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中国名著 > 喻世明言(古典文库)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喻世明言(古典文库)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喻世明言(古典文库)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喻世明言(古典文库)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明)冯梦龙著

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25

书籍编号:30450364

ISBN:978755400668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79917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中国名著

全书内容:

喻世明言(古典文库)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出版说明


《喻世明言》为明末冯梦龙编撰的一部话本、拟话本小说集,与他编的另两部小说集《醒世恒言》《警世通言》合称为“三言”。冯梦龙,字犹龙,别署龙子犹,又号墨憨斋主人,江苏吴县人,生于明万历二年(1574),卒于南明隆武二年即清顺治三年(1646)。冯梦龙年轻时屡试不第,仕进无门,跟当时的许多读书人一样,出入青楼歌场,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直到五十七岁时才考取贡生,历仕丹徒训导、福建寿宁知县等,六十五岁时离任回苏州。李自成起义和清兵的入关、南下,对他的思想冲击很大,他为抗清复明奔走于江、浙、闽等地,最后抑郁而死,终年七十三岁。


冯梦龙一生著述甚富。在传统文化方面,著有《麟经指月》《四书指月》《春秋衡库》等;在史志方面,著有《甲申纪事》《中兴实录》《中兴伟略》等;在戏曲方面,编有《墨憨斋定本传奇》,其中《双雄记》《万事足》为他本人创作,其他大都为他改编写定;在民歌方面,编有《挂枝儿》《山歌》《折梅笺》等;在笔记小说方面,编有《古今谭概》《情史》《智囊》《笑府》等;在通俗小说方面,将罗贯中的二十回本《平妖传》增补为四十回,还在《列国志》的基础上撰成《新列国志》。而在其所有作品中,最能代表他成就的,当首推他搜集、改写和编撰的“三言”。“三言”中的《喻世明言》约刻于明天启元年(1621)前后,《警世通言》刻于天启四年(1624),《醒世恒言》刻于天启七年(1627),三书刊刻都在他入仕之前。


《喻世明言》收小说四十篇,题材涉及爱情、婚姻、家庭、友情及灵怪、神仙、妖术等等,广泛描写了宋、元、明时代的社会生活,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人民群众,特别是市民群众的思想感情、生活愿望和审美情趣。其中的一些名篇如《蒋兴哥重会珍珠衫》《滕大尹鬼断家私》《金玉奴棒打薄情郎》《沈小霞相会出师表》等,无论从思想内容还是从艺术技巧来看,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成为中国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代表作。但由于历史的局限,不少作品也带有这样那样的缺陷,比较普遍的是对封建道德、封建迷信及宿命论的宣扬,还有少数作品中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色情渲染,这是需要今天的读者加以鉴别和批判的。


本书点校,以天许斋刻本《古今小说》为底本,校以衍庆堂本、尊经阁本。书中的俗体字、假借字和话本小说通用字一般不作改动,以尽量保持原书面貌。对于本书整理出版中的不妥和失误,诚望专家和读者给予指正。

第一卷 蒋兴哥重会珍珠衫


仕至千钟非贵,年过七十常稀。浮名身后有谁知?万事空花游戏。休逞少年狂荡,莫贪花酒便宜。脱离烦恼是和非,随分安闲得意。


这首词名为《西江月》,是劝人安分守己,随缘作乐,莫为酒色财气四字损却精神,亏了行止。求快活时非快活,得便宜处失便宜。说起那四字中,总到不得那色字利害。眼是情媒,心为欲种。起手时牵肠挂肚,过后去丧魄销魂。假如墙花路柳,偶然适兴,无损于事;若是生心设计,败俗伤风,只图自己一时欢乐,却不顾他人的百年恩义。假如你有娇妻爱妾,别人调戏上了,你心下如何?古人有四句道得好:


人心或可昧,天道不差移。我不淫人妇,人不淫我妻。


看官,则今日听我说《珍珠衫》这套词话,可见果报不爽,好教少年子弟做个榜样。话中单表一人,姓蒋名德,小字兴哥,乃湖广襄阳府枣阳县人氏。父亲叫做蒋世泽,从小走熟广东做客买卖。因为丧了妻房罗氏,止遗下这兴哥,年方九岁,别无男女。这蒋世泽割舍不下,又绝不得广东的衣食道路,千思百计,无可奈何,只得带那九岁的孩子同行作伴,就教他学些乖巧,这孩子虽则年小,生得:


眉清目秀,齿白唇红。行步端庄,言辞敏捷。聪明赛过读书家,伶俐不输长大汉。人人唤做粉孩儿,个个羡他无价宝。


蒋世泽怕人妒忌,一路上不说是嫡亲儿子,只说是内侄罗小官人。原来罗家也是走广东的,蒋家只走得一代,罗家到走过三代了,那边客店牙行,都与罗家世代相识,如自己亲眷一般。这蒋世泽做客,起头也还是丈人罗公领他走起的,因罗家近来屡次遭了屈官司,家道消乏,好几年不曾走动。这些客店牙行见了蒋世泽,那一遍不动问罗家消息,好生牵挂!今番见蒋世泽带个孩子到来,问知是罗家小官人,且是生得十分清秀,应对聪明,想着他祖父三辈交情,如今又是第四辈了,那一个不欢喜。


