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中国名著 > 红楼补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红楼补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红楼补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红楼补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许映明,马雪芬,喻彬编

出版社:羊城晚报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3-02

书籍编号:30454659

ISBN:978755430215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45757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中国名著

全书内容:

红楼补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自清以降,曹氏雪芹红楼问世二百余年。文人骚客,痴男怨女,殚精竭虑,癖好于斯。其间不乏扬名立万者。


许氏映明布衣蔬食之日,治红立说,乐此不辍。数载积稿盈案,先后有红楼探微、红楼随笔两书问世。今又与马氏雪芬女士,联袂成红楼补梦,盖发思古幽情。索遗探微,循人物线索,依理推演。悲欢聚散,巧筑运遇。文笔恣奇,言人所未言,遂成佳构。即使曹公本愿,也未必不暗合私意。


观百余载间,红楼一佚。续者万千,传之后世,颇有高论者,文贵新奇,倘拾牙慧,悖理昧古而妄谓标新,则绝非识文者。许马二君,独开造境,成一家之言,颇令世人刮目。


窃谓治红学者,不知凡几,仁智互见。然终未失风流儒雅,正所谓一梦笔生奇,坊间猜两世。红尘白浪,乐少悲多,各有际遇。倘诸君读红楼补梦而有所获,则不必执着其人其事,读之尽性可也。人但知曹氏红楼,而不知一人一红楼,千千万万,又何必计之。况晴窗遣闲,清茗助兴,不亦乐乎。


许氏数载三著红楼,晨昏暮月,足见其勤于治学。况其秉性笃厚慈忍,淡于名闻利养。而雪芬女士亦博学才女,姿性惠淑,皆于风霜而不堕青云之志。物必有数,因果使然。生之有涯,而知也无涯。浮生如梦,又岂可虚度。有缘于文事,当知上苍之不吾欺耶。是以古贤慎于为文,盖文者道也。


予识见谫陋,鲁门弄斧。然欲不负厚望于吾者,故敢献曝,权作引玉之砖。是为序。


甲午春 藏六斋居士 方斌

红楼补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红楼补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回 高鹗寿终归故里雪芹地府敬恭迎


公元1815年,刚入秋,是夜清风朗月,京都西南角一座不算典雅的四合院,高鹗正在书房整理他生平的文稿。当他那颤抖的手再次翻开《红楼梦》第五回(收尾·飞鸟各投林),“……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时,忽然间,千头万绪,心血上涌,脑际一片重重叠叠的往事,又在眼前闪现。他用遗憾的口气,只叹息一声:“我该回去了!”顷刻,一代文豪魂归故里,享年77岁。此时,另一个亡魂又岀现了。“哈哈,兰墅兄,俺在此足足等你五十二个春秋也,今日终可与你问个明白,了结疑云。”雪芹说。“你是……”高鹗反问。雪芹道:“你帮我续那四十章回书,我既感激你,却又有点怨恨你。”高鹗一听,方知是雪芹为“梦”而来,不觉惊奇万状,只得忙行礼拜见,并面露诚意,候待雪芹发话。雪芹道:“此地荒凉,阴风阵阵,你既来了,还是先到俺那残舍,好好叙一叙,先找三樽老酒暖暖身子罢。”高鹗明知难逃此责,也只好应允。此时,他脑际浮映一幕幕奇异景象,仿佛他是在游幻境指迷十二钗的路上。只一瞬工夫,高鹗即来到雪芹的栖身之处。雪芹的手一摆:“请,兰墅兄!”高鹗举目四望,心想,这处地方,怎么宅不像宅,亭不像亭,堂不像堂,院不像院。雪芹看出高鹗的疑惑,便笑笑道:“兰墅兄,见识见识这阴间三等地府吧。”至此,高鹗才惊觉,原来自己也来到这阴间。正是:


