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 > 高兴死了!!!(我正在人生低谷,我现在高兴死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高兴死了!!!(我正在人生低谷,我现在高兴死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高兴死了!!!(我正在人生低谷,我现在高兴死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高兴死了!!!(我正在人生低谷,我现在高兴死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美)珍妮·罗森(JennyLawson),吴洁静译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04-01

书籍编号:30398840

ISBN:978755940763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76022

版次:1

所属分类:文学-散文随笔

全书内容:

高兴死了!!!(我正在人生低谷,我现在高兴死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献给我的女儿,


她咯咯笑着见证了


她的家人


精神错乱地建造了


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既现实又夸张)。


等她长大后能写自己的回忆录时,


愿上帝保佑我们。

  • Mary Oliver,生于1935年,美国当代诗人,擅长描写大自然。(若无特殊说明,本文注释均为译注。)

    先来看一下本书收获的赞誉


    这是一本最好的书,也是一把最坏的梳子。读这本书吧,但别拿它戏弄你的头发。


    ——查尔斯·狄更斯


    耶稣读完这本书后,把它给了我,说:“凯文,你得读一下这玩意儿,太他妈的精彩了!”耶稣总记不住别人的名字。


    ——欧内斯特·海明威


    我真心喜欢的人很少,欣赏的则更少。只有一个人让我想剥下她的脸皮,贴在我自己脸上,在我家的客厅里走来走去。把门锁紧了,罗森太太。


    ——简·奥斯汀


    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我拥有过的最精致的杯垫。


    ——多萝西·帕克


    最重要的是生命,仅仅是生命——是发现生命的这个不间断和无休止的过程,而不是发现本身,完全不是!和生命同样重要的还有这本书,这本书也很不错。


    ——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


    谁让你进来的?


    ——史蒂芬·金


    我好像弄丢了我的白大褂。


    ——威廉·莎士比亚


    你甚至不认识你列举的那些为你写新书推荐语的人。他们大部分都已经死了,史蒂芬·金还可能去法院起诉你。看样子我们真的要增加你来就诊的次数了。


    ——我的现任精神科医生


    高兴死了!!!(我正在人生低谷,我现在高兴死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我本来想在这里引用玛丽·奥利弗高兴死了!!!(我正在人生低谷,我现在高兴死了!)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一句简短的诗,但后来决定换成我为这本书设计的封面(上图),因为我确信这个封面设计永远不会被采纳,而我又不想白白浪费了它。这个封面设计的高明之处在于:当你捧着这本书阅读时,你的下半张脸会被一只浣熊狂喜的笑容取代。你看上去很友善,但又令每一个从你身边经过的人感到害怕。这是好事,因为如此一来,人们就不会在你阅读的时候打扰你了。实际上,你可以把前面一页猛撕下来,复印几张,然后粘在任何一本书的封面上。它就像一块告示牌,含蓄地告诉人们:“别打扰我!”这样做了几年后,人们也许会觉得你是一个阅读速度很慢的人,但这很值得,因为它能为你换来不被打断的平静,加上做半只浣熊的快乐。如果你不同意我的观点,那么这本书可能不适合你。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

  • 一系列不幸的声明


    不不,我坚持要求你立刻停下。


    还在往下读?好极了。现在,你不能因为这本书里的任何内容指责我了,因为我警告过你,但你还是埋头读了下去。你就好像蓝胡子的老婆,发现了所有藏在密室里的人头。(前方剧透警告)但我个人认为那是好事。假装没看见密室里被割下来的人头并不会改善夫妻关系,只会搞得密室很不卫生,还可能被指控为谋杀案的帮凶。你不得不面对那些被割下来的人头,因为想要成长就必须承认:我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充满着各种不想被公之于众的古怪特质。每个人的密室里都藏着人头——也许是秘密,也许是没有说出口的忏悔,也许是无声的恐惧。这本书就是其中一颗。你手里正拿着我藏在密室里的人头!这是个糟糕的比喻,但我要替自己辩解一句:我的确告诉过你别再往下读了。我并不想责怪受害者,但此时此刻,谁让我们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呢。



    这本书里的所有事情都是真实的。但为了“保护罪犯”,我作了一些细节上的改动。其实我知道,通常人们说的是“保护无辜者”。但为什么呢?无辜者本来就是无辜的呀!而且描写他们也远远不如描写罪犯来得有趣。罪犯总有更多迷人的故事,而且和他们的人生作一番比较,你的自我感觉会变好。



    这是一本描写精神病患者如何生活的好笑的书。这种搭配方式似乎很少见,但我认为这实际上很普遍,因为除了我自己脑子有病之外,很多歇斯底里的人也是如此。如果你不喜欢这本书,也许只是因为你还没有疯狂到能享受这本书的乐趣。无论如何,还是你的状况比较好。

