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言情小说 > 云深知景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云深知景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云深知景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云深知景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巫山著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2-01

书籍编号:30473633

ISBN:978754115331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0863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言情小说

全书内容:

云深知景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Chapter 1




我们现在见面,似乎有些可惜


 












每到月底,周一晨会的气氛总是带着些许压抑。赵云深穿过鸦雀无声的走廊,高跟鞋敲击地板传来“吧嗒吧嗒”的声响,她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今早起得晚,到公司时,组里的其他客户经理都已经到了,顶头上司楚蒙正坐在小会议室的最前面翻着材料。


“蒙哥早。”赵云深神色如常地点点头,走到会议室的角落里坐下,摊开自己的笔记本,低着头一动也不动。虽说她并没有迟到,但总归显得有些不够积极,好在总监倒也没说什么,这位领导混了多年,不怎么注意这些细枝末节。


楚蒙是浩邦投资公司业务部总监,手下管着一个部门两个组,共三十几号人。四十几岁的中年男人,在行业里摸爬滚打这些年,自有一套驭下的办法。


他清清嗓子,厉声道:“人到齐了就开始开会。今天是10月24号,距离月底还有一周,老生常谈的话,我每个月都会反复强调,但总有些人还在试探我的底线。那我今天就再重复一次,deadline就是deadline,没有理由没有借口,完不成任务,我会亲自给你们发降级表,谁也不例外。”


楚蒙犀利的眼神扫过房间里的每一个人,气氛刹那间凝重起来,有些沉不住气的新人露出十分畏怯的表情。这些话听起来足够吓唬人,可经历得多了,也就那么回事。赵云深托着腮走神,看着窗边发呆。


会议室这两天不知被谁种了一小排绿萝,生得茂盛,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


赵云深作为公司业务部的一名客户经理,手里也有着几个重点关注的大客户,其中有一位冯先生,家财万贯,对人也礼貌,这个月,她本来是最不愁任务的一个,然而昨天她拜访冯先生却吃了闭门羹。


约好的时间,约好的地点,她却被办公室前的小秘书拦下来。


“真是不巧,冯总有事,刚刚离开。”


而她分明看见,就在这之前,她的同事苏羽进了冯总的办公室。


三千万的大单就此被人截了和。


因而今日一早,赵云深是窝了一肚子火气,准备告状的。


开场白后,按照惯例,是该楚蒙依次点评员工们上周的工作表现,本月的业绩考核表早已下发到了每个人的手中,赵云深的排名十分靠后,而原本在中游的苏羽凭着截和的三千万冲到了第一名。


“苏羽这个月的表现非常不错,三千万的大单,时机、角度切入得非常好。我告诉过你们,咱们这行的诀窍只有三个字‘快、准、狠’,这方面,苏羽算是出徒了。”楚蒙点评道。


冯总是谁的客户,楚蒙心知肚明,他却这样说,只能说明一件事,苏羽抢单的事,他其实是知道的。


赵云深攥紧拳头,气得牙痒痒,理智告诉她,事已至此,多做纠缠并无用处,然而她终究是咽不下这口气。


于是,赵云深漫不经心地抬头问道:“楚总,冯总那单以后是确定转给苏羽了吗?”


楚蒙大约早料到赵云深会发难,演技是一等一的好,诧异的模样简直可以去拿奥斯卡小金人了。


“冯总那单情况确实特殊,苏羽事先跟我汇报过。”楚蒙的脸皮大概是厚如城墙,竟毫不心虚地承认了,目光坦然地迎向赵云深。


苏羽不慌不忙地微微一笑:“恰巧周五有个酒会,我遇到冯先生,多说了几句,他邀请我第二天去他办公室详谈,也是盛情难却,只好对不起你了,毕竟咱们浩邦,是以客户为中心的。”


赵云深一脸恍然大悟:“那就是说以后遇到客户,不管是谁负责的,都可以随便聊聊?”


此话一出,大家的面色都变得不太好看,看向苏羽的目光也带上了一点点敌意。


规矩往往来自教训,打破规矩的后果也不是好业绩就可以抹过去的。同是一个组的,如果发展客户只能靠挖自家墙脚,这管理上可就乱了。赵云深吃准了楚蒙不可能公开力挺苏羽,故意把话题挑到明处。


她以为楚蒙做贼心虚,至少会给她一点补偿。可惜,人家倒打一耙的本事炉火纯青,她拍马也赶不上。


“公司是有规定,内部不能相互飞单,但是云深,你也该好好反省反省,客户维护做得太不到位!冯总的理财快到期了,你为什么不早点联系他?这一次如果不是苏羽,公司险些损失了一个大客户!不要总是觉得别的同事抢了你的客户,你自己做得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有数!好了,这件事就此打住,我希望你以后把注意力集中到维护客户上来,下面说一下本周的工作安排……”


