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互联网+ > 电子商务 > 八万里路云和月: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互联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八万里路云和月: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互联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八万里路云和月: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互联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八万里路云和月: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互联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农村电商县域电商实战分享!涉农名师莫问剑力作!

作者:莫问剑著

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7-01

书籍编号:30458512

ISBN:978712126389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14073

版次:1

所属分类:互联网+-电子商务

全书内容:

八万里路云和月: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互联网+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八万里路云和月


落笔写下这段文字时,我与“通榆”这个地方的结缘刚刚两周年。


人生很奇妙,永远无法“期待”明天会发生什么。自2000年离开新华社以后,我似乎一直在漂泊,没有停下脚步的时候。从广州到东莞,再到上海,转战景德镇,再来杭州发展;从外企、民企的高管,再到自己创业,从文化教育产业做到传统制造业。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给自己定了两个方向,离家乡近些再近些,事业不求做得多大,够养家糊口足矣。但 2013年 5 月底的一天,当我偶尔来到吉林省通榆县,这个被誉为“鹤之故乡、人间天堂”的地方时,我的人生轨迹再一次发生变化。面对着向海湿地完好的自然景观、原始的生态环境,思考着当地农村的贫困与落后,我压抑了十多年的“情怀”喷薄而出,竟然放下了自己的所有一切,集聚了自己的所有社会资源,要为当地修一条“云高速”——用互联网手段开辟一条通榆人的发展新路。


离开新华社,是我一生都“耿耿于怀”的转折点。2000 年前后,我算是当时年轻文字工人中的“高产者”,也的确写了不少在那个年代还算有些影响力的文字。但当时新华社的体制,无论是“官场”还是“钱途”,都满足不了我因为年轻而萌生的野心与欲望。算是“急流勇退”吧,我几乎是以不计后果的方式“炒”了老东家,这在事实上构成了我一生都无法弥补的遗憾——成为一个“名记”,曾经是我进入这个社会后的最大梦想。今天回过头来看,说“怀才不遇”,是对不起一直关爱我的领导与老师。事实上,我是在那个年龄段得到成长机会最多的人。只是,我太渴望“名利”,耐不住寂寞,终与“名记”这个梦想擦肩而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每与活跃在媒体圈子里的同学、同事聊天时,我的内心还是“酸酸的”。我热爱“记者”这个职业,但就是错过了。是的,一个优秀记者就这样“夭折”了。


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段新华社记者的经历,却对我的人生依然有更深刻的影响。是新华社,给了我一双看世界的眼睛,也是新华社,培养我要有“总理思维”。一个是观察与调研的方法,一个是思维与总结的逻辑。或者说,新华社记者需要具备的学习能力、调查能力、表达能力、宏观思辨能力,在我之后的不同职业生涯中依然有着这些特质的表现。更重要的是,在记者职业期间体现出的强烈的责任心与使命感,在我担任外企或者民企高管期间,直到自己创业,都有一种独特的“情怀”基因。我常常调侃自己,“情怀”是一种病,还是不治之症。这些年,很多朋友在介绍完我后,总要补充上一句:“这是一个儒商”、“文化人”,甚至说:“不是生意人”。大家是好意,其实我很“受伤”,这么多年了,如果还“情怀”着,对于“生意”而言,是多大的一种失败!


从一个记者“下海”,不懂经营管理,不懂商机捕捉,不懂人情世故,“情怀”却一直成就着我人生的每一个阶段。虽然没有多么辉煌的成绩,但却一直让我能够找到与众不同的谋生机会。虽然在创业路上跌跌撞撞,伤痕累累,但我终究是“活”下来了。要是诉说自己创业、转型不容易,那是一种矫情,谁创业是容易的?15 年前,马云在找到“感觉”前,不也是四处碰壁吗?所以,创业期间的种种遭际,充其量现在只能成为饭桌上吹牛的话题。但不管怎么说,自我感觉良好的是,无论受了多大的打击,我一直是有“情怀”的人。


