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中国名著 > 三国演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三国演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三国演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三国演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明)罗贯中著

出版社:浙江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9-01

书籍编号:30450367

ISBN:978755400661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608130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中国名著

全书内容:

三国演义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说明


《三国演义》采用清毛纶、毛宗岗父子的评改本为底本,主要校以明嘉靖刊本《三国志通俗演义》。另外,清代以来流行的毛本的各种翻版多曾参看,人民文学出版社本《三国演义》的整理成果多曾吸收。书中的人名、地名及职官名等,据中华书局点校本《三国志》及谭其骧主编之《中国历史地图集》作了校订。


本书在校勘上,对通行本《三国演义》之谬多所纠正。如第十七回,袁术大起七军攻吕布,陈珪、陈登父子被擒见布时:“布曰:‘汝若有计破敌,免汝死罪。’陈登曰:‘将军若用老夫之言,徐州可保无虞。’”(人民文学出版社八三年重印本,下引同)案陈登为陈珪之子,老父在侧,而为子者于人前自称“老夫”,殊为无礼。《绣像三国志演义》(商务印书馆一九三三年据毛本排印本,下同)则以“老夫”之语属之陈珪,虽于理无违,而与后文陈登献计遗书之事脱榫。今据广陵味潜斋藏本,改“老夫”为“愚夫”。又如第六十四回:“杨阜告马超曰:阜妻死于临洮,乞告两个月假,归葬其妻便回。”细味其语气,“阜妻”云者,系杨阜面语马超之言,然“其”字于文理不合。味潜斋本“其”作“某”,从之,并以杨阜语加引号。又如第六十八回,曹操五路人马杀奔江边来:“时董袭、徐盛二将,在楼船上见五路军马来到,诸军各有惧色。”是“见”者为董、徐,而“惧”者为诸军,语意不明。《绣像三国志演义》于“诸军”前有“顾”字,从之。盖董、徐二将并无所惧,但诸军有惧色而已,故徐盛接着发话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何惧哉!”又如第九十回:“蛮兵发一声喊,将张嶷执缚去了。马忠听得张嶷被执,急出救时,早被蛮兵捆住。”前云张嶷已被执缚,则后云被捆住者当为马忠;而马忠其时“望见祝融夫人挺标勒马而立”,尚“忿怒向前去战”,并未被捆住:是“捆”字无所着落。味潜斋本“捆”作“困”,意谓马忠出救张嶷时受困。今据改。又如第九十六回,孔明伐魏兵败,上表自贬,而语费祎曰:“今欲减兵省将,明罚思过,转变通之道于将来。”“转”字义似未安。案,嘉靖刊本作:“计较变通之道于将来。”“计较”者,较量也。味潜斋藏本作:“较变通之道于将来。”“较”者,角也,亦较量之义。《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汉晋春秋》,作“校变通之道于将来”,“校”亦较也。明于变通之道,此正孔明所以自许者。今从味潜斋本。又如第一百一回,魏兵乘夜围卤城,城上矢石如雨,魏兵不敢前进:“忽然魏军中信炮连声,三军大惊,又不知何处兵来。”魏军中何来信炮?殊不得其解。《绣像三国志演义》则作:“忽然闻信炮连声,魏军大惊,又不知何处兵来。”盖围城之魏军夜间闻四野蜀军信炮连声,故尔大惊。今据改。诸如此类,兹略举数例,以见一斑。


书中人名,通行各本误者亦复不少,今一依中华书局点校本《三国志》校改。如“泠苞”、“张隽义”(张郃字),即据以改为“冷苞”、“张儁义”;“鄞祥”即据《三国志·明帝纪》裴注改为“靳详”,等等。


本书的标点,在力求精确的同时,尽量避免过于现代化。此外,对书中某些语意含混之处的标点,颇费了一番斟酌。如第三十七回,徐庶之母骂庶曰:“辱子飘荡江湖数年,吾以为汝学业有进……”徐母以“汝”呼其子;“辱子”者,玷辱父母之子也,乃徐母詈子之语。故宜点作:“辱子!飘荡江湖数年……”又如第五十二回,赵范对赵云述其嫂改嫁的条件:“范笑曰……嫂曰:‘若得三件事兼全之人,我方嫁之:第一要文武双全,名闻天下……第三要与家兄同姓。’”“家兄”云者,当是赵范转述之语,不当在其嫂语中。此类问题,所在多有,篇幅所限,难以尽述。谬误之处在所难免,敬祈读者指正。


词曰: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第一回 宴桃园豪杰三结义 斩黄巾英雄首立功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推其致乱之由,始于桓、灵二帝。桓帝禁锢善类,崇信宦官。及桓帝崩,灵帝即位,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共相辅佐。时有宦官曹节等弄权,窦武、陈蕃谋诛之,机事不密,反为所害:中涓自此愈横。


