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教材教辅 > 中小学 >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捷克)雅·哈谢克,周求安,周求安编

出版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集团

出版时间:2016-09-06

书籍编号:30510996

ISBN:978755681177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8144

版次:1

所属分类:教材教辅-中小学

全书内容: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Preface 经典伴成长


让阅读成为习惯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阅读成长计划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全书导读


《好兵帅克》是捷克著名讽刺作家雅·哈谢克的代表作,这是一部公认的讽刺文学巨著。小说的背景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主人公帅克是一个坐着轮椅也要誓死效忠帝国和皇上的“好兵”,他看似愚昧可笑,却凭着使人啼笑皆非的机智,一次次在极其艰难甚至凶险的逆境中化险为夷、死里逃生。作者以笑骂的笔锋将残暴腐朽的奥匈帝国及其一切丑陋无情地揭露出来。它使当局者怒目切齿,同时也能引起善良的人们会心的微笑。


到目前为止,《好兵帅克》已经被翻译成了六十多种语言,深受世界各地人们的喜爱。让我们走进作品,感受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人物介绍


帅克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有些痴傻的小人物。入伍前以贩狗为生。待人和气,做事认真,却总是好心办坏事,把上级长官搞得狼狈不堪,丑态百出,却又无可奈何。


奥托·卡茨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随军神父。嗜酒如命,经常喝得烂醉如泥,连给士兵们做弥撒也不忘带酒。好赌,且输多赢少,最后连勤务兵帅克也给输掉了。


卢卡什上尉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一个自以为是的长官,喜欢对帅克发号施令,但常常被假装白痴的帅克耍得团团转。

◎图说经典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帅克因为讨论斐迪南大公被刺杀事件而被关进监狱,狱中他向狱友们打听各自被捕的原因。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战争爆发后,帅克积极响应入伍号召,由于患有严重的风湿,他让佣人米勒太太推着自己去参军。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帅克成了随军神父的勤务兵,神父在一个上尉家喝得烂醉如泥,帅克只得把他拖回家中。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帅克和卢卡什上尉一起乘火车上前线,在车厢里,帅克的口无遮拦激怒了对面的老先生。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帅克成了十一连的传令兵,接到上面的通知后,他叫醒士官万尼克,问他该什么时候通知上尉。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帅克去为连队寻找宿营的地方,由于一时好奇试穿了俄国军服,结果被巡逻队当成了逃跑的俄国战俘。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谈论刺杀事件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几年前,帅克先生被军医审查委员会鉴定为精神错乱者,因此提前退伍还乡了。从那以后,他一直靠贩狗为生——替那些奇丑无比的杂种狗伪造血统证明书。帅克先生除了脑子有些问题,还患有严重的风湿病。


这天,帅克先生正坐在院子里,用药搓着他的膝盖。


“啊,他们就这样把我们的斐迪南给杀了!”帅克先生的女佣人米勒太太边打扫卫生,边对他说。


“是哪一个斐迪南呀?”帅克抬头问米勒太太,手还在不停地揉搓着膝盖,“我们这里有两个斐迪南,一个是杂货店老板普鲁什的伙计,有一次他错把一瓶生发油喝下去了;还有一个是捡狗屎的斐迪南·科什卡。不过,他们两个无论谁被杀死了都没有什么可惜的啊。”


米勒太太停下手中的工作,说:“先生,被杀死的既不是杂货店老板普鲁什的伙计,也不是捡狗屎的斐迪南·科什卡,而是我们的斐迪南大公呀!”


帅克惊叫一声说:“天啊,真的吗?这怎么可能呢?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呀?”


“先生,就在前几天,斐迪南大公带着他的夫人,坐着小轿车路过萨拉热窝时,被别人用左轮手枪杀死了。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米勒太太的语气非常肯定。


好兵帅克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哈哈,人家坐的可是小轿车啊,多气派!可他绝对没料到自己会被人杀死!萨拉热窝是在波斯尼亚呀,开枪的肯定是土耳其人吧,我们抢占了他们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人家肯定不会甘心。现在大公真的上西天了!他应该痛苦挣扎了一阵子才断气的吧?”帅克边揉搓膝盖,边猜想着当时的场景。


“我听说那位斐迪南大公当场就死了,要知道,左轮手枪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当然了,你是没有领教过左轮手枪的威力,它的威力可大着呢。”帅克得意地说,“米勒太太,我敢跟你打赌,刺杀大公的人那天一定穿得很讲究。你想啊,大公当场就死了,那开枪的人一定离他很近,如果行刺的人穿得破破烂烂的,那他肯定无法接近大公,还没下手,他早被警察逮起来了。”说完,他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先生,听说行刺的有好几个人呢!”米勒太太打断了主人的沉思。


