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海明威代表作,普利策奖遗珠,海明威献给夫人玛莎·盖尔霍恩的定情之作典藏版,西班牙共和国最后的史诗绝唱。果麦文化出品

作者:(美)厄尼斯特·海明威(ErnestHemingway),杨蔚译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10-01

书籍编号:30444182

ISBN:9787201141312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11677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 玛莎·盖尔霍恩(Martha Ellis Gellhorn,1908—1998),美国记者、旅行作家,20世纪最伟大的战地记者之一,海明威的第三任妻子,两人于1936年相识,1940年结婚,5年后离异。








    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书献给


    玛莎·盖尔霍恩丧钟为谁而鸣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没有人是孤岛,能孑然独立;人人都是土地的一片、大陆的一角;哪怕大海卷去一粒尘土,欧洲也会变小,就像失去一隅海岬、一方领地,无论你朋友的、你的;每当有人消逝,都令我孱弱衰老,因我是人类的一个,所以,别问丧钟为谁而鸣,丧钟为你而鸣。


    ——约翰·多恩

  • 埃斯科里亚尔(Escorial),一个古建筑群,位于马德里西北约45公里处,现存西班牙国王的宫殿、教堂、修道院及陵墓等。
  • 文森特·罗霍(Vicente RojoLluch,1894—1966),西班牙内战时期的西班牙共和政府军参谋部长,内战前曾在军事院校任教职及管理职位。本书时间背景为内战爆发后一年,即1937年5月底。
  • 主人公英文名为Robert Jordan,戈尔茨将军在这里用西班牙语称呼他,连续两次都不同,分别为Hordan和Hordown。
  • 原文为西班牙文,此处以粗体表示。下文同。
  • 克维多(Francisco de Quevedo,1580—1645),巴洛克时代的西班牙贵族、政治家和诗人,也是同期最杰出的西班牙诗人之一。
  • 委拉斯开兹(Diego Velázquez,1599—1660),西班牙黄金时代最重要的画家之一。
  • 摩尔人,并非特定种族,而是欧洲人对于一些深肤色人种的泛称,可能指代北非的柏柏尔人,或是居住在马格里布、伊比利亚半岛、西西里岛、科西嘉岛、撒丁岛和马耳他等地的穆斯林及阿拉伯人等。西班牙地处欧洲大陆南端,与北非仅隔一道直布罗陀海峡,公元8世纪至15世纪,摩尔人曾占据今西班牙长达数世纪之久。
    CHAPTER 01
    森林里,棕褐色的松针铺了满地,他趴在地上,下巴抵着交叠的双臂,风高高掠过松树梢头。山坡在他身下缓缓倾斜,但再往下就陡起来了,他能看到,柏油公路的黑色影子蜿蜒穿过山口。沿着公路,有一条小河,一直向下,流到远处的山口,他看见河边有一个锯木场,流水从水坝跌落,在夏日的阳光下泛起一片白。
    “就是那个锯木场?”他问。
    “是的。”
    “我都不记得了。”
    “你走以后才修起来的。老锯木场还在下面,比山口低得多。”
    他在林地上展开军事地图的影印件,仔细研究。老人越过他的肩膀一起看。他是个矮小健壮的老人,身穿黑色农夫罩衫和硬邦邦的灰色长裤,脚上套着一双绳底帆布鞋。爬了这一路,现在他扶在一个沉甸甸的背包上,重重地喘着粗气。这样的背包一共有两个。
    “看来,这里是看不到那座桥了。”
    “看不到,”老人说,“山口这一段好走些,水势也缓。下面,就是公路转弯以后被树林遮住的那段,河道会突然下降,那里有个很陡的峡谷……”
    “我记得。”
    “桥就架在峡谷上。”
    “他们的岗哨在哪里?”
    “你刚才看到的锯木场里就有一个。”
    年轻人继续研究地形,伸手从他褪色的卡其色法兰绒衬衫口袋里掏出一个望远镜,拿出手帕擦了擦镜头,转动目镜,直到锯木场的招牌突然清晰,他看见了门边的木头长椅。一个巨大的木屑堆耸起在棚子背后,棚子敞着门,里面放着把圆锯,河对岸的坡上,露出了一段运送木材下山的水槽。透过望远镜看来,河面清晰平静,再往下,流水打着转儿跌坠,水花从坝上溅起,飘散在风中。
    “没有哨兵。”
