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诺贝尔文学奖经典,海明威长篇代表作;1948年定本全译,无删节;附甄选海明威影像档案,二十周年再版作者序。果麦文化出品

作者:(美)厄尼斯特·海明威,楼武挺译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2-01

书籍编号:30447636

ISBN:9787201141183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62580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作者序


写作本书的过程中,我先后到访了法国巴黎、佛罗里达州的基韦斯特、阿肯色州的皮戈特、密苏里州的堪萨斯城、怀俄明州的谢里登。初稿在怀俄明州的比格霍恩附近完成。本书从1928年年初寒冷的冬月开始创作,同年九月才完成初稿。1928年秋季和冬季在基韦斯特重写。1929年春,全书在巴黎完成最后一次重写。


创作初稿期间,我的第二个儿子帕特里克在堪萨斯通过剖腹产手术降生。文稿修订期间,我父亲在伊利诺伊州橡树园镇自杀。写完本书时,我还不到三十岁——本书正式出版那天,股市崩盘——我总认为,父亲或许一直都在等待这一刻。但那时候,他也可能是等不及了。我很爱我父亲,所以不想评判此事。


我记得那年发生的所有事,我们住过的所有地方、拥有过的所有美好时光和糟糕时刻。但活在书中,创造书中每日之事的经历,我记得更加鲜明生动。在书里创造出乡村、人物和发生的一系列事,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每一天,我都会从开头读到前一天搁笔之处;每一天,我都会在状态正佳和十分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时停笔。


事实上,本书虽为悲剧作品,却并未给我带来丝毫不快。因为,我相信生活就是一场悲剧,也知道它只有一个结局。不过,发现自己能每天坚持创作某样东西,某样足够真实、能让人乐于阅读的东西,让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除此之外,其他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我虽然已经出版过一部小说,但开始创作本书之前,我对写小说还一无所知。我写得非常快,每天都写到筋疲力尽。因此,初稿相当糟糕。我用六周完成初稿,之后几乎完全重写了一遍。不过,重写的过程让我收获良多。


我的出版人查尔斯·斯克里布纳对赛马的事见识颇丰,同他对于出版业务以及与书相关的事的熟悉程度相当。但令人意外的是,他竟请求我就插画和出版插图本的事,写几句话。我的回答相当简单:要让一个没有像作者一样亲历过书中人事、到过书中各处的人来作画,除非他技艺无比高超,否则定会让作家失望。


如果要写一本发生在巴哈马群岛的书,我希望由温斯洛·荷马来画插图。但他只画在巴哈马的所见所闻,还没画过书籍插图。无论是好是坏,我若是居伊·德·莫泊桑,都会希望本书插图能采用几幅土鲁斯·劳特累克的画和几幅雷诺阿中期的室外风景画。不用画诺曼的风景,因为任何画家都无法画出那里的美景。


你也可以假设自己是别的作家,想想若是成为他们,希望由谁来创作插画。但那些作家和画家都已去世。去年,马克斯·珀金斯和另一个人也死了。对今年来说,这是件好事。因为今年无论谁离世,情况都不会比去年更糟,也不会比1944或1945年初冬和春天更糟。那年头不少人去世了。


这一年始在爱达荷州太阳谷展开——喝着别人付账的香槟,看着大家玩游戏——专注地从拉直的绳子或木棍下爬过去,努力不让自己的大肚皮、鼻子、奥地利式夹克上的带子或身上其他“突出特征”碰到绳子或木棍。我坐在角落里,一边跟英格丽·褒曼小姐喝着主人的香槟,一边聊天。我对她说:孩子,这将是我们见过的最糟糕的一年。(此处省略了诸多形容词)。


英格丽·褒曼小姐问我为何今年会很糟糕。她这些年来一直过得很愉快,所以并不愿接受我的意见。我告诉她,因为对英语这门语言掌握程度有限,我的表达可能引起误会,所以我不会详细解释这点。不过,无论是观察许多不相关的事物,还是观察富人,或人们仰面爬过拉直的绳索或木棍的欢喜场面,没有一样能让我安下心来。最后,我们放弃了这个话题。


本书首次面世之日,也是1929年股市崩盘之时。插图版于同年秋天上市。斯科特·菲茨杰拉德死了、汤姆·沃尔夫死了、吉姆·乔伊斯(他是位很好的朋友,跟官方传记里的他大不相同。有一次,喝醉酒后,他问我是否认为他的作品太平淡乏味)死了、约翰·毕晓普死了、马克斯·珀金斯死了。还有很多应该死掉的人也死了,不是倒挂在米兰加油站外,就是无论好坏,统统绞死在经过了狂轰滥炸的德国城镇中。还有很多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也死了,他们大多都非常热爱生活。


