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中国名著 > 续小五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续小五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续小五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续小五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清)佚名,余宏校

出版社:浙江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01-01

书籍编号:30452058

ISBN:978755400853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08269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中国名著

全书内容:

续小五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说明

《续小五义》是古典名著《七侠五义》的续书之一,又名《忠烈续小五义传》《三续忠烈侠义传》,是中国传统侠义公案小说的代表作之一,深受读者喜爱,流传较为广泛。


《续小五义》故事情节紧接《小五义》展开,接叙众英雄几经周折,终破铜网阵,叛王赵珏由暗道遁走,逃至宁夏国;众义士奉开封府尹包拯之命搜捕盗窃皇帝冠袍带履的采花贼白菊花晏飞;南阳团城子东方亮与反王赵珏私通,设擂比武,借以收伏绿林中有能为之人,共同谋反,众侠义设伏生擒东方亮,毙其弟东方清,瓦解该团伙;东方亮之妹东方玉仙欲为兄报仇,夜闯开封府,刺包拯未逞,盗相印而去,徐良等奉命至朝天岭寻印;襄阳王赵珏于宁夏国兴兵伐宋,派先锋进攻潼关,徐庆、徐良等率乡民大破反贼;蒋平等走水路探朝天岭;众人夺回相印,火焚朝天岭;晏飞率贼众攻陷陷空岛,钻天鼠卢方在守岛战中身负重伤,群雄闻信后回救陷空岛,终于风雨滩斩杀晏飞,沈仲元不幸罹难;赵珏亲率叛军再攻潼关,引群雄与之决战,众义士大破反贼,生擒赵珏,被解开封府后的赵珏气极身亡;宁夏国见势,递来降表归顺宋廷;天子降旨,所有平叛有功人员,皆各有封赏。


本书最早的版本为清光绪十六年(1890)北京文光楼刊本,另有光绪十八年(1892)泰山堂刊本、善成堂刊本、上海书局石印本、上海广百宋斋石印本等。全书共一百二十四回,不题署名。卷首有伯寅氏、郑鹤龄序。从行文风格上来看,《续小五义》和《小五义》疑似出于同一个作者。全书语言浅近亲切,叙事生动传神,情节曲折多变,人物对白多口语化、大众化,运用了较多的方言土语,使作品更富有生活气息。正如鲁迅所评价的:“绘声状物,甚有评话习气。”


由于本作品很可能未经文人修饰,且版本间差异较大,所以存在的问题亦不在少数。这次整理校点,以北京文光楼刊本为主,同时参照对比其他各本。原书中文字错讹不少,校点中对明显的差错径予纠正,对专有名词前后有出入者试作统一。另如《小五义》中已提及的人物名字,至此本上写法殊异,但却是全书统一的,此类未做处理,如《小五义》中提及的“路素真”,此套上作“路素贞”。书中所用的俗俚语、方言较多,编校整理过程中对部分较难理解者做了粗略注解,方便读者阅览。

三续忠烈侠义传序

天地间惟忠烈侠义最足以感动人心。学士大夫博览诸史,见古人尽一忠烈,赐尊之敬之;见古人行一侠义,则羡之慕之。读正史者概如是,读小说者何独不然!今岁秋间,友人石振之刻有《续忠烈侠义传》,即世所称之《小五义》也。传中所载,人尽忠烈侠义之人,事尽忠烈侠义之事,非若他书之风花雪月,仅足供人消遣者。嗣复欲刊刻三续,商之于余。余曰:“善!凡简编所存,无论正史、小说,其无关于世道人心者,皆当付之一炬;其有关于世道人心者,则多多益善。使忠烈侠义之书一续出,人必争先快睹,多见一忠烈侠义之书,即多生一忠烈侠义之心,虽曰小说,于正史不无小补。”因劝之亟为刊刻,以公诸世云。


光绪十六年岁次庚寅嘉平七日燕南郑鹤龄松巢氏撰

第一回 冲霄楼智化逢凶化吉 王爷府艾虎死而复生

上部《小五义》未破铜网阵,看书之人纷纷议论,辱承到本铺购买下部者,不下数百人。上部自白玉堂、颜按院起首,为是先安放破铜网根基。前部篇首业已叙过,必须将摆阵源流,八八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相生相克,细细叙出,先埋伏下破铜网阵之根,不然铜网焉能破哉!有买上部者,全要贪看破铜网之故,乃是书中一大节目,又是英雄聚会之处,四杰出世之期,何等的热闹,何等的忠烈,当另有一种笔墨。若草草叙过,有何意味?因上部《小五义》原原本本,已将铜网阵详细叙明。今三续开篇,即由破铜网阵单刀直入,不必另生枝叶,以免节目絮繁,且以快阅者之心。近有无耻之徒,街市粘单,胆敢凭空添破铜网、增补全图之说。至问及铜网如何破法,全图如何增添,彼竟茫然不知,是乃惑乱人心之意也。故此,本坊急续刊刻,以快人心。闲言少叙。