    “锯木场有烟冒出来。”老人说,“绳子上还晾着衣服。”
    “我看到了,但没看到哨兵。”
    “可能在阴凉地里。”老人解释,“现在太热了。他可能待在那边顶头上的阴凉地里,我们看不到。”
    “可能。下一个岗哨在哪里?”
    “过了桥往下,是个修路工的小屋,从山口顶上往下走五公里。”
    “这里有多少人?”他指指锯木场。
    “大概四个,还有个下士。”
    “下面呢?”
    “更多些。我会弄清楚的。”
    “桥上?”
    “总是两个,一头一个。”
    “我们需要人手。”他说,“你能找到多少人?”
    “你要多少我就能找来多少。”老人说,“现在山里有很多人。”
    “多少?”
    “一百多。不过他们都是一小队一小队的。你需要多少人?”
    “先看看那座桥的情况,然后再告诉你。”
    “你想现在就去吗?”
    “不。我想先去咱们藏身的地方,咱们要在那里一直待到实施爆炸的时候。可能的话,我希望那地方绝对安全,但离桥不要超过半小时路程。”
    “那很容易。”老人说,“那个地方到桥边都是下山路。不过我们现在过去得爬一段山路,有点儿难走。你饿吗?”
    “有点儿。”年轻人说,“不过我们可以过会儿再吃。你叫什么来着?我忘了。”他忘了,对他来说,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安塞尔莫。”老人说,“我叫安塞尔莫,从阿维拉的瓦尔科来。我来帮你把包背上肩。”
    年轻人又瘦又高,金发映着阳光,深一道浅一道,面孔饱经风吹日晒,他穿着晒褪了色的法兰绒衬衣、农夫裤和绳底帆布鞋,正蹲下身子,一只胳膊穿过皮背包的一侧肩带,把沉重的背包甩上肩头。再将另一只胳膊穿过另一条肩带,让背包的分量稳稳压在背上。此前被背包压住的那块衬衫还湿着。
    “背好了。”他说,“我们怎么走?”
    “爬上去。”安塞尔莫说。
    他们被沉重的背包压弯了腰,汗流浃背,穿行在满山松林间,不停往上爬。年轻人看不到哪里有路,可他们一直在向上,绕着山的外侧走。现在,他们正溯溪而上,老人踩着岩石河床的边缘,稳稳走在前面。路更陡,更难走了。顶上,溪流似乎是直接翻过一道光滑的花岗岩架流下来的。岩架兀然突起,老人在岩架脚下等着年轻人赶上他。
    “你怎么样?”
    “还行。”年轻人说。他大汗淋漓,刚应付过陡峭山路的大腿肌肉抽搐着。
    “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先上去打个招呼。你不会想背着这玩意儿挨一枪的。”
    “死也不想。”年轻人说,“远吗?”
    “很近。他们怎么叫你来着?”
    “罗伯托。”年轻人说。他就势让背包滑下来,轻轻架在溪边两块大圆石头间。
    “那好,就在这里等着,罗伯托,我会回来接你的。”
    “好。”年轻人说,“不过你是打算走这条路下到桥那儿去?”
    “不。到桥边有另一条路。近一些,也好走一些。”
    “我希望这些东西不要离桥太远。”
    “等着瞧吧。要是你不满意,咱们就再换个地方。”
    “先看看。”
    他挨着背包坐下,看着老人爬上岩架。那不难爬,老人看也不看就能找到抓手的地方。年轻人看得出,他爬过很多次了。而无论藏在上面的是什么人,都很小心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年轻人名叫罗伯特·乔丹,他饿坏了,忧心忡忡。他常常饿,但不常忧心,因为他并不在意自己的处境。他有经验,知道要在敌人后方的乡间活动有多简单。在阵线后走动很简单,穿越阵线也简单,只要你有个好向导。对于你遇到的事,唯一要紧的是,万一你被抓了,事情就麻烦了——要紧的是这个,还有,你得确定能相信谁。要么完全相信你的同伴,要么完全不信,没有别的选择。你必须在信任问题上做出决定。他一点儿也不担心这个,但有别的麻烦要操心。
    这个安塞尔莫是个好向导,走山路厉害极了。罗伯特·乔丹自己走山路也还不错,可跟着安塞尔莫从黎明前走到现在,他知道,这老人能让他走得累死。到目前为止,罗伯特·乔丹完全相信这位安塞尔莫,除了判断力。他还没机会考察老人的判断力,而且不管怎么说,做判断是他自己的职责。不,他不担心安塞尔莫,桥不比其他东西更难。无论什么桥,只要你叫得上名字,他就知道怎么炸掉它,他炸过各种规格、各种结构的桥。两个背包里的炸药和装备足够炸掉那座桥,哪怕它比安塞尔莫说的再大上一倍,就像他记忆中的那样,一九三三年他曾经走过这座桥,步行前往拉格兰哈;就像前天夜里,在埃斯科里亚尔外那栋房子的楼上房间里,戈尔茨读给他听的描述那样。
