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罗生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罗生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罗生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罗生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日本短篇小说巨擘,日本近代文学的扛鼎之作,以作者名字命名的文学奖,已成为日本文学的荣誉之一。

作者:(日)芥川龙之介,王轶超译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01

书籍编号:30510539

ISBN:978721422656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91322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罗生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罗生门


某日傍晚,有一家将在城门下避雨。


空荡荡的城门洞里,除了一只蹲在斑驳陆离朱漆大圆柱上的蟋蟀外,只有他一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城门正对着朱雀大街,平日总该有两三个头戴斗笠和软纱帽的行人前来避雨,但是现在只有他一人。


若问何故,只因近两三年来,京都天灾人祸,地震、台风、大火、饥馑等诸多原因将偌大的京城搞得凋敝不堪。据记载,当时把佛像和佛具打碎,把涂了朱漆和雕饰金银箔的木头放在路边当柴火卖的事情不胜枚举。京城尚且如此,城门的修缮更是无人问津,任其荒废后,便成了狐狸栖息和盗贼蛰伏之地。久而久之,无主尸体便被遗弃至此,故日落黄昏之际,此处阴森恐怖,无人靠近。


人迹罕至,乌鸦便集结成群,盘旋聒噪。落日时分,乌鸦就像撒了满天的黑芝麻般清晰可见。毋庸置疑,它们是为了啄食尸体而来的。今日也许时辰已晚,竟然一只也没有。但是在那些即将坍塌、裂缝处长满青草的石级上,随处可见乌鸦的粪便,星星点点。家将穿着一身洗得褪色的青衣,一屁股坐在七级石阶的最高一级,茫然地望着大雨。一颗硕大的痤疮在右侧脸颊冒出头来,让他好生心烦。


笔者前面写道“家将在此躲雨”,实指雨停之后他不知该何去何从。平日,还可回到主人家中,但就在四五日前,他已被主人扫地出门。前文也提到,当时的京城已是破败不堪,眼下这个家将被侍奉多年的主人赶走,亦不过是个小小的缩影而已。所以,与其说是“暂时在此避雨”,不如说“走投无路”更为贴切。而今日的天气更加渲染了这位平安时代家将的凄凉心绪。雨,刚过申时就开始下,到现在也无停歇的迹象。家将一边为明天的生计犯愁——再怎么冥思苦想也无济于事,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朱雀大街的雨声。


雨将城门紧紧困住,哗哗的雨声从四面八方袭来。暮色沉沉,抬眼望去,门楼顶上斜刺的飞檐上挂着沉重的乌云。


既然无济于事,就只能不择手段了,优柔寡断只有死路一条——死在土墙边,街道旁,像死狗一样被人从门楼上抛尸荒野。如果孤注一掷呢?家将的思路又回到了这里。想到“如果”,他不敢继续想下去,虽然默认了背水一战,但是跨出这一步就无回头路了,只能沦为强盗。他还没有想好,还缺乏足够的勇气。


家将打了一个大喷嚏,吃力地站起身来。夜已深,恐怕只有火盆才能驱赶这寒气了,风伴着夜色肆无忌惮地在柱间呼啸。那只待在柱子上的蟋蟀早已不知去向。


家将缩着脖子,耸着青衣衬着黄色内衫的肩头,打量着门楼四周,心中想要是有个能遮风挡雨,掩人耳目,还能将就睡一晚的地方,无论如何也好度过今晚。恰好一条通往门楼的宽大朱漆梯子映入眼帘,楼上如果有人,也不过是些死人,于是,他边留意不让木制刀把的长刀脱鞘,边抬起穿草鞋的脚迈向楼梯的最下级。


片刻之后,在通往城门楼的楼梯中段,出现一个人影,猫着腰,屏着呼吸,窥视着上面的光景。而楼上射来的光,惨淡地照在他的右脸上,隐约可见其短须中红肿发脓的痤疮。他本以为上面全是死人,所以根本没有多加理会,孰料,走上几级阶梯后,发现不知是谁点了火把,火苗四处晃动。昏黄的火光,映射出布满蜘蛛网的阁楼。他心中暗想,在这月黑风高之夜,敢在这城门楼上点火之人,绝非等闲之辈。


他蹑手蹑脚地爬到这陡直楼梯的上方,低下身子,伸长脖子,战战兢兢地向楼内打量。


果然如传闻所言,楼内胡乱地堆放着几具尸体。火光照到的地方比想象的要小,看不出到底有多少具尸体。昏暗中只依稀见得各种尸体,不分男女,有的还衣不蔽体的杂乱无章的被堆放在一起。而且看不出曾经有生命的迹象,就像一堆泥捏的假人,张着嘴,伸着胳膊,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肩膀和胸脯这些凸出的部位,在朦胧的火光中,更加凸显出凹陷部分的阴暗沉闷,就像哑巴一样的死寂。


尸体腐烂的恶臭,让他不禁捂住了鼻子。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惊讶地都忘记了用手来捂住鼻子。因为某种强烈的感觉,几乎让他失去了嗅觉。


