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词戏剧 > 北宋词境浅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北宋词境浅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北宋词境浅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北宋词境浅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一网打尽宋词佳作,抉其词眼,疏理脉络,兼考故实,清朝探花的宋词讲座

作者:俞陛云著

出版社:北京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7-22

书籍编号:30446234

ISBN:978720012077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8877

版次:

所属分类:文学-诗词戏剧

全书内容:

北宋词境浅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俞陛云释词“义”和“趣”


马东瑶


俞陛云(1868—1950),浙江德清人,字阶青,别号斐盦、乐静、乐静居士,晚号乐静老人、存影老人、娱堪老人,室名乐静堂、绚华室,近代知名学者、诗人,是清末经学大师俞樾之孙,现代著名文学家俞平伯之父。


《唐五代两宋词选释》是俞陛云编撰的著名唐宋词选本,曾以《唐词选释》 《五代词选释》 《南唐二主词辑述》 与 《宋词选释》为题陆续发表;这次前三种以《唐五代词境浅说》为名,第四种拆分为 《北宋词境浅说》 与《南宋词境浅说》,分别收入“大家小书”。这个选释,或者两种词境浅说,共收唐词二十三家,六十首;五代词二十五家,一百八十三首;宋词七十二家,六百六十六首。合计词人一百二十家,词九百零九首,非常丰富。


本书有着鲜明的选编特色,按俞陛云在《五代词选释·序》中所说,在于“申其义而畅其趣”。以下将就其“义”和“趣”略作申述。


俞陛云认同张惠言“寄托”说,在唐和五代词选释的两篇序中,都强调了词人“以曼辞俳体寓其忠笃悱恻之思”的特色;于具体的词作阐释中,也每每知人论世,着意申发作者翠帘红袖的书写背后的家国之思、怨悱之旨和黍离之叹。如唐代选温庭筠词最多,共十三首,又以《菩萨蛮》四首为首,在词后释读中,俞陛云指出:“张皋文云‘此感士不遇也’,词中‘青琐金堂,故国吴宫,略露寓意’,其言妆饰之华妍,乃‘《离骚》初服之意’。”不同于将温庭筠词多归于“应歌之作”的现代阐释,俞陛云将温词纳入了诗歌史的香草美人引类譬喻系统。俞氏又选张志和《渔歌子》词五首,释之曰:“自来高洁之士,每托志渔翁”;“观其每首结句,君子固穷,达人知命,襟怀之超逸可知。”在五代词中,则选冯延巳词五十首、李煜词二十七首、韦庄词十六首,同样以君国之思阐发之。如评冯延巳:“南唐末造,冯蒿目时艰,姑以愁罗恨绮之词,寓忧盛危明之意耳……旨隐而词微,其忧危之念,借词以发之。”选李煜词虽不及冯延巳多,但据王仲闻《南唐二主词校订》,李煜现存词共三十三首、附录二十首,则俞本二十七首的选目已过半数。多选李煜词,同样是因其以词抒写遭逢亡国的哀思绮恨。


在两宋词中,与现代阐释的最重苏轼、辛弃疾、李清照等不同,俞陛云选词最多的是周邦彦六十五首、张炎六十首、吴文英五十四首、贺铸四十二首,另有王沂孙、周密、史达祖等选词都在三十首以上,与苏、辛不相上下。这些词人中,除了周邦彦是俞陛云在艺术上最为看重的格律派之祖(书中引夏孙桐语将之视为“与史迁之文、杜陵之诗同为古今绝作,无与抗手者”的“词中之圣”),其他多为南宋中后期乃至易代之际的作家,俞氏每每叹息于词中的君国之思、黍离之感,其中或许有着他历经清朝覆灭、民国变乱、日人侵华等种种遭际的切身体会吧。如俞氏选遗民词人张炎的词共六十首,为南宋之冠。张炎推赏姜夔词的“清空”“骚雅”,自身词作亦多有此特色。俞陛云也提到:“玉田与姜白石齐名,世有姜张之目。”然而姜夔存词八十余首,俞氏只选了二十二首,张炎存词一百五十首,俞氏选词六十首,显然更重玉田。且他在词后释读中称张炎“佳句尚多,附录于后”,又选录了张炎十六首词中的句子,对张炎可谓格外偏爱。其缘由,除了艺术上的“雅丽”,恐与张炎词的君国之思、黍离之感有莫大关系。


