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搅水女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搅水女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搅水女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搅水女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纪念著名翻译家傅雷先生诞辰110周年,精选傅雷译版本;全新修订,精心编校;大包封设计,进口轻型纸印刷,装帧精美,适合阅读及收藏

作者:(法)巴尔扎克,傅雷译

出版社:江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9-01

书籍编号:30510354

ISBN:978721422257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1187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搅水女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搅水女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傅雷(1908—1966年)


傅雷为中国著名翻译家、作家、教育家、美术评论家。早年留学法国巴黎大学。他翻译了大量的法文作品,其中包括巴尔扎克、罗曼·罗兰、伏尔泰等名家著作。20世纪60年代初,傅雷因在翻译巴尔扎克作品方面的卓越贡献,被法国巴尔扎克研究会吸收为会员。

出版说明


在众多文学形式中,小说与传记无疑是对比最为鲜明而同样吸引读者的两种:小说虚构了一系列环境、人物和情节,每一部作品都为读者带来不同的文学体验;传记忠实地记录了真实存在的人物的生平事迹,使读者跟随传主的脚步经历别样的人生。在卷帙浩繁的外国文学中,19—20世纪的法语文学为当时法国向世界文化与艺术中心的无限接近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同时也为后世的读者留下了一笔珍贵的文化财富。本套书籍所选择的作家——巴尔扎克与罗曼·罗兰,即是谈论法语小说和传记时不可忽略的两位巨匠。20世纪初,这两位作家的作品先后传入中国,经由林纾、敬隐渔等早期翻译家之手,初步被国人所知。而为这两位作家的作品在中国广泛传播打下基础的,则是著名的翻译家、作家、艺术评论家傅雷先生。


傅雷早年留学法国巴黎大学学习艺术理论,这使他熟习法语文学作品的时代背景和文化语境;回国后在法新社担任笔译的工作经历,则是他翻译生涯的开端。1935年,傅雷翻译的首部罗曼·罗兰著作《米开朗琪罗传》(后与《贝多芬传》《托尔斯泰传》合称《名人传》)出版,其后他又翻译了使罗曼·罗兰获得1915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约翰·克里斯朵夫》;1946年,傅雷首次翻译巴尔扎克作品《亚尔培·萨伐龙》,直至去世前一年(1965年)仍致力于巴尔扎克作品的翻译。可以说,对这两位作家作品的翻译贯穿傅雷整个文学翻译历程,也是傅雷“重神似不重形似”“译文必须为纯粹之中文”翻译观的体现。


本套书籍选取了傅雷翻译的较有代表性的五部巴尔扎克作品和一部罗曼·罗兰作品,在尊重译者风格与时代风貌的基础上修改错讹之处,保留译者为书中部分内容所作注释,并对书中所出现的部分人名、地名、时代等名词进行加注,使读者在阅读中尽可能体会作品本真。本套书籍采取小开本,便于读者收纳及携带;选用柔软护眼的瑞典轻型纸,为读者带来轻松愉悦的阅读体验。书中内容若有错漏之处,敬请读者指正。

  • 这里代指罗伯斯比哀,有反讽的意味。
  • 旧时法国艺术学生及青年艺术家的俗称。
  • 美术学校学生的绰号,此处原为“井里吊桶的绳子”。
  • 法国旧时长度单位,约合公制1.78米。
  • 此后,作者常常故意把腓列普的军阶提高一级,称其为上校。
  • 在原文中,人物的军阶常常不统一。
  • 拿破仑帝国时期的非正式国歌。
  • 这里代指理想的情人。
  • 法国旧时的房屋在底层与二楼之间另有一层,十分低矮,故称为“中层”。
  • 此处布谷鸟指法国帝政时代的军旗左右两下角绣着的老鹰;而臭虫指复辟时期的军旗,四周绣着的小花。
  • 铸有拿破仑像的金洋,每枚价值二十法郎,俗称拿破仑。
  • 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反对派武装。
  • 巴尔扎克忘记了他前面说的是七百法郎。
  • 十九世纪初设立的养老院,费用低廉,男女皆收。