眼前得失与存亡,富贵凭天所降;乐枯高下不寻常,何必谆谆较量。


且说黑妖狐智化与小诸葛沈仲元,二人暗地商议,独出己见,要去上王府盗取盟单。背着大众,换了夜行衣靠,智爷百宝囊中多带拨门撬户铜铁的家伙,进王府至冲霄楼。受了金枪将王善、银枪将王保两枪扎在百宝皮囊之上,智爷假说扎破了肚腹、肠子露出,满楼乱滚,诓王善、王保出来,沈仲元同智化结果了两个人性命,二番上悬龛,拉盟单匣子。幸而好百宝囊扎了两个窟窿,预先解下来,放在下面凳子之上,就只背后背着一口刀,爬伏在悬龛之上,晃千里火照明。下面是一个大方匣子,沈仲元说过是兵符印信。上头有一个长方的硬木匣子,两边有个如意金环,伸手揪住两个金环往怀中一带,只听见上面“咔嚓”一声,下来了一口月牙式铡刀。智爷把双眼一闭,也不敢往前蹿,也不敢往后缩,正在腰节骨上“当啷”一声,智爷以为是腰断两截,慢慢的睁眼一看,不觉着疼痛,就是不能动转。列公,这是甚么缘故?皆因他是个月牙式样,若要是铡草的铡刀,那可就把人铡为两段。此刀当中有一个过陇儿,也不至于甚大,又对着智爷的腰细,又对着解了百宝囊,底下没有东西垫着,又有背后背着这一口刀,连皮鞘带刀尖,正把腰节骨护住。两旁边的抄包,尽教铡刀刃子铡破,伤着少许的皮肉,也是鲜血直流。智爷连吓带气助着,不觉疼痛。总而言之,智化命不当绝。可把沈仲元吓了个胆裂魂飞,急晃千里火,只见里边尘土暴起,赶紧纵上佛柜,蹿上悬龛,以为智爷废命,原来未死。智爷说:“沈兄,我教刀压住了。”沈爷说:“可曾伤着筋骨皮肉?”智爷回答:“少许伤着点皮肤,不大要紧。”沈爷道:“这边倒有个铁立柱,我抱着往上一提,你就出来了。”智爷连嚷:“不可!不可!我听白五弟说过,每遇这样消息,里头必还套着消息。”沈爷说:“难道你就这们压着不成?”智爷说:“你先下楼去找宝刀宝剑,或你师兄的宝剑,或欧阳兄的宝刀,拿来我自有道理。”沈爷说:“你在这里压着,我一走,倘若上来外人,你不能动转,岂不是有性命之忧,我如何走得?”智爷说:“我要该死,刚才这两次就没有命了。再说生死是个定数。你不要管我,你取刀剑去为是。”沈爷无奈之何,下了悬龛,只得依着智爷的言语,出了楼外往正南一看,方才见那楼下之人,也有出来的,也有进去的,口中乱喊:“拿人!千万不可走脱了他们。”沈爷不知甚么缘故,不顾细看下面,一直扑奔正西。正要将软梯放下,忽然见西北来了一条黑影,渐渐临近,见那人闯入五行栏杆,细看原来是艾虎。


你道艾虎从何而至?皆因他在西院内解手,暗地里听见智化、沈仲元商量的主意,等着他们换好夜行衣靠,容他们走后,自己背插单刀,也就蹿出了上院衙,施展夜行术,直奔王府而来。来至王府,不敢由正北进去,知道沙老员外他们埋伏在树林之内,若教遇见,岂肯教自己进去。也不敢由东面进去,知道也有巡逻之人。倒是由顺城街马道上城,自西边城墙而下。脚踏实地,一直的奔木板连环,由西北乾为天而入,进的天地否,脚踏卍字式,当中跳黄瓜架,直奔冲霄楼而来。渐渐临近,一看全是朱红斜卍字式栏杆,一层一层,好几个斜马吊角,好几个门,不分东西南北。他焉能知晓,按五行相生相克,全是两根立柱,上有大莲花头,这就算个门户。栏杆全是披麻挂灰朱红的颜色,莲花头儿可是分出五色:青、黄、赤、白、黑。行家若是进来,由白莲花头而入,就是西方庚辛金,再走黑莲花头的门,不管门户冲甚么方向,再找绿莲花头的门,然后是红莲花、黄莲花。白莲花正到里面即是金,金能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如若走错一门,白莲花奔了绿莲花,就是相克。金能克木,走三天也进不来。艾虎如何能晓得相生相克?进了西方庚辛金,走的东方甲乙木,绕的中央戊己土。绕了半天,心中急躁,他也有个主意,用手一扶栏杆,蹭往上一纵,竟自跃在五行栏杆里边去了。恨的他咒骂起来,不知这是甚么地方。随手背后拉刀,把栏杆“咔嚓”乱砍了一回,赌气把刀插入背后,回手掏出飞抓百练索,搭住栏杆,往上就导。导上约有七八尺高,上面有人叫他说:“下面可是艾虎?”他就紧握飞抓百练索,眼看上面栏杆,往上问道:“沈大哥呀?”沈仲元说:“不错。”你道艾虎怎么管着他叫大哥?先前叫大叔,此时是打甘妈妈、兰娘他们论起。沈仲元说:“艾虎,你这孩子怎么来了?”艾虎说:“你们的主意,我早听见了,我见一面分一半,我师傅不要功劳,那功劳算我的。”沈仲元说:“你师傅都叫铡刀铡了。”艾虎说:“你说甚么?”沈仲元说:“你师傅都叫铡刀铡了。”艾虎一声哎哟,一撒手,咕咚一声,躺在地下,四肢直挺,死过去了。沈仲元吓了个胆裂魂飞,赶紧放软梯到二层。放二层的软梯到了平地,把艾虎往起一抽,双腿盘上,朝脊背拍了几掌,又在耳边呼唤,艾虎才悠悠气转。艾虎睁开二目,坐于地上放声大哭。沈仲元说:“师傅又没死,你为甚么如此?”艾虎说:“你不是说我师傅叫铡刀铡了么?”沈仲元说:“原是个月牙铡刀,把他压在底下,不能动转。”艾虎说:“你为甚么不说明白了,叫我哭的死去活来?”沈仲元说:“你没等我说完,你就死过去了。你这孩子,造化不小,不是遇见我,你性命休矣。”艾虎问:“怎么?”沈仲元说:“你拿绒绳挂住栏杆,必然拿胳膊肘撑住,跳身上去,那上头有冲天弩,定射在你胳膊之上。那弩箭全是毒药煨成,遇上一枝,准死无疑。”