至于“趣”,则是艺术表现上的佳妙之处。俞氏虽重视词中“寄托”,却并不拘泥于此,指出:“亦有返虚入浑,以无寄托为高者。”综观俞氏的词序与选释,既能在具体作品的品评中分析章法、句法和词境,将不同词家的个性风貌简语道出,又体现出对词史发展的总体把握。如俞氏论唐词,“群奉瓣香于两宋,而唐贤实为之基始”;论五代词则曰:“承六朝乐府之余响,为秦、黄、欧、晏之传薪,其文丽以则,其气高而浑,卓然风人之正轨也”;“嗣响唐贤,悉可被之乐章,重在音节谐美,不在雕饰字句。而能手作之,声文并茂。”指出两宋词是词史上最繁盛的时期,而其奠基则在唐代,再往上追溯,则是六朝乐府,从而将词史归于大诗歌史,体现出对词的“尊体”态度。另一方面,俞氏则颇有“崇古”之意,他虽欣赏南宋格律词的精深华美,却又往往赞叹唐五代词的“格高气盛”“调高意远”,称其音节谐美,浑然天成,将之树为词的高标。


俞氏在具体作品的探讨中,亦往往贯穿其词史观,注意词在不同时期、不同作家笔下的发展流变。如评李珣《南乡子》八首:“咏南荒风景,唐人诗中以柳子厚为多。……荔子轻红,桄榔深碧,猩啼暮雨,象渡瘴溪,更萦以艳情,为词家特开新采。”指出李珣词题材内容上的新变。俞氏还常在与诗的比较中凸显其词体意识。如评吴文英《满江红·淀山湖》曰:“‘疏钟’二句极有疏隽之味,是词句,非七律中句,且系宋人佳咏,非唐人风格。”其中不仅涉及词与诗的文体差别,更涉及宋诗与唐诗的风格差别,读者若细细体味,必有所得。俞氏又引《弇州山人词评》称李璟《摊破浣溪沙》“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二句为“非律诗俊语乎?然是天成一段词也,著诗不得”,同样论及词中七言与律诗七言的差异。至于评辛弃疾《鹧鸪天》(陌上柔桑破嫩芽)一类“稼轩集中多雄慨之词,纵横之笔,此调乃闲放自适,如听雄笳急鼓之余,忽闻渔唱在水烟深处,为之意远”,则是以诗意之语写艺术之“趣”,不难看出《二十四诗品》的诗学遗韵。


本书编撰于上世纪四十年代,书中难免存在一些当时尚未发现的文献舛误。如书中所选李璟《浣溪沙》(风压轻云贴水飞)实为苏轼作,《帝台春》(芳草碧色)实为宋李甲作;李煜《长相思》(一重山)实为宋邓肃作,《浣溪沙》(转烛飘蓬一梦归)实为冯延巳作。读者当明辨之。


至于俞氏不选李清照、少选柳永,乃其词学观之体现,自是不可苛求。


2016年1月2日

陈亚 一首


生查子


相思意已深,白纸书难足。字字若参商,故要檀郎读。


分明记得约当归,远至樱桃熟。何事菊花时,犹未回乡曲。


写闺情有乐府遗意。吴处厚评此调云:“虽一时俳谐之词,寄兴亦有深意。”

柳永 八首


玉胡蝶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北宋词境浅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难忘。文期酒会,几辜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艎。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水风”二句善状萧疏晚景,且引起下文离思。“情伤”以下至结句黯然魂消,可抵江淹《别赋》,令人增《蒹葭》怀友之思。


少年游


参差烟树灞陵桥。风物尽前朝。衰杨古柳,几经攀折,憔悴楚宫腰。夕阳闲淡秋光老,离思满蘅皋。一曲阳关,断肠声尽,独自上兰桡。


上阕苍凉怀古,下阕伤离怨别,与前首略同。“阳关”三句有曲终人远之思。


蝶恋花


独倚危楼风细细。望极离愁,黯黯生天际。草色山光残照里。无人会得凭阑意。也拟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长守尾生抱柱之信,拼减沈郎腰带之围,真情至语。此词或作六一词,汲古阁本则列入《乐章集》。


斗百花


煦色韶光明媚。轻霭低笼芳树。池塘浅醮烟芜,帘幕闲垂风絮。春困厌厌,抛掷斗草工夫,冷落踏青心绪。终日扃朱户。远恨绵绵,淑景迟迟难度。年少傅粉,依前醉眠何处。深院无人,黄昏乍拆秋千,空锁满庭花雨。


前后段皆状春闺娇慵之态,惟转头处略见怀人。屯田摹写情景,颇似清真,而开合顿挫,视清真终隔一尘。


诉衷情近


幽闺昼永,渐入清和气序,榆钱飘满闲阶,莲叶嫩生翠沼。遥望水边幽径,山崦孤村,是处园林好。闲情悄。绮陌游人渐少。少年风韵,自觉随春老。追先好。帝城信阻,天涯目断,暮云芳草。伫立空残照。


