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悬疑小说 > 三个妹妹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三个妹妹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三个妹妹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三个妹妹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吴晓波、王跃文、王世渝、王小帅、李莉联袂推荐;新生代悬疑推理女神汪洁洋代表性著作!

作者:汪洁洋著

出版社: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9-01

书籍编号:30441937

ISBN:978751621868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10403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悬疑小说

全书内容:

三个妹妹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想杀你的,是微笑看你的,因为杀机,需要隐藏。


——汪洁洋


这本书,献给我深爱的挚友、我的梦想合伙人、资深媒体人董晓小姐。

第一章 简婕


1


不得不说,有些时候我无法选择。


眩晕过后,我终于从黑暗中逃离,右边肋骨却岔了气。


这很像肠胃炎初期的症状——气体在肠道各处萌生,肆意游走一番,本该从下面悄然排出,却凝在肋骨包围的腔体里,等着打嗝逆袭。


如果您是女人,还可回味月经前夜的感受,伴随恶心腹胀,刺痛从乳房边缘沿经络至腋下,“嗖”一下又蔓延到后背,但却没法指出痛点。


如果您还无法想象就赶紧作罢,这毕竟不是好事,我不认识您,这会儿也顾不上,我正自身难保呢!


我被人裹住了,手脚都无法动弹,就像一个顶端开口的粽子或鸡肉卷。但我不打算反抗,因为这种感觉既暖和又舒服。


我的脸紧贴一片柔软的所在,嘴里正含着什么物件,下意识地吮吸几下,伴随一股腥腥甜甜,某种液体顺着嗓子徐徐流下。


等眼睛缝里瞄到光亮,耳朵和鼻子都恢复知觉,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女人的怀里!而包裹我的是一条浅黄色的毛巾毯,上面居然还有天线宝宝的图案。和宝宝一样,我也穿着连体裤。我立刻明白咽下的是什么,赶快吐出嘴里的东西!


“怎么就不吃了?”


一个柔柔的女人声音,她把那颤巍巍的物件重新塞进我嘴里,我赶快用舌头推了出来。


“我来看看。”


一个男人靠了过来,我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儿,原来他一直喷这个牌子。


“刚才还哭个不停,吃一口又不吃了。”


女人挺起胸脯又塞,我也横下一条心,紧闭双唇。


“算了,不勉强你,肚子饿了再吃。”女人整理好内衣,用温润的手抚摸我的额头。


“这孩子懂事,知道少喝点给别人留着。”


男人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脸蛋,我瞪了瞪他,这个坏家伙!


女人并不介意,换左手抱我,右手轻拍我的背,一个声音带拐弯的嗝儿伴着奶酸味从我的嗓子眼儿溢出,刚才的岔气便顺了。


“他不吃,该喂我了吧?”


男人笑嘻嘻地搂住女人的肩膀,女人笑吟吟地把我妥帖地放下,双手捧住他的脸,嘴唇就贴了上去。我睁开眼,正好看到这幅情景,赶忙又闭上。


阿弥陀佛,上帝保佑,阿门!


“还是等他睡了吧。”女人挣脱男人,“在孩子面前,毕竟不好……”


“没事,他才多大呀!”男人撒娇,“我可等不及啦,咱们已经多久没见面了?”女人掰手指头:“从我怀孕7个月到现在,大半年了。”


“那你说我还能等吗?”男人边说边吻,女人不再拒绝。


完了,白来一趟!


我暗自烦恼,接下来如果观看现场表演,我的小心脏肯定受不了,还是先走为妙吧!


“你说这么小的孩子能听懂大人说话吗?我怎么感觉他在瞪我!”


“他当然要瞪你了,出来约会还带着他。”


“不是,他刚才的眼神,真的很奇怪。”


“潇潇,我是多么爱你,这么久没见,我快疯了,别折磨我了!”