闲话休题。却说蒋兴哥跟随父亲做客,走了几遍,学得伶俐乖巧,生意行中,百般都会,父亲也喜不自胜。何期到一十七岁上,父亲一病身亡。且喜刚在家中,还不做客途之鬼。兴哥哭了一场,免不得揩干泪眼,整理大事。殡殓之外,做些功德超度,自不必说。七七四十九日内,内外宗亲,都来吊孝。本县有个王公,正是兴哥的新岳丈,也来上门祭奠,少不得蒋门亲戚陪侍叙话。中间说起兴哥少年老成,这般大事亏他独力支持。因话随话间,就有人撺掇道:“王老亲翁,如今令爱也长成了,何不乘凶完配,教他夫妇作伴,也好过日。”王公未肯应承,当日相别去了。众亲戚等安葬事毕,又去撺掇兴哥。兴哥初时也不肯,却被撺掇了几番,自想孤身无伴,只得应允。央原媒人往王家去说,王公只是推辞,说道:“我家也要备些薄薄妆奁,一时如何来得!况且孝未期年,于礼有碍。便要成亲,且待小祥之后再议。”媒人回话,兴哥见他说得正理,也不相强。


光阴如箭,不觉周年已到。兴哥祭过了父亲灵位,换去粗麻衣服,再央媒人王家去说,方才依允。不隔几日,六礼完备,娶了新妇进门。有《西江月》为证:


孝幕翻成红幕,色衣换去麻衣。画楼结彩烛光辉,合卺花筵齐备。


那羡妆奁富盛,难求丽色娇妻。今宵云雨足欢娱,来日人称恭喜。


说这新妇是王公最幼之女,小名唤做三大儿,因他是七月七日生的,又唤做三巧儿。王公先前嫁过的两个女儿,都是出色标致的,枣阳县中人人称羡,造出四句口号,道是:


天下妇人多,王家美色寡。有人娶着他,胜似为驸马。


常言道:“做买卖不着只一时,讨老婆不着是一世。”若干官宦大户人家单拣门户相当,或是贪他嫁资丰厚,不分皂白,定了亲事。后来娶下一房奇丑的媳妇,十亲九眷面前,出来相见,做公婆的好没意思。又且丈夫心下不喜,未免私房走野。偏是丑妇极会管老公。若是一般见识的,便要反目;若使顾惜体面,让他一两遍,他就做大起来,有此数般不妙。所以蒋世泽闻知王公惯生得好女儿,从小便送过财礼,定下他幼女与儿子为婚。今日娶过门来,果然娇姿艳质,说起来,比他两个姐儿加倍标致。正是:


吴宫西子不如,楚国南威难赛。若比水月观音,一样烧香礼拜。


蒋兴哥人才本自齐整,又娶得这房美色的浑家,分明是一对玉人,良工琢就,男欢女爱,比别个夫妻更胜十分。三朝之后,依先换了些浅色衣服,只推制中不与外事,专在楼上与浑家成双捉对,朝暮取乐。真个行坐不离,梦魂作伴。自古苦日难熬,欢时易过,暑往寒来,早已孝服完满,起灵除孝,不在话下。


兴哥一日间想起父亲存日广东生理,如今担阁三年有余了。那边还放下许多客帐,不曾取得,夜间与浑家商议,欲要去走一遭。浑家初时也答应道“该去”,后来说到许多路程,恩爱夫妻,何忍分离?不觉两泪交流。兴哥也自割舍不得,两下凄惨一场,又丢开了。如此已非一次。


光阴荏苒,不觉又捱过了二年。那时兴哥决意要行,瞒过了浑家,在外面暗暗收拾行李。拣了个上吉的日期,五日前方对浑家说知,道:“常言:‘坐吃山空。’我夫妻两口,也要成家立业,终不然抛了这行衣食道路?如今这二月天气,不寒不暖,不上路更待何时?”浑家料是留他不住了,只得问道:“丈夫此去,几时可回?”兴哥道:“我这番出外,甚不得已,好歹一年便回,宁可第二遍多去几时罢了。”浑家指着楼前一棵椿树道:“明年此树发芽,便盼着官人回也。”说罢,泪下如雨。兴哥把衣袖替他揩拭,不觉自己眼泪也挂下来。两下里怨离惜别,分外恩情,一言难尽。


到第五日,夫妇两个啼啼哭哭,说了一夜的说话,索性不睡了。五更时分,兴哥便起身收拾,将祖遗下的珍珠细软,都交付与浑家收管,自己只带得本钱银两、帐目底本及随身衣服、铺陈之类,又有预备下送礼的人事,都装叠得停当。原有两房家人,只带一个后生些的去;留一个老成的在家,听浑家使唤,买办日用。两个婆娘专管厨下。又有两个丫头,一个叫晴云,一个叫暖雪,专在楼中伏侍,不许远离。分付停当了,对浑家说道:“娘子耐心度日。地方轻薄子弟不少,你又生得美貌,莫在门前窥瞰,招风揽火。”浑家道:“官人放心,早去早回。”两下掩泪而别。正是:世上万般哀苦事,无非死别与生离。