上下阕分写情景。“少年风韵”二句寄慨良深,有“春来懒上楼”之感。结句余韵不尽。


倾杯乐


木落霜洲,雁横烟渚,分明画出秋色。暮雨乍歇。小楫夜泊,宿苇村山驿。何人月下临风处,起一声羌笛。离愁万绪,闻岸草、切切蛩吟如织。为忆芳容别后,水遥山远,何计凭鳞翼。想绣阁深沉,争知憔悴损、天涯行客。楚峡云归,高阳人散,寂寞狂踪迹。望京国。空目断、远峰凝碧。


“暮雨”三句音节极清峭。毛晋谓屯田词“音调谐婉,尤工于羁旅悲怨之辞”,此作克副之。


雨淋铃 秋别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总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首三句虚写送别时之秋景,后乃言留君不住,别泪沾巾,目送兰舟向楚水湘云而去,举别时情事,次第写之。后半起句用提空之笔,言南浦、阳关,为自古伤心之事,况凉秋远役,遥想酒醒梦回,扁舟摇漾,当在垂杨岸侧、晓风残月之中。客情之凄其,风景之清幽,怀人之绵邈,皆在“杨柳岸”七字之中,宜二八女郎红牙按拍,都唱屯田也。此七字已探骊得珠。后四句乃叙别后之情,以完篇幅。后阕以“自古伤离”“更与何人说”二语作起结,提得起,勒得住,能手无弱笔也。


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绿减,冉冉物华休。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眸。


起二句有俊爽之致。“霜风”“残照”三句音节悲抗,如江天闻笛,古戍吹笳,东坡极称之,谓唐人佳处,不过如此。以其有提笔四顾之概,类太白之“牛渚望月”、少陵之“夔府清秋”也。其下二句顺笔写之,至结句江水东流,复能振起。后半首分三叠写法,先言己之欲归不得,何事淹留,次言闺人念远,误认归舟,与温飞卿之“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皆善写闺人心事。结句言知君忆我,我亦忆君。前半首之“霜风”“残照”,皆在凝眸怅望中也。

张先 七首


燕台春 东都春日,李阁使席上


丽日千门,紫烟双阙,琼林又报春回。殿阁风微,当时去燕还来。五侯池馆屏开。探芳菲走马,重帘人语,辚辚车幰,远近轻雷。雕觞霞滟,醉幕云飞,楚腰舞柳,宫面妆梅。金猊夜暖,罗衣暗挹香煤。洞府人归,笙歌院落,灯火楼台。下蓬莱。犹有花上月,清影徘徊。


《古今词话》评汴河出土石刻之《鱼游春水》词云:“八十九字而风花莺燕动植之物曲尽,此唐人语也。”后之状物写情,无能及者。观子野此词,善状帝城春景之盛。天家之宫阙、五侯之池馆、士女之车马以及飞觞舞袖、香兽罗衣,粲然咸备。较《鱼游春水》词尤为绚丽。结句至月上犹留连不去,极写其酣游也。


浣溪沙


水满池塘花满枝。乱香深里语黄鹂。东风吹软弄帘帏。


日正长时春梦短,燕交飞处柳烟低。玉窗红子斗茶时。


“日长”二句写春景,辞妍而笔轻。“玉窗”句丽不伤雅,情味在含蕴中。


前调


锦帐重重卷暮霞。屏风曲曲斗红牙。恨人何事苦离家。枕上梦魂飞不去,觉来红日又西斜。满庭芳草衬残花。


以闲逸之笔写景而隐寓绮情,与前首略同。结句不说尽,较前首“玉窗斗茶”尤耐寻味。


青门引


乍暖还轻冷。风雨晚来方定。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又是去年病。楼头画角风吹醒。入夜重门静。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影。


残春病酒,已觉堪伤,况情怀依旧,愁与年增,乃加倍写法。结句之意,一见深夜寂寥之景,一见别院欣戚之殊。梦窗因秋千而忆凝香纤手,此则因隔院秋千而触绪有怀,别有人在,乃侧面写法。


天仙子 时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会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古今词话》云:“客谓子野曰:‘人咸目公为张三中: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也。’子野曰:‘何不谓之张三影?’客不喻。子野曰:‘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押卷花影;柳径无人、坠飞絮无影,此平生得意者。\'”《高斋诗话》云:“子野尝有诗云‘浮萍断处见山影’,又长短句云‘云破月来花弄影’,又云‘隔墙送过秋千影’,并脍炙人口,世谓张三影。”苕溪渔隐云:“当以《后山》《古今》二诗话所载三影为胜。”


菩萨蛮 咏筝


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


宋时善筝之妓,有轻轻,有伍卿,每拂指登场,座客皆为痴立。客有赠诗者曰:“轻轻殁后便无筝,玉腕红纱到伍卿。座客满筵都不语,一行哀雁十三声。”此诗出而伍卿之名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