“那当然了。刺杀大公或者皇帝什么的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总得找几个人合计合计啊!大家在一起集思广益、出谋划策,像这样惊心动魄的大事情必须谋划缜密、考虑周全、紧密配合才能一举成功。最关键的是,你必须得刚好等到大公经过的那一刻动手。我敢肯定,被刺杀的人肯定不会只有斐迪南大公一个,这样的事情还会发生的,不信你等着瞧。其实,刺杀这类事情经常会发生的,在我服兵役那会儿,军队里就有一个士兵开枪打死了一个上尉。”


“士兵为什么要打死上尉呀?”米勒太太饶有兴趣地问。


“这个士兵带着一杆枪闯进上尉办公室,好像是要找他理论什么,上尉一气之下要将这个士兵关进牢房。这个士兵二话不说,端起枪朝上尉的胸口开了一枪,上尉的身上一下子被打开了花。被抓住之后,这个士兵在看守所借了一条裤腰带上吊死了。这种事情不管是谁摊上了,都是死路一条,死在别人手里,还不如死在自己手里痛快。不过,他是解脱了,牢房的看守可就惨了……”


米勒太太抬头追问道:“为什么呢,先生?”


帅克连忙回答道:“因为这个士兵的裤腰带是从看守那里借来的,长官认为他应该对士兵的死负责。看守不仅丢了饭碗,还被判了六个月的刑。不过,他被关进牢房不久便逃了出来,逃去瑞士了,后来在那里的一座教堂里当了传教士。唉!现在的老实人真是不多了,斐迪南大公没准就是因为看错了人才被杀死的。米勒太太,你说那些刺客是一枪打死了大公,还是开了很多枪呢?”


“先生,报纸上说,当时子弹漫天飞舞,然后一齐射向了大公,大公的身子都被打成了筛子,所以当场就断气了。”米勒太太一边回答,一边用手比画着。


“哈哈,斐迪南大公是个胖子,目标太大,那么多子弹,他肯定躲不过。好了,米勒太太,我现在要去‘杯杯满’酒馆了。前些天有位客人付了定金,说今天会来带走那只短毛歪腿的小狗,我已经把它放到乡下的养狗场里了。客人来了你就告诉他,小狗现在还不能牵走,如果他非要牵走的话,以后出了任何问题我概不负责。”说完,帅克便出了院子,走向了酒馆。


“杯杯满”酒馆的老板巴里维茨是一个非常粗俗、野蛮的人,经常脏话连篇。此时,酒馆里只坐着一位顾客,他便是做密探的便衣警察布雷施奈德,他看老板在清扫酒馆,就上前套近乎:“老板,最近的生意不错吧?”


“萧条得很啊!”巴里维茨一边将碟子收到碗柜里,一边叹着气回答道。


“老板,你知道吗?萨拉热窝出了一件大事呀!”布雷施奈德很想从他的嘴里套出点什么。


可是巴里维茨似乎并不上当,他反问道:“萨拉热窝在哪里?是酒馆的名字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呀?”


“老板,萨拉热窝不是酒馆的名字,是波斯尼亚的首都,有人在那里刺杀了斐迪南大公。”


布雷施奈德故作神秘地回答,以此来引起巴里维茨的兴趣。可是事与愿违,巴里维茨毫不关心地说:“我对这些事情从来都不关心,我只是一个生意人,只关心我的顾客是喝啤酒,还是喝白酒。什么萨拉热窝,什么斐迪南大公,跟我丝毫不相干。如今这社会,谁要是跟这些事情掺和在一起,谁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不是被枪毙,就是被关进监狱。”


布雷施奈德觉得和巴里维茨的谈话一点收获都没有,就想转移话题。他看了一下空无一人的酒馆,指着对面的墙壁说:“我记得挂镜子的地方之前挂着一幅皇帝的画像,如今怎么不见了呢?”


巴里维茨回答说:“没错,因为苍蝇在画像上拉了一摊摊的屎,我就把它收起来了,省得有些无聊的人给我惹来什么麻烦,这犯不着。”


“这个时候,萨拉热窝那边肯定炸开了锅。”布雷施奈德再次试探说。


巴里维茨没好气地回答:“我从不关心这些破事。少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


布雷施奈德听后再也不吱声了,无聊地喝了一杯酒,瞪着眼看着窗外。直到帅克进来,他阴沉的脸上才又重新焕发出一丝光彩。


帅克迈进酒馆大声说:“老板,来杯啤酒。”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嘴里喃喃说,“唉,谁能想到赫赫有名的斐迪南大公就这样一命呜呼了呢?他们今天还在维也纳挂黑纱表示哀悼了。”


听到帅克的话,布雷施奈德就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一丝曙光,急忙接话说:“是啊,科诺皮什捷也挂了十幅黑纱。”


“哦,应该挂十二幅的。”说着,帅克又喝了一大口啤酒。


“为什么非得挂十二幅呢?”布雷施奈德有些疑惑。


“十二刚好是一打呀,好计数,而且成打地买会便宜一些嘛。”帅克回答道。


说到这里,两人又沉默了好一阵。过了很久,帅克才长叹一声,说:“唉,就这么死了,还没来得及当皇帝就两腿一蹬,上西天了!”然后,他又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自己以前服役时的一些经历和见闻。


看到帅克把话题扯远了,布雷施奈德连忙问道:“刺杀斐迪南大公的是塞尔维亚人吧?”


