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复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复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复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复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人民文学出版社名名译丛书,劲销十年不衰,新版震撼上市,精译精选精装

作者:(俄)列夫·托尔斯泰,汝龙译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1957-03-01

书籍编号:30409563

ISBN:978702010270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363486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复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列夫·托尔斯泰


复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列夫·托尔斯泰(1828—1910)


俄国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思想家。他的作品包括文学、宗教、哲学、美学、政论等,反映了俄国社会的一个时代,对世界文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代表作有《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宁娜》《复活》等。


《复活》(1889—1890)是托尔斯泰思想艺术的总结。作品以一起真实的刑事犯罪案为基础,通过描写男女主人公复杂曲折的经历,展示了俄国当时社会的黑暗,在对政府、司法、教会、土地私有制和资本主义制度进行深刻批判的同时也在宣扬不以暴力抗恶和自我修身的说教。


译者


汝龙(1916—1991),曾用名及人,江苏苏州人。1938至1949年先后在四川、江苏等地担任中学英文教员。新中国成立后曾在无锡中国文学院、苏南文化教育学院、苏州东吴大学中文系任教。1953年曾在上海平明出版社编辑部工作。1936年开始从事文学翻译工作。译著有高尔基的《阿尔达莫诺夫家的事业》、库普林的《亚玛》、托尔斯泰的《复活》、《契诃夫小说选》等。

出版说明


人民文学出版社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建社之初即致力于外国文学名著出版,延请国内一流学者研究论证选题,翻译更是优选专长译者担纲,先后出版了“外国文学名著丛书”“世界文学名著文库”“二十世纪外国文学丛书”“名著名译插图本”等大型丛书和外国著名作家的文集、选集等,这些作品得到了几代读者的喜爱。


为满足读者的阅读与收藏需求,我们优中选精,推出精装本“名著名译丛书”,收入脍炙人口的外国文学杰作。丰子恺、朱生豪、冰心、杨绛等翻译家优美传神的译文,更为这些不朽之作增添了色彩。多数作品配有精美原版插图。希望这套书能成为中国家庭的必备藏书。


为方便广大读者,出版社还为本丛书精心录制了朗读版。本丛书将分辑陆续出版,先期推出六十种。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5年1月

