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波斯人信札(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波斯人信札(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波斯人信札(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波斯人信札(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法)孟德斯鸠,梁守锵译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0-09-01

书籍编号:30411914

ISBN:978710007060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7334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cover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出版说明


我馆历来重视移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从20世纪50年代起,更致力于翻译出版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的古典学术著作,同时适当介绍当代具有定评的各派代表作品。我们确信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够建成现代化的社会主义社会。这些书籍所蕴藏的思想财富和学术价值,为学人所熟知,毋需赘述。这些译本过去以单行本印行,难见系统,汇编为丛书,才能相得益彰,蔚为大观,既便于研读查考,又利于文化积累。为此,我们从1981年着手分辑刊行,至2004年已先后分十辑印行名著400余种。现继续编印第十一辑。到2010年底出版至460种。今后在积累单本著作的基础上仍将陆续以名著版印行。希望海内外读书界、著译界给我们批评、建议,帮助我们把这套丛书出得更好。


商务印书馆编辑部


2009年10月

译者前言


《波斯人信札》(1721)是法国启蒙运动思想家孟德斯鸠的第一部、也是唯一的一部小说。该书一出版便取得巨大的成功:当年就出了四版,印刷十来次,还有若干伪版,并立即被译成欧洲各国文字。孟德斯鸠靠着这部处女作,从一个外省法官,跻身巴黎上流社会,出入著名沙龙,于38岁就摘取了法兰西学士院院士的桂冠,得到了法国知识分子梦寐以求的荣誉,这一切应归功于该书的美学价值和认识价值。


《波斯人信札》这部书信体小说继承了法国笔记文学的传统。这种文学体裁虽有结构松散的缺点,但却可自由选择主题,组合素材,剪接文字,铺陈事实;可以蓦然而来,飘然而去,戛然而止。但孟德斯鸠与前人不同,或者说,胜于前人之处,在于此书融传奇与哲理于一体,虽无拉伯雷《巨人传》的想象丰富,恣肆汪洋,诙谐生趣,却以虚构影射现实,用事实晓谕真理,借荒诞以娱众,寄覃思于诡谲,情节离奇,文笔幽默,叙事简洁,说理明晰。孟德斯鸠说:“此书出版时,人们并没有把它视为严肃作品,它其实也不是严肃作品。”(《〈波斯人信札〉说明》)正是这种寓庄于谐的风格,令人常读不厌,而又不至于锋芒太露,授人以柄。另一方面,小说适应了法国人在路易十四去世后,寄望变革而对摄政时期的改革又感到失望的心情,反映了启蒙运动初期人们要求重新认识现实、寻求真理的躁动心态,同时满足了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殖民主义的扩张,人们对东方的猎奇心理。这一切,作者通过塑造主人公郁斯贝克而表现出来。郁斯贝克一方面在巴黎宣扬理性的批判,揭露虚假的价值和虚伪的行为;另一方面,在波斯,对自己的后房妻妾,实行最无理性、最无人道、最虚伪的专制。有的评论者把《波斯人信札》中的巴黎见闻与后房故事割裂开来,认为全书不存在统一性问题。其实,该书的统一性和把全书联系起来的“秘密的、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条人们觉察不到的链条”(孟德斯鸠:《关于〈波斯人信札〉的几点想法》),就在于贯穿其中的批判精神,而这种批判精神,正体现在郁斯贝克的两重性格上。作者以郁斯贝克和里加等人在巴黎的所见所闻,所发表的言论,批判了法国当时的现实,笔锋所指,政治、经济、军事、宗教、文化、风俗习惯,无所不及,给我们展现了一幅虽嫌零碎、但却发人深省的社会风情画。与此同时,作者又以郁斯贝克对其妻妾的残酷迫害,批判了当时波斯的风俗。即使如某些人所说,作者写后房故事只是“为了给沙龙消遣,为了解闷”,但当作品发表之后,这故事便独立于作者的意志之外,以它自身的力量去感动人,启迪人。正是这种批判精神、这种认识价值和美学价值,奠定了《波斯人信札》在世界文学史上的地位。


