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苔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苔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苔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苔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zui理解女性痛苦的男作家,把女性的情感写到了骨子里。或许你没有勇气拿起这个悲伤的故事,但这一次请不要再错过。果麦文化出品

作者:(英)托马斯·哈代(ThomasHardy),吴笛译

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9-01

书籍编号:30447632

ISBN:978721010676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91735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苔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 《苔丝》于1891年7月4日起开始在杂志上发表,1891年11月以书的形式分三册出版,这是哈代为初版所写的说明。

    说明苔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以下这部小说的主要部分(文句略有不同)曾在《文艺周刊》上发表过,另有数章,是专为成年读者而作,也以长篇选载的形式在《双周评论》和《国民观察》杂志上发表过。承蒙这些刊物的编辑和主办人的大力相助,现在得以将这部小说的躯干和肢体连在一起,全部印行,在此一并致以谢忱。


    我只想补充:出版这部小说,目的极为诚恳,只是试图以艺术的形式来表现相继发生的真实事情。至于这部书中的观点和情绪,不过是把现今每个人所思索的和感觉到的东西说了出来,如果有任何自诩高雅的读者忍受不了这些东西,那我就请他记住圣杰罗姆的那句人所共知的话语:如果由于真理而受人攻击,那么,宁可受到攻击,也不能舍弃真理。


    哈代


    1891年11月



    Poor wounded name!My bosom as a bed.Shall lodge thee.


    ——William Shakespeare

  • 僧兵团本为慈善机构,由圣地医院发展而成。
  • 语出《圣经·旧约·撒母耳记下》。

    苔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章


    五月下旬的一个傍晚,一位中年男子正从沙斯顿赶回自己的家乡——马洛特。该村庄坐落于毗邻沙斯顿的布雷克摩(或布莱克摩)山谷。这位中年人拖着两条腿,步履蹒跚,整个身子总是有些歪向左边。他偶尔把头轻巧地一点,仿佛是对什么事情表示赞同,其实并没有在思考任何事情。他胳膊上挎着一只盛鸡蛋的空篮子,帽子上起了一层乱糟糟的绒头,摘帽时用大拇指捏住的地方已经磨损了一大块。不一会儿,一个上年纪的牧师迎面而来,骑着灰色牝马,信口哼着小调。


    “你好。”挎篮子的人说。


    “你好,约翰爵士。”牧师说道。


    男子又走了一两步,停住脚,转过身子。


    “呃,先生,俺真不明白,上回赶集的那天,差不多也是在这个时候,俺俩在这条路上相遇,俺对你说了一声‘你好’,你也是像方才一样回答:‘你好,约翰爵士。’”


    “不错,我是这么说过。”牧师说道。


    “在那以前还有一回,大概一个月之前。”


    “或许是的。”


    “你干吗三番两次地叫俺‘约翰爵士’呀?俺只不过是个做小生意的普通乡巴佬,名叫杰克·德贝菲尔呀。”


    牧师拍马向前,朝男子靠近了一两步。


    “那只是我心血来潮。”牧师说道,迟疑了一会儿,又改口说,“不久前,我为编写新郡志考察各个家谱,偶然发现一件事。我是斯塔福特路的特林厄姆牧师,喜爱收藏古物。德贝菲尔,你真的不知道你是古老高贵的爵士世家德伯维尔的直系子孙吗?德伯维尔的始祖是佩根·德伯维尔爵士,根据《功臣谱》的记载,这位著名的武将随同征服王威廉一世从诺曼底来到了英格兰。”


    “俺可从来没听说过这回事呀,先生!”


    “这是真的。抬起你的下巴来,让我好好端详端详你的脸。错不了,这正是德伯维尔的鼻子和下巴——只不过瘪了一点。你的祖先就是协助诺曼底的埃斯特玛维拉勋爵征服格拉摩根郡的十二武将之一。你家族的分支在英格兰这一带拥有好几处庄园,他们的名字出现在斯蒂芬王朝时代的《国库年报》里。在约翰王统治时代,你们家族其中几个豪富还把受封领地捐赠给了僧兵团苔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在爱德华二世时代,你的祖先布赖恩被召到威斯敏斯特,出席了那里的大议会。在克伦威尔时代,你们家族有所衰败,但不算严重。在查理二世统治时代,你们家由于忠于君主,被封为‘御橡爵士’。呃,你们家族中已经出过好多代约翰爵士,假如爵士封号也像从男爵那样,可以世袭相传,那你现在不就是约翰爵士了吗?其实,在古时候,爵士封号就是父子相传的呀。”


    “俺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简而言之,”牧师用鞭子果断地拍了拍自己的腿,作了结论,“在整个英格兰也几乎找不出另一个像你这样的高贵家族。”


    “天哪,难道这是真的?”德贝菲尔说道,“可俺在这儿到处碰壁,年年都一样,人们不把俺放在眼里,好像俺只不过是教区里最不起眼的平头百姓……特林厄姆牧师,大伙儿知道俺这桩事儿有多长时间啦?”


