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中国名著 > 清代小说:济公全传 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清代小说:济公全传 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清代小说:济公全传 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清代小说:济公全传 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郭小亭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

书籍编号:30394399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49147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中国名著

全书内容:

清代小说:济公全传 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简介


这本《济公全传》是流传很广、深受好评的经典佳作。书中的故事生动有趣,语言文字简洁通俗。小说结构的安排、人物性格的塑造、思想情节的表达都别具特色、独树一帜。阅读本书,既能了解名家名著的主要特色,也能开阔眼界、增长知识,提高文学修养,何乐而不为呢!

  • 推官:职掌勘问刑狱的官吏。

    第五十二回 美髯公拜请济公 会英楼巧遇贼寇


    话说柴元禄过去把上吊人抱住。杜振英追来一看,说;\"大哥你把华云龙拿了?\"柴元禄低头一看,说:\"这是华云龙的老爷。\"杜振英说:\"怎么?\"柴元禄说:\"你看这个人胡须都白了,他这大年纪还采花么?\"两个人就把这老丈扶起来,一个捶腰,一个呼唤\"老丈醒来!\"缓了半天,这老立缓过一口气,一睁眼瞧了瞧,老丈反勃然大怒,说:\"两个小辈,放着道路不走,多管闲事!\"柴头等老头骂完了,说:\"老头你真不讲理,要比我两个人在这里上吊,你瞧见了,你管也不管?人焉有见死不救之理?你别瞧我二人穿的衣服平常。你这大的年纪,为什么事情行这样愚志?是为银钱,是受人欺辱?你依实细细告诉我二人,或我二人能救得的,可以救你。你骂我二人,我们也不计恼,我问你实因怎么一段情节?\"老者叹了一口气,说:\"方才我是一时的急火,多多得罪你二人。我倒不是因为别的骂你,我想我的事,细细告诉你二人,你们也管不了,我横竖还得死,你们倒叫我受两遍罪。\"柴头说:\"你说说为什么事寻死?我二人既说能办就能办。你瞧我们两人穿的衣裳,像村庄乡人,也不是在你面前夸口,说一句大话,勿论什么事,我二人都可管得了。\"老立说:\"二位既要问我,二位请坐下,听我慢慢告禀。我本是阜丰县聚花村人,我姓傅名有德。我家主人姓冯名文泰,在安徽径县做了一任知县。我家老爷是一位清官,两袖清风,爱民如子,病故在任上,官囊空虚,一贫如洗。我同着我家夫人、公子、小姐,扶枢回归故里原籍。我家小姐给的是临安城的官宦人家,婆家是吏部左堂朱大人,现在来信,婆家要迎娶。我家夫人无钱陪送小姐妆,叫我上镇江府,原本我家舅老爷,做那里的二府推官清代小说:济公全传 4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叫我去要二百两银子,赔送小姐。去到镇江府,一见我家舅老爷,舅老爷一听说我家老爷死在任上,埋怨我为何不把我家祖母送到他那里去?倒难为我家夫人带着儿女过这十分苦日子。我家舅老爷给了我六百两银子,说,五百两给我主母赔送姑娘,那一百两给我,叫我垫办着用,常看我年老受苦辛不易。我怕银子在路上不好拿,我买了十二锭黄金,做了一个银帽子,就带在腰中。我走到这树林子,觉着腹中疼痛,总是在道路上,是白天受暑夜晚着凉。我肚腹疼痛不能走,就在这树下歇息。正在发愁,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手中拿着一条绳子,问我为何坐在树下不走?我说,\'我肚腹疼痛的厉害。\'他过来给我两颗瘀药万金锭,我吃下去,觉着一行动,就睡着了。后来我醒来一看,那男子踪迹不见,那条绳子在地下放着,我一摸腰里十二锭黄金银幅子都没有了。二位想想:我回去见了我家主母,怎么交代?我家夫人本来家寒,又要赔小姐,急等用钱。我有心再回镇江府,见了我家舅老爷,也是无话可答,我说:\'罢了,还许我家舅老爷不信。\'我左思右想,是前进无门,后退无路,莫如我一死倒也干净,也就管不了我家夫人的事了。二位虽是好意救了我,我还是得死,岂不是受二遍罪?\"柴、杜二位一听,就知道这是济公的取巧,支使我两个人来救人,哪里有华云龙?柴、杜一想,\"我二人何不给和尚找点麻烦?\"想罢,说:\"傅有德,你别死,回头由南边来了一个穷和尚,你过去揪住他,跟他要银子。他不给银子,不叫他去,叫他给你想主意。\"傅有德说:\"甚好。\"正说着,只见由北边来了一个穷和尚,一溜歪斜,脚步仓皇,来者正是济公。一边往前走,和尚信口说道:\"你说我疯我就疯,疯颠之症大不同,有人学僧疯额症,须下贫借酒一瓶。\"口中正自唱歌。柴元禄说:\"师父,你老人家快来。\"傅有德一看,是个穷颠和尚,衣服褴楼。和尚过来问:\"二位,这是何人哪?\"柴、杜二人把上项事细述一番,济公问道:\"你二人有六百两银子哪?\"二人说:\"没有。\"和尚说:\"你们两人既没有六百两银子,怎么能救得了傅有德?不是无故的找事。你们两个人现有多少钱?\"柴头、杜头说:\"我们两个人,就是这二百两银子盘费,别处并无一文钱。\"傅有德一听这三个人的话,自己一想,\"我丢了银子,何必为难他们?\"自己想罢,说:\"你们三位不用管。\"和尚说:\"焉有不管之理?我方才已听明白两人说了,来罢!我给你把套挂上,你好上吊。\"柴头、杜头说:\"师父你老人家说这什么话?你叫我们来救他的,你老人家怎么又不管?总得想主意救了他才好。\"和尚说:\"事既是如此,傅有德你跟我们走罢,直奔千家口,你瞧有人大喊一声奔我来,那就是你的财了。\"傅有德说:\"就是罢。\"三个人跟着济公,出了树林,一直往千家口走。还有四五里之遥,和尚一边往前走,口中说道:


    你会使乖,别人也不呆。你爱钱财,前生须带来。我命非你排,自有天公在。时来运来,人来还你债。时衰运衰,你被他人卖。常言道,


    \"做善好消灾\",怕你无福难担待。使机谋把心胸坏,一任桑田变沧海。


    和尚唱着山歌,正往前走,忽然间由打千家口的村头,有人大喊一声说:\"圣僧长老,你老人家可来了!弟子找你老人家,如同钻冰取火,轧沙求油。\"后面还跟着一位,两个人跑到济公跟前,双膝跪倒。二班头一看,认识这二人。前头这位身高八尺,膀阔三停,头戴粉绫红缎软帕袖巾,绣团花分五彩,身穿粉续红色箭袖袍,腰系丝绦,薄底快靴,面如白雪,两道细眉,一双大眼,裂腮额。后面跟定那位,头戴宝蓝缎色扎巾,身穿宝蓝缎箭袖袍,腰系皮挺带,薄底快靴,面似谈金,重眉阔目,三山得配,五岳停匀,海下一部黄胡须遮满胸前,外披一件宝蓝缎英雄大氅,这个乃是美髯公陈孝。前头一位,姓杨单名猛,外号病符神,这两个人乃是保嫖达官。只因保着一支镖上曲州府,客人王忠住在干家口通顺店,忽然王忠得了禁口痢疾,忙请了一位先生来调治,又把药用反了,病症一天比一天沉重。王忠在床上睡着直哭,想起家里的父母,自己有病,在这里又无至近的亲人,带着三十万银子办货,倘如口眼一闭,原做他乡的怨鬼,异地的孤魂。杨猛、陈孝这两个人是忠厚人,看客人病的沉重,又是孝子,打算赶紧请先生给他治好了病。千家口这里,又没有高明医士,两个人去到灵隐寺问济公。到庙中一问,说济公并未在庙里,细细探听,说济公被人请到昆山县去治病。杨猛、陈孝二人无法,庙中留下话,仍回天兴店内等候。等了两天,也不见济公来,二人心中甚为愁闷,今天出来闲步,偶然听济公口唱山歌而来,杨猛大喊一声,二人过去行礼。和尚说:\"你二人从哪里来?\"陈孝就说:\"客人病在店中,到灵隐寺去请你老人家,没见着,我们也不能走,求师父慈悲慈悲罢!\"和尚点头说:\"你二人起来!\"柴头、杜头也认识,说;\"二位达官从哪里来?\"陈孝一瞧,是二位班头,陈孝也乐了,说:\"二位为何这样的打扮?\"柴头说:\"我们出来私访办案。\"这几个跟着济公进了村口,是南北的街道,东西有铺户,路西有一座酒楼,和尚站住不走了。此时这六个人是四样心意,柴头、杜头想要办案拿华云龙;傅有德心想有人大喊一声,我这六百两银子得跟他二人要;二位达官想济公来了,好把客人王忠治好,就可以起身;和尚见了酒楼,就想吃酒。说:\"众位,我们进去喝盅酒。\"大众虽不愿意,也不好违背,众人同和尚进了酒馆。济公一看是会英楼,心中一动,说:\"要捉拿采花淫贼华云龙,在此等候。\"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第五十三回 绿林贼偏遇路劫 设奸谋画虎不成


