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小妇人(全2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小妇人(全2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小妇人(全2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小妇人(全2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杨绛曾说:“这本书我们都看了。”在人类共同的精神世界,《小妇人》开创了女性成长小说先河,深深影响当代流行文化,是作家们的人生之书,是塑造美国的文学名著也是美国教

作者:(美)露易莎·梅·奥尔科特(LouisaMayAlcott),王之光译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4-01

书籍编号:30407387

ISBN:9787559401076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小妇人(全2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 露易莎·梅·奥尔科特的故居位于马萨诸塞州康科德小城,如今是一座纪念博物馆。小屋名叫“果园屋”(Orchard House), 150年前奥尔科特正是在“果园屋”内一张父亲制作的简易书桌上写就了《小妇人》。
  • 指美国南北战争(1861—1865)。
  • 英语国家儿童读物,属神怪故事。
  • 随军女商贩。原文是法语词,乔记不全。
  • 指约翰·班扬的《天路历程》,讲述朝圣者与恶势力做斗争,最终克服困难,来到天国的故事。本书中的“负担”“包袱”“拦路虎”“恶魔”均出自此书。
    第一部
    Little Women
    Louisa May Alcott

    露易莎·梅·奥尔科特
    (1832—1888)

    露易莎·梅·奥尔科特
    五美分纪念邮票

    奥尔科特的小木屋

    1868年初版《小妇人》封面
    第一章 扮演朝圣者
    “没有礼物送,不算圣诞节。”乔躺在地毯上嘟囔着。
    “穷光蛋,真可怕!”美格低头看看一身旧衣服,叹息道。
    “有人漂亮东西应有尽有,有人却样样没有,我看不公平。”小艾美委屈地哼着鼻子,加了一句。
    “我们有爸妈,姐妹相亲。”贝丝坐在角落里,倒是心满意足地说。
    听了振奋人心的话,四张小脸在炉火的映照下亮堂起来,但听了乔忧伤的话,马上又阴沉下去了:
    “可爸不在,长时间当兵在外。”她没有说出口,“说不定有去无回了呢!”但各人想念着远方战场上的父亲,都默默地加了这一句。
    大家沉默了片刻,美格换了一种语气说道:
    “妈妈提出,今年圣诞不送礼,你们知道理由的,今年冬天对谁来说都难熬。现在男人们在军营里受煎熬,她觉得我们不应该花钱找乐。我们虽然做不了那么多,但可以,也应该乐意做出这么一点小小的牺牲。恐怕我是做不到哇。”美格摇摇头,一想到那些朝思暮想的漂亮礼物,不由懊丧起来。
    “我说,我们要花的那点点钱也无济于事。每人只有一元钱,就是捐给了军队也没什么用。没错,我不指望妈妈给什么,你们也不会送,可我真的想替自己买一本《水精灵》,老早就想买了。”乔说。要知道,她是个书虫。
    “我那一元钱本来想买新乐谱的。”贝丝说。她叹了一小口气,声音轻得除了壁炉刷和水壶架谁也没听到。
    “我要买一盒上好的费伯牌绘图铅笔,确实需要嘛。”艾美毅然决然地说。
    “妈妈并没有规定我们钱该怎么花,她不会希望我们什么都不要。不如大家都买自己想买的,开心一下。我说,挣这笔钱,我们够卖力的了。”乔一边高声说,一边审视着自己的鞋跟,颇有绅士风度。
    “可不是嘛——差不多整天都在教那些讨厌的孩子,本来倒希望回家轻松一下的。”美格又抱怨开了。
    “你的辛苦比我差得远呢,”乔说,“难道你愿意成天和神经质、大惊小怪的老太婆关在一起吗?她把人使唤得团团转,却里外不称心,把人折腾得恨不得跳窗出去,要么就大哭一场。”
    “做一点事情就心烦是不好,不过,我真的觉得洗碗碟、理东西是世上最糟糕的工作。搞得脾气暴躁不算,手也变得这么僵硬,连琴都弹不好了。”贝丝看看粗手,叹了口气,这回大家都听到了。
    “就不信你们哪个人有我辛苦,”艾美大声道,“你们反正用不着跟野姑娘们一起上学的。你功课搞不懂,她们就老是烦你,还嘲笑你身上的衣服;爸爸没钱,却要被她们‘标榜’。连你鼻子不漂亮,也要奚落一下。”