    牧师解释说,据他所知,这桩事儿已经完完全全地被人遗忘,根本谈不上是否被人知晓。他自己的调查开始于去年的一个春日,他碰巧看到了刻在马车上的德贝菲尔这个姓氏,由于对德伯维尔家族的盛衰变迁极感兴趣,他就寻根究底地查考了德贝菲尔父亲和祖父的有关情况,后来彻底弄清了这个问题。


    “本来,我并不想把这毫无价值的事实讲给你听,免得打扰你,”他说,“但是,我们的冲动有时候比自身的判断力更强。我以为你或多或少知道一些情况呢。”


    “是啊,的确是的,有过一两回,俺听说俺家来布莱克摩山谷之前,日子要好过得多。可俺没去理会,只是以为俺家曾经有过两匹马儿,而不像现在这样只有一匹。俺家里倒有一把古老的银匙,还有一个古老的印章,可是,老爷,银匙和印章又能说明什么呢?……哪里想到俺和这些高贵的德伯维尔一直是同宗共祖呐。据说俺老爷子有些秘密,他不肯说出他是打哪儿来的……俺冒昧地问一句,眼下俺家的人在哪块地方生烟火呢?俺是说,俺德伯维尔家的人眼下住在哪儿呢?”


    “你们家的人哪儿也没有了。作为郡里的贵族人家,已经绝嗣了。”


    “真是伤心呐。”


    “是啊,那些编写家史的人,总是把衰败的男系世家称作绝嗣家族。”


    “那么,俺们家的人埋在哪儿呢?”


    “埋在绿山下的王陴,一排又一排地躺在墓穴里,墓上有雕像,上面还有贝克大理石蓬罩。”


    “那么,俺们家的宅邸和领地在哪儿呢?”


    “你们什么也没有了。”


    “哦?地产也没有了吗?”


    “没有了,尽管如我所说,你们家族曾经兴旺发达,拥有无数领地。在这个郡里,你们家的宅邸在王陴有一处,在谢顿、米尔庞德、拉尔斯丹特和井桥都各有一处。”


    “俺们家还能兴旺发达吗?”


    “嗯——这个我说不准!”


    “对于这桩事,俺该怎么办呢,先生?”德贝菲尔停了一会儿问道。


    “无能为力,无能为力喽。不过,‘盖世雄杰,何竟死亡!’苔丝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你也只好想着这句话,宽宽自己的心了。当地一些搞历史的和研究家谱的肯定对此有些兴趣,仅此而已。在本郡的一些村舍里,也有好几个别的家族,和你家差不多显赫。再见吧。”


    “可是,你回头不和俺喝一杯提提神吗,特林厄姆牧师?‘醇沥酒店’的酒开了桶,味道还是很不错的,虽说比‘罗利弗酒店’差一点。”


    “不啦,今晚不行啦,谢谢你,德贝菲尔。你也已经喝得够多了。”说罢,牧师策马继续赶路,心里疑惑着,向这个人传播这点儿稀奇事儿,是不是不够谨慎?


    牧师走远之后,德贝菲尔充满奇思妙想地走了几步,接着在路边的草坡上坐下来,把篮子放在身前。过了几分钟,远处出现一个小伙子,顺着德贝菲尔刚才走的方向来了。德贝菲尔见到他,便举起手来。年轻人加快脚步,走到他跟前。


    “小子,把俺的篮子拿去拎着!俺要你为俺跑趟腿。”


    那个痩如板条的年轻人皱了皱眉。“约翰·德贝菲尔,你算老几,凭什么对俺发号施令,还叫俺‘小子’?俺俩谁还不认得谁呀!”


    “凭什么?凭什么?这是秘密——这是秘密!现在,只管听从俺的吩咐,好好地去干俺叫你去干的事情……好吧,弗雷德,把这个秘密讲给你听也无妨:俺是一个高贵家族的人哩,这是俺今儿下午刚刚发现的。”宣布这一消息之后,德贝菲尔坐着往后一仰,放纵地伸开身子,躺倒在草坡上的雏菊丛中。


    那小伙子伫立在德贝菲尔身前,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约翰·德伯维尔爵士——这就是俺。”德贝菲尔仰卧着说道,“意思是说,如果爵士跟从男爵一样的话——本来就是一样嘛。关于俺的来历嘛,都记载在册了。小子,你是否知道绿山下的王陴这个地方?”


    “知道。俺上那儿赶过集。”


    “嗯,在那个城市教堂的下面,躺着……”


    “那不是城市,俺是说那个地方不是城市,至少俺去的时候还不是,只是个很不起眼的、可怜巴巴的小地方。”


    “别管它是什么样子嘛,小子,那不是俺们要谈的问题。在王陴那儿的教堂下面,躺着俺家许许多多的祖宗——数以百计啊,穿着铠甲,戴着珠宝,装在好几吨重的铅质大棺材里。在整个南威塞克斯,谁家的祖坟也比不上俺家的祖坟那么高贵,那么气派。”


    “哦?”