  • 《列·尼·托尔斯泰》。《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二一页。
  • 《列甫·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镜子》。《列宁选集》第二卷,第三六九页。
  • 《列甫·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镜子》。《列宁选集》第二卷,第三六九页。
  • 《列·尼·托尔斯泰和现代工人运动》。《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三〇页。
  • 《列甫·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镜子》。《列宁选集》第二卷,第三七〇页。
  • 《托尔斯泰和无产阶级斗争》。《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五二页。
  • 《列·尼·托尔斯泰和他的时代》。《列宁全集》第十七卷,第三五页。
  • 《托尔斯泰和无产阶级斗争》。《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五三页。
  • 以上所引托尔斯泰的话均见他的日记。
  • 《列·尼·托尔斯泰和现代工人运动》。《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三〇页。
  • 《第二国际的破产》。《列宁选集》第二卷,第六三八页。
  • 《列·尼·托尔斯泰》。《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二三页。
  • 《托尔斯泰和无产阶级斗争》。《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五二页。
  • 《列·尼·托尔斯泰》。《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二六页。
  • 《列甫·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镜子》。《列宁选集》第二卷,第三七四页。
  • 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八二七页。
  • 《托尔斯泰和无产阶级斗争》。《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五三页。
  • 《列·尼·托尔斯泰》。《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二六页。
  • 《列·尼·托尔斯泰和他的时代》。《列宁全集》第十七卷,第三六页。
  • 《列·尼·托尔斯泰》。《列宁全集》第十六卷,第三二六页。
    前言
    十九世纪末年,俄国文坛上出现了一部优秀的批判现实主义长篇小说,这就是托尔斯泰的《复活》。
    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1828—1910)是伟大的俄国批判现实主义作家。他一生的文学活动,主要是在一八六一年农奴制改革至一九〇五年革命爆发这个俄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托尔斯泰在描写这一阶段的俄国生活时所提出的重大问题和他所达到的艺术高度,“使他的作品在世界文学中占第一流的地位”。
    对于这位伟大而复杂的作家,在他生前和死后,都有许多人加以评论,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只有列宁从“俄国革命的性质、革命的动力”的观点出发,全面地分析了托尔斯泰,并且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反映论,把他同俄国革命联系起来,作出了“托尔斯泰是俄国革命的镜子”的科学论断,指出这面镜子恰恰表现了俄国革命“是农民资产阶级革命的特点”,既体现了俄国农民群众运动的力量和威力,又反映了它的弱点和局限。
    托尔斯泰出身于贵族家庭,本人是个伯爵。他早年受西欧启蒙主义思想的影响,曾在自己庄园中试行减租减役,幻想寻求地主和农民和谐相处的途径;以后加入军队,参加俄土战争,曾在克里米亚作战,亲眼看到沙皇军队的腐败;退役后又出国旅行,但西欧的资本主义制度也引起他的憎恶。
    托尔斯泰开始文学创作不久,俄国社会围绕着废除农奴制问题,爆发了一场尖锐的争论。对这个问题的态度反映在他的主要作品中。但他先是站在自由派贵族的立场,反对车尔尼雪夫斯基等人以农民起义推翻专制农奴制的主张,这导致了他同革命民主主义阵营的分裂。当一八六一年实行改革的时候,他又看出改革是“无济于事的空话”。他于是谴责贵族,维护农民,引起了保守派贵族的痛恨。因此,他的家遭到政府的搜查。
    到七十年代末,俄国社会的阶级斗争又趋剧烈。改革以后的农民,本来就遭到了一连串的掠夺,濒于破产,现在又遇上连年歉收,成千上万地死于饥馑与瘟疫。天灾人祸迫使农民不得不奋起抗争,再一次形成革命形势,引起了托尔斯泰的关注。于是他加紧社会活动,遍访大教堂、修道院,和主教、神甫谈话;出席法庭陪审;参观监狱和新兵收容所;调查贫民区等等。这一切加深了他对专制制度和剥削阶级罪恶的认识,促进了他的世界观的剧变,并给予他的创作以深刻的影响。他曾在《忏悔录》里自述道:“一八八一年这个时期,对我来说乃是从内心改变我的整个人生观的一段最为紧张炽热的时期”,“我弃绝了我那个阶级的生活”。列宁对托尔斯泰后期世界观的变化极为重视,并作了明确的概括:“乡村俄国一切‘旧基础’的急剧破坏,加强了他对周围事物的注意,加深了他对这一切的兴趣,使他的整个世界观发生了变化。就出身和教育来说,托尔斯泰是属于俄国上层地主贵族的,但是他抛弃了这个阶层的一切传统观点”,转到宗法制农民的观点上来了。托尔斯泰世界观转变以后,越到晚年越致力于“平民化”。最后,为了摆脱贵族生活,终于在一九一〇年十月一个寒冷的冬夜弃家出走,不久即病逝在一个小火车站上。