他定睛一看,死尸堆里蹲着一人,那人身穿棕黑色衣服,又矮又瘦,满头白发,是个猴子般的老妪,右手还攥着一个点着的松明子,正在窥探一具尸体的脸。从长发上看,应该是具女尸。


家将六分惊恐四分好奇,竟然一时忘记了呼吸。那种感觉,古语云“全身的汗毛都炸开了”。这时,老妪将松明子插在地缝中,两手搭在女尸头上,像母猴给小猴抓虱子一般,一根一根地拔着头发,头发应声而落。


随着头发一根一根地被拔下,家将的恐惧也在一点一点地消失,同时,对老妪的憎恶也随之升起,不,仅是对老妪可能还不够确切,应是对一切邪恶事物都越发地反感。此时,倘若有人问他刚才在门洞里思及的是“饿死”还是“当强盗”?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饿死”,他嫉恶如仇的内心也如老妪的火把一样,愈演愈烈。


当然,他不知道老妪为何要去拔死人的头发,不能简单将此归结于善恶是非。但就月黑风高之夜在城门上拔死人头发这一点,也已经是罪不可恕。当然,他已将刚才打算做强盗之事抛至九霄云外了。


于是,家将双脚发力,一个箭步从楼梯上跳了上去,手按木柄长刀,大步流星走向老妪,老妪自是被吓一跳。


老妪看到家将,就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


“嘿!你哪里走?”


家将一边大声呵斥,一边挡住在死尸堆里慌不择路的老妪。老妪想强行过去,溜之大吉。家将不依不饶,一把推了回去。于是两人在死尸堆里扭打了起来,当然胜负早已注定,家将抓住她像鸡爪子一样瘦骨嶙峋的手臂,将她按倒在地。


“你在干吗?老实交代,不说有你好看的。”


家将推开老妪,“嗖”地一声拔出长刀,将雪亮的刀刃晃在老妪面前。可是老妪默不作声,噤若寒蝉,两手发抖,气喘吁吁地抽动着双肩,眼珠似要掉出般睁大双眼,固执地紧闭双唇。此时,家将觉得老妪已是砧板之肉,刚才那股强烈憎恶的烈火,也渐渐熄灭,流露出的是得逞后的喜悦和满足。于是,他向老妪,缓缓说道:


“俺不是什么官府差人,只是过路的,所以不会绑你见官。只要告诉我在你城门上干什么就行了。”


老妪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死死地盯着家将。她瞪着发红的眼睛,像食肉鸟一样目露凶光,接着像咀嚼什么似的,动了动满是皱纹、几乎和鼻子挤在一起的嘴唇,尖尖的喉结在细细的脖颈上蠕动。上气不接下气、乌鸦般的声音传至家将耳中。


“拔了这头发,拔了这头发,是用来做假发的。”


老妪平淡无奇的回答令家将颇感失望,刚刚退去的憎恶和蔑视又一齐涌上心头。他的神情,老妪似乎也看出来了,手里捏着刚从死人头上拔下来的头发,用癞蛤蟆咕咕似的声音,磕磕巴巴地又说:


“要说呢,拔死人头发是不对,不过这些人生前也是干这些勾当的。就说我正拔的这位吧,她活着时就是把蛇剁成一段段,晒干了当成鱼干卖到东宫护卫营里去的。要不是害瘟疫病死了,估计她现在还卖呢。她卖的鱼干味道鲜美,东宫护卫们买来当菜吃,还求之不得呢。她干那营生也没错,不干就得饿死,反正是没有法子嘛。我干的这营生也没错。没有法子,不干就得饿死。我跟她一样,都是走投无路呀,我想她也会原谅我的。”


老妪大致讲了讲。


家将把刀插入鞘中,左手按着刀柄,冷冷地听着,右手摸了摸脸上红肿的痤疮,听着听着一股无名野火就生了起来。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正是老妪的话,激起他内心的邪恶。他再也不必为饿死还是当强盗而纠结了,刚才“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念头被他彻底从脑中驱逐出去。


“确实如此吗?”


老妪的话音刚落,他讥笑地问了句,然后忽地上前一步,用刚才摸痤疮的大手,抓住老妪的衣襟,恶狠狠地说道:“那么我扒了你的衣服,你也不要怪我,不这样,我也得饿死。”


家将急急扒下老妪的衣服,一脚把缠在他腿上的老妪踢在死尸堆上,大步流星地走到楼梯口,腋下夹着抢来的棕色衣服,顺着楼梯一溜烟地消失在黑夜之中。


过了一会儿,死狗一样的老妪光着身子从死尸堆里爬起来,嘴里哼哼唧唧,借着松明子的光,爬到楼梯口,披散着短短的白发,漠然地看着门下。外面只剩下漆黑一片的夜。


家将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是的,这尸体正是小人发现的。今天一大早,我和往常一样到后山去砍柴,突然发现后山的竹林中躺着一具死尸。在哪儿呢?距离山科大路约四五町远,布满竹子和灌木丛,人迹罕至。

