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中国名著 > 型世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型世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型世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型世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陆人龙,余宏校

出版社:浙江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1-01

书籍编号:30452059

ISBN:978755400798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50272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中国名著

全书内容:

型世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说明

《型世言》,全称《峥霄馆评定通俗演义型世言》,是明末杭州小说家陆人龙撰写的一部拟话本小说集,约刻于崇祯五年(1632)。原本今藏韩国汉城大学奎章阁。此书自明末清初以来,湮没已久,不为人知。明清文献中未见提及,王古鲁、孙楷第、郑振铎、大冢秀高诸研究家的著作书目中也未见著录。今所知唯一提到《型世言》之名的,是峥霄馆刊本《皇明十六家小品》。书中有征文启事两页,称“见惠瑶章,在杭付花市陆雨侯家中;在金陵付承恩寺中林季芳、汪复初寓”。其拟刻书目中提到:“刊《型世言二集》,征海内异闻。”此《型世言二集》是否最终刊成,尚不可知,但《一集》应当已经完成,它就是现在这部《型世言》。正是由于人们对《型世言》一无所知,导致在研究明代通俗小说尤其是话本小说时,遗留下不少未能解决的问题。因此可以说,《型世言》的发现,填补了古代白话小说史上的一个空白。所以,当1987年台湾东吴大学吴国良教授、法国国家科研中心陈庆浩先生在韩国汉城大学奎章阁发现《型世言》存本时,大有“洛阳纸贵”之势。


《型世言》与“三言”一样,是作者出于一种社会责任感创作而成的,作者旨在以自己的作品来教育读者、匡正世风。型者,模也,榜样之谓也。所谓《型世言》,就是教人应当怎样立身处世的一部书。由于它写得好,故事新奇,描写生动,体制也跟“三言”“二拍”一样,所以大约清初时有人利用残本进行覆刻时将其改名为《三刻拍案惊奇》。可以说,此书从思想内容到写作技巧都可与“三言”“二拍”并驾齐驱。


首先,《型世言》跟“三言”“二拍”一样,继承、发扬了我国话本小说的艺术传统,非常重视作品的故事性和吸引力。其中大部分作品都经过作者精心剪裁和巧妙编织,使故事曲折复杂,情节跌宕起伏,吸引读者非读下去不可。加之作者关心社会人生,注意观察各种人情世态,故能在自己的作品中将其描摹曲至,使人如临其境。语言洗练,笔调轻松,庄中带谐,读来极富情趣。


其次,《型世言》跟“三言”一样,注重作品的教化作用,写了不少忠孝侠烈之事,“以型为世”,为世人树立榜样。作者想通过这些作品的人物故事,特别是通过对这些人物故事的是非褒贬来教育、警戒世人,而其思想武器主要是儒家的忠孝节义、友悌智信等传统伦理道德。当然,这里面虽然也不乏传统美德,但也有不少封建毒素。此外,书中还夹杂一些因果轮回、荒诞迷信的篇章和情节。


但是,《型世言》跟“三言”“二拍”不同的是,它不像“三言”“二拍”那样或广泛搜集“宋元旧种”,或“取古今杂碎事”“演而畅之”,它写的全部是明代人的故事,其材料来源有的是来自明代名人传记资料,有的来自明代野史笔记,有的则直接来自当时的社会见闻,尽管经过作者不同程度的加工或生发,但仍全面、真实地反映了明代的社会历史生活。《型世言》最值得重视的是相当广泛地反映了明代的社会政治生活,真实而生动地描绘出一幅幅明代社会生活画面。最后几篇多写妖异灵怪之事,看似荒诞不经,但大都有寓意在。这种明写妖异灵怪而暗喻现实人生的借题发挥笔法在话本小说中还是比较少见的。


《型世言》十卷四十回,每回演一故事。据《奎章阁图书中国本综合目录·集部·小说类》著录,《型世言》今存十一册,无总序、目录、插图,仅存四十回正文。据陈庆浩先生考证,原书当为十一册,首册为总序、总目和四十页八十幅插图,另十册为正文,每一卷四回订为一册。首册已佚失,仅存正文。每回之前都有署为“翠娱阁主人”所作的“序”(或题“叙”“小叙”“引”“小引”“题词”“题辞”)。陆人龙,字君翼,是陆云龙的弟弟,除此之外,还写过题为“平原孤愤生戏草”“铁崖热肠人偶评”的通俗小说《辽海丹忠录》。


1992年11月台湾出版了《型世言》的影印本。本书即以台湾影印本为底本,影印本少数漫漶不清和缺字则以《三刻拍案惊奇》校补,个别无以校补之处则用□代替,明显笔误径改。总之,尽量保持原作面貌。如有失误或不当之处,希望读者批评指正。

第一回 烈士不背君 贞女不辱父


食人之禄,忠人之事。忠何必杀身,亦何必不杀身?忠何必覆家,亦何必不覆家?唯以凛然不受磨灭之心,可以质天地,可以动鬼神,可以靖君父,可以对家庭。呜乎,已矣!死犹生矣!即今日之笔舌,尤足见当日之须眉。彼景隆之身亦死,家亦覆,不天壤哉!留取丹心照汗青,铁尚书丹心从今当更耿耿耳。


