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海明威作品精选系列: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海明威作品精选系列: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海明威作品精选系列: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海明威作品精选系列: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美)欧内斯特·海明威著

出版社:上海九久读书人文化实业有限公司

出版时间:2019-03-01

书籍编号:30460930

ISBN:978753215998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74143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海明威作品精选系列: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此书献给


玛莎·盖尔霍恩


谁都不是一座孤岛,


能岿然独存;


人人都是欧洲大陆的一小片,


构成大地绵绵;


倘若这块泥土被大海冲掉,


欧洲就会缩小,


嵬嵬海岬,


抑或你或友人的某个宅邸,


概莫如此;


无论谁殒灭,


我都受折损,


因为人人皆我,我皆人人;


所以,不要去打听那钟声为谁而鸣;


钟声超度的恰是你的亡灵。




约翰·邓恩[1]


第一章


他卧伏在棕褐色松针落满一地的树林里,下巴支撑在交叉的双臂上,高高的头顶上方,风在吹拂着松树的树冠。山坡上,在他所匍匐的那个位置,坡度并不大;但再往下去地势就很陡峭了,他能看见那条蜿蜒穿过山口的柏油路黑乎乎的路面。有一条小河与柏油路相平行,远远望去,他看到山口下的小河旁有一家锯木厂,河水正漫过蓄水坝流淌下来,在夏日的阳光下泛着白光。


“是那家锯木厂吗?”他问道。


“是的。”


“我记得不是这家呀。”


“这家锯木厂还是你从前在这儿时建造的。原来那家老锯木厂还要再往前面去;在那边的山坡下,离山口还远着呢。”


他在林中就地展开那张影印的军用地图,仔细查看起来。那位老者则在他肩后张望着。他是一个长得敦敦实实的老头儿,身穿农民的黑色罩衫和硬如铁皮的灰色裤子,脚蹬一双绳底鞋。因为一路攀爬上来,他还在喘着粗气,把一只手搁在一只沉重的背包上,他们随身带来了两只大背包。


“如此说来,在这儿是没法看见那座桥了。”


“可不是嘛,”老头儿说,“这个山口的周围地势平缓,河水的流速也慢。再往下去,那条公路就拐进树林不见了,那里的山势陡峭得出奇,还有一条险峻的峡谷呢——”


“我想起来了。”


“那座桥就横跨在这条峡谷上。”


“他们的哨所都设置在哪些地方?”


“有一个哨所就设在你看到的那个锯木厂那边。”


这位正在仔细察看地形的年轻人从他已褪了色的土黄色法兰绒衬衣的口袋里取出望远镜,用手帕擦了擦镜头,然后调整着目镜的焦距,直至锯木厂的那些木板堆豁然呈现在眼前。接着,他又看见了门边的一条长木凳;继而又看见了敞开的棚屋里的圆锯、圆锯后高高堆起的那一大堆锯木屑、一段用于传送木料的滑道,小河对面那片山坡上的木料就是通过这条滑道运送过来的。那条小河在望远镜里显得清澈而又畅快,水流在蓄水坝边打着漩涡,激起的浪花在随风飞舞着。


“没有岗哨嘛。”


“厂房里有烟飘出来,”老头儿说,“晒衣绳上还晾着衣服呢。”


“我看到啦,但我没见有岗哨啊。”


“他也许正待在某个阴凉的地方,”老头儿解释说,“那里现在很热。他说不定就躲在我们看不到的阴暗角落里纳凉呢。”


“也许吧。另一个哨所设在哪儿?”


“在桥的南面。那个哨所设在养路工的工棚旁边,在距离山口顶端五公里处的位置上。”


“这个哨所有多少人?”他指着锯木厂说。


“大概四个,再加一个警卫班长。”


“桥南面的那个呢?”


“那个要多些。我会打听清楚的。”


“桥面上呢?”


“向来是两个,一头一个。”


“我们需要一定数量的人手,”他说,“你能召集到多少人?”


“你要多少人,我就能给你找来多少人,”老头儿说,“这一带山里现在就有不少人呢。”


“有多少?”


“一百多号吧。不过,他们现在都分成小股了。你需要多少人呢?”


“等我们勘察好这座桥梁后,我会告诉你的。”


“你想马上就去勘察么?”


“不。我眼下先要找个地方把这批炸药藏起来,要一直藏到需要用的时候。我希望能把它藏在一个最保险的地方,如果可能,藏炸药的地方离桥头至多不超过半小时路程。”


“这很简单,”老头儿说,“我们马上就去那个地方,从那儿到桥头,一路全是下坡。不过,我们先得老老实实爬上一段山路才能到达那儿。你饿了吗?”