  • 町:日本长度单位,1町约109米。
  • 胡枝子:又叫荻,秋之七草之一。秋之七草是日本物哀文学的表现之一。
  • 桃花马:一种名马,毛色白中有红点的马。
  • 初更:旧时每夜分为五个更次,晚七时至九时为初更。
    竹林中
    捕头审讯樵夫的供词
    是的,这尸体正是小人发现的。今天一大早,我和往常一样到后山去砍柴,突然发现后山的竹林中躺着一具死尸。在哪儿呢?距离山科大路约四五町远,布满竹子和灌木丛,人迹罕至。
    尸体上身穿了一件浅蓝色外衣,头顶一个京城人的软纱帽,仰面朝天,虽然只中了一刀,却正中要害,旁边的叶子都被染红了。不,当时已经不流血了。伤口也好像干了,而且还有一只苍蝇无视我的脚步声死死地叮在伤口上。
    没发现刀子之类的东西?没有,什么也没有。除了旁边树上耷拉着一根绳子外,再就是一把梳子。尸体边上只有这两样东西,地上的草和落叶都被踩得杂乱无章,被杀前肯定有一番惊心动魄的恶斗。什么?马?没看见马。那地方马根本插不进脚,马能走的山路还隔着一片林子呢。
    捕头审讯云游僧的供词
    这位已经西去的施主,和贫僧昨天确有一面之缘。昨天——大约中午时分,在关山到山科的路上,和他同行的是一位骑马的女施主。女施主斗笠上罩着面纱,贫僧没有看清她的脸,只注意到她穿的是胡枝子花式的衣裳。马是桃花马,鬃毛全被剪了,大约有四尺四寸高吧。贫僧是出家之人,对此不是十分内行。男施主——哦,配着腰刀还挂着弓箭,黑漆漆的箭壶里插了二十多支箭,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
    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位施主会有如此下场。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捕头审讯捕快的供词
    大人问在下抓到的这厮吗?这厮真名叫多襄丸,是个臭名昭著的江洋大盗。在下抓这厮的时候,这厮恰好从马上栽倒在粟田口石桥上,嗷嗷叫疼。时间吗?是昨晚初更时分。以往逮这厮的时候他也是穿的这件藏蓝衣衫,手持一把镂雕大刀,正如大人所见,除了刀,他还带着弓箭。是吗?死者生前也带着同样的武器?那凶手定是多襄丸了。牛皮包弓、黑漆箭壶和十七支羽毛箭都是死者的东西吧。是的,那匹马正是被剪了鬃毛的桃花马。这厮被那畜生掀翻在地,也是报应。那匹马当时正拖着缰绳在石桥前吃草呢。
    多襄丸这厮,在京城大盗中,是有名的好色之徒。去年秋天在鸟部寺的伏虎罗汉后山上就杀了一名女香客和一名小丫鬟。这次作案之后,那名骑马的女子也下落不明。今天有些失言,还请大人明察。
    捕头审讯老妪的供词
    是的,被害人确是小女的丈夫。不过他不是京城人士,是若峡国府的武士,名叫金泽武弘,二十六岁,性情温和,从不惹是生非。
    小女吗?小女名叫真砂,十九岁,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好胜女子。除武弘外,没有别的男人。小女面庞微黑,左眼角处有一黑痣,瓜子脸型。
    武弘昨日和小女一起去若峡,怎成想飞来横祸,真是造孽呀。女婿已经死了,倒也罢了,可是女儿也下落不明,我可怎么活呀。求求你可怜可怜我这老婆子,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到我女儿呀。这个挨千刀的多襄丸,不但杀了我女婿,还把我女儿……(痛哭失声,不能言语)
    多襄丸的供词
    人是我杀的,但我没杀那女人。她的下落?我怎么知道。慢着!不管你们如何用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今天落在你们手里,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昨天正午过后,我碰见一对夫妇。那时正巧刮风,刮开了斗笠上罩的面纱,那女人的脸蛋正巧被我看到,许是那么一眼,今后再也看不到了,我觉得她貌若天仙,就动了念头,一定要把那女人搞到手,就算杀了那男人也值。
    什么?杀人对我来说易如反掌,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我用刀杀人,你们用手里的权力、金钱,甚至是阳奉阴违的几句话,就能杀人,当然不一定要见血,人虽活着,可这也是杀人呀。要说罪,到底是你们的罪大,还是我的罪大,只有老天爷知道了。(嘲讽地笑)
    不用杀那男人,还能搞定那女人,自是最好。我最初也是想,尽可能不杀,再把那女人搞到手。可是在山科大路上,我不好下手,于是我就想办法把他们引到山里去。
    那很容易,我假装与他们同路,说那山里有座古墓,我挖出了很多古铜镜和刀剑,偷偷地埋在了后山竹林里,如果他们有意,多少意思一下,可以便宜卖给他们。男的一听就动心了。古语云,贪心要人命呀。不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