    一 台戈安家和罗日家
    一七九二年,替伊苏屯的布尔乔亚治病的有个姓罗日的医生,出名的为人阴险。他老婆是当地最漂亮的女人,但据某些大胆的人说,罗日待老婆很坏。说不定那女的也有点儿傻。虽然朋友们多方刺探,闲人们议论纷纷,嫉妒的人飞短流长,这个家庭的内幕,外边还是知道很少。大凡对罗日那种人,社会上一向有句老话,说“他不是个好惹的人”。因此罗日活着的时节,大家绝口不提他的事,见了他也客客气气。
    女的姓台戈安,出嫁之前身体就很虚弱,据说医生倒是看中这一点才娶她的。她开头生一个儿子,又生一个女儿,事有凑巧,一男一女相隔十年,人家还说罗日虽是医生,也没料到会生第二个孩子。那很晚出世的女儿名叫阿迦德。这些小事太简单太平凡了,似乎不值得史家作为一个故事的开场,但不说明在先,像罗日那种性格的人可能被认为忍心害理,灭绝人性的父亲;其实他只不过逞着坏脾气行事。许多人把这坏脾气用一句可怕的老话掩盖,说什么“男子汉非有烈性不可!”这句刚强的格言害不少女人受罪。医生的丈人丈母台戈安夫妻做的是贝利的金羊毛生意,代业主卖出,代商人买进,两面拿佣金。他们靠此营生变得又有钱又啬刻:不少人的处世之道都是这样。
    台戈安的儿子,罗日太太的兄弟,不喜欢住在伊苏屯,到巴黎去另谋出路,在圣·奥诺雷街盘下一家油酒杂货铺。这一下台戈安可倒了楣。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油酒杂货商喜欢油酒杂货的程度,同艺术家讨厌油酒杂货的程度正好相等。促成各式各样志趣的社会因素,还没有人深入研究。我们不比埃及人,儿子不一定要继承父亲的行业,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一个人不开面包店而开纸店呢?这是一个很有兴趣的问题。何况台戈安的志趣还受爱情推动。老板娘漂亮得很,他为之神魂颠倒,眼睛望着她,心里千思百想,其中有个念头是:“好吧,让我也来开一家杂货店!”凭着耐性跟父母寄给他的一点儿钱,他和老东家皮克西沃的寡妇结了婚。一七九二年,人家都说台戈安的营业很好。那时两老还活着,他们把羊毛生意收歇了,拿资金买进政府没收下来的产业:而这又是一种金羊毛!他们的女婿罗日医生,差不多算准自己快断弦了,把女儿送往巴黎的舅子那里,一方面让她见识见识京城,一方面对她也不怀好意。巴黎的台戈安没有儿女,台戈安太太大丈夫十二岁,身体壮健,但胖得像葡萄收割过后的画眉。狡猾的罗日医生医道还高明,料定台戈安夫妻正和童话上的说法相反,两口子尽管日子过得快活,却绝不会生儿育女。他们很可能疼爱阿迦德。罗日医生存心不给女儿遗产,能送她到外地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好不得意。阿迦德是伊苏屯最美的姑娘,长得既不像父亲,也不像母亲。为了她的出世,罗日医生和他的好朋友罗斯多先生闹得友谊破裂。罗斯多过去做按察使的代办,不久以前从伊苏屯搬走。在伊苏屯那么山明水秀的地方上出生的人,看见一家人家肯脱离本乡,当然觉得奇怪透顶,要追问原因了。一般嘴皮刻薄的人说,有仇必报的罗日曾经大声嚷过,罗斯多将来一定由他送终。这话从一个医生嘴里说出来,作用跟炮弹一样。国民议会一撤销按察使代办的职位,罗斯多便离开伊苏屯,从此没有再来。
    罗斯多家搬走以后,罗日太太老是在奥勋太太身边消磨日子:奥勋太太是前任按察使代办的同胞姊妹,也是阿迦德的干娘,罗日太太的苦处只向她一个人诉说。因此关于美丽的罗日太太的事,伊苏屯人所知道的一星半点全得之于好心的奥勋太太,而且是在医生死后说的。
    罗日太太一听到丈夫要送阿迦德去巴黎,就说:“我从此看不见女儿了!”
    老成的奥勋太太讲到这里,加上一句按语说:“唉!这话竟被她说中了。”
    于是可怜的妈妈脸色黄得像木瓜。据说罗日有心用文火慢慢儿烤她;看她神气,此话倒也并非虚谣。她的脓包儿子的态度叫受了冤枉的娘更加伤心。那家伙事事糊涂,父亲既不管教,或许还加以鼓励,所以儿子对娘应有的孝顺和规矩完全谈不到。约翰-雅各·罗日长相像爷,并且像他坏的方面;而医生本人,无论品行相貌都已经不大体面了。
    可爱的阿迦德到了台戈安家,对舅舅并不吉利。一个星期之内,或者应当说一旬之内,因为那时已经宣布共和,夫几埃·丹维尔凭着罗伯斯比哀一句话,把台戈安抓进监狱。台戈安先是不聪明,认为当时的大饥荒是出于虚构,又糊涂透顶,相信真有什么言论自由,一边侍候主顾一边说出自己的意见。罗伯斯比哀住在一个木匠家里,木匠的女人杜北莱替伟大的公民收拾屋子。也是台戈安合该倒楣,女公民杜北莱偏偏照顾贝利佬的生意。她认为杂货店老板的想法污辱了玛克西米里安一世。她看了台戈安夫妻俩的生活本来就不顺眼,加上她是雅各宾俱乐部的信徒,常在群众法庭上一面打毛线一面听审,觉得台戈安女公民的姿色大有贵族意味,便把台戈安的议论搬给她的温和厚道的东家听,还添油加酱,把话说得更恶毒。杂货店老板的被捕是为了囤积,那是当时极普通的罪名。台戈安坐了牢,老婆便四下奔走营救。但她手段非常笨拙,向一般掌权的人说的话,在老于世故的人听来竟以为她有心要断送丈夫。