    “炸掉那桥没有意义。”戈尔茨说,他的铅笔点在大地图上,灯光照在他带疤的光头上,“你懂吗?”
    “是,我懂。”
    “毫无意义。只是简单把桥炸掉,就等于失败。”
    “是,将军同志。”
    “应该做的是,刚好在设定的进攻时间前把桥炸掉。你当然明白这一点儿。那是你的权利,事情就该这么做。”
    戈尔茨盯着铅笔看了会儿,又用它轻敲着牙齿。
    罗伯特·乔丹没有说话。
    “你知道那是你的权利,你也知道该怎么做。”戈尔茨接着说,看着他,点点头,用铅笔敲一敲地图,“那是我该做的。那是我们无法达成的。”
    “为什么,将军同志?”
    “为什么?”戈尔茨恼怒了,说,“你见过多少次进攻了,还问我为什么?有什么能担保我的命令不走样?有什么能担保进攻不被取消?有什么能担保进攻时间不会推迟?有什么能担保它会在应该开始的六个小时内发动?有哪一次进攻是照计划来的吗?”
    “只要是您的进攻,就会准时。”罗伯特·乔丹说。
    “它们从来都不是我的进攻。”戈尔茨说,“我计划了它们。可它们不是我的。枪炮不是我的。我必须去申请。我的申请从来就没有原样批下来过,哪怕他们什么都有。那还只是最基本的,还有别的。你知道那些人是什么样子,用不着我多说。总会有问题。总会有人捣乱。所以现在,你得清楚这些。”
    “那么,要什么时候炸桥?”罗伯特·乔丹问。
    “进攻开始以后。进攻一开始就炸,不要早。这样就不会有增援部队从那条路过来了。”他用铅笔指点着,“我必须确信,没有任何人能从那条路过来。”
    “进攻什么时候开始?”
    “我会告诉你的。但日期和时间都只是参考,你必须随时做好准备。你要在进攻刚一开始就把桥炸掉,明白吗?”他用铅笔比画着,“那是他们增援的唯一通道。到我进攻的山口,那是唯一的路,他们的坦克、大炮,甚至卡车都只能从那儿走。我必须确定桥没了。不能提前,否则万一进攻推迟,他们就有时间修好。不。一定要在进攻开始以后炸掉,我必须知道它炸掉了。只有两个哨兵。跟你一起去的人就是当地的,他们说他很可靠,你看到就知道了。他手头有人,在山里。你要多少人就跟他说。尽量少一点儿,但得够。这些其实用不着我来说。”
    “我怎么确定进攻开始了?”
    “到时候会出动整个师。照计划会有空袭。你又不聋,对吧?”
    “那我就等飞机开始投弹以后动手,那时候进攻就开始了?”
    “你不能次次都这么判断。”戈尔茨摇着头说,“不过这一次,是的,这是我的进攻。”
    “我明白。”罗伯特·乔丹说,“我说,我不太喜欢这个。”
    “我也不太喜欢。你要是不想干,现在就直说。你要是觉得你干不了,现在就直说。”
    “我干。”罗伯特·乔丹说,“我会干好的。”
    “要的就是这句话。”戈尔茨说,“没有东西能过桥。这得绝对保证。”
    “我明白。”
    “我不喜欢派人去做这种事,还是用这种方式。”戈尔茨说,“我不能命令你去。我很清楚,照我的要求,你必须做些什么。我这么仔细地解释,就是要让你了解这一点儿,同时了解所有可能的困难和任务的重要性。”
    “桥炸掉了的话,你要怎么挺进拉格兰哈呢?”
    “强攻拿下山口以后,我们就着手修复它。这是个非常复杂的漂亮行动。像往常一样复杂,一样漂亮。计划已经做好了,在马德里。这是文森特·罗霍的又一大杰作,就是那个倒霉的教授。我策划了这场进攻,而且跟往常一样,是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策划的。但整个行动非常合理。我很满意,比以往满意得多。只要桥一断,它就能成功。我们就能拿下塞哥维亚。瞧,我来告诉你事情会怎样发展。你明白了?我们要进攻的不是山顶上。我们要占领它。进攻目标要远得多。瞧——这里——就像这样……”
    “我还是不知道的好。”罗伯特·乔丹说。
    “很好。”戈尔茨说,“也就是说,你能少些负担,对吧?”
    “任何时候我都宁愿别知道太多。那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总不会是我说出去的。”
    “不知道更好。”戈尔茨用铅笔敲一敲额头,“有好多次,我也希望自己不知道。不过有件事是你必须知道的,炸桥的事,你确实清楚了吧?”
    “是的。那个我知道。”
    “我相信你。”戈尔茨说,“你一个字都不用多说。现在,我们喝一杯吧。说了这么多,我渴了,沃尔丹同志。你的名字用西班牙语念起来很有趣,沃尔当同志。”
    “‘戈尔茨’用西班牙语怎么说,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