本书名为《永别了,武器》,但书付梓以来,除了其中有三年时间,其余时候几乎总会爆发某种形式的战争。过去,有些人常常说,男人为何如此痴迷战争。如今,自1933年以来,一名作家应该对连续不断、恃强凌弱、凶狠残酷、肮脏邋遢的战争感兴趣,原因或许已不言自明。我见识过很多场战争。我相信自己有偏见,也希望自己继续保持严重的偏见。但本书作者坚信,上战场的都是最棒的人。或者说,你越接近战场,碰到的人就越好。但他们都是被直接的经济竞赛和靠其牟利的猪猡们迫使、煽动和驱赶上战场的。忠诚的公民们为各自的国家奋勇抗战。我相信,所有靠战争牟利和帮助挑起战争的人,都应该在战争爆发的第一天被公民代表们枪毙。


若即将为国奋战的公民们让我担任合法代表,我将十分乐意执行这场枪决,并尽可能仁慈、尽可能得体地行刑(有些行刑者行动起来,无疑会比别的行刑者更得体),然后亲眼见证所有犯人都得到体面的安葬。或许,我们甚至可以用玻璃纸或任何更新的塑料制品包裹尸体。


长日将尽,如果有任何证据表明,我以任何方式挑起了新的战争,或没有正确履行委派的职责,就算不甘心,我也愿意被同一批行刑者枪毙。埋葬我时,有没有玻璃纸包裹尸身都不要紧。或者,即便赤条条地曝尸山野,也没关系。


这便是我为本书于问世近二十年之时,所作的序。


厄尼斯特·海明威 瞭望山庄,圣弗朗西斯科·德保拉,古巴 1948年6月30日

照片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1.海明威身着军装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2.海明威坐在救护车驾驶座上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3.海明威与战地护士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4.海明威在米兰养伤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5.米兰街景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6.马焦雷湖畔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7.战时戈里齐亚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8.海明威幼年照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9.海明威青年照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10.海明威在密歇根沃伦湖捕鱼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11.海明威战时与医护人员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12.海明威在巴黎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13.海明威与第一任妻子哈德莉


图片来源:


图1-图4,图8-图13:John F.Kennedy Library (Ernest Hemingway Collection) 图5-图7: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 乌迪内,意大利东北部城市,当时为意军最高指挥部所在。

    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章


    当年夏末,我们驻扎在一处村庄。住的房子面朝一条河,河对岸是一片平原,平原尽头山峦连绵起伏。河床上裸露着卵石与漂砾,因太阳曝晒干得发白。清澈、湍急的河水,流淌成几条碧蓝水道。一支支军队从我们房前经过,带起的尘土沾满路边的树干与枝叶。那年,树木很早便开始掉叶子。我们看着队列沿路行进扬起漫天尘雾,微风拂过,树叶纷纷飘落。列队经过后,空寂发白的马路上只剩一地落叶。


    河对岸的平原种满庄稼,其间有数片果园。平原尽头,褐色的山峦光秃秃的。群山中正在交战。夜里,我们能看见闪耀的炮火。黑暗中,这些炮火酷似夏季里不闻雷声的闪电——不过晚间天气凉爽,毫无阵雨欲来时的闷热。


    黑暗中,时而听到部队从窗下经过,还有炮车拉着大炮驶过的声音。夜晚的村庄非常繁忙:马路上涌现大量骡子,驮鞍两侧驮着一箱箱弹药;除了满载士兵的灰色卡车,还有速度较慢的其他卡车,车上的物资用帆布蒙着。白天也能见到炮车拉着重炮经过:长长的炮管盖着绿枝,炮车周身也用茂密的枝叶和藤蔓遮掩。望过村北的山谷,山丘上有片栗树林;栗树林后面是座高山,在河这边。那座山上也在交战,但并未取得什么进展。几场雨后,栗树掉完叶子,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树干也因雨水侵蚀发黑。葡萄园里同样只剩下稀稀疏疏、掉光叶子的葡萄藤。总之,到处都湿漉漉,满眼尽是枯黄与萧瑟。薄雾笼罩河面,层云遮蔽山头。马路上,卡车不断溅起泥浆,行进的士兵浑身湿淋淋,沾满泥垢。那些士兵身着披风,肩扛同样湿淋淋的步枪,腰间武装带前面各挂两个沉甸甸的灰皮子弹盒——里面所装弹夹上的是又细又长的6.5毫米子弹。披风下,子弹盒鼓鼓囊囊,一个个大老爷们看上去就跟已有六个月身孕似的。


    此外,还有许多疾驰而过的灰色小车:往往驾驶员旁边坐一名军官,后排再坐几名军官。小车溅起的泥浆,甚至超过军用卡车。如果某辆小车后排坐着两名将军,中间挤着一名小个子军官,矮小到你瞧不见他的脸,只能看见他的帽顶和窄小的后背,同时这辆小车又开得飞快,那这位小个子军官很可能就是国王本人。国王住在乌迪内永别了,武器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几乎天天都这样坐车来前线视察,无奈战况非常不妙。


