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中国名著 > 清代小说:济公全传 10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清代小说:济公全传 10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清代小说:济公全传 10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清代小说:济公全传 10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郭小亭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

书籍编号:30394405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9652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中国名著

全书内容:

清代小说:济公全传 10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简介


这本《济公全传》是流传很广、深受好评的经典佳作。书中的故事生动有趣,语言文字简洁通俗。小说结构的安排、人物性格的塑造、思想情节的表达都别具特色、独树一帜。阅读本书,既能了解名家名著的主要特色,也能开阔眼界、增长知识,提高文学修养,何乐而不为呢!

第一百五十二回 修缘公子朝宝悦 知觉罗汉会昆仑


话说济公在地下数钱,六个化小缘的和尚赶到。大众说:\"好和尚,你把我们六个人的钱都拐了来,你还在这里数钱?\"说着话,这六个和尚过来就是一拳。济公说:\"咱们一个对一个的打。\"六个和尚围着济公动手,谁要打济公一拳,济公必还一拳,六个人都不能多占便宜。正在动手之际,只见正北来了两匹坐骑,骑马的正是王全、李福。老员外见李修缘的马惊下来,赶紧派家人追赶。两位管家正在寻找,见李公子又穿上了破僧衣,跟众和尚打起来了,王全赶紧下马说:\"别打别打。\"众穷和尚说:\"你别管,他把我们的钱诓了去。\"王全说:\"你们别胡说了,还不滚开,这是我家公子爷。\"众和尚一听,就不敢动手了。王全说:\"你们真要造反了?还不拿了钱走吗?\"众和尚一听海人拿了二百钱,诺诺而退。王全说:\"公子爷你上哪去了?\"济公说:\"我跟他们上董家庄化缘去了,领了一个馒头二百钱。\"王全说:\"晚公子爷,你也不怕人家耻笑,那不是外人家,董员外跟咱们还是亲戚呢?你的马呢?\"和尚说:\"那边树上拴着呢。\"王全说:\"我们方才怎么没有瞧见?\"和尚用手一指说:\"那不是。\"王全、李福一回头,果然马在树上挂着,这才一同来到树林,把马解下来。济公翻身上马,同家人回来。王员外说:\"你上哪去了?\"济公说:\"没上哪去,我化缘去了。\"王安土说:\"你这孩子是胡闹,已然要还俗,你还忘不了化缘?从此可不许你再化缘了。\"济公点头答应。众人催马,这才够奔山坡国清寺来。原本这寺在半山坡里,众人催马,刚来到山坡以下,只见国清寺庙门以外,两边一对~对和尚,站着班迎接,大约有数十对僧人。王安土一看,只打算庙内方丈知道王员外有钱,要这样的恭敬。其实不然,当初国清寺的老方丈叫性空长老,现在老方丈圆寂了,是性空长老的徒弟宝悦和尚当家。性空长老乃是一位得道的高僧,临圆寂之时,把徒弟宝悦叫到跟前,说:\"某年某月某日,有知觉罗汉前来降香,必须如此这般,这等这样。\"故此宝悦和尚谨记在心。今天由大殿前往外排班,是五十四对,一百零八位和尚各穿扁衫,手拿手炉手磐。口念:\"真佛,迎接知觉罗汉。\"王安土哪里知道其中的细情?众人来到庙前下马,济公说:\"这些个秃葫芦头。\"大众和尚心里说:\"这个和尚真讨人嫌,他说我们是秃葫芦头,他也是和尚。\"众僧都是凡夫俗子,也不知道济公的来历。王员外众人一进庙,宝悦和尚迎接出来,见了济公打问讯,济公也答礼相还,老员外并不解其意。宝悦说:\"老员外来了。\"王安士说:\"方丈怎么称呼?\"和尚说:\"我叫宝悦。\"书的节目,是修缘公子朝宝悦,知觉罗汉会昆仑。