这位冯总本身也是做投资起家的,还是业内著名的天使投资人,和各大投行、证券、投资公司都来往密切。三千万的投资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赵云深来说,却是一笔不小的单子,怎么可能不提早联络?只是这个冯总一直在国外,上周四才刚刚回国,赵云深第一时间和他聊过,把时间约在了周六。如果不是苏羽横插一杠子,这一单本来就可以顺利谈下。现在楚蒙一顶顶大帽子扣下来,不给赵云深丝毫反驳的机会,还故意绕开话题,把这个事翻篇儿了。


至此,赵云深才彻底明白,楚蒙这一次是铁了心要力挺苏羽的。


手机发出“嗡”的一声,苏羽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别白费力气了,你的客户老娘想抢就抢。”


赵云深抬头看向苏羽,报以轻快的微笑。


“我不和你抢,街边抢食吃的,那是狗。”


苏羽的凳子发出刺啦一声刺耳的声响,楚蒙的讲话被打断了,他抬头看了眼表,发现时间也不早了,于是干脆结束道:“今天就到这里,苏羽,你一会儿来我办公室一趟。”


散了会,其余人作鸟兽散,会议室里只剩下苏羽和赵云深两个人。


苏羽站起来:“一山不容二虎,赵云深,今年年底前,我一定会让你滚蛋。”


苏羽比赵云深大两岁,赵云深进入浩邦之前,她一直是一组的营销明星。苏羽只有一般专科学历,走的是野路子,之前在某银行做大堂,后来积累了一些客户,跳槽到浩邦,从经理助理做起,后来转正做了客户经理。她一路打拼到现在,说好听点叫长袖善舞,说难听就是靠出卖肉体换效益。


可赵云深不一样。


赵云深一路苦读,对投资方面很有兴趣和天赋,大学时就开始用零花钱炒股,后来又出国念了金融学的研究生,是正经的科班出身。自进入浩邦以来,她的投资履历相当漂亮,每轮出手,虽不见得赚得最多,但胜在稳重,至今没有一笔单子是亏本的,在客户间的口碑极好。


这样的人苏羽怎会不怕。她费尽心思抢冯总这个单,只不过是个开始,她要证明:在这个圈子里,实力不是最重要的,人脉才是第一位。


“这是正式对我下战书吗?”赵云深冷眼看着眼前的女人。


“战书?赵云深你未免太自视甚高了,你和我从一开始就不在一个起跑线上,我想玩死你,易如反掌。”苏羽嚣张至极,她懒洋洋地站起来,手里捧着今早开会用的文件,最上面就是业绩考核表,“记住这张表上我们的差距,以后这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我发誓。”苏羽指了指排在最前头的自己,又指了指倒数第五位的赵云深。


“白日做梦,你也算是一把好手。”赵云深嗤笑道。


苏羽不再回应,只轻蔑一笑,转身离开。


会议室里只余下赵云深一个人,她挺直的腰板垮下来,轻轻叹了口气。虽然在气势上她输人不输阵,但这丝毫改变不了本月业绩考核表上的排名,失去冯总这样的大客户,她想要完成这个月的指标,恐怕单靠努力是不够的,还得需要一点运气。


 


赵云深回到自己的小隔间,翻看着自己记录的客户资料,仔细考虑着自己还遗漏了哪些客户,甄暖的电话却打了进来。甄暖是赵云深的大学同学兼第一闺密,也是她如今的房东,在一家国有制银行上班。


这个时间甄暖应该正忙得四脚朝天,国有银行柜面压力极大,她这个时间段打电话,绝不可能是闲聊。


“云深……”甄暖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云深,怎么办啊云深……”


“怎么了?有什么事慢慢说。”赵云深从座位上站起来。


甄暖哭哭啼啼,颠三倒四说了半天,赵云深才听明白,她又办错业务了。


早上一个客户取五万现金,甄暖一不小心走神做成存五万,又把钱给了客户,一反一正,少了整整十万块。她发现时,卡里多余的十万块已经被取走,客户预留在银行信息里的两个电话也都是关机状态。


“大小姐,千八百的你自己垫了就算了,十万啊,你这一年可就白干了!你是不是又熬夜看小说了?我早就告诉你,白天上班,晚上要早睡!”赵云深气不打一处来。


她这个闺密什么都好,就是太喜欢看那些乱七八糟的网络小说,有些动辄上百万字,她看得入迷,常常到后半夜,工作上怎么能不出问题?


“我知道错了云深,我发誓,以后我再也不看了,呜呜呜……”甄暖在电话里哭得稀里哗啦。赵云深的口气又忍不住软下来:“你们领导怎么说?”


“我们领导……让我……让我把钱先垫上……然后帮我请三天年假……”甄暖抽噎着说道。


毫不意外。赵云深翻了个白眼,随后镇定问道:“还差多少?”