  • 雅各布是《暮光之城》的男主角之一,与女主贝拉和男主角吸血鬼爱德华是三角恋关系。
  • 前面一句,出自约翰·列侬名曲《想象》(Imagine)。
  • 指对单兵起防护作用的环形防护坑,文中指抑郁症患者个人封闭的空间。
  • 它是“imagined(想象的)”和“dictionary(词典)”的缩合。
    作者的话
    亲爱的读者:
    此时此刻,你手里拿着这本书,心想着它是否值得一读。它本身或许没有什么价值,但这里面夹了一张2500万美元的钞票*,所以你最好在店员发现之前,迅速把它买走。
    不用谢我。
    “高兴死了”是这本书的名字,它也在一定程度上拯救了我的人生。
    我的祖母过去常说:“人生难免风风雨雨——风风雨雨、混账家伙和各种胡说八道。”——后半句是我的阐释。她说得对。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那份灾难、疯狂或戏剧性,然而我们对待这些可怕事物的不同方式,会让结果截然不同。
    几年前,我的一次亲身经历让我明白了这一点。当时我正处于抑郁症发作期,情况相当糟糕,完全看不到出路。对我来说,抑郁症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我从小就与各种精神疾病作斗争。抑郁症是一位比较规律的来访者,而焦虑症是一位长期虐待我的男朋友。有时候,抑郁症表现得相当温和,会让我误以为自己患了流行性感冒或腺热病——不过,那次非常严重。当时,我并不急于结束自己的生命,我只是想让自己别再表现得跟个杂种似的。我提醒自己:我的抑郁症发作了,它作弄我。我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尝试了一切可能缓解症状的常规方法,但我仍然感到绝望。突然间,我发现自己很愤怒:我为生活向我扔出这种我根本接不住的弧线球而愤怒;我为人间悲剧的分配看似如此不公平而愤怒;我为自己没有其他的情绪可以用来表达而愤怒。
    于是我开始写博客。我写下了一篇博文,它从此改变了我观察生活的方式。
    2010年10月
    各方面情况都表明,在过去的六个月里,发生了一场该死的维多利亚式的悲剧。今天,我的丈夫维克托递给我一封信,信里说我有一位朋友意外去世了。你也许认为这个消息会推我越过精神崩溃的边缘,掉入由佳乐定镇定片和蕾吉娜·史派克特的音乐构成的不可逆转的下行漩涡里。可是没有,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我已经跟悲伤断绝了该死的来往。我不知道这该死的宇宙最近是怎么了,但我已经受够了。我想要疯狂地高兴起来,出于纯粹的愤怒。
    听见了吗?朋友们,我正在大笑。我笑得如此大声,你们一定能够听见。我要用我不可理喻的喜悦毁灭这该死的宇宙。我要喷出一大堆照片,里面有被浣熊领养的笨拙的小猫小狗、该死的刚出生的沐浴在光芒中的美洲鸵以及性感的吸血鬼的血液,那一定会棒极了。实际上,我要立即掀起一场运动,一场名为“高兴死了”的运动。这是一场很棒的运动,因为首先我们将会有强烈的快乐感;其次,它会让所有讨厌你的人气得发疯,因为那些浑蛋看不得你有哪怕一点点高兴,更别说高兴死了。你的快乐会让他们的世界倾斜一点儿,不过足以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这会令你感到更加高兴。你有充分的理由这样做。接着,世界上的一切开始变得对我们有利。我们:浑蛋=1:8, 000, 000。由于他们一开始人多势众,这比分目前还不尽如人意。但去他妈的,我们要扳回比分。
    我们:浑蛋=1:0

