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中国名著 > 镜花缘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镜花缘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镜花缘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镜花缘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清)李汝珍著

出版社:浙江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4-01

书籍编号:30450393

ISBN:978755400821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66998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中国名著

全书内容:

镜花缘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说明


《镜花缘》一百回,作者李汝珍(约1763—约1830),字松石,号松石道人,直隶大兴(今北京市大兴)人,长期寓居海州,拜名儒凌廷堪为师,曾任河南县丞。他学识渊博,尤精音韵学;因鄙薄时文,一生与功名无缘,晚年生活寂寥。除本书外,尚著有《李氏音鉴》《受子谱》等。


李汝珍三十五岁时开始创作《镜花缘》,至嘉庆二十年(1815)完稿,历时近二十年。《镜花缘》可分为前后两大部分。前五十回写女皇武则天于寒冬饮酒赏雪,醉中诏令百花齐放,当时总司群芳的百花仙子不在洞府,众花神不敢抗旨,只得开放。结果百花仙子同九十九位花神被贬入凡尘。百花仙子降生为秀才唐敖之女小山。唐敖仕途不利,心灰意冷,遂抛别妻女,随妻兄林之洋历游海外各国,见识了许多奇山异景、奇风异俗、奇人异事。后入小蓬莱,得道成仙。小山去海外寻父,遍历艰险。后在小蓬莱得到父亲信札,并看到泣红亭碑上刻有一百名花神降生人间的名姓、事迹,乃遵父命改名闺臣,回国应考。后五十回叙写武则天大开女试,由诸花神托生的一百名才女均被录取,她们欢聚一堂,饮酒赋诗,论学说艺,弹琴游戏,各显其能。后唐闺臣再入小蓬莱成仙。时徐敬业、骆宾王等人的后代起兵讨伐武则天,武则天被迫退位,中宗复位。武则天下诏明年重开女试。


《镜花缘》在思想性、艺术性上,均颇有特色。一是同情妇女,张扬女权,其中寄托了作者哀悼女子不幸、感叹人生空幻的思想意绪。二是揶揄世态,寄寓理想,对诸多社会陋习进行了讽刺和批判。三是炫耀才学,反映时尚。为了表现自己的学识,往往“论学说艺,数典谈经,连篇累牍而不能自已”(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四是想象新奇,笔调诙谐。但有些描写较为浮泛,人物形象单薄,缺乏个性。总之,《镜花缘》是一部广泛借鉴和采纳前人有关作品而创作的杂家小说。


此次整理以1888年上海点石斋《绘图镜花缘》为底本,参校其他版本校正了一些文字。对于原书中的俗字、借字、小说常用字,如分付(吩咐)、驼(驮)、轮(抡)、秤(称)等等,则不作改动。因是普及本,一律不出校记。不当之处,敬请读者指正。

第一回 女魁星北斗垂景象 老王母西池赐芳筵


昔曹大家《女诫》云:“女有四行:一曰妇德,二曰妇言,三曰妇容,四曰妇功。”此四者,女人之大节,而不可无者也。今开卷为何以班昭《女诫》作引?盖此书所载,虽闺阁琐事,儿女闲情,然如大家所谓四行者历历有人;不惟金玉其质,亦且冰雪为心。非素日恪遵《女诫》,敬守良箴,何能至此?岂可因事涉杳渺,人有妍媸,一并使之泯灭?故于灯宵月夕,长夏余冬,濡毫戏墨,汇为一编。其贤者彰之,不肖者鄙之;女有为女,妇有为妇;常有为常,变有为变。所叙虽近琐细,而曲终之奏,要归于正,淫词秽语,概所不录。其中奇奇幻幻,悉由群芳被谪以发其端。试观首卷,便知梗概。


且说天下名山,除王母所住昆仑之外,海岛中有三座名山:一名蓬莱,二名方丈,三名瀛洲,都是道路窎远,其高异常。当日《史记》曾言这三座山都是神仙聚集之处。后来《拾遗记》同《博物志》极言其中珍宝之盛,景致之佳。最可爱的,四时有不谢之花,八节有长青之草。他如仙果瑞木、嘉谷祥禾之类,更难枚举。