    “现在嘛,拎上这只篮子,赶到马洛特去,到了‘醇沥酒店’,叫他们立即给俺派一辆马车,接俺回家。马车厢里,他们一定得摆点小瓶朗姆酒,记在俺的账上。办完这件事儿之后,你再把篮子拎到俺家去,叫俺老婆先把要洗的衣服搁一搁,因为她不用干这种活儿了,叫她等俺回家,俺有要紧事儿告诉她呐。”


    年轻人半信半疑地站着不动,于是德贝菲尔把手伸进口袋,从他历来少得要命的先令中掏出一个。


    “这是你的辛苦费,小子。”


    这枚先令改变了小伙子的看法。


    “是的,约翰爵士。谢谢您啦。还有别的事儿能为您效劳吗,约翰爵士?”


    “告诉俺家里的人,说俺今天的晚餐嘛,嗯,能弄到羊杂碎,就吃炒杂碎;要是没有,就吃猪血香肠;要是也没有,猪小肠也行。”


    “是,约翰爵士。”


    小伙子拎起篮子,准备动身,这时,村庄那头传来了铜管乐队演奏的乐曲声。


    “怎么回事?”德贝菲尔问道,“不是为俺的事吧?”


    “那是妇女们在开游行会,约翰爵士。怎么,你女儿不也参加了吗?”


    “哦,是的,说实在话,俺的脑袋瓜里想的都是大事情,把那件小事忘得精光了!好啦,你到马洛特去,给俺叫好马车,或许,俺还能乘着马车兜一圈,视察视察游行会哩。”


    小伙子走了,夕阳之下,德贝菲尔躺在草坡上的雏菊丛中,静静地等候。过了好久好久,都没有一个人影从这儿路过,那微弱的铜管乐声成了这青山脚下唯一能听见的人间的声音。

  • 出自《圣经·旧约·传道书》第12章第1节。
    第二章
    前面所说的布莱克摩,是一个美丽的山谷,马洛特村就位于它东北部的起伏地带。这一地区群山环绕、清幽僻静,尽管离伦敦不过四个钟头的路程,可是大多数地方仍然未有风景画家或游客涉足。
    要想熟悉这个山谷,最好是从环绕四周的群山的顶峰向下俯瞰——夏季的干旱时节也许是个例外。若是没人引导,在天气不好的时候逛到幽深之处,看到狭窄曲折、满是烂泥的道路,很可能会产生不快之感。
    在这片土地肥沃、群山遮掩的乡间地带,田野永不枯黄,泉水永不干涸,它的南面邻接着险峻的石灰岩山岭,这山岭环绕着汉勃勒顿山、公牛冢、荨麻谷、多格堡、高斯陀以及巴勃荡等高地。从海滨地区来的游客,在石灰质丘陵和谷类庄稼地里艰难地向北走了几十英里,突然来到这种峻岭的边缘,向下鸟瞰,惊喜地发现一片像地图一样平铺在脚下的原野,与刚才所路过的截然不同。原野之后是莽莽重山,灿烂的阳光倾泻在看起来广袤无垠的原野上。一条条小径呈现白色,一排排低矮的小树编成篱笆,空气清澈干净。在这儿的峡谷间,世界仿佛是在更纤小、更精致的规模上建构起来的;田野仅仅是微缩的放牧围场,从这儿的高处看下去,栽成树篱的一排排灌木好像是由绿线编织的网,铺在淡绿色的草地上。下方倦怠的大气染上了一片蔚蓝,就连艺术家称作中景的部分也带有那种色彩,而远处的地平线上却呈现出最深沉的蓝色。可耕的土地数量不多,面积有限。除了很少的一部分之外,整个景色就是辽阔的草地和茂密的树林,大山抱着小山,深谷套着浅谷,这就是布莱克摩山谷。
    这个地区不仅在地形上饶有风味,而且在历史上也妙趣横生。从前,这块地方因“白鹿林”而闻名遐迩,相传在亨利三世执政时期,有一头美丽的白鹿被国王追捕到手,国王把它放掉了,可这头白鹿却被一个叫托马斯·德拉林德的人捕杀了,因而此人受到了严厉的惩罚。在那些年代,以及直到不久之前,此地到处覆盖着茂密的树林。即使现在,从古老的橡树丛和山坡上存留的杂乱无章的乔木地带中,从遮蔽着大片牧场的空心大树中,也还可以发现早年情形的痕迹。
    御猎场已经不复存在,但它遗留的一些古时风俗却没有绝迹。然而,许多风俗是以变换的或改装的形式得以留存。譬如,原来的五朔节舞会,在我们现在所讲的这个下午可以辨别出来,不过已改装成狂欢会的形式,或者按当地的说法,叫“游行会”。
    对于马洛特的年轻一代村民来说,这种游行会是一个有趣的事件,尽管其真实的趣味未被这一仪式的参加者们所关注。它的奇特之处并不在于保留了年年列队游行跳舞这一风俗,而是在于其参加者全是妇女。在男人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