“是啊,”年轻人说,“不过,我们还是待会儿再吃吧。该怎么称呼你呢?我忘啦。”他居然把这位老者的名字给忘了,对他来说,这简直就是个不祥的征兆。


“安塞尔莫,”老头儿说,“人家都叫我安塞尔莫,家住阿维拉[2]的巴尔库城。让我来帮你背那只背包吧。”


这位年轻人是一个瘦高个儿,满头金发被太阳晒出了一条条深浅不一的印迹,脸上是一副饱经风吹日晒的模样。他身着一件已被太阳晒得褪了色的法兰绒衬衣和一条农民的裤子,脚蹬一双绳底鞋。此时,他俯下身来,将一只手臂伸进背包一侧的皮带,用力将那只沉重的背包甩上肩头,又费劲地将另一只胳膊插进另一侧的皮带,把背包的整个重量移至后背上。背包原先压着的那个部位的衬衣依然是汗湿的。


“我已经把它背上身啦,”他说,“我们怎么走?”


“我们得爬坡。”安塞尔莫说。


虽然被背包的重负压弯了腰,累得大汗淋漓,他们仍脚步稳健地攀爬在山坡上密密的松树林里。年轻人根本看不出那儿有什么路径,但他们一直在奋力向上攀登,终于绕到了山坡的阳面,此刻正趟过一条小山涧,那位老者踏着乱石嶙峋的山涧河床的边缘,始终步履矫健地走在前头。越往上爬,坡度越陡,行动也越是艰难,终于,那条小溪似乎在他们头顶上方一块突伸出来的光滑平整的花岗岩边缘直落下来,直到这时,老头儿才停下脚步,在悬崖脚下等候年轻人赶上来。


“你感觉怎么样?”


“没问题。”年轻人说。他正挥汗如雨,由于山高路陡,一路攀越上来,他大腿的肌肉还在一阵阵地抽搐。


“在这儿歇歇脚,等我一下。我先走一步,去给他们打个招呼。背着这玩意儿,你总不见得想挨枪子儿吧。”


“即便是开玩笑,也使不得呀,”年轻人说,“路远吗?”


“很近。人们平常都怎么称呼你?”


“罗伯托[3]。”年轻人回答道。他已卸下背包,并小心翼翼地把包放在山涧边的两块大石头之间。


“那就叫你罗伯托吧。在这儿歇歇脚,我会回来接你的。”


“好的,”年轻人说,“可是,你打算走这条路下山去桥头吗?”


“不。去桥头时,我们会走另一条路的。距离短一些,路也好走些。”


“我不想把这些器材存放在离桥头太远的地方。”


“等着瞧吧。如果你不满意,我们就另找地方。”


“我们先看看吧。”年轻人说。


他坐在两只背包旁,注视着老人朝岩石架上爬去。攀岩对这老头儿来说并不艰难,况且从他不需要摸来摸去就能找到抓手的样子来看,年轻人也就明白,这个地方他以前已经攀爬过好多次了。不过,但凡上去过的人,向来都会很小心而不留下任何痕迹的。


年轻人名叫罗伯特·乔丹,此时已是饿极了,而且还忧心忡忡。他虽时常挨饿,但一般不会愁眉不展,因为他根本不在乎自己会遇到什么不测,再说,凭着经验他也知道,在整个儿处于敌后封锁线的这一地区开展活动有多简单。只要有一个好向导,在敌后活动与往返穿插敌人的防线一样简单。唯一需要重视的是,万一被抓住了会出现什么情况,难就难在这一点上;除此之外,还须判断出谁才是可以信赖的。你必须完全信赖与你协同工作的人,要么就丝毫也别相信他,而且,在能不能信赖这个问题上,你务必做出决断。他根本不担忧这些事情。但还是有别的问题要考虑的。


这个安塞尔莫一直是一个好向导,而且在山区行走的本领极强。罗伯特·乔丹自己也算得上是一个步履矫健的人了,但是根据从天亮前就跟随他一直走到现在的情况来看,他知道,这老头儿在行走这方面准能把他给活活累死。罗伯特·乔丹相信这个人,到目前为止,除了判断力这一点之外,这个安塞尔莫处处都是信得过的。他还没有找到机会来考量这老头儿的判断力呢,不过,不管怎么说,有没有判断力原本也是他自己的事。不,他并不担心安塞尔莫,炸桥的问题也不见得会比诸多其他问题难多少。他深谙炸桥的方法,凡是你能说得出类型的任何桥梁,他都能把它炸毁,因为他已经炸毁过各种不同结构、各种不同规模的桥梁了。这两只背包里装有足够的炸药和全套器材,能恰到好处地炸掉这座大桥,即便它比安塞尔莫所报告的再大一倍,也不成问题,因为他记得,1933年他徒步旅行去拉格兰哈[4]的途中,就曾从这座桥上走过,而且,前天晚上,在埃斯科利亚尔[5]城外的别墅里,戈尔茨还在楼上的房间里亲口向他详细交代过有关这座桥梁的具体资料。


“炸毁这座桥梁算不了什么。”戈尔茨当时说道。灯光照在他那头发剃得精光的疤痕累累的脑袋上。他一边说,一边用铅笔在一张大地图上指指点点着:“你明白吗?”


