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互联网+ > 电子商务 > 新媒体革命:为什么传统媒体屡战不胜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新媒体革命:为什么传统媒体屡战不胜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新媒体革命:为什么传统媒体屡战不胜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新媒体革命:为什么传统媒体屡战不胜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孙坚华著

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1-01

书籍编号:30460387

ISBN:978712127610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25496

版次:1

所属分类:互联网+-电子商务

全书内容:

新媒体革命:为什么传统媒体屡战不胜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新媒体三部曲”编写委员会


丛书总策划:刘九如


丛书总主编:方兴东


丛书主编:赵婕


执行策划:刘伟、孙雪、杜康乐、李宇泽


丛书编辑支持单位:数字论坛、博客中国


丛书编辑合作单位:互联网实验室、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

“新媒体三部曲”总序


方兴东


毫无疑问,社会信息传播的变革是人类文明进步和社会各个层面变革的根源。所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过去20年发生在中国的互联网与新媒体浪潮,其影响的深远和意义的非凡,超越了当下所有的书写。可惜,这场媒体的深刻变革依然深深埋藏在媒体自身制造的浮躁与喧嚣之中。谁来全局性地记录和勾勒这20年来波澜壮阔的新媒体革命?谁来给传统媒体全局性的且战且退的被动与迷惘指点迷津?谁能告诉我们中国新媒体的未来究竟将如何重塑中国和世界?


现在,搁在你面前的这部“新媒体三部曲”就是对上述近乎“不可能的任务”进行的尝试。也许,我们不敢说这已经真正抵达了上述问题的核心,但是,我们可以说,这肯定是国内最接近答案的努力!可以说,“新媒体三部曲”是迄今中国新媒体在史、论和法等多个层面最富有原创性思想,也是最接地气的作品。在中国新媒体和媒体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的今天,一定能为学界、业界和政府层面提供不可替代的启发和参考。


“新媒体三部曲”的独特性来源于三位作者的独特性以及写作本书过程的独特性。首先,三人全程参与中国互联网与新媒体的发展历程,20年的人和事都有着第一手的亲历和认知。三本书的写作几乎贯穿了20年,可以说是3个人20年的经验和思考精华,都是集20年之功的精华。


其次,交叉和跨界,是三位作者的共同特点,三人几乎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业界、学界和政府三个层面的工作。三人对新媒体的思考都富有原创性思想,这些思想不单单来源于书斋,而且来源于三人都曾经深度参与在新媒体第一线的实践。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当下中国新媒体领域,最需要的可能并不是大概念、大理论和大思想。而是如何踏踏实实把这场变革、趋势以及实践的方向,能够说得正确,能够说得清楚,能够说得直白。能够为听得到炮火的实践者、社会各领域的研究者和负责政府顶层设计的决策者,提供正确的理论和思想指导。“新媒体三部曲”没有太多恢弘的理论,没有太多奇巧的新概念,但是,对于当下的新媒体实践,对于过去20年刚刚发生的过去,以及对于正在到来的全新未来,试图给出迄今为止最清晰、最有概括性、最具参考性的解答。


可以说,能够组织出版这三部曲,是我的一个心愿,也是一种使命,更是一种荣幸。闵大洪和孙坚华两位对我来说,亦师亦友。都是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新媒体浪潮之中先喜欢上他们的文章,再开始深度的交往。20年如一日,文如其人,人如其文。无论是为人还是为文,都可以在内心给你一种独特的温暖,都达到了值得我敬仰的高度。


闵大洪,中国最早的新媒体研究开拓者。年龄上属于老师辈。交往起来,却是老家大叔一般,淳厚朴实,也仿佛中学语文老师一般,随和亲切。面容富有沧桑感,更像很有亲切感的传统媒体。话语不多,语速不快,对新媒体的认识、对问题的把握,是从价值观的“道”的层面看透,不多的激情时分,却始终理性、明晰。多年前退休,但依然是学界不能或缺的学者。闵大洪这本《中国网络媒体20年》的写作,是这些年每年年度大盘点的集大成,几乎就是20年中国新媒体最完整、最忠实的记录,不可替代、不可重复。


孙坚华年龄略长于我,是中国新媒体最早的实践者之一,阳光帅气,本身就如同朝气蓬勃的新媒体一般。话题一打开,就可以娓娓道来,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敏锐、自信。小伙子一般,激情洋溢上来。聊天本身,答疑解惑,颇具军师风范。孙坚华的新媒体评论,爆发于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当时他的个人网站“新媒体观察”,以及他在浙江在线创办的“新媒体评论”……《新媒体革命》多是当年思想的汇聚。虽然从2000年之后,他就淡出了新媒体领域,但当时他评论的全局性、深刻性以及可操作性,在我心目中,国内迄今还没人能够超越。这几年他能够重新焕发写作激情,实在是一件幸事。