    台戈安太太认识内政部部长洛朗手下的一位秘书,也是以后几任内政部长的得力助手,姓勃里杜。勃里杜帮她活动,救杂货店老板。按说世界上总有些了不起的傻子,真正做到一清如水,所以那廉洁的科长决不向操台戈安生杀之权的人行贿,只求他们秉公办理!无奈要求那时的人秉公办理,等于要求他们让波旁王室复辟。吉伦特党的部长正和罗伯斯比哀明争暗斗,他对勃里杜说:
    “你管什么闲事呀?”
    老实的科长到处说情,到处听到那句冷酷的回答:“你管什么闲事呀?”勃里杜乖乖的劝台戈安太太安静下来;可是她非但不去交结罗伯斯比哀的老妈子,反而把告密的女人恶口毒舌咒了一顿。她去见一位国民议会的议员,那议员自己还怕性命难保,嘴里却回答道:
    “我会跟罗伯斯比哀说的。”
    漂亮的杂货店老板娘听了,赛过吃了定心丸;那位保护人当然守口如瓶,一字不提。其实只要送杜北莱女公民几斤糖,几瓶好烧酒,就能救出台戈安。这一点小枝节证明在革命时期为保住脑袋而请托规矩人,跟请托坏蛋一样危险:你只能靠自己。台戈安性命是完了,不过上断头台有安特莱·希尼埃做伴,也算沾到一些光荣。没有问题,杂货和诗歌那一回是破题儿第一遭在真人身上结合,因为不论过去将来,诗歌和杂货暗里始终有关系。台戈安的死比安特莱·希尼埃的死更加震动人心。直要三十年之后,大家才看出死掉安特莱·希尼埃对法兰西的损失,远过于死掉一个台戈安。罗伯斯比哀的措施至少有一点好处,就是到一八三零年为止,杂货商都吓破胆子,没有敢再过问政治。台戈安铺子和罗伯斯比哀的住家近在咫尺。接手杂货铺的人营业亏本,把店基盘给有名的花粉商赛查·皮罗多。但是台戈安上断头台的晦气好像会传染似的,“女苏丹两用雪花膏”和“润肤水”的发明人也在那屋子里弄到破产。这个问题只能让占卜星相一类的学问去解答了。
    内政部的科长勃里杜拜访过几回倒楣的台戈安的老婆,看了阿迦德·罗日那种恬静的,冷冰冰的,纯朴的美,印象很深。寡妇悲痛万分,没有心肠把第二个亡夫的买卖继续下去。科长去安慰寡妇,结果是不出十天,但等阿迦德的父亲一到——而他也来的很快——就把可爱的姑娘娶过去了。医生发觉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喜出望外,因为从此他的老婆变为娘家唯一的承继人了。他急忙赶到巴黎,主要不在于参加女儿的婚礼,而在于按照他的意思订立婚书。勃里杜只有一片痴情,念头不在金钱,听凭居心不良的医生一手摆布。医生如何利用女婿的盲目,看了这故事的下文就知道。
    台戈安老夫妇相隔两年,先后过世。所有的动产不动产,全归罗日太太承继,就是说归了医生。后来医生太太也敌不过丈夫,到一七九九年年初死了。罗日又有葡萄园,又买进农庄,又买进铁铺,还有羊毛出卖!他的宝贝儿子一无所能,好在老子替他安排的前途不过做个现成的业主,让他痴呆呆的在金钱堆里长大,断定孩子至少会把日子混到老死,在这方面不一定就比世界上最博学的人差到哪里。一七九九年代,伊苏屯一般精明人已经派定罗日老头有三万法郎收入。老婆死后,医生照旧荒唐,不过把生活调整了一下,关起大门躲在家里作乐。一八零五年,性格那么刚强的医生死了。那时伊苏屯的布尔乔亚可不知说了他多少坏话,关于他腐败的私生活,传来传去的故事也不知有多少!约翰-雅各·罗日后来被老子看出糊涂没用,管得很紧;他始终没有娶亲,没娶亲的原因很严重,我们这部小说有许多笔墨就是说明这一点。以后你们会发觉,他的独身一部分也错在医生。
    现在应当看看父亲拿女儿出气的后果。他认为女儿不是自己生的,其实千真万确是他生的。生育方面有些为科学说不出所以然的怪现象,伊苏屯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阿迦德像罗日医生的母亲。一般人认为痛风症会跳过一代,由祖父传给孙子;性情脾气和痛风症一样跳一代的情形也并不少见。
    例如阿迦德的大孩子相貌像娘,品性完全像外公罗日医生。这又是一个难题,还是留给二十世纪去解答吧;也许咱们的子侄辈会用一套微生物学上的好听的术语,对这个奥妙的问题跟现在的学术界写出一样多的谬论来。
    二 勃里杜家
    阿迦德·罗日的那种脸,像圣母玛丽亚的一样,结了婚还保持童贞的气息,所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