王安土今天来到国清寺,先施舍众僧人每人一件憎袍,每人一双僧鞋,每人给钱两吊。方丈请老员外在禅堂待茶,王安士说:\"我今天特意给我外甥李修缘跳墙还俗,求老方丈慈悲慈悲罢。\"宝悦和尚点头,吩咐外面预备,众人来到大殿以前烧土香,在大殿前搁着一条板凳,就算是墙。宝悦和尚说;\"老员外,你外甥跳墙,我得打他一百禅杖,赶出庙去。\"王安土一听,说:\"我外甥懦弱的身体,要打一百禅杖,他如何受的了?\"宝悦和尚说:\"不用真拿大禅杖,就拿一百根筷子以代禅杖,打一下算十下。\"老员外说:\"这就是了。\"宝悦和尚说:\"修缘,我打过了你,你跳过板凳,跑出庙门就算完了。\"济公点头,宝悦拿起筷子一比,打一下,说:\"啊,初一不烧香,十五不礼拜。前殿不打扫,后殿堆土块。终朝饮美酒,狗肉随身带。出家亦无缘,送你还侯寨。脱下织缀来,赶出山门外。\"说完了,叫李修缘跳墙,济公跳过板凳,撒腿就往山门跑。王安士说:\"别跑。\"这句话来说完,就听李修缘嚷:\"我收不住脚了。\"王安士众人赶紧往外追,眼见李修缘掉在万丈深的山涧之内。老员外一瞧一跺脚,说:\"修缘儿呀!不想你死在这里。\"立刻放声痛哭。宝悦和尚说:\"老员外不便伤感,李修缘大有来历。\"老员外说:\"罢了,他既是死了,我回家把他那份家业,全都给他念经设坛化了。\"王全说:\"爹爹不便这般,我看我表弟有些个道德,也许回家来点化你老人家,还不定死活呢?\"宝悦和尚说:\"公子之言有理,老员外请回罢。\"王安士一概不听,回家要超度李修缘。书中交代:济公哪里去了呢?罗汉借着遁法,够奔上清宫而来。来到上清官一打门,由里面出来了一个道童,一见是个穷和尚,破僧衣短袖短领,腰系绒绿,疙里疙瘩,光着两只脚,穿着两只草鞋,褴楼不堪,济公早把三光闭住,道童就问:\"和尚,你找谁呀?\"和尚说:\"烦劳仙童到里面回京一声,就说我是西湖灵隐寺济颠僧,前来拜访你家观主。\"道童一听,\"呵\"了一声,说:\"你就是济颠僧么?你等着罢!\"和尚说:\"可以。\"道童这才往里回禀,此时老仙翁正会着客呢。书中交代:什么人在这坐着呢?原来是上清宫后,无母官的玉面长寿仙姑。他是五云洞五云老祖的女儿,他正在洞中打坐,忽见上清宫里有一股妖气冲天,玉面长老妖狐一想:\"怎么上清宫会有妖精呢?我何不到那瞧瞧,是怎么一段事。\"自己这才来到上清宫。老仙翁见了他,以仙姑呼之,他见老仙翁,就称呼老仙翁,这两个人是对兵不斗。老仙翁知道他父亲是五云老祖,管押天下群妖,无论大小精灵,只是要被毛带角,横骨穿心,不是四造所生,脊背朝天,就属五云老祖所管。他有一宗聚妖幡,要一晃,天下的妖精,全都得来到,仙翁故此也不惹他。玉面老妖狐也知道老仙翁道德深远,庙里有镇观之宝,有乾坤奥妙大葫芦,无论什么妖精装在里面,一时三刻化为脓血,他也不敢惹老仙翁。今天老仙翁听说天面长寿仙姑来了,赶紧降阶相迎,说:\"仙姑来了,因何这样闲在?\"老妖狐说:\"仙翁,我看你这庙内有一股妖气冲天,不知是什么一段缘故?\"老仙翁用掌一指,说:\"你来看。\"老妖一看屋里房枕上,倒吊着一个小和尚,头上有黑气。老妖狐说:\"这个和尚是谁呀?\"老仙翁说:\"尘世上出了个济颠和尚,兴三宝,灭三清,欺负我三清教门下,火烧了祥云观,烧死张妙兴,火烧云烟塔,雷击华清风,捉拿张妙元,戏耍措道缘、张道陵。这个妖精是济颠的徒弟,我把他吊起来,等济颠。济颠一天不来,我吊他一天,哪时济颠来了,我把他放开,我要看他是何等人物。\"玉面老妖狐说:\"老仙翁,哪时济颠来了,你千万替我送信。我大徒弟在临安城周宅,跟周公子有一段金玉良缘,无故被他赶回来。我三徒弟章氏香娘,在永宁村韩员外家,也被他赶回来。我还有一个小徒弟,在小月屯被他杀了。我说我徒弟不会跟他们斗法么?他们说惹不起他。哪时济颠憎要来了,你给我一个信,我来略施小木,就把他拿了,替我徒儿们报报仇。\"老仙翁说:\"好,既是仙姑肯费其心,哪时济颠僧来,我必给你送信。\"正说着话,童子进来说:\"师父,济颠找你来了。\"其实济颠没这么说,是说来拜访观主,他要给这么传话。老仙翁也是个高人,赶紧说:\"有请!\"道童出来并不说\"有请\",说:\"我师父叫你走进去呢。\"和尚并不嗅怪,说:\"可以,进去就进去。\"当时济公禅师脚步踉跄,一溜歪斜,\"踢踏踢踏\"够奔里面。一见老仙翁要僧道斗法,且看下回分解。

