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知更鸟女孩(3):神秘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知更鸟女孩(3):神秘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知更鸟女孩(3):神秘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知更鸟女孩(3):神秘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媲美《偷影子的人》《忽然七日》,经典畅销书《知更鸟女孩》第三季,震撼全美数百万读者的悬爱之书!也许你忘了,她知道你将如何死去。

作者:查克·温迪格,朱禛子译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7-01

书籍编号:30386720

ISBN:978755002229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66682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知更鸟女孩(3):神秘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 克罗斯克:宝洁公司的“克罗斯克”(Crisco)一直是起酥油的领先品牌。后来,全世界的人们开始食用植物油。——编者注

    知更鸟女孩(3):神秘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插曲 此时此刻


    “主说,要有光。”


    黑色布面一阵扑扇,接着,那个戴着兜帽的家伙已经消失不见。


    米莉安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一下,接着眨了眨眼睛。一卷白浪从天际袭来,整个世界突破迷雾的围困——仿佛从一潭牛奶中矗立起来。


    那个正在说话的胖男人坐在她的对面。在他身后,一个敏感易怒的女人在来回踱步,那是他的搭档——一个酩酊大醉的女人,带着歪斜的笑容,嘴角深深地陷入那高耸的颧骨之处。她的手上包扎着绷带。


    “你看起来像一坨狗屎。”格罗斯基,那个胖男人说道,还低声吹了一个口哨。


    “你看起来就像被一堆垃圾袋缠绕包裹着的穿着运动套装的狗屎。”米莉安回答道。她的声音“听起来”略微有些生硬沙哑,如同赤脚行走在破碎裂损的贝壳之上,被沙土碾压磨损,被盐分刺痛灼伤。


    衣衫褴褛,破碎紊乱,粗糙凌乱得一团糟。


    格罗斯基只是耸了耸肩,笑了一下。他的声音非常温柔。不过,她知道如有必要,他可以提高音量。他的胸膛之中其实“暗藏”着一面轰隆作响的定音鼓。


    他拿起那个箱子,正位于他面前的她的箱子。他将他那如同香肠串的手指放在了箱子上面。盖子一阵晃动,挂锁颤动不已。


    那个干瘪的女人——韦尔斯,凯瑟琳·韦尔斯——十分紧张地来回踱步,仿佛她有什么东西需要藏匿起来。米莉安知道确实如此。


    米莉安的脚下所感不异于她的双耳所闻:潮水即将一涌而进。就在不远处,那波浪汹涌澎湃、水势滔天,擅自闯了进来。她环顾四周,这里只是某座摇摇欲坠的海滩小屋。这些木板墙,仿佛在找寻某种情感上的支持,彼此依靠。头顶是被茅草覆盖的屋顶,一阵夹杂着鱼腥味的微风透过开着的窗户悄悄地溜了进来,悬挂着的蜘蛛网开始摇摇晃晃。


    “我们现在在哪儿?”米莉安问道。


    格罗斯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你想要什么东西吗?”


    “香烟。”


    “你不应该抽烟。”


    “你不应该沉溺于猪油和融化的奶酪之中。你现在还吃芝士汉堡吗,或者你只是将它们注入你那男性的乳头里?”她试图模仿着去描述注射的过程,但突然意识到她的双手被戴上了手铐,置于面前,而那镣铐则被拴在了一条桌腿上。这张桌子是木质的,古老陈旧,摇摇晃晃。如果迫不得已的话,她其实可以将其摧毁。


    不过她并没有到那个地步。目前还没有,可以这样说。


    “这个关于猪油的事情还真的挺有意思的啊!”托马斯·格罗斯基说道,“它其实恶名远扬。七十年代的时候,它与其他动物脂肪一起被妖魔化了。然而事实却是,杀死你的其实是植物脂肪。克罗斯克知更鸟女孩(3):神秘人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人造黄油。那些,呃,那些反式脂肪酸会把你弄得一团糟。”他像是正在气愤地给山羊挤奶一般捏紧了一个拳头,“切断了你的动脉,这就像一个衣夹一般。”


    “这可真是令人着迷啊!”她像捏一块海绵一般将这些字眼挤了出来,让嘲讽之意四处滴落飞溅,“谢谢你,卫生局局长胖子麦基!”


    “我只是想说明,不能以貌取人。”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砰,砰,砰,“你看着我,心想,嘿,这儿有一个满脸雀斑的浑蛋,就像《摩登原始人》里的弗雷德·弗林特斯通吃掉了巴尼、威尔玛,将紫色的恐龙变成了恐龙汉堡。掀起他肚子上的一层肥肉,你甚至可以从里面找到一个被藏起来的夹馅面包。你以为我的死期即将到来,以为我的心脏如同老太太厨房里搁置太久的一个汤罐头:不久之后肯定会爆裂。不过,情况其实是这样的:我今年四十二岁,却如同十六岁的少年一样健康强壮。我的良性胆固醇可以堆到屋顶那么高。我的恶性胆固醇,扯淡,我才不觉得我有什么恶性胆固醇呢。我有非常棒的血压,和相当完美的血糖值——我甚至连‘糖尿病’几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我吃得非常健康。我喜欢各种各样的绿色食品。甜菜、羽衣甘蓝、菠菜,显而易见我的身体很好。”