兴哥上路,心中只想着浑家,整日的不偢不睬。不一日,到了广东地方,下了客店。这伙旧时相识都来会面,兴哥送了些人事,排家的治酒接风,一连半月二十日不得空闲。兴哥在家时,原是淘虚了的身子,一路受些劳碌,到此未免饮食不节,得了个疟疾,一夏不好,秋间转成水痢。每日请医切脉,服药调治,直延到秋尽,方得安痊。把买卖都担阁了,眼见得一年回去不成。正是:只为蝇头微利,抛却鸳被良缘。兴哥虽然想家,到得日久,索性把念头放慢了。


不题兴哥做客之事。且说这里浑家王三巧儿,自从那日丈夫分付了,果然数月之内,目不窥户,足不下楼。光阴似箭,不觉残年将尽,家家户户,闹轰轰的暖火盆,放爆竹,吃合家欢耍子。三巧儿触景伤情,思想丈夫,这一夜好生凄楚!正合古人的四句诗,道是:


腊尽愁难尽,春归人未归。朝来嗔寂寞,不肯试新衣。


明日正月初一日,是个岁朝。晴云、暖雪两个丫头,一力劝主母在前楼去看看街坊景象。原来蒋家住宅前后通连的两带楼房,第一带临着大街,第二带方做卧室,三巧儿闲常只在第二带中坐卧。这一日被丫头们撺掇不过,只得从边厢里走过前楼,分付推开窗子,把帘儿放下,三口儿在帘内观看。这日街坊上好不闹杂,三巧儿道:“多少东行西走的人,偏没个卖卦先生在内。若有时,唤他来卜问官人消息也好。”晴云道:“今日是岁朝,人人要闲耍的,那个出来卖卦?”暖雪叫道:“娘限在我两个身上,五日内包唤一个来占卦便了。”


到初四日早饭过后,暖雪下楼小解,忽听得街上当当的敲,响响的,这件东西唤做“报君知”,是瞎子卖卦的行头。暖雪等不及解完,慌忙检了裤腰,跑出门外,叫住了瞎先生,拨转脚头一口气跑上楼来,报知主母。三巧儿分付:唤在楼下坐启内坐着。讨他课钱,通陈过了,走下楼梯,听他剖断。那瞎先生占成一卦,问是何用。那时厨下两个婆娘,听得热闹,也都跑将来了,替主母传语道:“这卦是问行人的。”瞎先生道:“可是妻问夫么?”婆娘道:“正是。”先生道:“青龙治世,财爻发动;若是妻问夫,行人在半途,金帛千箱有,风波一点无。青龙属木,木旺于春,立春前后,已动身了。月尽月初,必然回家,更兼十分财采。”三巧儿叫买办的把三分银子打发他去,欢天喜地,上楼去了。真所谓望梅止渴、画饼充饥。


大凡人不做指望,到也不在心上,一做指望,便痴心妄想,时刻难过。三巧儿只为信了卖卦先生之语,一心只想丈夫回来,从此时常走向前楼,在帘内东张西望。直到二月初旬,椿树抽芽,不见些儿动静。三巧儿思想丈夫临行之约,愈加心慌,一日几遍,向处探望。也是合当有事,遇着这个俊俏后生。正是: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


这个俊俏后生是谁?原来不是本地,是徽州新安县人氏,姓陈名商,小名叫做大喜哥,后来改口呼为大郎。年方二十四岁,且是生得一表人物,虽胜不得宋玉、潘安,也不在两人之下。这大郎也是父母双亡,凑了二三千金本钱,来走襄阳贩籴些米豆之类,每年常走一遍。他下处自在城外,偶然这日进城来,要到大市街汪朝奉典铺中问个家信。那典铺正在蒋家对门,因此经过。你道怎生打扮?头上带一顶苏样的百柱骔帽,身上穿一件鱼肚白的湖纱道袍,又恰好与蒋兴哥平昔穿着相像。三巧儿远远瞧见,只道是他丈夫回了,揭开帘子,定睛而看;陈大郎抬头,望见楼上一个年少的美妇人,目不转睛的,只道心上欢喜了他,也对着楼上丢个眼色,谁知两个都错认了。三巧儿见不是丈夫,羞得两颊通红,忙忙把窗儿拽转,跑在后楼,靠着床沿上坐地,兀自心头突突的跳一个不住。谁知陈大郎的一片精魂,早被妇人眼光儿摄上去了。回到下处,心心念念的放他不下,肚里想道:“家中妻子虽是有些颜色,怎比得妇人一半?欲待通个情款,争奈无门可入。若得谋他一宿,就消花这些本钱,也不枉为人在世。”叹了几口气,忽然想起大市街东巷有个卖珠子的薛婆,曾与他做过交易,这婆子能言快语,况且日逐串街走巷,那一家不认得?须是与他商议,定有道理。


这一夜番来覆去,勉强过了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