第一百五十三回 玉面狐上清宫访道 济禅师天台山会仙


话说老仙翁吩咐\"有请济公!\"老仙翁心中思想:\"我见济颠看看是何许人也?要是大路金仙,头上有白气。要是西方的罗汉,头上有金光、佛光、灵光。他要是妖精,必有黑气。要是凡夫俗子,我也看得出来。\"正在思想之际,见和尚自外面进来,老仙翁一看,乃是凡夫俗子,心里说:\"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是闻名。格道缘张道陵大也无能,受他的挫辱,真正可笑。\"老妖狐一看,也是这样想,凭他一个凡夫俗子,我徒弟会不敢惹他?和尚来到鹤轩一看,这院子是东跨院,北房五间,明三暗五。北上房鹤轩帘优高卷,靠北墙一张条桌,上面摆着许多的经卷,老子道德五千言。正当中挂着乾坤奥妙大葫芦,头前一张八仙桌,两边有椅子,上首椅子上坐着一个道姑,约有四十来往的年岁,白净面皮,很透着年少的样子,长的甚为美貌,头戴青布道冠,身穿蓝布道袍,青护领相衬,白袜云鞋,下首椅子上坐着老仙翁,和尚一看,说;\"你们公母俩好呀?\"玉面老妖狐一听臊的面一红,老仙翁一听,\"呵\"了一声,说:\"来者是灵隐寺济公?\"和尚说:\"岂敢!仙翁,我叫道济。\"仙翁说:\"道济。\"和尚说:\"哟,好说,太悦。\"老仙翁说:\"颠僧。\"和尚说:\"毛道。\"老仙翁说:\"颠僧真乃大胆。\"和尚说:\"胆子小,还不敢来呢!\"老妖狐说:\"我打算怎样个济颠和尚呢?原来是一个丐僧。你瞧你这件破僧衣,实在难堪。\"和尚微然一笑,说:\"是人莫笑我这件破僧衣,我这件僧衣甚出奇。三万六千窟窿眼,六十四块补钉嵌。打开遮天能盖地,认上袖袂一僧在。冬暖夏凉春温热,秋今时节虫远离。有人要问价多少,万两黄金不与衣。\"老仙翁一听,哈哈大笑说;\"你知道你的僧衣有好处,你可知道我这身上穿的纳头?我常说:这被头,不中看,不是纱来不说缎。冬天穿上暖如绵,夏天穿上如凉扇。不拆洗,不替换;也不染,也不练,不用红花,不用靛。线物八万四千行,补钉六百七十片。乾三连,坤大断;离中虚,坎中满;中间星斗朗朗明,外边世界无边岸。也曾穿至广寒宫,也曾穿赴场桃宴。休笑这件被头衣,飞腾直上灵霄殿。\"和尚一听说:\"好好好!你把我徒弟拿来叫我来怎么样呢?\"老仙翁说:\"和尚,你可知世事如棋局,不着者便是高手,一身似瓦瓮,打破了才见真空。\"和尚说:\"你可知道一枝竹杖担风月,担起亦要歇肩,两个空拳握古今,握住也须放手。\"老仙翁说:\"好,既然如是,咱们两个人,今天就分个强存弱死,真在假亡。\"和尚说;\"你先把我徒弟放开,有什么话咱们再讲。\"老仙翁说:\"可以。