这个叫潇潇的女人瞬间被情话催眠,重新抱住男人,用头发蹭着他的下巴:“肯定是我多心了,我也很想你,很爱你……”


看来这次真的白跑了,刚燃起的小希望像蜡烛一样“噗嗤”被吹灭,我叹了一口气。


“听见了没?他在叹气呢!”


女人再次推开男人,凑到我身边:“宝宝,是你在叹气吗,你为什么叹气呀?”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趁她直视我的脸,我抓住机会张口说道:


“冯潇潇,有一天……”


2


从黑暗中逃回来,我满嘴奶味。桌上的咖啡还热,我赶紧抿了一口——腥,还是腥!


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但我必须提前回来,这样的场合怎么久留呢,看久了别说眼睛受不了,心脏也受不了啊!


身旁的沙发上,一个男人双眼紧闭,睡得深沉,我又闻到了他的香水味儿,就是这个牌子。珍儿想替我叫醒他,算了,让他再睡一会儿吧,我便起身刷牙。


乌云低垂,雷声滚滚,维珍港开始下雨了。


我喜欢下雨,这个世界上有点小情小调的女人,哪个不喜欢偶尔下点雨,跟着流点泪呢?


在我的办公室,整个海港壮丽的景色尽收眼底,是赏雨最佳的地点。


可我喜欢的是小雨,丝丝滑滑,特供给淑女赏玩,却绝不是眼前这粗暴的壮汉光景——


窗外,天空和海水已浑浊一体,豆大的雨粒复仇一般密集地砸向我的落地窗,闪电也来助兴,其中一条恰好击中不远处的大厦,楼顶的避雷针释放出刺眼的火花。


珍儿知道我怕打雷,不准我站在窗边。白昼如夜,办公室的灯光已自动调节,书桌上镶着彩色马赛克的台灯、墙边的陶瓷镂空中式落地灯和角落里的各处夜灯缓缓亮起,给脚下的阿拉伯手工地毯染上一层橙色的光晕来。


我厌恶白色灯光,当年那件事情之后,从昏迷中醒来,一睁眼看到的就是头顶白晃晃的无影灯……


办公室是我自己设计的,和我这个学数学的相得益彰,色彩碰撞,线条律动,装饰极简,外人唯一不解的是,这里除了电话机,再也找不到任何电子产品,尤其是现代人爱不释手的电脑。


我厌恶电脑,因为有一次,我的眼睛俯视笔记本电脑触摸区的那块小镜面时,看到自己的眼角堆满了令人绝望的鱼尾纹,暴露出我极力隐藏在化妆品下面,日渐老态龙钟的真实模样,从此我就憎恨物体崭亮的表面。


其实,我厌恶和害怕的远不止这些,严重的幽闭空间恐惧和极度的洁癖,都只是我强迫症的一小部分。事实上,一切吵闹,不和谐、不对称、不整洁都让我心烦意乱,而且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在名单上新增莫名其妙的项目。


再看我的办公室,位于维珍港景观最好的高档写字楼里,我大笔一挥,买下整层,开了这家事务所。不过事务所没有指示牌,大楼指引里也没有标注,电话簿里更是找不到,我雇了珍儿这一位助手,只有这样的宽敞和安宁才让我放松。


有珍儿就够了,我的生活十分简单,她能帮我打理好一切。


此刻,我一边喝着珍儿替我现磨的黑咖啡,一边端详眼前还在昏睡的男人——他已经看不出平日的潇洒,眼窝深陷,胡子拉碴,十几天前,刚失去了最爱的女人。


现在,这位老同学,需要我的帮助。


3


等洛冬的眼皮子跳了几下,我便推了推他,训道:“你这个鬼崽子,怎么把我带到那里去啦?”


“抱歉啊,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的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这一幕。”


“故意邀请我看现场直播,你不是暴露狂吧?”