“我刚买了房子,我爸妈的家底儿已经被我掏净了,手里现在就四万多……”


赵云深冷静地嘱咐道:“我一会儿给你打六万,你把钱垫上就回家,我去跟公司请假,在家里等我,注意安全。”


“云深,我……我……”甄暖感动得声音再度哽咽起来。


“行了,少跟我说那些见外的话,找回钱才是第一位的。”赵云深说完挂断了电话,随后站起来朝总监办公室走去。


楚蒙听说赵云深要请假,面色微微一变,两只手指按着桌子上的请假条,把那张薄薄的纸一点一点地推到赵云深面前。


“赵云深我不得不提醒你,这样跟我意气用事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不要以为自己以往业绩好一点,我就不会给你发降级表,请假条拿回去,不要东想西想。”


赵云深刚入行时,楚蒙曾经计划大力培养她,奈何赵云深性子犟,不买他的账,自那以后他对她就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和向来受宠的苏羽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好在赵云深自身能力过硬,两年熬下来,她已经慢慢习惯了。


“楚总您对我向来都公私分明、奖罚有度,我有什么好意气用事的?确实是家里出了点事,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才请假的。您今天在会上说的,我觉得特别好,简直字字珠玑、醍醐灌顶,我绝对没有任何抵触情绪。”赵云深似笑非笑地看着楚蒙,手指按在那张请假条上,又把它一点一点推回到楚蒙面前。


她一边推,一边说道:“我正想着,等过了这个月,好好整理一下您教给我的好案例和好方法,在公司的内部论坛上做一个经验分享,和同事们共同探讨,共同进步。”


楚蒙看着那张小小的假条又一点点地向自己靠拢,脸上隐约要露出的恼怒神色渐渐消失。他伸手按住假条,平静地在同意栏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希望你说到做到。”他沉声说道。


“我们彼此彼此。”赵云深说完,拿起那张请假条,干脆利落地转头走人。


赵云深的工作地点离住处要比甄暖的单位远一些,她到家时,甄暖已经在家里哭了好一阵子。


甄暖家虽然不算穷,但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她三线城市的父母前两年拿出了一辈子的积蓄给女儿在大城市里买了房,去年交房以后又掏钱装修,连棺材本都没留下。对于甄暖来说,她实在不好意思再跟父母要钱了。赵云深以前倒也算是个小富二代,两年前家里企业破产,她也只好自己来刨食儿,恰巧听说甄暖有房,仗着是大学时的死党,屁颠屁颠跑来住,美其名曰租,实际上就没付过房钱,甄暖也不计较。所以这事于情于理,赵云深都得帮她。


赵云深回到家,一进门便看到甄暖坐在沙发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满桌子都是纸巾团成的小球,看得人眼睛发晕。赵云深白了甄暖一眼,径直问道:“电话打不通,地址有吗?”


甄暖一边抹泪,一边递给赵云深一张小字条。


赵云深看了一眼字条上的地址,轻轻“咦”了一声。这地址上的小区她去过,是本市一个相当高端的楼盘,可谓是寸土寸金,能住在那里的,都是真正非富即贵的人。曾几何时,赵云深的父亲也看中过那个楼盘……


罢了,往事难追。


“走,咱们去碰碰运气。”赵云深拉起甄暖的手,“万一逮着了,说什么也得让他把钱吐出来!”


 


这样的高端小区,一梯两户,电梯直接入户,如果没有门禁卡,除非得到主人的同意,否则是进不去的。赵云深和甄暖按着地址找到地方,想了些办法都不可行,只好乖乖按了门铃,碰碰运气。


“请问是陆景年先生的住处吗?”赵云深把甄暖挡在后面,彬彬有礼地问道。


“是的,找陆先生有什么事吗?”接听电话的是一个中年女声,听这称呼应该是陆景年的秘书或者保姆。


“哦,您好,我是浩邦投资公司的赵云深,是南投的冯先生替陆先生做的理财顾问上门服务的预约,请问陆先生方便吗?”赵云深试探着问道。


根据甄暖查到的资料,这位陆先生在银行登记的信息显示他也从事投资和金融行业,和冯总在业务上有交集的概率极大,所以,赵云深壮了胆子,诈他一诈。


“好的,你等下。”对方回复道,过了一会儿,只听一声清脆的提示音,电梯门竟然真的打开了,赵云深和甄暖深吸一口气,进了电梯。


“一会儿少说话,我来跟他交涉。”赵云深一边说,一边紧张地整理衣服。有钱人怪癖多,她这两年常跟他们打交道,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他们才会听你说下去。


出了电梯,就是玄关。方才接听铃声的女人就候在门口,她看起来四十岁上下,穿了件干净妥帖的居家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