\"立刻先把小悟禅放下来。悟禅一晃脑袋,说:\"师父,你瞧咱们爷们,准没含糊,吊了我这几天,我准哼哈没有?\"济公说:\"好,这才是我的徒弟。\"老仙翁说:\"颠僧,咱们到院中来较量较量。\"和尚说:\"毛道你出来。\"老仙翁刚要动手,玉面长寿仙姑说:\"仙翁暂且息怒,谅此无名小辈,何必仙翁跟他动手?割鸡焉用牛刀,待我拿他吧。\"说着话,那老妖狐拉出宝剑,照定和尚劈头剁来。和尚一闪身,啦溜躲开,伸手一把没摸住,老妖狐臊的面红耳赤。说:\"好颠僧,胆子真不小,仙姑今天非得将你拿住不可。\"和尚说:\"哪是胆子不小?旗杆上缚鸡翎。\"老妖狐一剑跟着一剑,和尚真快,哦溜溜直跑,左一把,右一把,老妖狐真急了,说:\"颠僧真正找死,我叫你知道我的利害,待仙姑用宝取你。\"说话中间,掏出一根捆仙绳,长够九寸九,按三寸三分为三才,又名叫子母阴魂绳。这绳子炼的时候,先得害一个怀男胎的妇人,把妇人开了膛,用子母血把这根绳子染了,有符咒推着,借天地正气,日月精华,炼七七四十九日。这绳子扔起来,能长能短,无论什么妖精,捆上就现原形,连大路金仙捆上都得去五百年道行。今天老妖狐把这根绳子祭起来,口中念念有词,说声\"敕令\",眼瞧这根绳金光绕缭,直奔和尚。和尚就嚷:\"了不得了,快救人呀!\"话音未了,这根绳早已把和尚捆上,和尚翻身栽倒。仙姑微然一笑,说:\"我打算济颠有多大法力?原来是个无能之辈,我也不杀你,尔等去把他搭着,扔到后面山洞里去罢。老仙翁,你看我略施小术,就把他拿住。\"老仙翁一看,哈哈大笑,说:\"这点小法术,他就不行了,尔等把他捺到后山去罢。\"此时雷鸣、陈亮、孙道全都在后面,小悟弹在旁,瞧着师父被人家捆上,有心过去罢,又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虽然不敢过去,口中不干不净的还是直骂。玉面长寿仙姑一听,气往上撞,说:\"要不然,我倒不杀济颠和尚,冲着你,我把他杀了。\"说罢,就要举宝剑杀。老仙翁赶紧就拦,说:\"仙姑且慢动手,我这庙中是清静之地,要把他杀了,岂不把我这院子脏了?\"正说着话,只见由外面\"踢踏踢踏\"和尚来了,老仙翁老妖狐一瞧愣了,再一看捆的不是和尚,是老仙翁的二徒弟小道童。老仙翁把徒弟放开一瞧,捆的都没气了。老仙翁气的须眉皆张,先把徒弟救了,给了一块药吃。老妖狐说:\"好颠僧,你真气死我也。"和尚说:\"我气死你,你就死罢。\"老妖孤立刻伸手,又掏出一种宝贝来,口中念念有词,和尚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