翠娱阁主人撰


不兢叹南风,徒抒捧日功。


坚心诚似铁,浩气欲成虹。


令誉千年在,家园一夕空。


九嶷遗二女,双袖湿啼红。


大凡忠臣难做,只是一个身家念重。一时激烈,也便视死如归;一想到举家戮辱,女哭儿啼,这个光景难当,故毕竟要父子相信。像许副使逵,他在山东乐陵做知县时,流贼刘六、刘七作反,南北直隶、山东、河南、湖广府州县官或死、或逃,只有他出兵破贼,超升佥事,后转江西副使。值宁王谋反,逼胁各官从顺,他抗义不从,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解下腰间金带打去,众寡不敌,为宁王所擒。临死时,也不肯屈膝。此时他父亲在河南,听得说江西宁王作乱,杀了一个都堂,一个副使。他父亲道:“这毕竟是我儿子!”就开丧受吊,人还不肯信他。不期过了几时,凶报到来,果然是他死节。又知他同时死的,是孙都堂燧。他几次上本,说宁王有反谋,都为宁王邀截去了。到了六月十三日,宁王反谋已露。欲待除他,兵马单弱,禁不得他势大;欲待从他,有亏臣节。终夜彷徨,在衙中走了一夜。到五更,大声道:“这断不可从!”此时他已将家眷打发回家,只剩得一个公子、一个老仆在衙内。孙都堂走到他家房里道:“你们好睡!我走了一夜,你知道么?”公子道:“知道。”孙都堂道:“你知道些甚么?”公子道:“为宁王的事。”孙都堂道:“这事当仔么?”公子道:“我已听见你说不从了,你若从时,我们也不顾你,先去。”孙都堂却也将头点了一点。早间进去,毕竟不从,与许副使同死。忠义之名,传于千古。


若像靖难之时,胡学士广与解学士缙同约死国,及到国破君亡,解学士着人来看胡学士光景,只见胡学士在那厢问:“曾喂猪么?”看的人来回覆,解学士笑道:“一个猪舍不得,舍得性命?”两个都不死。后来解学士得罪,身死锦衣卫狱,妻子安置金齿。胡学士有个女儿已许解学士的儿子,因他远戍,便就离亲,逼女改嫁。其女不从,割耳自誓,终久归了解家。这便是有好女无好父。又像李副都士实,平日与宁王交好,到将反时来召他,他便恐负从逆的名,欲寻自尽。他儿女贪图富贵,守他不许,他后边做了个逆党,身受诛戮,累及子孙。这便是有了不肖子孙,就有不好父母。谁似靖难时,臣死忠,子死孝,妻死夫?又有这一班好人,如方文学孝孺,不肯草诏,至断舌受剐,其妻先自缢死。王修撰叔英的妻女,黄侍中观的妻女,都自溺全节。曾凤韶御史夫妻同刎。王良廉使夫妻同焚。胡闰少卿身死极刑,其女发教坊司,二十年毁形垩面,终为处女。真个是有是父,有是子。但中更有铁尚书,挺挺雪中松柏,他有两个女儿,莹莹水里荷花,终动圣主之怜,为一时杰出。


话说这铁尚书名铉,河南邓州人。父亲唤做仲名,母亲胡氏,生这铁铉。他为人玮梧卓荦,慷慨自许,善弓马,习韬略。太祖时,自国子监监生除授左军都督府断事。皇侄孙靖江王守谦,他封国在云南,恣为不法,笞辱官府,擅杀平民,强占人田宅子女,召至京勘问,各官都畏缩不敢问。他却据法诘问,拟行削职。洪武爷见他不苟不枉,断事精明,赐他字教做“鼎石”,后来升作山东参政。他爱惜百姓,礼貌士子;地方有灾伤,即便设处赈济;锄抑强暴,不令他虐害小民。生员有亲丧,毕竟捐奉赒给。时尝督率生儒做文会、讲会。会中看得一个济阳学秀才,姓高名贤宁,青年好学,文字都是锦心绣肠,又带铜肝铁胆,闻他未娶,便捐俸着济阳学教官王省为他寻亲事。不料其年高贤宁父死丁忧,此事遂已。铁参政却又助银与营丧葬。在任年余,军民乐业。恰遇明建文君即位,覃恩封了父母,铁参政制了冠带,率领两个儿子福童、寿安,两个女儿孟瑶、仲瑛,恭父母。只见那铁仲名受了,道:“我受此荣封,也是天恩,但我老朽,不能报国,若你能不负朝廷,我享此封诰也是不愧的。”铁参政道:“敢不如命。”本日家宴不题。


