地方了。维也纳人总是劝说布尔根兰人相信,布尔根兰是一个美丽的地方,维也纳人热爱布尔根兰的肮脏和迟钝,觉得那其实很浪漫,因为维也纳人具有维也纳式的乖谬和反常。伊尔西格勒说,如雷格尔先生所说,布尔根兰除了有个海顿先生,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了,我来自布尔根兰,可以说就等于来自奥地利监狱。或者来自奥地利疯人院。他说,布尔根兰人到维也纳就像去教堂。几天前他说,布尔根兰人的最大愿望就是到维也纳当警察,我没有当成警察,因为我人长得瘦,身子骨单薄。但是我毕竟在艺术史博物馆里当上了展厅服务员,我也就是国家雇员了。他说,晚上六点钟后,我不是把罪犯锁在里面,而是艺术品,我把鲁本斯[5]关在里边,还有贝洛托[6]。伊尔西格勒说,他的叔叔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就进艺术史博物馆工作,他家里人无不妒忌他。他们过几年就到艺术史博物馆来参观一次,总是在免费开放的礼拜六或礼拜日,他们总是诚惶诚恐地跟随他参观那些展示大师们的大厅,对他穿的制服惊叹不已。自然叔叔不久就升为服务员领班,在制服上装的翻领上戴着铜制的星章。每逢他带着他们在大厅里参观时,他们心里满怀着崇敬和羡慕,对他的讲解却什么也听不懂。几天前伊尔西格勒曾说,对他们讲韦罗内塞[7]毫无意义。伊尔西格勒说,我姐姐的孩子们特别赞叹我穿的柔软的皮鞋,我姐姐呢,能站在雷尼[8]的画前半晌未动,偏偏盯上这里展出的画家中最乏味的一个。雷格尔恨雷尼,于是伊尔西格勒也恨雷尼。伊尔西格勒在学说雷格尔话语方面已掌握了很高的技艺,我想,几乎可以惟妙惟肖地体现出雷格尔的语调。伊尔西格勒说,我的姐姐来看望我,而不是博物馆,她根本就对艺术不感兴趣。可是她的孩子们不一样,我带他们参观博物馆时,他们对看到的一切都感到惊奇。伊尔西格勒说,他们在委拉斯凯兹的画前停住脚步,不想动弹。伊尔西格勒说,雷格尔先生是一位很慷慨的人,曾邀请我和我的家人到普拉特做客,那是一个礼拜日晚上,当时他的夫人还没有去世。我站在那里观察雷格尔,他仍然还如所说的那样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丁托列托的《白胡子男人》,同时看到了根本就不在博尔多内大厅的伊尔西格勒,他在讲述他的身世,就是说眼前出现了上周观察到的伊尔西格勒的情景,还有雷格尔,他坐在有天鹅绒面料套的长椅上,自然还没有发现我。伊尔西格勒说,从儿时起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到维也纳警察局工作,当警察。他从未想到要从事别的职业。当人们在罗骚尔兵营经检查证明他体弱时,当时二十三岁的伊尔西格勒确实仿佛世界末日来临。在极其绝望中是他叔叔为他找到了在艺术史博物馆当差的这份工作。他只带一个因长年使用已磨得发亮的手提包来到维也纳,他叔叔让他在自己家里待了四周,然后伊尔西格勒在默尔克城堡街租了一间房,一住就是十二年。头几年里他对维也纳可以说一无所知,大清早还不到七点钟就去艺术史博物馆上班,晚上六点钟以后才回家,在整个这些年里,中午这顿饭是在一个小更衣室的衣架后头就着从自来水龙头里接的一杯凉水,吃一根小香肠和一块奶酪面包。布尔根兰人最节俭,我年轻时在各种各样的工地上同他们一起干过活,住在一个工棚里,知道他们如何简朴,他们生活上的要求最低,到月底的确能省下工资的百分之八十,甚至更多。我一面注视着雷格尔,以前所未有的认真去观察他,同时我面前出现了一周前我和伊尔西格勒一起站在巴托尼展厅里的情景,听着他讲话。他说他的一位曾祖父原籍蒂罗尔,他的名字就是打那儿来的。他有两个姊妹,妹妹在六十年代才和一个来自马斯特堡的理发馆伙计移居南美,在那里因思念家乡郁闷而死,时年三十五岁。他有三个兄弟,现在都在布尔根兰靠做一些辅助工作维持生活。其中的两位像他一样也曾到维也纳想当警察,但都没有被录用。想在博物馆工作,那人一定要有点才智。他说他从雷格尔那里学了很多东西。有些人说雷格尔精神不正常,几十年了,除礼拜一外,每隔一天都要到艺术史博物馆油画展厅里来,只有疯子才会这样做,但是伊尔西格勒他不相信,他说雷格尔先生是一位有文化有智慧的人。是的,我对伊尔西格勒说,雷格尔先生不仅仅是一位有文化的、有智慧的人,而且也是位著名人物,不管怎么说,他在莱比锡和维也纳大学里学习过音乐,为《泰晤士报》写过音乐评论,今天仍然还在为《泰晤士报》写,我说。他不是一个普通的评论者,我说,不是夸夸其谈者,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音乐研究家,具有学问大家的严肃认真的态度。雷格尔与那些副刊上娱乐性通俗音乐评论文章的作者不可同日而语,他们每天在这里的报纸上喋喋不休地散布文化垃圾。雷格尔的确是哲学家,我曾对伊尔西格勒说过,是地地道道的哲学家。三十多年来他一直为《泰晤士报》撰写评论,这些简短的音乐哲学文章,有朝一日肯定会集结成书公之于众。雷格尔在艺术史博物馆的逗留,无疑是使他能如今天这样为《泰晤士报》写文章的诸多前提条件之一,我对伊尔西格勒说,不管他是否理解我的话,也许他根本就没有明白我说的话,我当时想,现在同样也这样想。在奥地利没有人知道雷格尔为《泰晤士报》撰写音乐评论,最多也只有个把人知道,我对伊尔西格勒说。可以说,雷格尔是一位没有公职的哲学家,我对伊尔西格勒说,尽管对他说这些,事实上是愚蠢的。在艺术史博物馆雷格尔能找到在别处找不到的,我对伊尔西格勒说,对他的思考和对他的写作最重要、最有益的一切。让那些人认为雷格尔是个疯子好了,他不疯,我对伊尔西格勒说,在维也纳和在奥地利人们不拿他当回事,我对伊尔西格勒说,但是在伦敦、英国,甚至在美国人们知道雷格尔是怎样一个人,他是一位怎样的专家,我对伊尔西格勒说。您不要忘记艺术史博物馆这里全年的理想温度是十八摄氏度,我又对伊尔西格勒说。他只是点点头。在全世界音乐学界雷格尔都是一位十分受人尊敬的人物,我昨天对伊尔西格勒说,与此相反,在他的祖国却没有人承认这一点,更有甚者,在自己的国家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