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中国名著 > 世说新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世说新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世说新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世说新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南朝宋)刘义庆著

出版社:浙江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25

书籍编号:30450391

ISBN:978755400665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6040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中国名著

全书内容:

世说新语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说明


《世说新语》是我国魏晋南北朝时期“志人小说”的代表作,为言谈、轶事的笔记体短篇小说,由南朝宋刘义庆(403—444)编撰。他是宋武帝刘裕的侄子,被封为临川王。


《世说新语》反映了魏晋时期文人的思想言行,上层社会的生活面貌,被鲁迅先生称为“一部名士底教科书”。该书记载颇为丰富真实,有助于读者了解当时士人所处的时代状况及政治社会环境,更让后人明确地看到了所谓“魏晋清谈”的风貌。后来唐人编纂《晋书》,许多材料就直接引自《世说新语》。


《世说新语》的文学价值也很高。其文字一般都是很质朴的散文,有时用的都是口语,而意味隽永,表达传神,在晋宋人文章中也颇具特色,历来深受喜爱。《世说新语》在艺术上有较高的成就,鲁迅先生曾把它的艺术特色概括为“记言则玄远冷隽,记行则高简瑰奇”(《中国小说史略》)。


《世说新语》涉及各类人物共一千五百多个,魏晋两朝主要的人物,无论帝王、将相,或者隐士、僧侣,都包括在内。它对人物的描写有的重在形貌,有的重在才学,有的重在心理,但集中到一点,就是重在表现人物的特点,通过独特的言谈举止写出了独特人物的独特性格,使之气韵生动、活灵活现、跃然纸上。


《世说新语》问世之后,历代多有注本,其中尤属南朝梁刘孝标的注本影响最大。


刘孝标(462—521),名峻,字孝标,南朝梁学者兼文学家。他的文章擅美当时,其代表作《广绝交论》和《辨命论》,在骈文当中属于上乘之作,对后世影响很大。他最为人称道的成就是为《世说新语》所作的注。


刘孝标《世说新语》注和裴松之《三国志》注、郦道元《水经》注、李善《文选》注历来为世并重,有“四大名注”之称。刘孝标《世说新语》注的主要特点,一是语言的典赡,二是纠正了刘义庆原文的谬误,三是注文引用的材料广泛丰富,具有珍贵的史料价值。在《世说新语》原文的基础上,刘孝标补充了大量新的史料,它们对原文起了非常重要的补充作用,使得《世说新语》在内容上更加丰富,人物形象也更加生动。宋高似孙《纬略》第九卷中说:“宋临川王义庆采撷汉晋以来佳事佳话,为《世说新语》,极为精绝,而犹未为奇也。梁刘孝标注此书,引援详确,有不言之妙。”


《世说新语》传本甚多,现代的整理、笺注、译注本也不少。此次整理,将《世说新语》原文排为正文,将刘孝标的注文排为小字夹注,使读者能充分领略《世说新语》及《世说新语注》的语言魅力和历史价值。在整理工作中,以清光绪年间王先谦思贤讲舍校订本为底本,参校了明代嘉靖年间袁氏嘉趣堂刻本和清徐乾学传是楼所藏宋淳熙刻本,为免繁琐,改动之处,未出校记。同时,文字的标点和字词的取舍,还重点参考了中华书局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在尽量满足读者阅读古典名著原典的指导思想下,我们推出的这个名篇和名注结合的《世说新语》,希望能得到读者的喜爱。如有不足之处,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世说新语卷一


