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罗芒狂欢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罗芒狂欢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罗芒狂欢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罗芒狂欢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法)勒华拉杜里,许明龙译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5-11-01

书籍编号:30411757

ISBN:978710011612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598396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罗芒狂欢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译自《罗芒狂欢节》英译本:Carnival in Romans,Phoenix Press, 2003, London。——译者


前言罗芒狂欢节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罗芒曾是法国的一个纺织业中心,位于里昂南面从前叫做多菲内省的那片土地上。这个小城16世纪的人口约为8000人。每年二月的丰盛星期二狂欢节,这里都要举行盛大的、多姿多彩的活动。1580年的狂欢节盛况胜过往常,但却演变成了一场显贵对工匠的血腥伏击,工匠的首领们或是被杀,或是被投入牢狱。当其时,法兰西正陷于宗教战争的剧烈动荡之中,这次由民众欢庆活动演变而成的暴力事件,犹如一支火箭炸响在法兰西上空。据当年记述,这次罗芒事件兼具莎士比亚悲剧和街头小戏的特点,主角则是男人。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这个事件都具有很强的社会和文化史意义。但是,对于居住在远离法国南部的兰开夏、纽约、明尼苏达等这些城市中的读者来说,罗芒狂欢节事件有什么值得他们关注的呢?


若想充分估量罗芒狂欢节事件的重要性,首先不能忘记,此次事件发生在宗教战争的两个重要阶段相交之际,法国的宗教战争是16世纪下半叶发生在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之间的一场激烈的战争,整个法兰西和西方世界的许多国家都卷入其中。


自1560年起在法国占据上风的胡格诺派(Huguenots)1572年在臭名昭著的圣巴特洛缪之夜大屠杀中遭受重创,身心俱伤的新教从此每况愈下,无望东山再起。从1580年开始,一个庞大的以“联会”(League)为名的天主教组织声势日渐壮大;有人误以为原教旨主义已经在路德派和加尔文派的沉重打击下奄奄一息,其实它并未失去民心,而是在声势日盛的联会推动下,以胜利者的姿态毫发未损地重现江湖,保持着从前那副宗教狂热的面貌。天主教联会在原教旨主义推动下大量涌现,大贵族吉斯家族对于这个组织的领导其实有名无实,狂热的僧侣和布道修士才是这个组织的基础。这是一个近代意义上名副其实的组织,它不是一个松散的组织,而是一个民主的、前革命的、受操纵的乃至集权主义的组织。


罗芒狂欢节事件发生在上述这些事态发展的前夜,正如我刚才所说,它发生在激烈的宗教战争两个阶段的衔接处,即胡格诺阶段(1560-1572)和天主教阶段(1580年以后)相交之时。1558年相对平静,这是极具破坏力的两个阶段之间的一个台风眼,主导前一阶段的思想是加尔文主义,引领后一阶段的则是罗耀拉(Loyola)的思想。罗芒狂欢节前后盛极一时的多菲内(Dauphiné)起义民众联会的首领,除极少数例外,既非虔诚的天主教信徒,也不是僧侣,而是工匠、农民和资产者,他们都致力于捍卫各自的行业和社会利益,准备必要时为此而战。


就其基础层面而言,罗芒狂欢节实际上是一场广泛的地区性起义中的高潮阶段,是一场对抗政府和税收的反叛。在16和17世纪的西方世界中,此类反叛屡见不鲜,主要在法国,其次在英国和西班牙。在当时的知识精英论者看来,这些反叛所体现的是原始农民阶级极具野性的冲动。此类反叛活动如今被称作布热德主义(Poujadisme);布热德主义指的是一种只顾眼前的政治态度,这个词源于皮埃尔·布热德,此人曾在二战后领导了一场以小商人和熟练工人为主的联盟运动。在世界上的先进社会之一的加利福尼亚,也发生过抗税运动。就第13条提议举行的投票表明,抗税运动通常非常复杂,其实在16世纪的法国也是如此。正如帕金森法(Parkinson\'s Law)所指出,官僚政治如果不受监督就会日益恶化,就上面谈及的这个实例而言,其结果便是税收名目越来越多,税额越来越高。1580年的多菲内是一个抗税和反贵族斗争的舞台,贵族享受着与生俱来的免税特权,平民、农民以及资产者对此愤懑不平,他们憎恨税收,更仇视税收方面的不公正。因税收不公而引起的对贵族的愤恨犹如井喷,一发而不可收;在卢梭的平等思想中得到充分表达的这种愤恨,在法国大革命前夕再度喷发。