内中单讲蓬莱山有个薄命岩,岩上有个红颜洞,洞内有位仙姑,总司天下名花,乃群芳之主,名百花仙子,在此修行多年。这日正值三月初三日王母圣诞,正要前去祝寿,有素日相契的百草仙子来约同赴蟠桃胜会。百花仙子即命女童捧了百花酿,又约了百果、百谷二仙,共四位仙姑,各驾云头,向西方昆仑而来。行至中途,见四面祥云缭绕,紫雾缤纷,原来都是各洞神仙也去赴会。忽见北斗宫中现出万丈红光,耀人眼目,内有一位星君,跳舞而出,装束打扮虽似魁星,而花容月貌,却是一位美女,左手执笔,右手执斗,四面红光围护,驾着彩云,也向昆仑去了。


百谷仙子道:“这位星君如此模样,想来必是魁星夫人。原来魁星竟有浑家,却也罕见。”百花仙子道:“魁星既为神仙,岂无匹偶?且神道变幻不测,亦难详其底细。或者此时下界别有垂兆,故此星以变相出现,亦未可知。”百果仙子笑道:“据小仙看来,今日是西王母圣诞,所以魁星特命娘子祝寿;将来到了东王公圣诞,才是魁星亲自拜寿。但这夫人四面红光护体,紫雾盘旋,不知是何垂兆?”百花仙子道:“小仙向闻魁星专司下界人文。近来每见斗宫红光四射,华彩腾霄;今以变相出现,又复紫气毫光彻于天地,如此景象,下界人文定卜其盛。奈我辈道行浅薄,不知其兆应在何时何处?”


百草仙子道:“小仙闻海外小蓬莱有一玉碑,上具人文,近日常发光芒,与魁星遥遥相映,大约兆应玉碑之内。”百花仙子道:“玉碑所载是何人文,我们可能一见?”百草仙子道:“此碑内寓仙机,现有仙吏把守,须俟数百年后,得遇有缘,方得出现。此时机缘尚早,我们何能骤见?”百花仙子道:“不知小仙与这玉碑可能有缘?可惜我们虽成正果,究系女身,将来即使得睹玉碑人文之盛,其中所载设或俱是儒生,无一闺秀,我辈岂不减色?”百草仙子道:“现在魁星既现女像,其为坤兆无疑。况闻玉碑所放文光,每交午后,或逢双日,尤其焕彩,较平时迥不相同。以阴阳而论,午后属阴,双亦属阴;文光主才,纯阴主女。据这景象,岂但一二闺秀,只怕尽是巾帼奇才哩!”百花仙子道:“仙姑所见固是。小仙看来,即使所载竟是巾帼,设或无缘,不能一见,岂非镜花水月,终虚所望么?”百草仙子道:“这派景象我们今日既得预睹,岂是无缘?大约日后总有一位姐姐恭逢其盛。此时渺渺茫茫,谈也无用,我们且去赴会,何必只管猜这哑谜。”


只见魁星后面又来了四位仙长,形容相貌与众不同:第一位,绿面獠牙,绿发盖顶,头戴束发金箍,身披葱绿道袍;第二位,红面獠牙,红发盖顶,头戴束发金箍,身披朱红道袍;第三位,黑面獠牙,黑发盖顶,头戴束发金箍,身披玄色道袍;第四位,黄面獠牙,黄发盖顶,头戴束发金箍,身披杏黄道袍。各人都捧奇珍异宝,也向昆仑进发。百花仙子道:“这四位仙长向日虽在蟠桃会中见过,不知却住那座名山,是何洞主?”百果仙子道:“那位嘴上无须,脖儿长长,脸儿黑黑,行动迂缓,倒像一个假道学。仔细看去,宛似龟形,莫非乌龟大仙么?”百草仙子道:“仙姑休得取笑。这四位仙长,乃麟、凤、龟、龙四灵之主:那穿绿袍的,总司天下毛族,乃百兽之主,名百兽大仙;那穿红袍的,总司天下禽族,乃百鸟之主,名百鸟大仙;那穿黑袍的,总司天下介族,乃百介之主,名百介大仙;那穿黄袍的,总司天下鳞族,乃百鳞之主,名百鳞大仙。今日各携宝物,大约也因祝寿而来。”说话间,四灵大仙过去。