洛冬满脸通红,把男女隐私展现给外人,的确难为情!不过好在我们是老同学,我也没告诉他我刚才经历的细节,不然他会更加无地自容,我也少不了尴尬。


其实呀,我根本就没怪他——看来这件事洛冬果然记忆深刻。不过,哪个人会轻易放过打趣老同学的机会呢,于是我丢了一个珍儿新烤的咖啡纸杯蛋糕给他,继续糗他:“这么饥渴呀,还带着孩子约会?”


唉,洛冬是真的叹气:“没办法,那个男人盯得太紧,带着孩子我们才能见上一面……”


“你们既然这么相爱,为什么不离婚在一起呢?”珍儿插话。


沉默片刻,洛冬才把脸从双手做成的临时掩体里抬起,轻声道:“是因为责任感——懦弱的是我,我爱潇潇,爱得可以放弃我的生命。但我却没勇气离婚,我有很多顾虑,不想辜负妻子,更放不下孩子……”


“混账话!”珍儿狠狠白了洛冬一眼,腮帮子鼓得像只小河豚。


我宽容地看看珍儿,用眼神示意洛冬不要介意。毕竟是老同学了,我倒能理解他,虽然洛冬夫人我见过,请允许我在这里叹息——那是个甚至不需浪费笔墨去形容的家庭主妇。而洛冬面对的,就是那个老得渣子都不剩的人类难题,在红颜知己和糟糠之妻中间,究竟该如何选择和了断。


当然,最后洛冬做了选择,冯潇潇也做了了断……


“这次行吗?”洛冬把话题扯回来。


“有点儿悬。”


我实话实说,因为刚讲完那句话我就“跑”了,后面发生的事儿我一概不知道。


也是啊,一个吃奶的婴儿忽然讲出完整的句子,不是吓死人吗!不过这能怪我嘛,都是洛冬带的“路”,烂摊子也只能由他自己收拾了——


“后面的事情你记得吧?”我把手指插进头发,给还没全干的头皮透透气。


“她当时吓傻了!”洛冬用舌头舔舔嘴唇上的蛋糕屑,细心地把包装纸放进垃圾桶,“因为我没听见,就说肯定是幻觉,她想想也是,最后不了了之。”


珍儿这时候用眼神提醒我注意时间,我笑着站了起来,这次不行,还得安排下一次。不过如此亲密的肌肤接触,对我和洛冬的情人——冯潇潇来说也许是好事。


洛冬难掩失望,但还是握住我的手:“心肝儿苏黎姐姐,今天辛苦你了,但愿我们下次成功!”


“一定会成功。”


送走洛冬,我走上露台,一个人对着维珍港吹海风。


大雨转瞬即逝,天空已然澄澈,海港恢复了平和宁静。


一只嘴角带鹅黄色线条的雏鸟扑腾了好几下,我以为它要跌落摔死,谁知道却在危急时刻抓住露台的扶手,用力一蹬,再次飞回海面。


死了也好,重新托生去。活着也罢,且活且修行。


我右侧后背又开始隐隐作痛,恶心漾了上来,珍儿扶住我的胳膊:“苏老师,您脸色难看,赶快休息一下吧!”


4


没错,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我不是穿越剧导演,不靠写科幻小说谋生。20年前的我也不敢相信,世上真有如此玄妙的力量——我能帮助其他人,唤回死去的灵魂,指引他们重生。


不过心无敬畏的人是难以理解的,因为他们是偏执的怀疑论者。


怀疑,是隐藏无知最好的手段。


用人类已知的语言解释我的力量非常困难,但我们又必须让客人听明白。还好有珍儿这位出色的助手,她比我说得清楚:人的确有灵魂,灵魂独立于肉体存在。


不过灵魂只能住在鲜活的肉体里,一旦器官濒死,灵魂就会慌乱,需要尽快寻找新的肉体依附;如果找不到,只能委身于空气中,最后能量耗尽,完全消散。


这个时候,如果有外力指引,帮助灵魂找到新的肉体,就可以使其重生。


而我就是指引人,指引的过程我称之为“唤回”。


世上有没有鬼我真说不清,但客人经常请我解释灵魂和鬼之间的区别。


唤回灵魂的仪式并不复杂,不同于神婆驱鬼,经常要杀鸡宰羊,装模作样弄得血腥恐怖,灵魂喜欢简洁的做派——我就坐在一间安静的房间里,渐渐入定后把灵魂带回人间。


不过问题来了,如何让陌生的灵魂乖乖地跟我这位“指引人”走呢?