相对而言,我的这本是三部曲中最芜杂最不成体系的了,但是野心勃勃。与闵大洪和孙坚华相比,我更属于一位互联网旗手。缺乏传统媒体的经验,没有太多包袱,几乎就是100%的互联网色彩,所以观点和思想比他们更激进、更彻底。


中国新媒体20年的成就大大超越了国内与国外的认可和评价。可以说,在移动互联网用户是美国3.5倍的“术”层面已经超越美国,在“法”层面不亚于美国,但在至关重要的“道”层面,还远远落后于美国。希望这个三部曲能在新媒体的道、法、术三个层面都努力勾勒清楚,更重要的是把新媒体之“道”说得更清晰点。


中国新媒体20年的历程惊心动魄,内在的变革力量还在厚积薄发,正在到来的以网络空间为基础的新格局必将更加波澜壮阔。“新媒体三部曲”希望站在国内和国外新媒体的全局性历史上,为面向未来的大家贡献我们力能说及的智慧。

前言



很多年前,老朋友林军问我怎么看tom.com,要我为他主编的新锐杂志《知识经济》写个述论。今天可能很少有人还记得tom.com这个中国新媒体垦荒时期的“恐龙”。恐龙只能在博物馆里找到自己的位置,但是,它可以告诉我们很多博物馆外面的故事,有关生死存亡。这篇名为《TOM的跨媒体平台还缺什么?》的文章,收在本书中。我觉得,在热火朝天地讨论媒体融合之时,也许值得抽空读上一遍。而重点就在文章的标题:TOM的跨媒体平台还缺什么?


缺什么?现在看来,其实十分明白:互联网思维。


有一个超人,李嘉诚,花了老鼻子的钱,找了最优秀的人,以高瞻远瞩的战略指引,扛着十分有号召力的跨媒体大旗,全面整合传统媒体和互联网新媒体资源,进行了一次轰轰烈烈但很快被忘却的试错。这样的试错不止这一次,更著名的美国在线与时代华纳的联姻,结局更为窘迫。


有钱有势有人有战略并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互联网、新媒体发展的短短二十年历史告诉我们,成功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几乎百分之百来自草根,来自那些毛头小伙儿脑子里的一星半点火花。决不能无视这一点。指望不惑之年功成名就的各路战神,带足粮草、人马在陌生的互联网新世界中开疆辟土,多半可能像李嘉诚那样失望。他们可能什么也不缺,就缺互联网思维。


在闵大洪老师、方兴东和我的这所谓“新媒体三部曲”中,我不知道有没有互联网思维,有没有如何做新媒体的方法论。但是,我知道这里有中国新媒体的历史,有对新媒体最初、最稚嫩、最生动的第一手认知。虽然不成体系,欠缺章法,但可以看到破茧而出的新生命,看到不期而遇的恐龙——当时还神气活现。从中,也许可以找到如何不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线索。



在互联网新边疆,为什么传统媒体屡战不胜?这个问题相当沉重。十五年前,中国网络媒体的垦荒期,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当年,第一代传统媒体人投身于互联网,信心满满地扯开大旗,摆开架式,希望能够在互联网上复制网下的辉煌。他们不知道,这是一次新的名副其实的长征,前途艰险。他们缺粮、缺钱、缺技术、缺互联网思维武器,他们拥有的只不过是传统精英媒体人的那份使命感与理想情怀。而对手是那些用华尔街资本武装到牙齿的当时被称为商业网站的互联网新兴企业。当时,这些企业甚至把大街上的公共汽车全都刷上了自己的形象广告。


他们更不知道的是,新闻、媒体、传播,所有这一切,在互联网平台上竟然会一夕之间经历那么突然的异化。媒体,在互联网上正在经历史无前例、持续不断的基因突变,种种“病毒”正在入侵。如果因此而说“非战之罪”,恐怕不会过于牵强。


我是其中的一员,好奇还爱琢磨的一员。一边做着网络媒体,一边琢磨着该怎么做,于是写了120多篇关于网络媒体的笔记、文章,放在我的博客《新媒体观察》里。做着做着,写着写着,烦了,于是就不再做不再写了。


十五年后,为什么传统媒体屡战不胜这个问题变得十分刺眼。更为残酷的问题是,传统媒体在媒体融合的大潮中,能够扳回一局吗?