只见福、禄、寿、财、喜五位星君,同着木公、老君、彭祖、张仙、月老、刘海蟾、和合二仙,也远远而来。后面还有红孩儿、金童儿、青女儿、玉女儿,都脚驾风火轮,并各洞许多仙翁、仙姑,前前后后到了昆仑。四位仙姑也都跟着,齐上瑶池行礼,各献祝寿之物。侍从一一收了,留众仙筵宴。王母坐在中间,旁有玄女、织女、麻姑、嫦娥及众女仙左右相陪,其余各仙俱列瑶台两旁,遥遥侍坐。王母各赐仙桃一枚,众仙拜谢,按次归座。说不尽天庖盛馔,王府仙醪;又闻仙乐和鸣,云停风静。


不多时,歌舞已罢。嫦娥向众仙道:“今日金母圣诞,难得天气清和,各洞仙长、诸位星君莫不齐来祝寿,今年之会可谓极盛!适才众仙女歌舞虽然绝妙,但每逢桃筵,都曾见过。小仙偶然想起,素闻鸾凤能歌,百兽能舞,既有如此妙事,何不趁此良辰,请百鸟、百兽二位大仙分付手下众仙童,来此歌舞一番?诸位大仙以为何如?”众仙刚要答言,那百鸟、百兽二仙都躬身道:“蒙仙姑分付,小仙自当应命。但歌难悦耳,舞难娱目,兼恐众童儿卤莽性成,倘或失仪,王母见罪,小仙如何禁当得起?”王母笑道:“偶尔游戏,这有何妨?”百鸟仙同百兽仙听了,随即分付侍从传命。登时只见许多仙童围着丹凤、青鸾两个童儿,脚踏祥云,到了瑶池,拜过王母,见了百鸟大仙,领了法旨,将身一转,变出丹凤、青鸾两个本相:一个是彩毫炫耀,一个是翠翼鲜明。那些随来的童儿也都变出各色禽鸟。随后麒麟童儿带着许多仙童也如飞而至,一个个参拜王母,见了百兽大仙,领了法旨,都变出本相,无非虎、豹、犀、象、獐、狍、麋、鹿之类。那边是众鸟围着鸾凤,歌喉宛转,这边是麒麟带着众兽,舞态盘旋,在琼阶玉砌之间各献所长,连那瑶草琪花也分外披拂有致。王母此时不觉大悦,随命侍从把百花酿各赐众仙一杯。


嫦娥举杯向百花仙子道:“仙姑既将仙酿祝寿,此时鸾凤和鸣,百兽率舞,仙姑何不趁此也发个号令,使百花一齐开放,同来称祝,既可助他歌舞声容,又可添些酒兴,岂不更觉有趣?”众仙听了,齐声说妙,都催百花仙子即刻施行,以成千秋未有一场胜会。百花仙子连忙说道:“小仙所司各花,开放各有一定时序,非比歌舞,随时皆可发令。月姊今出此言,这是苦难我了!况上帝于花,号令极严,稽查最密。凡下月应开之花,于上月先呈图册,其应否增减须瓣、改换颜色之处,俱候钦裁。上命披香玉女细心详察,务使巧夺人工,别开生面。所以同一梅花,有绿萼、朱砂之异;同一莲花,有重台、并蒂之奇。牡丹、芍药,佳号极繁;秋菊、春兰,芳名更夥。一枝一朵,悉遵定数而开;或后或先,俱待临期而放。又命催花使者往来保护,以期含苞吐萼之时,如式呈妍。果无舛错,注明金箓云签,来岁即移雕栏之内,绣闼之前,令得净土栽培,清泉灌溉,邀诗人之题品,供上客之流连。花日增荣,以为奖励。设有违误,纠察灵官奏请分别示罚。其最重的,徙植津亭驿馆,不特任人攀折,兼使沾泥和土,见蹂于马足车轮。其次重的,蜂争蝶闹,旋见凋残;雨打霜摧,登时零落。其最轻的,亦谪置深山穷谷,青眼稀逢,红颜谁顾;听其萎谢,一任沉埋。有此种种考察,是以小仙奉令惟谨,不敢参差,亦不敢延缓。今要开百花于片刻,聚四季于一时,月姊此言真是戏论了。”嫦娥听这一片话,甚觉有理,再难勉强;当不起风姨与月府素日亲密,与花氏向来不和,便说出一段话来。未知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发正言花仙顺时令 定罚约月姊助风狂