德行第一


1


陈仲举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汝南先贤传》曰:“陈蕃字仲举,汝南平舆人。有室,荒芜不扫除,曰:‘大丈夫当为国家扫天下。’值汉桓之末,阉竖用事,外戚豪横。及拜太傅,与大将军窦武谋诛宦官,反为所害。”为豫章太守,《海内先贤传》曰:“蕃为尚书,以忠正忤贵戚,不得在台,迁豫章太守。”至,便问徐孺子所在,欲先看之。谢承《后汉书》曰:“徐稚字孺子,豫章南昌人。清妙高跱,超世绝俗。前后为诸公所辟,虽不就,及其死,万里赴吊。常豫炙鸡一只,以绵渍酒中,暴干,以裹鸡,径到所赴冢隧外,以水渍绵,斗米饭,白茅为藉,以鸡置前。酹酒毕,留谒即去,不见丧主。”主簿白:“群情欲府君先入廨。”陈曰:“武王式商容之闾,席不暇暖。许叔重曰:“商容,殷之贤人,老子师也。”车上跽曰式。吾之礼贤,有何不可!”袁宏《汉纪》曰:“蕃在豫章,为稚独设一榻,去则悬之,见礼如此。”


2


周子居常云:“吾时月不见黄叔度,则鄙吝之心已复生矣。”子居别见。《典略》曰:“黄宪字叔度,汝南慎阳人。时论者咸云‘颜子复生’。而族出孤鄙,父为牛医。颍川荀季和执宪手曰:‘足下吾师范也。’后见袁奉高曰:‘卿国有颜子,宁知之乎?’奉高曰:‘卿见吾叔度邪?’戴良少所服下,见宪则自降薄,怅然若有所失。母问:‘汝何不乐乎?复从牛医儿所来邪?’良曰:“瞻之在前,忽焉在后,所谓良之师也。’”


3


郭林宗至汝南,造袁奉高,《续汉书》曰:“郭泰字林宗,太原介休人。泰少孤,年二十,行学至成皋屈伯彦精庐。乏食,衣不盖形,而处约味道,不改其乐。李元礼一见称之曰:‘吾见士多矣,无如林宗者也。’及卒,蔡伯喈为作碑,曰:‘吾为人作铭,未尝不有惭容,唯为郭有道碑颂无愧耳。’初,以有道君子征。泰曰:‘吾观乾象人事,天之所废,不可支也。’遂辞以疾。”《汝南先贤传》曰:“袁宏字奉高,慎阳人。友黄叔度于童齿,荐陈仲举于家巷。辟太尉掾,卒。”车不停轨,鸾不辍轭。诣黄叔度,乃弥日信宿。人问其故,林宗曰:“叔度汪汪如万顷之陂,澄之不清,扰之不浊,其器深广,难测量也。”《泰别传》曰:“薛恭祖问之,泰曰:‘奉高之器,譬诸泛滥,虽清易挹也。’”


4


李元礼风格秀整,高自标持,欲以天下名教是非为己任。薛莹《后汉书》曰:“李膺字元礼,颍川襄城人。抗志清妙,有文武俊才。迁司隶校尉,为党事自杀。”后进之士,有升其堂者,皆以为登龙门。《三秦记》曰:“龙门,一名河津,去长安九百里。水悬绝,龟鱼之属莫能上,上则化为龙矣。”


5


李元礼尝叹荀淑、钟皓《先贤行状》曰:“荀淑字季和,颍川颍阴人也。所拔韦褐刍牧之中,执案刀笔之吏,皆为英彦。举方正,补朗陵侯相,所在流化。钟皓字季明,颍川长社人。父、祖至德著名。皓高风承世,除林虑长,不之官。人位不足,天爵有余。”曰:“荀君清识难尚,钟君至德可师。”《海内先贤传》曰:“颍川先辈,为海内所师者:定陵陈稚叔、颍阴荀淑、长社钟皓。少府李膺宗此三君,常言:‘荀君清识难尚,陈钟至德可师。’”