还在做着他的老牌互联网智库——中国互联网实验室的老朋友方兴东说要认真地回答一下这些问题,要把我的博客《新媒体观察》中的文字结集成一本书,放在“新媒体三部曲”里,还说,这是当年新媒体研究的不可多得的印迹。这话我爱听,说的人还不止他一个。但我严重怀疑碎片化时代是不是有人有耐心来读这些陈旧的文字,自己挑着读了几篇,还读得下去;虽然说的都是陈年往事,但前因后果,似乎都还搭得着调。


十五年前的这些文章不可能解决现在的问题,但是,现在的问题,恰好是从那时衍生的。更有趣的是,这些文章不仅记录了我们当时是怎么做怎么想的,而且,也同步记录了美国的那些传统媒体当时是怎么做怎么想的。为了“偷拳头”,我把大量的时间花在了实时观察美国的主流媒体在互联网上都在干些什么。比如,其中的一篇文章名为《谁将成为21世纪传媒赢家?——小苏兹伯格的新媒体哲学》,说的是《纽约时报》如何在互联网上披荆斩棘。《恐惧,为美国网络新闻业定位》《欧美网络媒体的“绝对隐私”》《网上报纸的“原罪”》说的也都是类似有些悲壮的往事。


传统媒体屡战不胜,不仅仅是中国的故事,也是美国的故事。全球所有的传统媒体在互联网上打过不少场胜仗,其中包括一些关键性战役,但是,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角落赢得过这场战争。用闵大洪老师(“新媒体三部曲”共同作者)的话说,我退出互联网江湖已经很久了,但是,我一直通过互联网静静地实时关注着传统媒体在互联网上的进展,无论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


非常遗憾的是,我的结论是屡战不胜。这个结论来自最近写的系列长篇述评《为什么传统媒体屡战不胜》。如果有谁认为我的结论走眼了,请告诉我,好让我明白,我的问题究竟是老花,还是近视。



本书分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近期写的六篇文章,七八万字,其实是一个系列,讨论的问题主要是在互联网上为什么传统媒体屡战不胜,以及该如何在这里寻求扳回一局的机会。


第二部分,是大约十五年前的一系列文章,提供了一个清晰的新媒体景深。那些文章讨论的问题,与今天的热门话题,居然还有着牵扯不断的关系。


当时,我问过自己一个问题,网络传播规律有哪些?我哆嗦的回答写成了一篇文章,是那么生涩、牵强,发表在当时的好几家报刊杂志上,也收在本书中。有趣的是,不少学者在登堂入室的学术论文中,还会时不时地加以引用。我在这里提及这些,既不是要寒碜自己,也不是要踩踏他人。我想说的是,十五年后,这个问题还是问题吗?或者,成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回顾一下十五年前,人们是如何思考这些问题的,是不是有助于今天来更好地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的国家最高领导人是球迷,但他没有给出具体指标;也许,为中国足球给出指标既不重要,也不管用。与此相对的是,最高领导人给出了打造一流新型媒体集团的指标。在有关中国新媒体生态与新媒体集团的顶层设计中,明确提出了互联网思维这一直指靶心的要点。方向十分明确。


但是,互联网思维是什么?不是什么?人们的论述多得看不过来。我的理解比较简单,是与非就两个词,科学与民主。科学,意味着最新的技术,无限的可能;民主,意味着开放、平等、融合、互动。这两个词无论字面还是内涵都是令人敬畏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原创与整合。传统媒体出身的人,十分在意原创,原创是高贵而昂贵的;但在互联网上,这种思维方式是落伍的。十几年前陈彤就教会我认识到了这一点。在互联网上大行其道的是整合。千万别以为整合不是技术活,恰恰相反,这是互联网上的第一技术工种。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为整合与分享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整合与分享,是互联网之所以有意义与效率的根本。


我很喜欢一家十几年前印度新闻网站自我标榜的口号:News&Views。当然,这口号看你怎么理解。如果你的理解是,我们提供所有的新闻与观点,那就OUT了。如果从“We report,You decide”的角度出发,理解为“我们的新闻,你们的观点”也不错。当然,最理想的是“你们的新闻,你们的观点”。在互联网上,谁在乎你的观点?哪怕你是大V,也可能瞬间被唾沫的洪流所淹没。大家在乎的是你们的观点,或者说是我们的观点。当我变成我们,你变成你们,民主的脚步声就响起来了。


因此,互联网新媒体是没有中心的媒体,是缺乏秩序的媒体。正如方兴东所说,新媒体不是教堂,而是集市。这里,没有人可以说教;这里,人人都在说教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