艾虎说:“我师傅现在哪里?”沈仲元说:“就在冲霄楼上。你来的甚巧,你师傅打发我取宝刀宝剑,我正怕走后上来王府之人,你师傅有性命之忧。你去找宝刀宝剑,我回去看着你师傅。”艾虎说:“我得先去看看我师傅,然后去取。”沈仲元说:“你先取来,然后再看不迟。”艾虎说:“我总得先看看师傅,然后再去取。”沈仲元无奈,先帮着艾虎爬上软梯,自己也到了上面。卷上软梯,二人又上了三层软梯,把三层的卷起,同到楼门,晃千里火,艾虎先就蹿上去了。隔扇一响,智化连忙问道:“是谁?”艾虎答应:“师傅,是我。”智化哼一声说:“怪不得圣人云:‘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你这孩子,多般任性,连我在冲霄楼上,都受了两次大险。”沈仲元说:“他来的正巧,或者教他看着你,我去取刀剑;或者教我看着你,他去取。”智爷说:“既然这样,教他去取。”艾虎说:“师傅还用取刀剑?我把这铁柱一抱,你老人家就出来了。”智爷说:“胡说,哪能这么容易!快去取来。”艾虎说:“我可是见面分一半,师傅你不要功劳,可算我的。”智爷说:“你把刀剑取来,横竖有你点功劳就是。”艾虎无言,飘身下来。沈仲元当路放下两道软梯,带他出五行栏杆,脚踏卍字式,艾虎就要跑,说:“我师傅要有点舛错,冲着你说!”沈仲元说:“你放心,快去快来。”


艾虎出了南门,走火风鼎,出离为火,至木板连环以外。自己一愕,心里思忖:也不知义父与云中鹤他们现在哪里,王府地面甚大,哪里去找?忽然听见东南方杀声震耳,火光冲天。艾虎直奔前去,绕过前边一片太湖山石,只见搬山探海、千佛投降相似,灯笼火把亮子油松,照如白昼。艾虎就知道是大众在此动手,背后拉刀,杀将进去,叱嚓磕嚓乱砍。王府的兵丁闪开一条道路,艾虎闯了进去。


镇八方王官雷英、金鞭将盛子川、三手将曹德玉、赛玄坛崔平、小灵官周通、张宝、李虎、夏侯雄,迎面之上,是北侠欧阳春、云中鹤、南侠展熊飞、双侠丁兆蕙、钻天鼠卢方、彻地鼠韩彰、穿山鼠徐庆。内中还有一人,说话唔呀唔呀的,手中提一杆没缨的枪,枪缨全叫火烧去了,此人名叫圣手秀士冯渊。这些人均陷在冲霄楼的下面、盆底坑的上头,被上面雷英用火攻烧的无处躲避。四条地沟,有一百弓弩手,早教雷英调将出去,盖上木板,还怕不坚固,又压上石头,派兵丁在上面坐定。里头的人,要想出去,比那登天还难。圣手秀士冯渊带领众位闯了四面,正南、正北、正东、正西都有木板盖着,干自着急,不能出去。卢爷叹道:“五弟呀,五弟,你活着是个聪明人,死后应当是个聪明鬼,我们大家与你报仇雪恨,你怎么不显一点灵?莫不是生有处,死有地,大家应当死在此地!”徐庆骂骂咧咧说:“你有灵有圣,应当下一场大雨才是。”二官人说:“就是下雨,怎能到得了这里!”


云中鹤说:“无量佛!我有了主意。只要大家命不该绝,随我走,就可以闯将出去;若是大家命该如此,这回可不用打算出去。”北侠说:“计将安出?”云中鹤说:“随贫道来。”北侠跟在后面,大家鱼贯而行,扑奔正南。云中鹤在前直走,到了上面压木板之处,云中鹤回头叫道: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