    可是在托尔斯泰转变后的观点和创作中,还存在着显著的矛盾,正如列宁指出的:“一方面,无情地批判了资本主义的剥削,揭露了政府的暴虐以及法庭和国家管理机关的滑稽剧,暴露了财富的增加和文明的成就同工人群众的穷困、野蛮和痛苦的加剧之间极其深刻的矛盾;另一方面,狂信地鼓吹‘不用暴力抵抗邪恶’。一方面,是最清醒的现实主义,撕下了一切假面具;另一方面,鼓吹世界上最卑鄙龌龊的东西,即宗教,力求让有道德信念的僧侣代替有官职的僧侣,这就是说,培养一种最精巧的因而是特别恶劣的僧侣主义。”这两个互相对立的方面使托尔斯泰显得既伟大又可笑。
    托尔斯泰的这种矛盾,并不是偶然产生的,也不仅仅是他个人固有的,而是当时俄国革命动力农民群众的矛盾的思想情绪的反映。俄国千百万农民由于几百年来的农奴制压迫和改革以后几十年来的破产,积下了对旧制度的无比仇恨以及拚死的决心,他们要求打倒地主和地主政府,消灭一切旧的土地占有制,铲除官办教会,这一切统统表现在托尔斯泰的作品里面,在那里,“通过他的嘴说话的,是整个俄罗斯千百万人民群众。”但是农民又是在旧制度下长大的,“他们在吃母亲的奶的时候就吸取了这个制度的原则、习惯、传统和信仰”,因此他们对新的制度无法理解,也不知道怎样才能消除自己身受的深重灾难,结果斗争不够坚决,甚至诉诸祈祷与哭泣。这一切在托尔斯泰的作品里也得到了充分的反映。所以列宁说,托尔斯泰这面镜子“反映了一直到最深的底层都在汹涌激荡的伟大的人民的海洋,既反映了它的一切弱点,也反映了它的一切有力的方面。”
    托尔斯泰的代表作是《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和《复活》。《复活》写于一八八九至一八九九年,集中地体现了他转变后的世界观及其矛盾。小说的素材是检察官柯尼为他提供的一件真人真事:一个贵族青年引诱了他姑母家的婢女。婢女怀孕后被赶出家门,后来当了妓女,因被指控偷钱而受审判。这个贵族以陪审员的身份出席法庭,见到从前被他引诱过的女人,深受良心的谴责。他向法官申请准许同她结婚,以赎回自己的罪过。托尔斯泰对这个故事很感兴趣,他最初的构思是用它做基础,写一本以忏悔为主题的道德教诲小说。初稿写成后,作者自己很不满意,他在一八九五年十一月五日的日记中写道:“刚去散步,忽然明白了我的《复活》写不出来的原因。……必须从农民的生活写起,他们是对象,是正面的,而其他的则是阴影,是反面的东西。”在十年的创作过程中,作者经过艰苦的探索,不断地修改、扩大和深化主题思想,前后共写成六稿,内容逐步演变,使柯尼的故事情节同托尔斯泰想揭露的社会问题联系起来,小说的篇幅也逐步扩展,由中篇而长篇,最后,终于成为一部体现作者“要讲经济的、政治的、宗教的欺骗”,“也要讲专制制度的可怕”这个重要主题的小说。然而,既然《复活》体现了托尔斯泰转变后对事物的新看法,它也就存在着非常矛盾的两个方面,一方面对俄国社会的批判极为尖锐,另方面对“托尔斯泰主义”的宣传也异常集中。
    列宁说过,托尔斯泰“在自己的晚期作品里,对现代一切国家制度、教会制度、社会制度和经济制度作了激烈的批判,而这些制度所赖以建立的基础,就是群众的被奴役和贫困,就是农民和一般小业主的破产,就是从上到下充满着整个现代生活的暴力和伪善。”这个评价指出了托尔斯泰晚期创作的批判力量及其政治意义,首先可以指导我们来分析《复活》的优点。
    《复活》的情节和柯尼所讲的故事大致相同。后来主人公涅赫柳多夫决定为被诬告犯杀人罪的卡秋莎·玛丝洛娃奔走伸冤,上诉失败后即陪她去西伯利亚流放。他的行为感动了她,使她重新爱他。但是为了不损害他的名誉地位,她终于拒绝和他结婚而同一个“革命者”结合。这样,男女主人公都达到了精神和道德上的“复活”。通过这些情节,作者反映了沙皇俄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刻画了各个阶级的人物。
    小说以大量的篇幅揭发沙皇专制制度下法庭、监狱和政府机关的黑暗,暴露了官吏的残暴和法律的反动。在法庭上,那些貌似公正的执法者,包括庭长、副检察官、法官和陪审员,一个个昏聩无能,自私自利,拿犯人的命运当儿戏。就是在这样一群官吏手里,玛丝洛娃被平白无故地判处苦役刑。尽管名义上她可以上诉,“不过枢密院不可能查考案情的是非曲直”,“只审查在法律的引用和解释方面是不是得当”,就驳回了上诉状;即使呈文递到“皇帝陛下”那里,也仅仅是被“恩准”将“苦役刑改为流刑”,这对沙皇的“体恤下情”简直是一个讽刺。小说通过涅赫柳多夫到枢密院上诉的情节,还进一步揭露了沙皇政府的各级官吏。退休国务大臣贪婪成性,是个吸血鬼。枢密官背信弃义、口蜜腹剑,是蹂躏波兰人的罪魁。掌握彼得堡犯人命运的老将军极端残忍,“利用成百上千人的眼泪和生命来博得高官厚禄”。副省长则经常以鞭打犯人为乐事。在他们的淫威下,受害者何止玛丝洛娃一人,农民、工匠、流浪汉、小业主统统不能幸免。“从彼得堡的彼得保罗要塞起到库页岛止”,冤狱遍于国中,哪里还有正义可言!“真理让猪吃掉了”。沙皇专政机构“从上到下充满着整个现代生活的暴力和伪善”,以至作者愤怒地控诉道,“人吃人的行径并不是在原始森林里开始,而是在政府各部门、各委员会、各司局里开始的”,“法院无非是一种行政工具,用来维护对我们的阶级有利的现行制度罢了”。
    小说不但揭露了官僚机构的横暴,而且撕下了官办教会的“慈善”面纱,暴露了神甫麻醉人民的骗局。他们貌似正经,实际是为了捞得“一笔收入”。狱中犯人做礼拜的场面,更是令人毛骨悚然,“饶恕我!”的祈祷声竟和囚犯的镣铐声响成一片。作者激愤地指出,监狱的长官和看守长们相信这一套,是“因为最高当局和沙皇本人都信奉它”,而且他们“的确体会到这种信仰在为他们”辩护,便于他们的统治,而“大多数的犯人相信”,则因为它“含有神秘的力量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