建宁二年四月望日,帝御温德殿。方升座,殿角狂风骤起,只见一条大青蛇从梁上飞将下来,蟠于椅上。帝惊倒,左右急救入宫,百官俱奔避。须臾,蛇不见了。忽然大雷大雨,加以冰雹,落到半夜方止,坏却房屋无数。建宁四年二月,洛阳地震;又海水泛溢,沿海居民尽被大浪卷入海中。光和元年,雌鸡化雄。六月朔,黑气十余丈,飞入温德殿中。秋七月,有虹见于玉堂,五原山岸尽皆崩裂。种种不祥,非止一端。帝下诏问群臣以灾异之由。议郎蔡邕上疏,以为霓堕鸡化,乃妇寺干政之所致,言颇切直。帝览奏叹息,因起更衣。曹节在后窃视,悉宣告左右,遂以他事陷邕于罪,放归田里。后张让、赵忠、封谞、段珪、曹节、侯览、蹇硕、程旷、夏恽、郭胜十人朋比为奸,号为“十常侍”。帝尊信张让,呼为阿父。朝政日非,以致天下人心思乱,盗贼蜂起。


时钜鹿郡有兄弟三人,一名张角,一名张宝,一名张梁。那张角本是个不第秀才,因入山采药,遇一老人,碧眼童颜,手执藜杖,唤角至一洞中,以天书三卷授之,曰:“此名《太平要术》,汝得之,当代天宣化,普救世人。若萌异心,必获恶报。”角拜问姓名,老人曰:“吾乃南华老仙也。”言讫,化阵清风而去。角得此书,晓夜攻习,能呼风唤雨,号为“太平道人”。


中平元年正月内,疫气流行,张角散施符水,为人治病,自称“大贤良师”。角有徒弟五百余人,云游四方,皆能书符念咒。次后徒众日多,角乃立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帅,称为将军;讹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又云“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令人各以白土书“甲子”二字于家中大门上。青、幽、徐、冀、荆、扬、兖、豫八州之人,家家侍奉大贤良师张角名字。角遣其党马元义暗赍金帛,结交中涓封谞以为内应。角与二弟商议曰:“至难得者民心也。今民心已顺,若不乘势取天下,诚为可惜。”遂一面私造黄旗,约期举事;一面使弟子唐周驰书报封谞。唐周乃径赴省中告变。帝召大将军何进调兵擒马元义,斩之,次收封谞等一干人下狱。张角闻知事露,星夜举兵,自称“天公将军”,张宝称“地公将军”,张梁称“人公将军”。角言于众曰:“今汉运将终,大圣人出。汝等皆宜顺天从正,以乐太平。”四方百姓裹黄巾从张角反者,四五十万。贼势浩大,官军望风而靡。何进奏帝火速降诏,令各处备御,讨贼立功;一面遣中郎将卢植、皇甫嵩、朱儁各引精兵,分三路讨之。


且说张角一军,前犯幽州界分。幽州太守刘焉,乃江夏竟陵人氏,汉鲁恭王之后也;当时闻得贼兵将至,召校尉邹靖计议。靖曰:“贼兵众,我兵寡,明公宜作速招军应敌。”刘焉然其说,随即出榜招募义兵。榜文行到涿县,引出涿县中一个英雄。那人不甚好读书,性宽和,寡言语,喜怒不形于色,素有大志,专好结交天下豪杰;生得身长八尺,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汉景帝阁下玄孙:姓刘,名备,字玄德。昔刘胜之子刘贞,汉武时封涿鹿亭侯,后坐酎金失侯,因此遗这一枝在涿县。玄德祖刘雄,父刘弘。弘曾举孝廉,亦尝作吏,早丧。玄德幼孤,事母至孝,家贫,贩屦织席为业,家住本县楼桑村。其家之东南有一大桑树,高五丈余,遥望之童童如车盖。相者云:“此家必出贵人。”玄德幼时,与乡中小儿戏于树下,曰:“我为天子,当乘此车盖。”叔父刘元起奇其言,曰:“此儿非常人也!”因见玄德家贫,常资给之。年十五岁,母使游学,尝师事郑玄、卢植,与公孙瓒等为友。及刘焉发榜招军时,玄德年已二十八岁矣。


当日见了榜文,慨然长叹。随后一人厉声言曰:“大丈夫不与国家出力,何故长叹?”玄德回视其人,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玄德见他形貌异常,问其姓名,其人曰:“某姓张,名飞,字翼德。世居涿郡,颇有庄田,卖酒屠猪,专好结交天下豪杰。恰才见公看榜而叹,故此相问。”玄德曰:“我本汉室宗亲,姓刘,名备。今闻黄巾倡乱,有志欲破贼安民;恨力不能,故长叹耳。”飞曰:“吾颇有资财,当召募乡勇,与公同举大事,如何?”玄德甚喜,遂与同入村店中饮酒。