“是的,我明白。”


“绝对算不了什么。仅仅炸毁大桥只能算是一种失败。”


“是的,将军同志。”


“要根据预先计划好的进攻时间,在指定的时刻炸掉这座桥梁,这才是你应当完成的任务。这一点你当然是明白的。这就是你的权利和你该如何完成这次任务的方法。”


戈尔茨看了看手中的铅笔,然后用铅笔轻轻敲击着自己的牙齿。


罗伯特·乔丹当时什么也没说。


“你明白,这就是你的权利和这次任务该如何完成的方法,”戈尔茨注视着他,点点头,并用铅笔轻轻敲击着那张地图,然后又接着说,“这就是我应当采取的措施。这也正是我们所无法做到的事情。”


“为什么呢,将军同志?”


“为什么?”戈尔茨十分生气地说,“你已经亲眼目睹过多少次进攻啦?还问我为什么!我们拿什么来保证我的命令不会被改变?拿什么来保证这次进攻不会因种种借口而被取消?拿什么来保证这次进攻不会被推迟?拿什么来保证这一次就能够按计划在六小时内发起进攻?又有哪一次进攻是严格按照计划进行的?”


“如果是你指挥的进攻,就一定能按时发起。”罗伯特·乔丹说。


“我根本就指挥不了任何进攻,”戈尔茨说,“我制定进攻计划。但我却指挥不动。炮兵不归我管。我得提出申请。我从来就没得到过我要求得到的支持,即便他们手头有能够动用的力量,也不肯给。这算是最微不足道的小事了。还有许多别的问题呢。你是知道那些人的作派的。这些事就不必细说啦。总是出纰漏。总是有人会插手干预。所以,你现在一定要心里有数。”


“所以我才要问,该在什么时间把桥炸掉?”罗伯特·乔丹问道。


“发起进攻之后。一旦开始进攻,就应立即炸桥,不可提前。这样,敌军的增援部队就不可能从那条公路上开过来。”他用铅笔比划着,“我必须确切地知道,没有任何增援部队能沿着那条公路开过来。”


“那么,什么时候发起进攻呢?”


“我会告诉你的。但是,你只可把日期和具体时间视为一种可能性,只能权作参考。你必须为那个时刻做好一切准备。一旦发起进攻,你就立即炸桥。你明白了吗?”他用铅笔标出了那个位置,“这是他们的增援部队能够开出来的唯一道路。这是他们的坦克、大炮、装甲车能够开上我们所攻击的那个山口的唯一通道。我必须确切地知道,那座大桥已被炸掉。决不能提前,否则,万一进攻被推迟,他们完全有可能把桥又修好了。那是绝对不行的。炸桥这件事必须放在进攻发起之时,而且我必须知道,大桥已不复存在。桥上只有两个哨兵。马上会和你一起出发的那个人刚从那儿回来。据他们说,此人还是相当可靠的。你会对他有所了解的。他在山里有人。你需要多少人,就召集多少人。人手的使用上要尽量少而精。这些事情就用不着我来教你啦。”


“可是,我怎么判断进攻已经发起了呢?”


“担任这次进攻的部队有整整一个师。进攻发起时先用飞机从空中进行轰炸。你不至于耳聋吧?”


“那么,我是否可以这样理解,只要飞机一投弹,进攻就算开始了?”


“你可不能老是像这样认死理呀,”戈尔茨摇着头说,“不过,这一回倒是可以的。这次进攻是我指挥的。”


“我明白啦,”罗伯特·乔丹说,“说实话,我并不十分乐意执行这项任务。”


“我也不是十分乐意啊。如果你不想执行这项任务,现在就说,还为时不晚。如果你认为你干不了这个,现在就说,还为时不晚。”


“我干,”罗伯特·乔丹说,“我会完成任务的,没问题。”


“我必须了解的正是这一点,”戈尔茨说,“务必做到,不能让任何敌军从那座大桥上开过来。这一点要绝对保证。”


“我明白。”


“我不喜欢强人所难,逼迫他们去做这类事情,而且还要他们必须按这种方式去做,”戈尔茨接着说,“我不能命令你去执行这项任务。我也知道,在我提出了如此苛刻的条件之后,你也许要迫不得已地采取一些措施。我把话说得很透、很细,目的就是要让你明白,让你对各种可能遇到的困难和这项任务的重要性做到心中有数。”


“可是,如果那座桥被炸了,你的部队又如何向拉格兰哈推进呢?”


“部队攻克那个山口之后,我们紧接着就要修复大桥。这是一次非常复杂也非常漂亮的战役,其复杂程度和漂亮程度丝毫不亚于以往任何一场战役。作战计划是在马德里制订的,是那位失意教授维森特·洛霍[6]的又一杰作。我来具体部署这次进攻,但我是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指挥作战的,向来如此。尽管兵力不足,但这一仗还是很有把握的。我对这一仗的看法比以往要乐观得多。只要毁掉那座桥,成功也就在望了。我们就可以拿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