6


陈太丘诣荀朗陵,贫俭无仆役。陈寔字仲弓,颍川许昌人。为闻喜令、太丘长,风化宣流。乃使元方将车,《先贤行状》曰:“陈纪字元方,寔长子也。至德绝俗,与寔高名并著,而弟谌又配之。每宰府辟召,羔雁成群,世号‘三君’,百城皆图画。”季方持杖后从。长文尚小,载箸车中。既至,荀使叔慈应门,慈明行酒,余六龙下食。张璠《汉纪》曰:“淑有八子:俭、鲲、靖、焘、汪、爽、肃、敷。淑居西豪里,县令苑康曰:‘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遂署其里为高阳里。时人号曰八龙。”文若亦小,坐箸膝前。于时太史奏:“真人东行。”檀道鸾《续晋阳秋》曰:“陈仲弓从诸子侄造荀父子,于时德星聚,太史奏:‘五百里贤人聚。’”


7


客有问陈季方:《海内先贤传》曰:“陈谌字季方,寔少子也。才识博达。司空掾公车征,不就。”“足下家君太丘,有何功德,而荷天下重名?”季方曰:“吾家君譬如桂树生泰山之阿,上有万仞之高,下有不测之深;上为甘露所沾,下为渊泉所润。当斯之时,桂树焉知泰山之高,渊泉之深,不知有功德与无也!”


8


陈元方子长文有英才,《魏书》曰:“陈群字长文,祖寔,尝谓宗人曰:‘此儿必兴吾宗。’及长,有识度。其所善,皆父党。”与季方子孝先,《陈氏谱》曰:“谌子忠,字孝先。州辟不就。”各论其父功德,争之不能决,咨于太丘。太丘曰:“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一作“元方难为弟,季方难为兄”。


9


荀巨伯远看友人疾,《荀氏家传》曰:“巨伯,汉桓帝时人也。亦出颍川,未详其始末。”值胡贼攻郡,友人语巨伯曰:“吾今死矣,子可去!”巨伯曰:“远来相视,子令吾去;败义以求生,岂荀巨伯所行邪?”贼既至,谓巨伯曰:“大军至,一郡尽空,汝何男子,而敢独止?”巨伯曰:“友人有疾,不忍委之,宁以我身代友人命。”贼相谓曰:“我辈无义之人,而入有义之国!”遂班军而还,一郡并获全。


10


华歆遇子弟甚整,虽闲室之内,严若朝典。《魏志》曰:“歆字子鱼,平原高唐人。”《魏略》曰:“灵帝时与北海邴原、管宁俱游学相善,时号三人为一龙。谓歆为龙头,原为龙腹,宁为龙尾。”陈元方兄弟恣柔爱之道,而二门之里,两不失雍熙之轨焉。


11


管宁、华歆共园中锄菜,《傅子》曰:“宁字幼安,北海朱虚人,齐相管仲之后也。”见地有片金,管挥锄,与瓦石不异,华捉而掷去之。又尝同席读书,有乘轩冕过门者,宁读如故,歆废书出看。宁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魏略》曰:“宁少恬静,常笑邴原、华子鱼有仕宦意。及歆为司徒,上书让宁。宁闻之笑曰:‘子鱼本欲作老吏,故荣之耳。’”


12


王朗每以识度推华歆。《魏书》曰:“朗字景兴,东海郯人,魏司徒。”歆蜡日,《礼记》曰:“天子大蜡八,伊耆氏始为蜡。蜡,索也。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五经要义》曰:“三代名腊:夏曰嘉平,殷曰清祀,周曰大蜡,总谓之腊。”晋博士张亮议曰:“蜡者,合聚百物索飨之,岁终休老息民也。腊者,祭宗庙五祀。传曰:‘腊,接也。祭则新故交接也。’秦、汉以来,腊之明日为祝岁,古之遗语也。”尝集子侄燕饮,王亦学之。有人向张华说此事,张曰:“王之学华,皆是形骸之外,去之所以更远。”王隐《晋书》曰:“张华字茂先,范阳人也。累迁司空,而为赵王伦所害。”