回到通榆的话题。那是2013年5月底,我受白城市市长安桂武邀请,到白城考察查干浩特旅游项目,随即也去了位于通榆(通榆是白城市域内的一个县)境内的向海湿地。接待我的第一个通榆人,是主管旅游工作的副县长黄秀芬。春天的向海,天蓝地绿,水清气爽,鹤舞莺飞。行走在大自然之中,让人觉得很惬意、很放松。一路上,我是天南地北神侃一通,从旅游到电商,从广州的吃喝玩乐到东北的地大物博——确切说了什么,我今天其实早就不记得了。现在回想起来,顺路到向海,是属于典型的“骗吃骗喝”。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黄秀芬刚上任不久,或许我的一些奇谈怪论对她有启发。当天下午她回到县城,就找到书记和县长介绍了我的情况。后来她这样回忆:“我对书记和县长讲,你才华横溢,是一个一定对通榆发展有帮助的人。”或许正是黄秀芬的介绍,当天晚上,我接到通榆县县长杨晓峰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很真诚地说:“孙书记和我想请你来通榆见个面。”由于行程已经排得满满当当,第二天中午,杨晓峰带着时任副县长刘振兴一起,跑了近二百公里,赶到白城市的查干浩特经济开发区,一起出席了开发区为我设的工作午餐。席间,话题从查干浩特展开,从旅游到电子商务,都有涉及。


在离开查干浩特的路上,我收到杨晓峰县长的一个短信:“很高兴结识老弟,无论行程多紧,希望这次您都能够到通榆走一趟。通榆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需要您这样的有识之士。通榆也有广阔天地,一定能够成就您的才华抱负。”我这个人很感性。本来让一个县长跑几百公里来见我,内心就有些不安。收到这么“煽情”的短信,更是感动得不行。就这样,我第二天应邀来到了通榆。我记得杨县长是在县城里的向海宾馆接待我的。一推开房门,我被当时的场面吓了一跳,一个小小的会客厅里跻进了几十号人,原来杨县长将县几个部门的头头脑脑都叫来了。他作了这么一个开场白:“今天我把几个部门的一把手都叫来了,请您给大家讲讲电子商务与创新思维。”我事先没有任何准备,这个安排也是出乎我意料的,但我急中生智,东拉西扯,讲了近两个小时,“圆”了这个场,但我估计当时参加的县里这些局长,也是听“懵”了,最终我收获的本质上只是一个礼节性的掌声。


当天下午,县委书记孙洪君特意邀请我见面。在他的办公室,孙书记就通榆的县域发展、生态建设侃侃而谈。有几句话对我的印象特别深:“通榆最大的优势就是生态优势,尤其是生态农业的资源性优势十分突出,只是如何发挥,需要有创新的路子。”我也就顺口提了一个建议:“电子商务可能是一个方向。”孙洪君接过我的话:“好啊,你帮助我们设计设计,如果通榆的生态优势能够转化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动力,我们不仅能够快速富民强县,还能为大兴安岭南麓集中连片地区的脱贫致富闯出一条新路来。”


当天晚上,杨县长盛情邀请我去他家做客。在路上,他的秘书偷偷告诉我,“县长自己亲自下厨给你炖鱼了,这是他第一次这样招待客人”。由于是“家宴”,气氛特别自然,我一轻松,喝了整整一斤多。喝多了,自然免不了豪言壮语,我也做出了帮助通榆做农村电子商务的第一次承诺:“既然书记与您都这么信任,我一定以合适的方式参与通榆发展,尽快做一个合作方案,大家先讨论起来”。第二天凌晨3点,县里派了车送我回长春赶早班飞机。


其实,到此为止,更多的人与事可能还是停留在“场面”上。但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紧接的一个多月内,孙书记派杨县长三次到杭州拜访我。似乎每次都是出差“经过”,但回过头想想,一定是“精心安排”过的。你想想,诸葛亮都受不了“刘备三顾茅庐”,我本俗人一个,哪里受得了如此真诚的“打动”?在交流过程中,杨县长还了解到,我加入的一个社团组织“七一会”(一个主要以 1971 年出生的优秀人士创建的沟通、互助、合作的跨界组织)正在落实“摄影俱乐部”的年度现场教学,准备到阿尔山去。他主动邀请说,“来向海吧,这是世界A级湿地,美在自然,贵在原始。同时我们拥有多个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可以有很好的交流。还可以与你们七一会的企业家就通榆发展及项目进行洽谈”。当年8月初,七一会的活动顺利成行了。两天的活动,通榆给近三十号七一会的会员们提供了无微不至的关心与支持。2013年8月底,我到北京,七一会总会会长张春华跟我说:“老莫,通榆的事,以后就是我们七一会的事。通榆电商的事需要会内兄弟们支持的,随时告诉我。”短短几个月,通榆人,特别是孙书记、杨县长,不只是感动了我,还感动了我们七一会的一群人。事儿至此,我还能说什么呢?就算不赚钱,也得把通榆人的“感情债”还一还啊!