不过,1580年多菲内的起义还有其久远的根源,那就是中世纪反抗领主的斗争;反抗领主的斗争在18世纪最后十年间有了完全属于近代的崭新意义。1579年多菲内的造反农民袭击并捣毁领主庄园,在此前的1358年札克雷起义中和此后令人胆战心惊的1789年春季,都发生过此类事件。


罗芒是冲突的焦点。在地方层面上,工匠们借助行会向当地以政治强人法官盖兰为首的城市贵族发起挑战。1580年2月,狂欢节如期举行……于是一切都变样了。在冬春相交时节举行的狂欢,勾起了人们对往日的回忆,那时人们在骤然爆发的纵情欢乐中埋葬了不信教的日子,成为基督教徒。人们以这种方式为即将到来的封斋期做好准备,而封斋期则是一个以复活节洗礼为高潮的净化的过程,是心灵诞生或再生的时节。为丰盛星期二而制作的模拟人像遭到审判并被处死,这是放纵无度的异教徒狂欢活动至此终结的标志。但是,狂欢节也与社会的罪恶或灾难有关,不幸的是,人们很难就什么是社会的罪恶或灾难达成共识。换言之,消灭社会灾难就意味着阶级斗争,一方是贪婪的显贵,另一方是造反的农民。双方都成群结队地、气势汹汹地来到狂欢节,通过表演和礼仪活动彼此激烈争斗,最后以一场血腥的屠杀告终。


罗芒狂欢节尽管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地方事件,却深刻地揭示了往昔文化中的各个层次。它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城市和一个与众不同的省份。从更加广泛的意义上说,罗芒狂欢节让我们看到的是:在宗教改革时期、巴洛克时代初期和天主教反改革运动兴起之时的一出文艺复兴的城市活剧。

德龙省档案,E 1169 (=罗芒市档案 II 4)。


马蒂娜·佩罗歇(Martine Perrochet)在她论述15世纪罗芒的未版论文中,以每户平均5人计算,未统计在人口总数中的特权享有者和赤贫者换算为0.67人,两者相加为5.67。用这个系数求得的当时罗芒总人口为6594人。我保留她的0.67,但把她的5调整为4.5,两者相加为5.17。不过,这些数字也仅是约略而已。


德龙省档案,E 3592,1366年。


数字来源为马蒂娜·佩罗歇关于15世纪罗芒的未版论文(论文手稿藏于罗芒市立图书馆)。


罗芒市档案,CC,各该年份的直接税册;托梅·德·迈松纳夫《罗芒史》(Thomé de Maisonneuve,Histoire de Romans),第2卷,第571页。


罗芒市档案,CC 81。


罗芒市档案,BB,这个时期的资料(感谢罗西奥 (M. Rossiaud) 先生热情提供)。


从1564年6月到1565年1月的瘟疫流行期间,死于瘟疫的罗芒人约为4000人(德龙省档案,E 3667)。从1566年到1557年,罗芒人口急剧萎缩;尽管由于乡民涌入城市和寡妇再婚后立即受孕并生育,致使人口迅速得到部分补充,但人口减少的趋势并未得到逆转。(参见G.德里伊(G. Delille)的相关论文)


罗芒市档案,CC,1566年直接税册。


罗芒市档案,CC 90,1570年直接税册。


罗芒市档案,CC 90。1578年直接税册的编号为罗芒市档案CC 92。


罗芒市档案,CC 94。在15世纪,将郊区排除在外的罗芒城墙内的总面积为37.68公顷(感谢弗朗希娜·马莱女士(Mme Francine Mallet) 提供此数字)。


罗芒市档案,CC 361。我之所以把总人口估算为不足6000人,是考虑到经历了瘟疫之后,每户平均人口也有所减少。


参阅加斯孔《16世纪里昂的大商业与城市生活》(R.Gascon,Grand commerce et vie urbaine à Lyon au XVIe siècle),巴黎,1971年,第1卷,第350页。