荣华富贵皆成梦,亦幻亦真地府间。


两人三杯入肚,高鹗反客为主,问道:“先生,当初为何抛下‘金文银诗’而仙归?”雪芹本来想先问其续书歪语何以为据,不料被高鹗抢白在先,只是深沉地叹一声道:“兰墅兄,当初十年勤耕细织,已掏空我的身心泪血,况且京西那寮舍已成残垣破壁,再经不起风霜雨雪,严寒相逼。其次,日常酒要馀,粥不饱。穷途潦倒,人非物换。想初日,‘赖天恩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谈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雪芹呷了一口酒,继续说:“唉……兰墅兄,那早日的辉煌灿耀以及钗姬们的身影,无时无刻不入我之胸。虽说是残梦,但无法使它从我胸中抹去,反而时时在眼前叠映纠缠,以致老朽心力逐渐趋竭。再者,拙作面世,谗言险恶。竟有朝中奸人挑拨是非,传至皇上,一时乌云密布。更可耻的是一些文客损友,借稿不还,翻抄私卖获利。试想,我十年心血付之东流不说,还惹来上头追根问底,幸而朝中父辈良友从中斡旋才留残躯,所以才免头断身离。面对垂暮之年,前景如此黯淡,尽早结束了断残躯也未尝是坏事。”雪芹还要继续说下去,只见高鹗插话道:“先生,我终于明白晩蝉的叫声为何是那样悲凉呜咽!”此时刚好外头吹来阵阵寒意,瞬间,阴森森地笼罩着这府内的周围。雪芹道:“兰墅兄刚到此地,一时间还难适应这里阴沉沉的环境,不如先到侧房歇息,明早再叙。”正是:


十年相知未相识,见面一如故友逢。


次日,雪芹带着高鹗,步出府门,来到一处称为“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之所。只见眼前柳丝随风展,春草散幽香。真是百草铺绿,千花盈路!丛中蝶嬉戏,树上莺儿鸣。不远处,清泉潺潺流淌,涓滴不息,楼亭古雅相映别致。高鹗心想,这景致怡人柔美,山水如画,倒三分像大观园的派头。高鹗正要开口问,雪芹指着左边不远处道:“兰墅兄,你看看。”高鹗举目一望,只见前面,朦朦胧胧显现一八角亭,隐隐约约似是十二钗正在舞袖,唱的曲子也娓娓动听。高鹗此时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遂问道:“先生,这里究竟是仙景还是地界?”雪芹见高鹗一问,先微微一笑,反问高鹗:“你说呢?”高鹗刚来此处签到,不敢妄加猜测,只虔诚地看着雪芹。雪芹见高鹗此时有些许茫然,才慢慢道出其悬妙之机,随说道:“兰墅兄,天上人间与阴司地府,只是相隔一墙,来至此的人,只是生平各自择路不同而已。所谓善恶终有报,因果自分明。兰墅兄,你种善根比我多,在仙景游玩一段时间后,很快就会下凡再生去。而我还需等待些时日,只因主判官说我善恶参半。唉……在我下面,住着先朝那西门大官人,至今还在第十七层呢。相比之下,我还算幸运些。”高鹗见曹雪芹这般描述,连忙道:“听先生这么一说,晚生愿自甘在此陪先生,聆听你的哲理宏论,解梦释疑。”雪芹应道:“好,好,好。真难为兰墅兄生前相知,死后不弃!哈哈,敢问这人世间,情义两全的有几多人?”说毕拱手作揖道:“兰墅兄,谢过了。”高鹗见雪芹暂时未提起续书一事,反而话意暖和可亲,遂壮着胆问道:“先生,后人那些红学子弟,有的说你那《石头记》原本有一百一十回之说,只是书稿在借阅时给丢失了,是否有其事?”雪芹先沉默不语,他思索一会,然后才道:“确有此事,只是书稿内容敏感,怕招来九族之诛,吾思虑再三,权衡之后,最终还是把它用来燃火煮粥。兰墅兄,那八十回书稿,都不能养家糊口,何况那区区三十回能有用吗?事总有定数,一切皆然。”高鹗赶紧又问道:“那三十回文稿是终结篇吗?”雪芹应道:“虽有目录,但未有增删校对。只是在第一百回,‘问苍天大地何日锦,借冷月柔光共相怜’……潇湘馆血滴泪流,一片悲哀痛绝的境况难以言状。宝玉在黛玉魂飞魄散之时,曾作赋讨伐……”“讨伐谁?”高鹗问。谁知高鹗这一问,雪芹即时心气激昂慷慨,可是言吐至嘴边又止。歇了一会,雪芹抺去眼下泪花,有气无力地道:“还是不说为妙,免得罪加一等。”高鹗见这阵势,只好说:“先生,我们还是先回府歇息,我去温温酒,给先生暖暖身子吧。”正是:


生前续书存疑虑,待解心结问主人。


高鹗与雪芹在返回府中,一路无语,只是各自心事重重叠叠。当他俩足近门阶时,雪芹才打破沉默不语,说道:“兰墅兄,今天失态让你见笑,只是一提起潇湘馆,我爱恨不得,生死不能。余怒未消,心痛难补。日饭不甘,夜息难寝,谁能晓这孤眠味苦?几盏老酒也难消恨盖悲,漫长白昼磨损我这残存身躯,剩下的如海棠瑟缩萎枯于枝头!今时之境况虽说是孽缘所致,‘悍妇’之为。吾入梦之时,妹妹那孤坟零萧,荒凉草枯。偶尔似悲切切,哭天嚎地,叫冤屈辱。听之肺腑俱裂,心如剑刺!思前之柔情似水,绵绵不尽。当今天地两隔,银河断流!”雪芹边说边拭去两腮泪水。高鹗只是静默着,边听边吸气,似乎感情已被融入。用颤抖微弱的语气说:“先生对林妹妹之痴实是情深意厚所动,以致思念弥漫无法消逝。虽说聚散由天定,但离别如此凄怆则心有不甘。当年承诺化成烟波远飘,湘水东流!早日春事虽残,追之无益,寻之伤心。晚生不才,也无妙方劝先生忘却那痛恨情殇之苦。”遂顺手拿来酒樽,灌满盏,来吧,这杯先敬你。雪芹随手举杯道:“还是兰墅兄体贴入微,今日有你做伴慰藉,以解碎郁之心,来吧!”两人遂一饮而尽。


此两公生前未曾谋面,死后却一见如故。今日酒酣耳热,话柄相投,大叹相见恨晚。酒后无话不谈,时至三更鼓响,才慢慢入睡。次日午间才双双张开眼睛。高鹗问:“先生,此时分是……”雪芹回道:“正午也。”高鹗摇了摇头暗思,自己才意识到此处是地府,难怪不见一缕阳光。雪芹问:“兰墅兄,昨晚歇息习惯否?”“先生,还好。只是初睡之时有些许寒气袭人,入睡之后也就趋然。我几十年来都这么过,孤零零一个人。”雪芹接着又说:“兰墅兄,来这里说话,撰文,切不可用‘真事隐’一类的悬言歪语。心事可隐藏,说话要真言实话。不然的话,会被判去下一层住。”“谢谢先生提醒,晚生谨记于心。”高鹗刚才一听雪芹口中吐岀“甄士隐”三个字,趁此机会向雪芹求证民间传言……“先生,晚生有一件疑问,想向您核实。”(灵敏的高鹗刚才从雪芹口中,得知在此处说话,必须用真言实话。)雪芹反问有何疑问?“《石头记》第一章回出场的‘甄士隐’,是不是先生的隐名?”高鹗说。雪芹听后只是微微一笑,沉默不语。雪芹心想,说吧,拆自己的台,书中涉及甄士隐的事又要独一去解释。不说吧,上面众红学子弟猜疑不断,争论不休,此案始终悬在半空。更甚者,文稿隐藏人物不计其数,全部揭示则要费尽心思,自己的好丑即尽露无遗。事到如今,满腹经纶的雪芹反无主见。此刻,雪芹又在细思,心想,难道“满纸荒唐言”要变成“满纸言不谎”?谁都解其味?高鹗见雪芹陷入困境之状,虔诚地问:“先生有苦衷吗?”“不,不,不。只是在考虑再三,衡量得失。给些许时间,兰墅兄。”