当然,《波斯人信札》对法国现实的批判是无伤大雅的,人们完全可以接受,而事实上也接受了,孟德斯鸠在法国上流社会的成功,说明了这一点。相比之下,伏尔泰的命运就坎坷得多。尽管他的作品受到公众的欢迎,但却不容于宫廷,不容于教会,他本人五次被放逐,两度入狱,直至52岁才当选为法兰西学士院院士。另外还要看到,正如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萨伊德在其《东方主义》中指出的,西方对东方的描述,无论是在学术著作还是在文艺作品中,都严重扭曲了所描述的对象。《波斯人信札》中所介绍的东方的人情风俗,无论是波斯、印度,还是莫斯科维亚,都是出于西方人的猎奇心理。孟德斯鸠以虚构的东方来批判真实的西方的不合理性,可这种批判仍未能摆脱西方中心主义的局限性。由此人们不免又想把孟德斯鸠跟伏尔泰作对比。伏尔泰在其名著《论各民族的精神与风俗》(简称《风俗论》)中,上下数千年,纵横几大洲,介绍世界上几十个国家,但他总是以“称赞的口吻谈到除犹太人以外的非西方的民族”(梁守锵:《风俗论·译者前言》)。看来,在这方面,孟德斯鸠是稍逊于伏尔泰的。但是,尽管孟德斯鸠作为启蒙运动思想家,最主要的贡献在于他的《论法的精神》,可《波斯人信札》毕竟是启蒙运动时期第一部重要的文学作品,开启了理性批判的先河,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


《波斯人信札》很早就被介绍到中国。先是由林琴南以《鱼雁抉微》为名译成汉语,1958年有罗大冈先生的译本问世。拙译参考了罗本,并继承了其中的某些传神之笔。译本根据的原版为Librairie Générale Française的版本。“序目”、“原注”和“评论”系乔治·居斯多夫所作,译者对“评论”作了删节。此译本得以出版,还得到Gui DURANDIN教授、Jean-Luc DESCAMPS先生、Andrée BERJAOUI夫人、Maurice GAUTHIER先生和Louis DEPAGNE先生的大力帮助,提供插图和资料,译者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梁守锵


2005年5月25日于中山大学康乐园

  • 乔治·居斯多夫,1912年生于波尔多附近。1933—1937年就读于髙等师范学校。1948年起在斯特拉斯堡大学教书,曾发表多部哲学著作。1966年发表《人文科学与西方意识》五卷本。——译注
  • 巴尔扎克《人间喜剧》中多次出现的人物,到巴黎后取得成功。——译注
  • 乔弗兰夫人(1699—1777),其沙龙享有欧洲声誉。——译注
  • 戴方侯爵夫人(1697—1780),其沙龙接待过丰特奈尔、孟德斯鸠、马里澳和百科全书派。——译注
  • 朗贝尔夫人(1647—1733),法国文学家。费奈隆、丰特奈尔、孟德斯鸠和马里澳常出入其沙龙。——译注
  • 汤桑侯爵夫人(1682—1749),法国文学家,达朗贝之母,因其沙龙而著名。——译注
  • 丰特奈尔(1657—1757),法国哲学家和诗人。——译注
  • 萨德(1740—1814),法国色情文学家,作品充斥着对妇女的变态性虐待的描写。——译注
  • 嘉朗(1648—1715),法国东方学家。《一千零一夜》的译者。——译注
  • 即法国新教徒。——译注
  • 夏尔当(1643—1713),法国旅行家,曾游历印度、波斯,著有《波斯国王苏立曼三世的故事》、《波斯与东印度游记》。——译注
  • 指孟德斯鸠。——译注
  • 歌剧《后宫诱逃》是莫扎特(1756—1791)艺术成就达到巅峰的作品之一。——译注
  • 高比诺(1816—1882),法国外交官和作家。——译注
  • 蒙田(1553—1592),法国文艺复兴后最重要的人文主义作家,著有《随笔录》三卷(1580,1588)。——译注
  • 笛卡儿(1596—1650),法国哲学家及学者。——译注
  • 培尔(1647—1706),哲学家,著作《历史与批判辞典》。——译注
  • 参阅伏尔泰《论各民族的精神与风俗》的《译者前言》。——译注
  • 指波舒哀。——译注
  • 费奈隆(1651—1715),法国坎布雷大主教、文学家。——译注
  • 拉布吕耶尔(1648—1696),法国写讽刺作品的道德学家,以法国文学杰作《品格论》而著称于世。——译注
  • 伏尔泰哲理小说,写来自天狼星的游客,发现人类极端渺小又极端自大,通过这两种极端,说明普遍的相对论。——译注
  • 英国讽刺作家斯威夫特(1667—1745)的小说,以假想的大人国和小人国来讽刺时政。——译注
  • 北美印第安人。——译注
  • 易洛魁人泛指全部操易洛魁语的北美印第安人。霍顿督人,原占有南部非洲整个西部地区的游牧民族,现聚居于纳米比亚南部。——译注
  • 法国的一种讽刺幽默杂志名。——译注
    序言
    〔法〕乔治·居斯多夫