德龙省档案,E 3804。


拉斯莱特:《昔日的家和家庭》(P. Laslett,Household and Family in Past Time)。


罗芒市档案,CC 92,1578年。在其他直接税册(例如罗芒市档案,CC 93,1582年)中,等级划分情况相同。


根据财产登记册上的修正数字,并经我本人重新计算,1578年他们缴纳的直接税总额为314埃居,而当年罗芒全城缴纳的税金为1 932.4埃居。地产税中的五分之四与土地有关,其余不足五分之一部分则与他们的动产有关。(德龙省档案,E 11689=罗芒市档案,FF 53)


马克·韦纳尔《16世纪的阿维尼翁教会》(Marc Venard,L’Eglise d’Avignon au XVIe siècle),1758年。


这些资料系16世纪初年罗芒的运输状况,由罗西奥先生(M.Rossiand)提供。


关于罗芒的这几位公证人,参见罗芒市档案,GG 19,1591年。


据我从直接税册中查证所知,他们的年纳税额为358.2埃居,全城年纳税额则为1 932.4 埃居。参见罗芒市档案,GG 19,1591年。


罗芒市档案,BB 13,f°317 v°(=311 v°),织毯匠让·托梅(Jean Thomé)、加斯帕尔·茹尔丹(Gaspard Jourdan)和米歇尔·塞佛奈(Michel Servonnet)1577年3月25日向全体会议提交的申请书,他们提出的从第三等级转入第二等级的请求被否决。


关于这一段,参阅韦纳尔《16世纪的阿维尼翁教会》,第1766页及以下。


德龙省档案,E 11600(罗芒市档案,EE 1577年6月10日),P. E. 吉罗(P. E. Giraud):《1547年罗芒的毛毛虫审讯》(Procédure contre les chenilles à Romans1547),载《德龙省考古和统计学会学报》,1866年,第400页及以下多页。德龙省档案,E 3794(1547年)。请对比1663年前后迪瓦高地的状况,参阅J. 阿代马尔《蒙罗尔……》(J. Adhémar,Montlaure...),载《德龙省考古和统计学会学报》,1972年,第535页(相似的绝罚)。


所有这些关于罗芒农民的资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韦纳尔的《16世纪的阿维尼翁教会》,第1711页及以下多页。关于因粮食而引起的抗议活动,参见罗芒市档案,BB 14,1579年12月至1580年2月。


1埃居=5弗洛林或3利弗尔。


不过,与当今法国相比,罗芒社会当年的不平等程度更高一些。当今的法国虽然依然不平等,最富有的十分之一人拥有30.5%的库存收入(当我们谈及罗芒时称之为财富)。在西方最平等的国家瑞典,最富有的十分之一人仅占有18.6%的库存收入。(马尔科姆·绍耶尔:《经济发展及合作组织的调查》(Malcolm Sawyer, Enquète de l’O.C.D.E.)),据《新观察家》(Le Nouvel Observateur),1976年9月6日。最近,J.富拉斯泰(J.Fourasté)对当前法国的不平等状况提出了质疑。


球王的原文Paumier源自Paume,即老式网球。Paumier指优秀的网球手。本书译为“球王”。——译者


加斯孔:《16世纪里昂的大商业……》,第1卷,第63页。


加斯孔:《16世纪里昂的大商业……》;M. 拉卡夫(M. Lacave)的文章,载《经济与社会史年鉴》(Annales),1977年11-12月。


罗芒市档案,CC 4,CC 5,CC 6。


罗芒市档案,CC 11,12,13,14。


德龙省档案,E 3608。


罗芒市档案,CC 2,CC 3。


参阅雅克·苏贝鲁:《18世纪马德里的贫民》(J. Soubeyroux,Pauvres à Madrid au XVIIIe siècle),未版国家博士论文,蒙彼利埃大学,1976年。


参阅马克·韦纳尔的论文,第1786页。


据1578年的直接税册,在总数为137人的第二等级中,17人的年纳税额低于0.8埃居。


罗芒市档案,CC 94,1583年直接税册;罗芒市档案,CC 5(房客)。


罗芒市档案,CC 5,CC 94。


根据罗芒市档案,CC5的平均值计算出的许多指数表明,就圣-尼古拉街区而言,一所估价50埃居的房屋的租金约为3埃居。


在本书第七章中,安托万·尼科德尔(Antoine Nicodel)似乎不像是个自己有住房的人,但他的遗孀似乎有房。有迹象表明,她的日子过得还可以。


参见本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