经过这几个月的交往,通榆的县情我们基本了解,我对利用“互联网”启动通榆项目的思路也惭惭清晰起来:通榆位于北纬45°,是全球公认的世界粮食黄金产业带,尤其是当地的土壤、水的特质,使通榆成为了“杂粮杂豆之乡”、“绿豆之乡”、“美葵之乡”,年产粮食 20 多亿斤。但通榆地处偏僻,交通落后,粮食一直是以原粮方式走传统的收储与批发渠道,缺少品牌,缺少深加工。我与团队商讨后形成几个结论:一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进一步明晰新政府的“农村路线图”,农村题材将是新一届政府的施政重点,通榆位于东北大农业的核心区,应该有戏;二是落实偏僻地区依靠传统模式发展经济走不通,只有借助互联网,才能对接一线城市与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三是需要平台电商的倾力支持,才有可能做起来。


就这样,我们找到淘宝网聚划算的小二。他们当时刚在做一个“汇聚”系列,我记得似乎刚好完成了一个“汇聚新疆”,能否做一个“汇聚黑土地”,或者“汇聚东北”?凭着这三寸舌头,我还是说服了小二,而小二又说服了她的领导。之后,一系列的考察、对接、策划,一个“通榆:淘宝的黑土地”方案呼之欲出。2013年10月14日,在淘宝的“绿色通道”支持下,代表通榆电子商务的“三千禾旗舰店”隆重上线了,通榆迈出了“触网”第一步。


做通榆项目,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还个“人情”——感谢当地县委、政府与领导对我们的一番深情厚谊,也是力所能及地帮助这个偏僻的县域做点事情。谁知,这个“忙”一帮,却是将我深度“套牢”——由于本地电商服务业的滞后,我们要做的,几乎是一个全产业链上所涉及的全部,而我们这个团队,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做过农产品电商,对“三农”甚至一无所知,就包括我这个农村“高干子弟”,对农村的记忆也是停留在遥远的童年时光。为了解决项目运作过程中出现的种种矛盾与问题,我不断往返于杭州与通榆之间。截至2014年年底,我在两地奔波可能不少于60次。为了节省时间,我基本上都是搭乘傍晚的飞机,到达通榆通常都是凌晨两三点钟。长春到通榆只有240公里,但由于没有高速,一级省道一路限速,要开上整整 4 个小时才能抵达。通榆风沙大,尤其是在领受冬天的“寒风刺骨”时,我也困惑过:我这是怎么啦?为何不守着江南的秀丽山水,却跑到这么一个地方?但这个困惑也是一闪而过。只要我到了通榆,方方面面的朋友,包括农民朋友,总是挤出时间陪着我,嘘寒问暖,如亲兄弟般关照着,在情感上把我彻底征服。更重要的是,我也慢慢地喜欢上了通榆。不为别的,在通榆,我开始找到自己的价值——不只是为了企业的发展,而是自己与团队的努力,被更多的人,尤其是当地农民们“需要着”!这,不正是我这些年一直坚守着的“情怀”吗!


回忆通榆的创业征途,让我想起岳飞《满江红》中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岳飞精忠报国,自是悲壮激烈。我只是个“在路上”的创业者,两者境界自有天壤之别。但作为人生的感悟,又有何不同呢?!前路漫漫,任重道远。八万里路云和月,若能修通一条云高速,通榆与世界还会远吗?


莫问剑

上篇 通榆“触网”之路


从通榆到全世界,只有指尖间的距离。


一个人的音量是微弱的,如果集合一群人,发出同一个声音,就可以产生撼动大地的音效。通榆声音代表了东北偏远小县城里的农民群体形象。“出身贫寒,却不甘于贫寒”。通榆将向全国乃至世界传递一种声音:种地也可以成为一项事业,人穷亦可志坚,农民也可以有梦,弱势群体也可以传递改变生活的正能量。

一、政府官员们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了


2013年9月的通榆,还是前互联网时代,“电子商务”对通榆人而言还是个新名词儿。夸张点说,除了书记与县长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我这个“外来和尚”念的是什么经。虽然经历了三番五次的“动员大会”,甚至是领导私底下安排核心干部“开小灶”补课,但是更多的干部还是“不解”和“怀疑”。只是有碍于一把手的权威,大家给予了“口头上的赞同”,但我们面对的却是毫无执行力的空头决心。


1.重口味儿


在公司内部的一次反思会上,曾经有同事批评我说:“和通榆的合作,就是莫总‘酒醉’后无法拒绝的一个错误,是一场没钱又任性的苦旅。”对此,我没有回应。因为在我内心深处,的确觉得这里的书记与县长是为民担当的人,是值得尊重的领导,做通榆,就算是帮朋友也得帮。但从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