    话说济公进了会英楼,掌柜的见他衣服平常,是一穷僧,并未逢迎。杨猛、陈孝等五个进来,他连忙过来说:\"众位里边坐。\"济公站在柜外说;\"掌柜的,我也来了。\"那掌柜的说:\"和尚,你来甚好,里面请坐罢。\"六人进去冽了后堂,跑堂的过来说:\"你六位上楼还是在哪里?\"和尚问:\"有雅座没有?\"跑堂的说:\"只有一个雅座,方才进去三人,已然要酒菜吃了。你六位上楼罢。\"和尚说;\"不上楼,我到雅座,把三位让出来如何?\"跑堂说:\"那不行!\"和尚说;\"你不要管,我到雅座去。\"一掀帘子进去,看见三人正自吃酒,是新拜的盟兄弟,大哥请两个兄弟吃酒。正在谈心,只见外边进来一个和尚,到这里来说:\"你们三位在这里吃酒,酒钱我给了,我给你三位再要几样菜罢!\"三人都站起来,大哥疑惑和尚合二位盟弟相好,那二人疑惑是大哥认识的,都连说:\"和尚不必舍帐,你在这里同吃酒罢。\"和尚说:\"请,请!\"自已退身出去了。大哥问:\"二位兄弟,这是哪庙里的和尚?\"那二人说:\"我们不知道,不是兄长的朋友吗?\"他又说:\"不是。\"三人都笑了,说:\"这是怎么件事呢?坐下喝罢。\"三人方一落座,全都连忙起来,\"哼\"了一声,大哥说:\"我方才一坐,不知什么扎我屁股一下。\"那二人说:\"叫跑堂的快拿盘来,你这屋中不好,我们挪外间去。\"跑堂的可给他们搬出来。济公几人见人家出来,他们就进去。到了里边落座,要了酒菜,摆上喝了几杯,只听外面有人说话,声音宏亮,说:\"合字并赤字,啃撒窑儿,把合字赤字窑儿英找孙。\"说完,进来三个江洋大盗。书中交代:内中就有华云龙。只因华云龙自临安合王通分手,定准在千家口通顺店内约会,又不见不散,他在通顺店内,人家都当他是一个保镖达官。他往日住在后院上房之中,昨夜晚间他自己吃完晚饭,觉得心神不宁,发似人揪,肉似勾打,叫店中伙计算结店帐,说:\"我要走,要有西川姓王名通来找我,你告诉他,我先走了,和他家中相见罢。\"伙计答应。他出了店门,天已初鼓之际,走到村外,只见满天星斗,皓月当空,走了五六里之遥,有一座树林,从树林内跳出一人,口中说:自幼生来心性鲁,好学枪律懒读书。漂蓬四海免民祸,浪荡江湖临草庐。遇见良善俺要救,专把责官恶霸诛。我人到处居方寸,哪管皇王法有无。说完了八句,把刀一亮,说:\"吠!对面行路之人,快留下买路金银,饶你不死!\"华云龙听罢说:\"对面是合字。\"那拦路之人,哈哈大笑说:\"我是济字。\"华云龙说:\"你不是绿林中的合字么?\"那人说:\"我一概不懂。\"说着话,摆刀过来楼头就剁。华云龙拉刀刚要动手,一看这人身高八尺,穿着翠蓝褂,面如蓝靛,发似朱砂,一部红胡髯飘洒胸前,长得凶如瘟神,猛似太岁。这人不觉把刀还入鞘内,说:\"原来是华二哥,从哪里来?因何连夜行路?\"华云龙一看,说:\"原来是雷二弟,提起来一言难尽。\"华云龙就把由江西来到临安,所作所为事一说,只是没提乌竹庵采花之事。书中交代:来者这人姓雷名鸣,原籍是镇江府丹阳县龙泉坞人,也是一位绿林的英雄。他与陈亮是结义的弟兄,二人分手有一年多没见。雷鸣去到陈家堡找陈亮,陈亮家中人说:\"陈亮已上临安去了。\"雷鸣一听,心中甚不放心,要到临安去找陈亮。今天走在半路之上,见对面来了一个夜行人,雷鸣放意由树林卵出来,亮刀截住,过来一看是华云龙,二人这才行礼毕,叙离别之情。华云龙说:\"雷二弟,你方才念的八句诗词,是你自己做的吗?\"雷鸣说:\"不是,这是杨明大哥做的。华二哥你在临安,可见着陈亮?我正要去找他呢。\"华云龙说:\"我倒没有见过陈亮。依我说,你别去找他,因我在临安泰山楼杀了人,秦相府盗了玉镯、凤冠,你要一去,恐怕人家瞧见你行迹可疑,把你办了,倒多有不便。\"雷鸣说:\"不要紧,我到临安没事便罢,倘若我要失了脚,我替二哥打一脱案。二哥你跟我同去,俺们二人在临安盘桓一月,你我一同回江西,也不为晚。\"华云龙本是没准主意的人,一听雷鸣这话,自己动了心,说:\"既然如是,雷二弟你我一同走。\"二人刚走了不远,见眼前树林内转出一人,过来拦住去路,二人赶着,不是别人,正是圣手白狼陈亮。书中交代:陈亮自从前者挤公要给开水浇头,切菜刀落发,吓的陈亮跑了,他就在临安城找了个僻静的店里住着。华云龙在临安城所做所为的事情,陈亮都知道,后来听说拿着野鸡溜子刘昌,济公奉命出都办案,陈亮才要追下华云龙送信,叫他远奔他乡。不想今天走在这里,遇见雷鸣、华云龙,三人见面行礼,坐在就地,各叙已往从前之事。天光已亮,陈亮说:\"你们先到千家口沐浴净身,吃点东西,商量着再走。\"华云龙点头,三个人一同来到干家口,林浴净身,吃点心。喝了点茶,天已正午,三人要去吃酒,来到会英楼,华云龙说:\"瞧见有翅子窑的鹦爪孙,留点神。\"济公在雅座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