    “我想,你是说‘诽谤’吧,不要说成‘标榜’,好像爸爸是个泡菜罐子,要贴标签似的。”乔边笑着纠正道。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也不用疯痴(讽刺)嘛。就是要多用生词,能提高字(词)汇量嘛。”艾美神气活现地回嘴。
    “别斗嘴了,妹妹们。乔,谁叫爸爸在我们小时候丢了钱。难道你不希望我们有钱吗?天哪!没有烦恼事,我们会有多么快乐多么乖哟!”美格说,她还记得过去的好日子。
    “前几天你说过,我们过得比金家孩子要快活得多。他们虽然有钱,却一天到晚都在明争暗斗,可以说苦恼不断。”
    “我是这么说过,贝丝。唔,现在还是这么认为呢。虽然不得不干活,我们却可玩可闹。就像乔说的,我们是一票很快活的人。”
    “乔尽说这样的土话!”艾美不无责备地看着手脚伸展躺在地毯上的长条身躯道。乔马上坐起来,双手插入口袋,吹起了口哨。
    “不要嘛,乔。男生做的!”
    “所以才这么做。”
    “最恨粗丫头,一点都没有淑女味!”
    “也讨厌装腔作势的妮子,就知道扭扭捏捏!”
    “巢中鸟儿,和睦相处。”和事佬贝丝唱起了歌,脸上的表情滑稽可笑。两个尖嗓门轻了下来,化作一阵笑声。“窝内斗”暂时熄火了。
    “说实在的,姑娘们,你们俩都不对。”美格摆出大姐架势,开始训话。“约瑟芬已经长大,该丢掉小子们的把戏,老实些。小的时候,这没什么。可现在人高马大,头发都网起来了,要记住你是大姑娘了。”
    “才不是呢!如果头发网起来就算大姑娘,那二十岁以前,我绝对只梳两根辫子。”乔叫了起来,扯掉了发网,抖落一头栗色长发。“想到自己要长大,要成为马奇小姐,可真是讨厌。就是不高兴穿长礼服,偏不做一本正经的娇小姐!我就是喜欢男孩子的游戏,男孩子的工作,男孩子的风度。可偏偏是个女的,够糟的了!不是男儿身,真没劲。再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多想跟爸上战场,却只能待在家里织东西,像个臭老太!”乔晃动蓝军袜,把针抖得叮当作响,线团也滚到了屋子另一边。
    “可怜的乔!太糟糕了,可也没办法可想呀。认命吧,只能把名字改得有男子气一些,当我们姐妹的兄弟。”贝丝说着,用那世上所有洗碗碟打扫工作都不能使其粗鲁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靠在她膝上的头发蓬乱的脑袋。
    “至于你,艾美。”美格继续数落说,“你就是太讲究,太古板。你的神态现在有点滑稽,一不注意,就会长成装模作样的小憨鹅。要是不刻意追求高雅,你倒举止优雅,言谈文雅,我挺喜欢的。可你说的那些蠢话,和乔的土话没什么两样。”
    “如果乔是假小子,艾美是憨鹅,请问,我是什么呢?”贝丝问,她也想挨一下训。
    “你是小宝贝,没别的。”美格亲切地回答。没人唱反调,因为这位胆小的“老鼠”是家中的宠儿。
    鉴于青少年读者都想知道“人物长的模样”,我们借此机会,简单描绘一下坐在暮色中麻利地做着针线活的四姐妹。此时,屋外十二月冬雪轻轻地飘落,屋内炉火噼啪蹿动。这是一间旧房子,地毯有点褪色,家具也很朴素,但屋里很舒适。墙上挂着一两幅别致的图画,壁橱内堆满了书,窗台上盛开着菊花和圣诞时应景的圣诞蔷薇。屋里洋溢着一股宁静、温馨的居家气氛。
    玛格丽特,小名美格,十六岁,是四姐妹最大的一个。她长得十分秀丽,体态丰满,肌肤白皙;天生一双大眼睛,褐色的头发又密又软,讨人喜欢的小嘴,洁白的双手,这一切都令她颇为自得。乔,大名叫约瑟芬,十五岁,长得又高又瘦,肌肤偏黑,不由得让人想起小公马,修长的双臂很碍事,似乎永远都无所适从。她嘴巴刚毅,鼻子有点滑稽,灰色的眼睛炯炯有神,好像洞察一切,眼神时而凶巴巴的,时而滑稽可笑,时而若有所思。浓密的长发是她的一个亮点,但为了利落,通常用发网束起来。乔肩膀厚实,大手宽脚,穿的衣服显得很松快。她正在快速长个成年,但姑娘不自在的表情透出几分无奈。伊丽莎白——大家都叫小名贝丝,十三岁,皮肤红润,秀发光润,双眸明亮,举止腼腆,声音羞怯,面带安详,不露声色。父亲称她为“小静”,这个称呼完全适宜,因为她似乎活在自己快乐的世界中,只敢与信任热爱的少数人打交道。艾美,年龄最小,却是家中要员——至少在她自己看来是如此。她端庄秀丽,白肌肤,蓝眼睛,黄头发卷曲着披到肩头,脸色泛白,身材苗条。她举止讲究,颇具年轻淑女风度。四姐妹的性格怎样,容后分解。
    时钟敲了六下,贝丝扫净了壁炉面,把一双便鞋放在旁边烘暖。这双旧鞋,给屋里带来了好心情。姑娘们想起妈妈就要回来了,都兴奋起来准备迎接。美格结束了训话,点亮了灯,艾美自觉让出安乐椅,乔忘记了疲倦,坐起来把鞋子凑近炉火。