帅克睁大双眼,语气非常肯定地说:“一定是土耳其人干的,他们不甘心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落在别人的手里,于是派人刺杀了斐迪南大公。”


“老板,你觉得土耳其人怎么样?”帅克接过老板巴里维茨手里的酒杯问道。


“他们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在我眼里只有顾客,所有的顾客都是一样的。只要付钱就可以坐下慢慢喝酒,管他是土耳其人还是什么人,对我来说都一样。”


布雷施奈德听到这句话时,觉得自己今天肯定能抓到一些线索,于是继续问:“可是你不得不承认斐迪南大公被刺死是奥地利的重大损失呀。”


老板还没来得及回答,帅克就接过话说:“这肯定是一个重大的损失,你想,斐迪南大公一死,谁能代替他的位置呀?只是,他要是再胖一点就好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布雷施奈德觉得帅克的话很有意思。


“他要是再胖一点,或许早就中风死了。好歹是个大公啊,就这样被人几枪干掉了,报纸上登满了他的新闻,多丢人啊!”


见没有人接自己的话,帅克继续说道:“我担心的是,他的夫人怎么办呢?是领着几个孩子过日子,还是再嫁人?寡妇再嫁人通常都没有什么好日子过的。很多年前,有一个女人,她先后嫁给了三个护林人和一个打鱼人,生了一堆孩子,可这几任丈夫都在意外中死了。最后她又嫁给了一个屠夫,一天半夜里,屠夫用斧子将她劈死了,接着便去自首。在监狱中神父让他忏悔,他不但不忏悔,反而咬掉了神父的鼻子,还骂了皇帝很多很难听的话。”


布雷施奈德越听越感兴趣,就追问道:“你知道那个屠夫怎么骂皇帝的吗?”


帅克摇摇头说:“我可不敢说,那些话太狠毒了,神父当场就被吓傻了。那些话可不像那些酒鬼随便骂几句那么简单。”


布雷施奈德又连忙问道:“那些酒鬼是如何骂皇帝的呢?”


这时,老板巴里维茨打断了他们:“我最讨厌谈论这样的话题,你们两个就不能说点别的吗?你们这么瞎扯,往后有你们好日子过的!”


帅克毫不在意地说:“你想知道酒鬼是怎么骂皇帝的吗?你把自己灌醉,就能说出一大堆辱骂皇帝的话来了。不过话说回来了,皇帝这老头子还真可怜,一家人都没得到什么好下场,谁遭遇这些都会受不了呀。不过,我觉得皇帝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我们和土耳其迟早是要打一仗的。要是真的打起仗来,我一定忠心追随皇帝,就算战死沙场也在所不惜。”


只要一谈起未来的事情,帅克就会很陶醉,他一脸纯真,笑得像一轮明月,散发着光芒。帅克继续畅想着未来的战争,兴奋地说道:“如果我们和土耳其打仗,德国人肯定会和土耳其一起对付我们,他们这帮混蛋是一伙的。不过法国肯定会帮助我们,因为法国和德国向来是势不两立的。到时候可就热闹了,你们等着瞧吧!”


听完这些,布雷施奈德郑重其事地将帅克叫到过道,然后掏出一个双头鹰证章,对他说:“你已经犯了好几宗罪,其中包括叛国罪,跟我到警察局走一趟吧。”


帅克觉得这位先生肯定是误会自己了,他正想解释,可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衣警察又转身对巴里维茨说:“老板,你也触犯了法律,也跟我去警察局一趟吧。你现在赶紧把生意跟家里人交代一下,晚上我再来将你带走。”


巴里维茨满腹委屈地说:“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呀,怎么可能触犯法律呢?”


警察笑了一下,得意地说:“你刚刚说苍蝇在皇帝画像上拉满了屎,满脑子都是对皇帝的不敬,应该好好清理一下了!”


说着,警察带着帅克离开了酒馆,帅克好像满不在乎,脸上仍然挂着和善的微笑,问道:“我要不要趴着走?既然我被捕了,我就没有资格直着身子走路了。”


警察没有理他,两个人不一会儿来到了警局。就这样,帅克被关进了警察局。

【知识拓展】
◎斐迪南大公
奥匈帝国皇帝的侄子,因为皇帝的独生子自杀身亡,所以他成了奥匈帝国的皇位继承人。斐迪南大公坚决主张吞并塞尔维亚。1914年,他到与塞尔维亚接壤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省的首府萨拉热窝视察,被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刺杀身亡,该事件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线。文中帅克误认为刺杀事件是土耳其人谋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