13


华歆、王朗俱乘船避难,有一人欲依附,歆辄难之。朗曰:“幸尚宽,何为不可?”后贼追至,王欲舍所携人。歆曰:“本所以疑,正为此耳。既已纳其自托,宁可以急相弃邪?”遂携拯如初。世以此定华、王之优劣。华峤《谱叙》曰:“歆为下邽令,汉室方乱,乃与同志士郑太等六七人避世。自武关出,道遇一丈夫独行,愿得与俱。皆哀许之。歆独曰:‘不可。今在危险中,祸福患害,义犹一也。今无故受之,不知其义,若有进退,可中弃乎?’众不忍,卒与俱行。此丈夫中道堕井,皆欲弃之。歆乃曰:‘已与俱矣,弃之不义。’卒共还,出之而后别。”


14


王祥事后母朱夫人甚谨,《晋诸公赞》曰:“祥字休征,琅邪临沂人。”《祥世家》曰:“祥父融,娶高平薛氏,生祥。继室以庐江朱氏,生览。”《晋阳秋》曰:“后母数谮祥,屡以非理使祥,弟览辄与祥俱。又虐使祥妇,览妻亦趋而共之。母患,方盛寒冰冻,母欲生鱼,祥解衣将剖冰求之,会有处冰小解,鱼出。”萧广济《孝子传》曰:“祥后母忽欲黄雀炙,祥念难卒致。须臾,有数十黄雀飞入其幕。母之所须,必自奔走,无不得焉。其诚至如此。”家有一李树,结子殊好,母恒使守之。时风雨忽至,祥抱树而泣。萧广济《孝子传》曰:“祥后母庭中有李,始结子,使祥昼视鸟雀,夜则趍鼠。一夜,风雨大至,祥抱泣至晓,母见之恻然。”祥尝在别床眠,母自往暗斫之。值祥私起,空斫得被。既还,知母憾之不已,因跪前请死。母于是感悟,爱之如己子。虞预《晋书》曰:“祥以后母故,陵迟不仕。年向六十,刺史吕虔檄为别驾,时人歌之曰:‘海沂之康,寔赖王祥;邦国不空,别驾之功!’累迁太保。”


15


晋文王称阮嗣宗至慎,每与之言,言皆玄远,未尝臧否人物。《魏书》曰:“文王讳昭,字子上,宣帝第二子也。”《魏氏春秋》曰:“阮籍字嗣宗,陈留尉氏人,阮瑀子也。宏达不羁,不拘礼俗。兖州刺史王昶请与相见,终日不得与言。昶愧叹之,自以不能测也。口不论事,自然高迈。”李康《家诫》曰:“昔尝侍坐于先帝,时有三长史俱见,临辞出,上曰:‘为官长当清、当慎、当勤,修此三者,何患不治乎?’并受诏。上顾谓吾等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或对曰‘清固为本’。复问吾,吾对曰:‘清慎之道,相须而成,必不得已,慎乃为大。’上曰:‘卿言得之矣,可举近世能慎者谁乎?’吾乃举故太尉荀景倩、尚书董仲达、仆射王公仲。上曰:‘此诸人者,温恭朝夕,执事有恪,亦各其慎也。然天下之至慎者,其唯阮嗣宗乎!每与之言,言及玄远,而未尝评论时事,臧否人物,可谓至慎乎!’”


16


王戎云:“与嵇康居二十年,未尝见其喜愠之色。”《康集叙》曰:“康字叔夜,谯国铚人。”王隐《晋书》曰:“嵇本姓溪,其先避怨徙上虞,移谯国铚县。以出自会稽,取国一支,音同本奚焉。”虞预《晋书》曰:“铚有嵇山,家于其侧,因氏焉。”《康别传》曰:“康性含垢藏瑕,爱恶不争于怀,喜怒不寄于颜。所知王浚冲在襄城,面数百,未尝见其疾声朱颜。此亦方中之美范、人伦之胜业也。”《文章叙录》曰:“康以魏长乐亭主婿迁郎中,拜中散大夫。”


17


王戎、和峤同时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