话说风姨闻百花仙子之言,在旁便说道:“据仙姑说得其难其慎,断不可逆天而行。但梅乃一岁之魁,临春而放,莫不皆然,何独岭上有十月先开之异?仙姑所谓号令极严、不敢参差者安在?世间道术之士以花为戏,布种发苗,开花顷刻,仙姑所谓稽查最密、临期而放者又安在?他如园叟花佣将牡丹、碧桃之类浇肥炙炭,岁朝时候亦复芬芳逞艳,名曰唐花,此又何人发号播令?总之,事权在手,任我施为。今月姊既有所恳,无须推托。待老身再助几阵和风,成此胜会。况在金母筵前,即玉帝闻知亦未便加罪。设有过失,老身情愿与你分任,何如?”


百花仙子见风姨伶牙俐齿,以话相难,不觉吃惊,含笑道:“姨姨请听小仙告白:那岭上梅开,乃地有南北暖寒之异,小春偶放,得气稍先,好事者即见于吟咏,岂为定论?至花开顷刻,乃道人幻术,过眼即空。若唐花不过矫揉造作,更何足道。此事非可任我施为。即如姨姨职司风纪,四季不同,岂能于阳和之候,肆肃杀之威;解愠之时,发刁萧之令?再如月轮晦明圆缺,晷刻难差,月姊能使皓魄常圆,夜夜对此青天碧海么?今既承尊命,小仙即命桃花仙子、杏花仙子各执上等本花,来此歌舞一番,何如?”嫦娥听了,不觉冷笑道:“桃、杏二花,此时遍地皆是,何劳费心!小仙所以相恳者,并非希冀娱目,意在趁此嘉辰,博金母尽日之欢,庶不虚此胜会。不意仙姑意存爱惜,恐劳手下诸位仙子,我又何必勉强。但仙姑不过举口之劳,偏执意作难,一味花言巧语,这样拿腔作势,未免太过分了!”


百花仙子见话不是头,不觉发话道:“群花齐放固虽甚易,第小仙向来承乏其事,系奉上帝之命;若无帝旨,即使下界人王有令,也不敢应命,何况其余!且小仙素本胆小,甚少作为,既不能求不死之灵丹,又不能造广寒之胜境,种种懦弱,概不如人。道行如此之浅,岂敢妄为?此事只好得罪,有违尊命了。”嫦娥见他话中明明讥刺窃药一事,不觉又羞又气,因冷笑道:“你不肯开花也罢了,为何语中却带讥讽?”织女劝道:“二位向以楸枰朝夕过从,何等情厚。今忽如此,岂不有伤和气?况事涉游戏,何必纷争。”玄女道:“二位角口,王母虽然宽宏,不肯出言责备,但以瑶池清静之地,视同儿戏,任意喧哗,未免有失敬上之道。倘值日诸神奏闻上帝,他年桃会,恐不能再屈二位大驾了。”


嫦娥道:“适才百花仙姑说惟有上帝敕旨,才能群花齐放;纵让下界帝王有令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