正饮间,见一大汉推着一辆车子,到店门首歇了,入店坐下,便唤酒保:“快斟酒来吃,我待赶入城去投军。”玄德看其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玄德就邀他同坐。叩其姓名,其人曰:“吾姓关,名羽,字寿长,后改云长,河东解良人也。因本处势豪倚势凌人,被吾杀了,逃难江湖五六年矣。今闻此处招军破贼,特来应募。”玄德遂以己志告之,云长大喜。同到张飞庄上,共议大事。飞曰:“我庄后有一桃园,花开正盛。明日当于园中祭告天地,我三人结为兄弟,协力同心,然后可图大事。”玄德、云长齐声应曰:“如此甚好。”


次日,于桃园中备下乌牛白马祭礼等项,三人焚香再拜,而说誓曰:“念刘备、关羽、张飞,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誓毕,拜玄德为兄,关羽次之,张飞为弟。祭罢天地,复宰牛设酒。聚乡中勇士,得三百余人,就桃园痛饮一醉。来日收拾军器,但无马匹可乘。正思虑间,人报有两个客人引一伙伴当,赶一群马,投庄上来。玄德曰:“此天佑我也!”三人出庄迎接。原来二客乃中山大商,一名张世平,一名苏双,每年往北贩马,近因寇发而回。玄德请二人到庄,置酒款待,诉说欲讨贼安民之意。二客大喜,愿将良马五十匹相送,又赠金银五百两、镔铁一千斤以资器用。玄德谢别二客,便命良匠打造双股剑;云长造青龙偃月刀,又名冷艳锯,重八十二斤;张飞造丈八点钢矛。各置全身铠甲。共聚乡勇五百余人,来见邹靖。


邹靖引见太守刘焉,三人参见毕,各通姓名。玄德说起宗派,刘焉大喜,遂认玄德为侄。不数日,人报黄巾贼将程远志统兵五万,来犯涿郡。刘焉令邹靖引玄德等三人,统兵五百前去破敌。玄德等欣然领军前进,直至大兴山下,与贼相见。贼众皆披发,以黄巾抹额。当下两军相对,玄德出马,左有云长,右有翼德,扬鞭大骂:“反国逆贼,何不早降!”程远志大怒,遣副将邓茂出战。张飞挺丈八蛇矛直出,手起处,刺中邓茂心窝,翻身落马。程远志见折了邓茂,拍马舞刀,直取张飞。云长舞动大刀,纵马飞迎。程远志见了,早吃一惊,措手不及,被云长刀起处,挥为两段。后人有诗赞二人曰:


英雄露颖在今朝,一试矛兮一试刀。


初出便将威力展,三分好把姓名标。


众贼见程远志被斩,皆倒戈而走。玄德挥军追赶,投降者不计其数,大胜而回。刘焉亲自迎接,赏劳军士。


次日,接得青州太守龚景牒文,言:“黄巾贼围城将陷,乞赐救援。”刘焉与玄德商议,玄德曰:“备愿往救之。”刘焉命邹靖将兵五千,同玄德、关、张投青州来。贼众见救军至,分兵混战。玄德兵寡不胜,退三十里下寨。玄德谓关、张曰:“贼众我寡,必出奇兵方可取胜。”乃分关公引一千军伏山左,张飞引一千军伏山右,鸣金为号,齐出接应。次日,玄德与邹靖引军鼓噪而进,贼众迎战,玄德引军便退。贼众乘势追赶,方过山岭,玄德军中一齐鸣金,左右两军齐出,玄德麾军回身复杀,三路夹攻,贼众大溃,直赶至青州城下。太守龚景亦率民兵出城助战。贼势大败,剿戮极多,遂解青州之围。后人有诗赞玄德曰:


运筹决算有神功,二虎还须逊一龙。


初出便能垂伟绩,自应分鼎在孤穷。


龚景犒军毕,邹靖欲回。玄德曰:“近闻中郎将卢植与贼首张角战于广宗,备昔曾师事卢植,欲往助之。”于是邹靖引军自回,玄德与关、张引本部五百人投广宗来。至卢植军中,入帐施礼,具道来意。卢植大喜,留在帐前听调。


时张角贼众十五万,植兵五万,相拒于广宗,未见胜负。植谓玄德曰:“我今围贼在此,贼弟张梁、张宝,在颍川与皇甫嵩、朱儁对垒。汝可引本部人马,我更助汝一千官军,前去颍川打探消息,约期剿捕。”玄德领命,引军星夜投颍川来。时皇甫嵩、朱儁领军拒贼,贼战不利,退入长社,依草结营。嵩与儁计曰:“贼依草结营,当用火攻之。”遂令军士每人束草一把,暗地埋伏。其夜大风忽起。二更以后,一齐纵火,嵩与儁各引兵攻击贼寨,火焰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