    几小时内,“#高兴死了”在推特上传遍了全球。人们声嘶力竭地抗争着,想从抑郁症恶魔的手里夺回自己的生活。一切才刚刚拉开序幕。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促使自己做一切荒唐可笑的事情。我跳进喷泉。我参加说走就走的公路旅行,去追寻UFO的踪迹。我跟在龙卷风后面奔跑。我披着狼皮(来自一头死于肾衰竭的狼),参加《暮光之城》电影首映式,冲着一群愤怒的吸血鬼粉丝大喊:“支持雅各布”。我租借树懒,按小时计费。我的新咒语是“举止得体的重要性被过分高估,也许会致癌”。简单地讲,我变得有些疯狂,变化的过程缓慢又伴随确凿的爆发。这也许是能够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情了。
    这并不意味着我已经不再抑郁、不再焦虑,或不再患其他精神疾病。我依然会连续数周躺在床上,就因为有时候我连起床都难以做到。每当严重的焦虑袭来而我甚至无法站着与它搏斗时,我会躲到办公室桌底下。然而,如今的不同之处在于:我的心底有了一个储藏室,里面装满了回忆,比如走钢丝、在早已被人遗忘的洞穴里潜泳,以及穿着拖地红色晚礼服在公墓里光着脚奔跑。我还会提醒自己:一旦我有力气起床,我会再次让自己疯狂地高兴起来,不仅为了拯救我的人生,更为了构筑我的人生。
    从某个角度来看,抑郁症能够帮助你(有时候是强迫你)探索情感的深度,这是大部分“正常人”永远无法体会的。想象你得了某种压倒一切的疾病,严重得让你产生了自杀的念头;想象你得了某种没有人能够理解的恶性障碍症;想象你感到某种危险的痛苦,连你自己也无法控制或克服它;想象所有人都生活在和平里;想象约翰·列侬的遗产继承人不会因为我使用了前面那句歌词而对我提起诉讼;想象那种疾病(通常是致命的)是世界上最难以理解的障碍症之一……没有人愿意谈论它,没有人彻底摆脱过它。
    我时常会想,严重的抑郁症患者已经为感受极端的情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因此这些人也许能够以一种“正常人”永远无法理解的方式感受极端的喜悦,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高兴死了”的真谛。当一切正常时,我们要抓住机会,创造惊喜,因为那些时刻定义了我们是怎样的人;而当大脑对自身最本质的存在宣战时,我们也会带上这些时刻,投入战斗。这是“生存”和“生活”之间的差别;这是“洗澡”和“教你的猴子管家为你抹洗发水”之间的差别;这是“心智健全”和“高兴死了”之间的差别。
    有些人或许会认为:“高兴死了”运动只是一个借口——你可以借此干蠢事而不负责,还可以邀请一群袋鼠去你家做客却不事先通知你丈夫,因为他对袋鼠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所以你怀疑他会否决你的计划。那些人的想法是很荒唐的,因为没有人会邀请一群袋鼠上自己家做客。邀请两个是上限。这是我根据个人经验得出的结论。我的丈夫维克托说,最新规定的上限是“零”。我说,他应该在我把那些袋鼠租来之前,就跟我把这个规定讲清楚。
    “高兴死了”运动启发了“银丝带”的想法——这是我在另一篇博文里提出的,得到了成千上万人的共鸣。然而,事实上我们谁都没有动手做过一根银丝带,因为我们都太抑郁了,没办法做手工。以下就是那篇博文的原文:
    当癌症患者与病魔抗争、身体有所恢复、病情得到控制时,我们赞美他们的勇敢。我们佩戴丝带,歌颂他们的抗争。我们称他们为幸存者,因为他们的确幸存了下来。
    当抑郁症患者与病魔抗争,身体有所恢复,病情得到控制时,我们大部分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一切,只是因为相当多的患者选择暗自受苦……羞于承认一些被当成“个人缺点”的东西……害怕人们会为此担忧,更害怕他们根本不会担忧。我们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紧靠在沙发上,强迫自己呼吸。
    在摆脱了抑郁症的控制后,你会感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宽慰,但你并不想为此庆祝。与之相反,对旧病复发的担忧取代了获得胜利的喜悦。眼看着自己的疾病给家人和工作带来了影响,你感到羞耻和脆弱。世界上的一切都照常运转,而你却在生死线上挣扎。我们回到日常生活里,比从前更瘦、更苍白、更虚弱……但我们是幸存者。公司里的同事不会拍着幸存者的背,祝贺他活了下来。幸存者在醒来后要去做比从前更多的工作,因为他的亲朋好友为了帮助他打赢一场他们自己并不理解的战斗,已经累得精疲力竭。
    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看到戴着银丝带的人潮。它是一个符号,代表我们理解这一场秘密的战斗。它庆祝我们的胜利,在那些日日夜夜里,我们凭借一己之力,把自己拽出封闭的散兵坑,看着自己的伤口痊愈,并记住太阳的模样。
    我希望有一天我会变得更好,我确信那天一定会到来。我希望有一天在我生活的世界里,与精神疾病的抗争不再是难以启齿的,而是值得骄傲的,是能够赢得公众喝彩的。我希望你也能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
    虽然直到现在,这一切都迟迟没有开始。
    最近三天,我都没有自残。为了吓跑恶魔,我在黑暗中对自己唱一些奇怪的战歌。我会在需要的时候变身战士。
    我为此感到骄傲。
    我祝贺你们每一位读到这篇文章的人。我祝贺你们每一位与自己进行斗争并一直打赢到现在的人。我祝贺你们每一位虽然并不了解这场战斗但还是捡起你们深爱着的某个人丢下的生命指挥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