灵魂可不会随随便便听人召唤,它们很任性,只会跟约定好的人走。


所以我必须先催眠委托人,进入委托人的回忆,在某些特定场合,“化身”为第三人,取得被唤回人的信任,说服他或她的灵魂在临死前一刻“跟我走”。


每次珍儿说到这里,客户的嘴已经合不上了。


这时我就会踱着步子,捧着我的骨瓷咖啡杯重新出场:“对不起,我要补充一点。”说到这里我总会高高昂起头,用下巴尖对着客户,清清嗓子说道,“我只能唤回灵魂,不能修复肉体。想看疑难杂症,治疗各种绝症的不要来找我,因为肉体的衰老不可逆转,这是宇宙中残酷的事实。我也不能改变历史,比如我无法告诉你今晚双色球的中奖号码,被唤回人还是会在特定的时间死去,因为我不是上帝。”


珍儿这时候配合默契,会用极其崇拜的眼神望着我,直到我心满意足地扮完式样,背影再次飘回自己的办公室,才满脸带笑地继续为客人解释——


而且,也不是所有死去的人都能被唤回,比如莎士比亚——


为什么?因为这个世界上可能已经不存在“真正”爱他的人,这种爱不是口头上的缅怀,礼节上的爱戴,更不是欣赏和崇拜,而是发自内心的渴求!


这种渴求一般来自于父母、爱人、子女和兄弟姊妹,是血亲和姻亲的最亲密层级。换句话,只有至亲才能唤回死者的“灵魂”,我们也只接受这类唤回请求。


死的确是可悲的,因为除了活人的心里,他们已无处生存。


所以与其说是苏老师唤回了灵魂,不如说是世上的爱和留恋,让死去的灵魂得以安放……


“没有肉体,唤回灵魂还有什么用呢?”


这样无礼的问题,我是最懒于回答的,不仅懒于回答,还想跳上桌子骂人摔东西!还好有珍儿,在我每次濒临发怒的边缘,礼节性地把客人带离我的视线。


“有什么用?这些浅薄、愚蠢的家伙!”


我颤巍巍地拉开抽屉,掏出香烟,点上一支放在烟灰缸里,趴在桌上一次又一次深呼吸,直到稀薄的烟雾飘进鼻腔,内心的激动才平复一些。


每一个尝过永失吾爱滋味的人,都会自己找到答案。


比如我——不过我已经答应珍儿,每周五不能因痛失孩子而哭泣,因为身体总要歇一歇。


我日夜为之痛哭的是我的女儿,唯唯,20年前死去了。


劝我的人很多,孩子只是父母人生的一部分,不是全部,穿白衣骑白马,失去了就是无缘,要学会放下。更多的人是非议我矫情,天底下没了孩子的人多了,痛苦是肯定的,但像我这样夜夜流泪的却没几个。


我懒于争辩,也无话可说,因为我和别人不一样。


别人的孩子死于意外或疾病,我的孩子却是我杀的!


我杀的……


是我——


把她从十层楼高的露台扔下去,眼见她如同一只还没长齐翅膀的雏鸟,坠落在地面之后,鲜红飞溅……


5


不可否认,灵魂唤回很像江湖骗子的把戏,现实中也不乏怀疑者,网络上的争论更激烈,好在我从不上网,远离了烦扰。


我懒于解释,因为解释没有用。


我曾经反复告诉警察,告诉我能遇见的每一个人,是我杀了唯唯!


是我,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