    “显而易见。”


    “所以,也许你并不需要这么自以为是。”他张开嘴唇,他的舌头在他那两排平滑整齐、洁白无瑕的牙齿之间来回舔舐,发出一个湿润而空旷的声音,“因为也许你不知道你在看着什么。”


    “也许你忘了,我知道你会如何死去。”


    他的两颗眼珠被包裹于厚厚的眼皮的层层褶皱之中,只露出一条细缝,看起来仿佛有人将上下眼皮的肌肤捏紧,欲将其合上,但是突然,那双眼睛猛地睁开,她在他的双瞳里看到了一道光,在那片漆黑之中一闪而过:愤怒之光,明亮耀眼的白色,如同一柄钢之刀刃中蕴藏的光芒。


    “又是这个。”他说道,“好吧,我会和你玩这个游戏。所以你是说我的健康最终会将我杀死是吗?你到底会不会做那件你声称会做的事啊?”


    “现在是什么时候?”米莉安问道。轮到她转移话题了。


    韦尔斯低头看着一块精致高档的手表,一块新手表,是摩凡陀牌的。它空荡荡地悬挂在她绷带附近那骨头突出的枯瘦手腕之上。米莉安心想,我们很快便可以开始这一切了。


    “下午五点。”韦尔斯说道。这是一个吸烟者的嗓音。一个充满了生锈的铁片与癌症前期的声音,从这个女人那如干茅草屋屋檐一样沙哑的喉咙之中散发出来。然后,韦尔斯往格罗斯基与米莉安之间的桌子上丢了一根烟。


    格罗斯基看了他的伙伴一眼。


    “让她抽烟。”韦尔斯说道,“让我们结束这一切。”


    “好吧。”格罗斯基说道。他将香烟朝着米莉安轻弹了过去。那根香烟滚了过去,她抓住了它,像一只活板门蛛跳跃着扑向它的猎物。韦尔斯递给他一个打火机,但他却没有递过去。他旋转把玩着这只打火机,龇牙咧嘴地笑着。米莉安用双唇转着那根香烟,咬着烟嘴,舌头舔舐着卷烟纸的边缘。她很想来一根,烟瘾带来的感觉就像是被一群饥肠辘辘的野狗撕咬一样令人崩溃。


    格罗斯基的身子向她倾斜过去,敲击着那个廉价的加油站打火机——吧嗒吧嗒吧嗒。只有零星的火花,空有余烬,空洞的承诺,没有火焰。


    他耸了耸肩,把打火机放到一旁,“那好吧。”


    “再试试。”


    “我不是来呼吸你的臭味的。我得完成这件事情——”他朝韦尔斯伸出了大拇指,“但我不是和你一起完成这件事。”


    “我这几个星期过得简直糟糕透了。”米莉安愤怒地咆哮道。


    “噢噢噢噢,嗬嗬。我知道。我们马上就开始谈论这件事。”


    “我想要我的香烟。”


    “你必须告诉我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那样也许你才能够得到香烟。噢,也许我会给你弄来一盘绿色食品——这对晒伤非常有益。还有——还有——也许你也可以摆脱那些镣铐了哟。或者,也许不会。无论如何,一切都取决于你,布莱克小姐。”


    “布莱克小姐?干吗如此正式啊?拜托,你就叫我‘去你妈的’。”


    “我想知道关于这个男孩的事情。”格罗斯基说着从他腿上的文件夹中抓起一张照片。他隔着桌子将照片滑过去。她看到照片的一刹那,感觉到仿佛有一个人猛然将她的一项重大权利剥夺而去。一个孩子正在从一个娃娃的胸部扯出它的布料填充物。


    照片中的这位年轻男子已经死了。


    宽松的绿色老鹰牌外套上溅满了鲜血。


    血被冬天冰冷刺骨的雪水浸得发黑。


    此时此刻,在这座小屋之外,潮汐隆隆作响,奔涌而来。


    冥冥之中,海鸟叽喳鸣叫,喋喋不休。


    也许是一群塘鹅吧,米莉安心想。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接着,她向他讲述了那个故事。