雪芹为解谜之事,几天来,表面看只是沉默寡言,而内心却思潮起伏。忽然间,他想起上边近日红学宫日月君的撰文来,其末句:“梦外咬舌卷唇已没必要,承传瑰宝才是时不可忘!”雪芹细思这两语,消去许多顾虑。便快步走到侧房叫醒正在酣睡的高鹗道:“兰墅兄,快醒醒,快醒醒,念一念日月君短文给你听听。”高鹗问:“那个日月君?”“你先听听,”雪芹念道,“‘红楼问世,瑰宝天下惊奇,争阅探微,书卷手渍重叠。千万眼睛睹出百般风情,说痴道淫各有悟。人鬼神仙聚集,而死鬼说人话,人语难辨,仙音隐其情,神道扶乩假也真!一册红楼,文思宏大隽永,风格奇妙!悲与恨重叠凄凄相映也生辉;曹氏神笔空灵娟逸,寓意深远,细腻传神;词气俊韵可吞山河,书魂则深融于心,情能惊天地泣鬼神,魄更可逐清风飘万里!梦外咬舌卷唇已没必要,承传瑰宝才是时不可忘!’哈哈,日月君文虽短,意味却深长,不足二百字,切题入意,文脉畅通!”“看来此君亦算是有惠意灵心。”高鹗说。“如此看来,世间诸多看官皆希望我不再做‘甄士隐’,时势已移,也到了该一一解谜之时。”


雪芹此语一出,高鹗高兴得犹如孩童。连忙说道:“先生,悬在我心中的纠结终于有解之时。我续那四十章回的故事,这次是非曲直终可黑白分明。该骂的还是要骂,该肯定的还是要认可!”雪芹笑道:“我先给你吃颗定心丸。你续那四十章回的故事,七分文脉切题入旨,二分夸越界线,一分有意歪曲。当然,金无足赤,哪有完人?其次,环境复杂、因循守旧、明哲保身等诸多因素会制约一个人的思想。只要自己良知不灭,没有心术不正,贪功为己,一切皆释然。我当初刚撰写文稿时,就是不晓得瞻前顾后,一些人物、事件,过于直截了当,引来处处非议。故我才不断改弦易辙,把一些核心人物的逸闻、趣事不断更改。但这样浪费我那宝贵的青春;浪费我那宝贵的时光;浪费我那宝贵的纸张墨汁。不然的话,何来‘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之说?现在想之悔也,悲也。兰墅兄,你续书已不易,也算功德无量,总算把一册完整的《红楼梦》保留下来。尽管先生遭受一些红学弟子、文客谩骂,鞭挞。你撰写那几章回有意歪曲的故事,只要吾本人原谅你,他们也就无话可说,无据可追。你在此先好好歇息,养足精神,过几天,我带你去重游旧地,去亲身体会那‘太虚幻境’,去领略那‘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的幻梦。”有《浣渓沙》一词为证:


地界灰灰阴气凉,灵河岸上住神仙,风光无限好休闲!


高鹗寿终归故里,雪芹地府语惊天,红楼逸事笑料添。


又云:


曹公地府候高君,终日思量未了因。


况味其中空抑郁,寒宫相伴细追寻。

第二回 可卿已有怨夫意宝玉艳赋添闲愁


上一回,高鹗听雪芹说,过几天要带他去重游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