    刚入冬时,阴雨连绵,导致军中爆发霍乱,好在疫情得到了控制。最终,只减员七千。

  • 戈里齐亚,位于今意大利东北部,原属奥匈帝国。1916年8月,意军攻占此镇。
  • 至1916年初,原来的大部分居民已逃离此镇。
  • 卡尔索高原,即戈里齐亚所处的高原。
  • 此处,“一战五”是“手淫”的意思。
  • 弗朗茨·约瑟夫,当时奥匈帝国的皇帝。
  • 《黑猪猡》,意大利未来主义作家翁贝托·诺塔里(Umberto Notari)所著。
  • 共济会,一种带宗教色彩的秘密组织,崇尚理性。
  • 阿马尔菲,位于意大利萨莱诺湾沿岸。
  • 巴勒莫,西西里岛首府。
  • 卡普里岛,位于意大利西海岸。
  • 阿布鲁齐,意大利中东部山区。
  • 卡普拉科塔,位于阿布鲁齐东南方,当时为一小镇。
  • soto-tenente、tenente、capitano、maggiore、tenente-colonello均为意军军衔,分别意为:少尉、中尉、上尉、少校、中校。
  • 卡鲁索,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歌剧演员。
    第二章
    次年,捷报频传。意军最终攻下村北那座高山,同时,在南面平原外的高原上也打了些胜仗。八月,我们渡河,进驻名为戈里齐亚的小镇。我们住的房子有围墙围起的花园。花园里绿树成荫,有喷水池。紫藤爬满房子一侧外墙,紫成一片。现在,前线阵地已推进至第二重山脉,而非仅在一英里之外。这座背靠河流的小镇非常不错,我们住的房子也挺好。意军干净利落地拿下此镇,但死活攻不下镇外的群山。我很高兴奥地利人似乎打算一旦战争结束,就重回这里——因为除了出于军事需要的小规模炮击,他们并未对这个镇子进行毁灭性的狂轰滥炸。镇上仍有居民,几所医院、一些咖啡馆、两家妓院——一家专门接待士兵,另一家专门接待军官。此外,各条小巷里都部署着炮队。夏末的夜晚凉爽宜人。镇外群山中,两军鏖战正酣。遭受炮击的铁路桥弹痕累累。支离破碎的河边通道见证了曾经的激战。一条长长的林荫路通向树木环绕的广场。此处有不少姑娘,还能见到国王坐车经过——有时能瞧见他的脸,还有他细长的脖颈、矮小的身躯、灰白的山羊胡。一些被炮弹炸毁外墙的房子,内景裸露在外,炸落的灰泥和瓦砾散满了自家带的花园,甚至散落到街上。卡尔索高原上一切顺利。凡此种种,使这年秋天迥异于困守乡野的上一年秋天。而且,战局也发生了变化。
    夏天,我们刚进驻此镇时,镇外一座高山上曾有片郁郁葱葱的橡树林。现在橡树林消失了,只剩下残留的树桩、破碎的树干和满地坑洞。暮秋的一天,身处橡树林曾经的位置,我看到一团乌云来势极快,迅速笼罩山头。太阳变得暗黄,紧接着一切都灰了下去,乌云遮蔽天空,把整座山笼罩其中。突然间,天地一片昏暗,下起雪来。大雪随风斜掠,逐渐掩盖光秃秃的大地,只留下突出的树桩。大炮上也积了雪。几条人踩出的小径穿过雪地,通往战壕背后的茅坑。
    下山后,我和朋友坐在镇上接待军官的妓院里,一人一只酒杯,同饮一瓶阿斯蒂白葡萄酒。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大雪,我们知道年前不会再发动任何进攻。上游的群山尚未攻下;河那头的群山,更是一座也没打下来。那些都得留待明年再说。看到与我们在同一个食堂就餐的牧师小心翼翼地从泥泞的街上经过,朋友重重地敲了敲窗户,以引起他的注意。抬头看到我们,牧师笑了笑。朋友示意他进来。牧师摇摇头,继续赶路。那晚,食堂供应的最后一样食物是意大利细面条。每个人都吃得又快又认真:要么高高提起餐叉,将散乱的面条抄离盘子,再放低餐叉把面条送入嘴中;要么就是连续抄起面条,不断地吸进嘴里。大家边吃面条,边喝葡萄酒——裹着干草套,一加仑装的长颈瓶搁在金属酒篮上,只需食指扳下瓶颈,清澈、鲜红、透着单宁涩味的琼浆,便注入手中握着的酒杯。吃完面条,上尉开始作弄牧师。
    牧师很年轻,爱脸红,穿和大家一样的灰色紧身军装,只是左侧胸袋上方饰有暗红色丝绒十字架。大概是为我着想,让我能完全听懂不错过任何内容,上尉故意说一口夹生的意大利语。
    “牧师今天玩妞儿。”上尉边说,边看看牧师和我。牧师笑了笑,又红着脸摇摇头。上尉经常作弄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