  • 美国精神:美国香烟品牌。——编者注
  • 魔多:虚拟地域,位于中土世界东南方,是奇幻作家J.R.R.托尔金教授的著作《魔戒》中的地名。归属黑魔王索伦(Sauron)管辖。
    1 戴上一枚戒指
    那枚订婚戒指马上就要在安德鲁的口袋里燃烧出一个洞来。就是这样的感觉,仿佛它会烧透衣服的布料,落到布满脏雪的人行道上,也许会滚入下水道炉排,然后消失于泥浆之下。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他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他会觉得胆战心惊。他喜欢莎拉,他想与莎拉结婚,但他不能用这枚戒指去娶她。这枚戒指对于她那完美如瓷的手指来说太大了。指环太大,钻石太小。这是一枚从他母亲那儿继承来的戒指。
    诚然如此,这枚戒指如同一把装满子弹的枪。他在过去的几周之内几乎求了五次婚。他心中有一个声音说道,只是求婚而已,你可以将那枚戒指的尺寸改一下,然后再买一颗新的钻石。这些都可以在婚礼前准备完毕,甚至不用一年时间就可以准备齐全了。噢,上帝,除非她想尽快结婚……
    但是,不行。他不得不把这件事情做得漂亮一些。她的父亲认为安德鲁做事总喜欢半途而废,而她的父亲对于她而言就是整个世界。因此安德鲁必须做出一场精彩绝伦的秀。这枚戒指必须足以打动她,然而更重要的是,它需要打动她的父亲。然而问题在于:甚至连莎拉都不知道安德鲁此时此刻有多么糟糕,多么困扰。他在费城的一家经纪商行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他却肩负三万美元的信用卡债务。且不说那些汽车贷款,还有商学院与研究生院的学生贷款,以及租金、煤气费、垃圾费。这个费用,那个费用。
    他的口袋里的确还有那么一点儿钱,但是,说真的,他已经破产了。
    这就是他此时此刻——星期三晚上十点四十五出现在这里——肯辛顿的原因。穿过一片肮脏潮湿的雪地——丰润、结块的雪花不是飘落到地面,而是重重地摔向地面。他那精致的球鞋被道路上的盐浸染成白色,他的袜子已被雪水浸湿。
    当值的德里克告诉他:“你如果想要便宜钻石,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在肯辛顿。”
    安德鲁说:“噢,不可能,肯辛顿?真的吗?”他说,如果去那里,他会被刺伤,或是被勒死,“那些肯辛顿扼杀者是不是仍然在那儿游荡?”
    德里克笑而不答,“这不是什么新闻。犯罪率正在下降。没关系的。你是想要便宜的钻石,还是要珠宝店那种价格?”
    安德鲁心里想着,但并没有说出口,“我想在珠宝店花钱买那些正版的珠宝。”
    他只是承担不起。
    那么,只能去当铺了。德里克说:“有一家叫‘K&P Moneyloan’的典当行,但他们会说的英语寥寥无几,所以他们把‘Moneyloan’拼成了‘Moneylawn’,不过至少你可以知道你来对了地方。”
    安德鲁以为他在工作一结束就可以到达那家典当行,六点,也许七点。然而,那些内部律师团队突然要求召开一个新的会议,会议就如同黑洞一般:它们消耗着光阴,吸食着光明,它们狼吞虎咽地吞食着他的劳动成果。接下来,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十点,但无论如何,他还是得去一趟肯辛顿。
    那家典当行还开着。感谢上帝!
    柜台后面的家伙——一个被德里克说成印度人(“是吃着咖喱的印度人,而不是惨遭大屠杀的美洲土著印第安人”)的家伙,不过安德鲁觉得他来自斯里兰卡。他给安德鲁展示了钻石,它看起来无与伦比,光彩夺目。价格廉价到他几乎无法辨别它们的真伪,他内心产生了一点儿小小的恐慌,他不是应该已经记住了一些关于三C的信息吗?颜色、净度、切工和……还有没有第四个C呢?
    见鬼!随他去吧。他又不是专家。莎拉也不是。他拿起一个公主式切割钻石,它看上去——好吧,不得不说它看起来很漂亮。它在光的照耀下呈现出完美的光泽,熠熠生辉。并且分量十足。当然,也棱角分明,仿佛可以用它在店面的橱窗上割出一个洞。
    此时此刻的他站在一个昏暗污浊、地板破裂的典当行里,刺眼的荧光灯在头顶嗡嗡作响、吱嘎乱颤,霓虹灯缠绕在典当行窗口与金属大门的窗户内侧。终于,他成功说服了那个小个子的斯里兰卡人将价格压低到一个他能买得起的金额(这甚至比别的任何一个地方要价的二分之一还要低),然后他突然拿出他的VISA卡,接着——
    “我们这儿不可以刷卡。”那个小男人说道。
    “不可以,不可以。”
    “但我就只有这个。”
    那个小个子男人将那个被一小块布包裹着的钻石收了回去,“没有现金,不卖钻石。没有现金,不卖钻石。”
    于是,他问:“这儿有没有ATM机?”
    “麻烦你只要说ATM就好了。”那个小男人纠正道,“不是ATM机。ATM的意思就是‘自动取款机’。你没必要说那个额外的‘机’字。”
    这话居然出自一个将自己的商店命名为“Moneylawn”的人之口。
    安德鲁说:“好吧,好吧,就告诉我它在哪儿吧。”然后他心想——希望——这个ATM就在街的正对面,然而并非如此,哪儿有那么容易就能办成的事情。它需要往前穿越三个街区,再拐弯经过四个街区。然而现在,天上成团地落下潮湿的雪花,仿佛是对他资金管理不周的惩罚——
    然后,他来到了这里,一路匆匆而行,来到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