    “鞋子太破旧了。妈咪得穿新的。”
    “我想用我那元钱给她买一双。”贝丝说。
    “不,我来买!”艾美大声道。
    “我最大。”美格刚开口,乔就语气坚决地打断了她:
    “爸爸不在,我就是家中的男人,由我来买鞋。爸爸说过的,他出门时,我要特别照看好妈的。”
    “我看还是这样吧,”贝丝说,“每人为妈妈买一样圣诞礼物,自己嘛就别买了。”
    “那才像你,乖乖!买什么好呢?”乔叫道。
    每个人都静静地思考了片刻,然后,美格好像受自己漂亮的手的启发,宣布说:“我要送一副精美的手套。”
    “军鞋,送最好的。”乔嚷嚷着。
    “手帕,修边的。”贝丝说。
    “我要买一小瓶古龙香水,妈妈喜欢的,而且不贵,还可以留点钱给自己买铅笔。”艾美接着说。
    “那礼物怎么送呢?”美格问。
    “放在桌子上,把妈妈叫进来,然后看着她把礼盒打开。难道忘了以前生日是怎么过的吗?”乔回答说。
    “以前,轮到我坐大椅子,戴上花冠,看你们一个个走过来,送礼物,吻一下,可把我吓坏了。我喜欢礼物和亲吻,但你们坐着瞪眼,看我把礼盒打开,太可怕了。”贝丝说,边烤面包准备茶点,边烘脸取暖。
    “就让妈咪以为我们给自己买了礼物,然后给她个惊喜。明天下午就去买东西。美格,圣诞节晚上的戏,还要好好排演一下的。”乔说,手靠着背,头仰着,踱来踱去。
    “我这可是最后一次演戏了,超龄了嘛。”美格喃喃道。她在“化妆”打闹的时候非常孩子气。
    “这我知道,你才不会洗手不干呢。只要披下头发,拖着白礼服,戴上金纸珠宝,就招摇上台了。你是我们这里的最佳演员呢,你要是歇戏,就一切都完了。”乔说,“今晚就应该排演的。过来,艾美,排练一下昏厥的场面,你演得像个木偶一样。”
    “没有办法的。没看见过别人昏厥嘛。我可不喜欢跟你一样,跌跌撞撞倒地,自己搞得鼻青脸肿。如果落下容易,我就倒下,做不到的话,就跌倒在椅子上,动作优雅一点。我才不在乎雨果拿手枪戳着我呢。”艾美回嘴道。她没有戏剧天赋,但个子小巧,剧中反角扛得动,可以把她惊叫着扛出场。
    “要这样做动作。双手捏紧,摇摇摆摆地走过来。口中狂叫,‘罗得里戈,救救我!救救我!’”乔惊叫起来,声音着实很惊悚。
    艾美跟着她做,但僵硬地抬着手,走台一冲一冲的,活像机械开动。她发出的“哎哟”声,令人想起遭受针扎的情形,而不是惊恐万状,痛苦不堪。乔绝望地哀叹着,美格咯咯大笑。贝丝聚精会神地看戏,连面包烤焦了也浑然不知。
    “没救了!到时候好自为之吧,观众笑了可不要怪我哟。来吧,美格。”
    情节发展顺利,堂彼得罗目中无人似的,一口气做了两页长的报告。女巫海格煮了一锅癞蛤蟆,哼唱着恐怖符咒,产生了怪诞的效果。罗得里戈英勇地挣开锁链,雨果“哈哈”地狂喊着,悔恨交加,砒霜毒发身亡。
    “这是我们的最高水平啦。”美格说。这死掉的反角坐了起来,揉揉胳膊肘。
    “乔姐,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编出这么精彩的东西来上演的。就像莎士比亚再世!”贝丝吆喝着。她坚信,姐姐们都是天才,而且无所不能。
    “别这么说,”乔谦让着,“我确实认为《女巫诅咒》这出悲剧是好戏。不过,我倒是想试试《麦克白》的,就是舞台没有装地板活门,好让班柯从地底下钻出来。我一直想扮演屠夫角色的。‘我眼前看到的,是不是宝剑?’”乔喃喃道,转动着眼珠,在空中瞎抓着,她以前看过悲剧名角的表演。
    “住手,烤面包的叉子,怎么不叉面包,却叉着妈妈的鞋子。贝丝成了戏痴!”美格喝道。众人哄堂大笑,排演就此结束了。
    “姑娘们这么高兴,我别提多开心了。”门口传来一个愉快的声音,演员、观众们纷纷转身迎接母亲。这位个子高挑的女士露出“有事就找我”的眼神,十分和蔼可亲。她并非十分美貌,但对于孩子们来说母亲永远是秀丽的。姑娘们认为,那灰白的披风和过时的帽子,穿在世界上最棒的妈妈身上。
    “宝贝们哪,今天过得怎么样?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明天要送的礼盒没准备好,所以没有回来吃正餐。贝丝,有客人来吗?美格,感冒怎么样了?乔,你好像累得要命。来,亲我一下,宝贝。”
    马奇太太一边慈爱地问长问短,一边脱下了湿衣服,换上暖和的便鞋,在安乐椅上坐下。然后,她让艾美坐在腿上,准备享受她忙碌的一天中最愉快的时光。姑娘们忙这忙那,各尽所能,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