    为什么是《波斯人信札》?我们几乎只能从促使出现这部虽有瑕疵、但注定要在法兰西文学中占有地位的小说之表面和深刻的原因进行思考。不妨设想一下:孟德斯鸠,年方三十,外省年轻贵族,从业司法,案牍役使,碌碌无为。他厌倦这种生活,他要消磨时间;他读书,参加地区首府学术组织波尔多科学院的研究和各项工作。但这一切并不足以使一个急切想实现眼界更加开阔的憧憬,而且有机会领略巴黎生活乐趣的人的不安于现状之心得到满足。
    就像夏朗泰·拉斯蒂涅随着能力和野心的增长,在昂古列姆找不到一展鸿图的舞台,孟德斯鸠想在巴黎取得一席之地。但他并非两手空空前往。喝彩之声,一下子在知识界、在首都沙龙响起,他备受欢迎。《波斯人信札》这部尝试之作,这部杰作,成为他的资格证书,他的知识贵族推荐信,他的护照,靠着这一护照,这个外省法官从此便作为合格的巴黎人物而为人敬服。诚然,过了很久之后,孟德斯鸠将要为这第一本书中某些放荡不羁的思想和风俗感到遗憾,但他把这说成是年轻之过,并为自己的宽容辩护。
    不管怎样,目的是达到了。《波斯人信札》的作者看到巴黎最有名气的沙龙都向他开放。他属于幸运儿,受到乔弗兰夫人、戴方夫人、朗贝尔夫人、汤桑夫人的接待。他甚至得到法国知识界的泰斗丰特奈尔的赏识和保护。人们无法幻想有更加辉煌的成功;但随着荣誉的奠定,也必然引起了保守思想者的愤怒攻讦和笔墨官司。
    成功的原因在于作品的独特性,这种独特性具有深刻的内涵,在某些方面,也许连作者本人都没有意识到。开始时,无疑只是供作者及其朋友共同消遣而已。乍看起来,《波斯人信札》靠想象和奇思这两者的魅力来装点,正如作者本人在很久以后这样指出:“没想到从《波斯人信札》中居然发现这像是一种小说,这真是令人再高兴不过的了。读者看到这种小说的开端、发展、结局。各种人物均被置于一条把他们联系起来的链条之中。……郁斯贝克在外的时间愈久,他家后房内部愈加混乱,也就是说怒火愈炽,爱情日薄。”(孟德斯鸠:《关于〈波斯人信札〉的几点想法》)
    在这部小说里,有流血、肉欲和死亡,还有些许色情的作料,使这一切更加津津有味。这还远不是非凡的萨德侯爵笔下阴暗的狂暴行为和真正的魔鬼;那个世纪才过了二十年,而孟德斯鸠的胆量还没有超出有教养的言情文学的界限,况且这种放荡不羁也已经容易流于色情了。这些信是“波斯人”的信,体现了当时人们由于阅读同时代的作品而抱有的对假东方的时代热。嘉朗翻译的《一千零一夜》,以其想象的新世界的魅力令欧洲倾倒。寄居英国的法国胡格诺教徒约翰·夏尔当在1664—1680年完成,并在1686年和1711年发表的游记,提供了大量的资料。孟德斯鸠还参考了其他学术著作,这些著作也有助于他从远离伊朗的地方,为西方人的猎奇,构思出一个活动的舞台。孟德斯鸠根本不是第一个利用这些可能性的人。博学之士已经发现了幻想小说这种体裁:例如马拉纳和科托朗迪的《大贵族的间谍》(1680),或者又如埃克斯法院律师J.博内的《致伊斯法罕文学家米斯拉的信》(1716),这些小说成为《波斯人信札》的先驱,而拉伯烈德老爷本人则有可能从中得到启发。
    因此,在《波斯人信札》之前,便已有某些波斯人信札,但这些先例的发现,并无损于孟德斯鸠这本书,因为它们早已被人遗忘了。这些源泉从地下冒出,是这部牵动我们之心的作品激起的微澜的结果。我们喜爱的《波斯人信札》之所以至今仍富有生命力,是因为它比在它之前的那些信还提供了某些东西,某些不同的东西。这种百读不厌,常读常新,并不在于小说本身,而且必须承认,尽管孟德斯鸠竭力洒上若干香料,小说仍不脱平庸。后房私通的情节,虽取材于夏尔当目睹之事,可在今日读者看来,显得刻意编排,而没有莫扎特《后宫诱逃》的优雅韵味。那些妻子或侍妾,不管是否得宠,以及她们的婢女和阉奴,都不太会引起我们的注意;作者本人也并不把这些认真当做一回事,以避免发生某些张冠李戴的现象。读者对于这种爱情游戏的两地相思和悲剧式的解决,完全无动于衷。孟德斯鸠苦心孤诣地把欧洲日历的日期改写为东方式的日期,这把戏并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