荏苒半年,正值靖难兵起。朝廷差长兴侯耿炳文领兵征讨,着他管理四十万大军粮草。他陆路车马搬运,水路船只装载,催趱召买,民也不嫌劳苦,兵马又不缺乏。后来长兴侯战败,兵粮散失,朝廷又差曹国公李景隆,督兵六十万进征。他又多方措置,支给粮草。又道济南要地,雇请民夫,将济南城池筑得异常坚固,挑得异常深阔。不料李景隆累次战败,在白沟大为永乐爷所破。此时铁参政正随军督粮,也只得南奔。到临邑地方,遇着赞画旧同僚、五军断事高巍,两个相向大哭。时正端午,两个无心赏午,止计议整理兵马,固守济南。正到济南,与守城参将盛庸三人打点城守事务。方完,李景隆早已逃来,靖难兵早已把城围得铁桶相似。铁参政便与盛参将背城大战,预将喷筒裹作人形,缚在马上,战酣之时,点了火药,赶入北兵阵中,又将神机铳、佛狼机随火势施放,大败北兵。永乐爷大恼,在城外筑起高坝,引济水浸灌城中。铁参政却募善游水的人,暗在水中撬坍堤岸,水反灌入北兵营里。永乐爷越恼,即杀了那失事将官,从新筑坝灌城,弄得城中家家有水,户户心慌。那铁参政与盛参将、高断事分地守御,意气不挠。但水浸日久,不免坍颓。铁参政定下一计,教城上插了降旗,分差老弱的人到北营说,力尽情愿投降。却于瓮城内掘下陷坑,城上堆了大石,兵士伏于墙边,高悬闸板,只要引永乐爷进城,放下闸板,前有陷坑矢石,后又有闸板,不死也便活捉了。曹国公道:“奉旨不许杀害,似此恐有伤误。”铁参政道:“阃外之事专之可也。”议定。只见成祖因见累年战争,止得北平一城,今喜济南城降,得了一个要害地方,又得这干文武官吏兵民,不胜欣喜,便轻骑张着羽盖进城受降。刚到城下,早是前驱将士多型世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下陷坑。成祖见了,即策马跑回。城头上铁参政袍袖一举,刀斧齐下,恰似雷响一声,闸板闸下。喜成祖马快,已是回缰,打不着。反是这一惊,马直窜起,没命似直跑过吊桥。城上铁参政叫放箭,桥下伏兵又起,成祖几乎不保,那进得瓮城?这干将士已自都死在坑内了。正是:


不能附翼游天汉,赢得横尸入地中。


成祖大恼,吩咐将士负土填了城河,架云梯攻城。谁知铁参政知道,预备撑竿,云梯将近城时,撑竿在城垛内撑出,使他不得近城;一边火器乱发,把云梯烧毁。兵士跌下,都至死伤。成祖怒极,道:“不破此城,不擒此贼,誓不回军!”北将又置攻车,自远推来城上,所到砖石坍落。铁参政预张布幔当他,车遇布就住,不得破城。北将又差军士顶牛皮,抵上矢石,在下挖城。铁参政又将铁索悬铁炮在上碎之。相持数月,北军乃做大炮,把大石炮藏在内,向着城打来,城多崩陷。铁参政计竭,却写“太祖高皇帝”神牌挂在崩处,北兵见了,无可奈何,只得射书进城招降。其时高贤宁闻济南被围,来城中赴义,也写一篇《周公辅成王论》射出城去。大意道:“不敢以功高而有藐孺子之心,不敢以尊属有轻天子之意。爵禄可捐,寄以居东之身,待感于风雷;兄弟可诛,不怀无将之心,擅兴夫斨斧。诚不贪一时之富贵,灭千古之君臣。”成祖见了却也鉴赏他文词。此时师已老,人心懈弛。铁参政又募死士,乘风雨之夕,多带大炮来北营左侧施放,扰乱他营中。后来北兵习做常事,不来防备,他又纵兵砍入营,杀伤将士。北兵军师姚广孝在军中道:“且回军。”铁参政在城上遥见北军无意攻城,料他必回,忙拣选军士,准备器械粮食,乘他回军,便开门同盛总兵一齐杀出,大败北兵,直追到德州,取了德州城池。朝廷论功,封盛总兵为历城侯,充平燕将军;铁参政升山东左布政使,再转兵部尚书,参赞军务。召还李景隆。


盛总兵与铁尚书自督兵北讨,十二月与北兵会在东昌府地方。盛总兵与铁尚书先杀牛酿酒,大开筵席犒将士,到酒酣痛哭,劝将士戮力报国,无不感动。战时盛总兵与铁尚书分做两翼,屯在城下,以逸待劳。只见燕兵来冲左翼,盛总兵抵死相杀。燕兵不能攻入,复冲中军,被铁尚书指挥两翼,环绕过来。成祖被围数重,铁尚书传令:“拿得燕王有重赏!”众军尽皆奋勇砍杀,北将指挥张玉力护成祖左右突围,身带数十箭,刀枪砍伤数指,身死阵中。真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燕兵退回北平。三月,又在夹河大战。盛总兵督领众将,庄得等戮力杀死了燕将谭渊,军声大振。不料角战之时,自辰至未,胜负未定。忽然风起东北,飞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