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约翰·克利斯朵夫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约翰·克利斯朵夫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约翰·克利斯朵夫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约翰·克利斯朵夫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畅销百余年的诺奖名著,激励千万青年的励志经典。入选清华北大教授推荐的一生120本必读书。人这一辈子要经历多大的挫折和坎坷,才会有所成就?莫言、白岩松、俞敏洪、董

作者:(法)罗曼·罗兰,傅雷译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11-01

书籍编号:30383892

ISBN:9787533949907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10838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约翰·克利斯朵夫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作者简介

罗曼·罗兰(Romain Rolland,1866—1944年)


法国文学家、音乐学家、社会活动家,曾任艺术史和音乐史教授。代表作《约翰·克利斯朵夫》,讲述了一名音乐天才的奋斗人生。1913年获法兰西学院文学奖,1915年因“作品中的高尚理想和作者在描绘各种不同类型人物时所具有的同情和对真理的热爱”而获诺贝尔文学奖。


傅雷(1908—1966年)


中国著名翻译家。字怒安,号怒庵。早年留学法国,曾任中国作协上海分会书记处书记。20世纪30年代起开始从事文学翻译工作,翻译了罗曼·罗兰、巴尔扎克、伏尔泰等名家的作品,译作颇丰,有15卷本《傅雷译文集》行世。

出版说明

法国著名作家罗曼·罗兰曾于1915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约翰·克利斯朵夫》是其代表作,出版至今,畅销百余年,被誉为激励亿万青年的励志经典。


著名翻译家傅雷先生一生中曾两次翻译过这部史诗之作,第一次是20世纪30年代,历时三年译出,于1941年出版;第二次于20世纪50年代历时整整两年重新翻译,并于1952年经平明出版社出版发行。第二个译本因为近乎完美地体现了傅雷“重神似而非形似”的翻译特点,历来被认为是傅雷翻译最好的作品之一,同时也被誉为中国翻译界的巅峰之作。


本次出版的《约翰·克利斯朵夫》根据傅雷第二次译作整理出版。全书共十卷,为方便读者阅读和收藏,本次出版分为上、中、下三册,上册包括卷一至卷四的第一、第二部;中册包括卷四的第三部至卷七;下册包括卷八至卷十。除了改正个别错字及错误的标点符号外,译文与译名一仍其旧,以尊重并保存傅雷译作的原貌和风格。


浙江文艺出版社


  • 本文选自斯蒂芬·茨威格著《罗曼·罗兰传》。标题为编者所加。

    导读约翰·克利斯朵夫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奥]斯蒂芬·茨威格


    艺术千姿万态,但最高形式,是它的规律和表现最接近于自然。真正天才的活动是自发的,自然的,他像世界一样伟大,像人类一样丰富多采。他由于感情充沛,而不是由于软弱而进行创作。他所以产生永恒的影响,是由于他创造了力量,赞扬了大自然,战胜了生活的暂时有限状况,而把它提高到无限的境界。


    约翰·克利斯朵夫被描写成这样一个天才。他的名字就是象征性的。他不仅名字叫约翰·克利斯朵夫·克拉夫脱,而且本人就是力量,这种力量是打不断、压不垮的,它在农民的土地上哺育成长,又被命运投入生活的怀抱。它像一颗炮弹,能够强有力地炸毁一切障碍。显然,这种大自然的力量同生活永远不协调,因为生活的概念,就是指现存的、安稳的、确定了的、现有的东西。但是根据罗兰的意见,生活不是静止,而是同静止作斗争,是创作,是创造,是对“永恒旧事物”的吸引力的永恒反抗。天才,新事物的报信者,必须成为艺术家中的战士。和他在一起的是另外一些艺术家,他们从事比较和平的工作,英明地观察现成的事实,总结自己的阅历,安详地整理已有的成果。他们,继承者们,享有的是宁静。他,创始人,遭遇的是风暴。他必须把生活变成艺术作品,他不能把生活当作艺术作品来享受。他必须为自己创造一切:自己的形式、自己的传统、自己的理想、自己的真理、自己的上帝。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现存的东西,他永远必须从头开始。生活并不像一只温暖的火炉那样欢迎他,他也不能舒适地躺在它的旁边。对他来说,生活不过是构成一种新制度的材料,而后来者将要在这种新制度下生活。所以他不能静止。上帝告诉他说:“不要休息,永远需要斗争。”忠实执行这个伟大命令的他,从少年时代起,到最后逝世止,是一直沿着这条道路前进的,他不断进行着斗争,紧握着意志的利剑。他有时也感到疲倦,与约夫一起喊道:“人生在世时间是否有限,一个人过的日子是否相同于一个仆人过的日子?”但是,他在克服软弱的时候才知道:“当你不问为什么而生活,而只是为生活而生活的时候,你才过着真正的生活。”他知道,劳动中就存在着奖赏,而在头脑特别清醒的时刻,他用最精彩的一句话道出了他的命运:“我寻找的不是世界,我寻找的是生活。”


    但是斗争意味着暴力。约翰·克利斯朵夫尽管天性善良,却是个使用暴力的人。他身上有某种野蛮的、自发的东西,某种来自暴风雨或大瀑布的力量。这种力量落到生活中来,不是由于本身的意志,而是出自大自然的规律。甚至他的外表,也表现了他天赋的战斗力:约翰·克利斯朵夫高大、强壮、有点笨拙,他有一双强有力的筋肉条条的手,血色红润,容易激动,引起感情的暴发。在他沉重、笨拙、但是不知疲倦的步态中,可以看出他的农民先祖们的强大力量,而这种力量使他在最艰苦的年月也没有失去信心。“在生活困难时期受到优良的种族出身的好处,这样的人是很幸运的。父祖辈的脚步带动疲惫的儿子向前迈进。祖辈的强大力量振作着消沉的灵魂。”这种体力帮助他能够反抗这个沉重的时代,但除此以外,它也使他具有了对未来的信心、健康而倔强的乐观主义和始终不渝的胜利意识。一次,在失望的时刻,他欢呼道:“在我面前还有几个世纪,生活万岁,欢乐万岁!”这种齐格菲式的对胜利的信心,他是从德意志种族那里得来的。所以它不断号召人们进行斗争。他知道:“天才寻找障碍,障碍创造天才。”


    但暴力总是专横的。当年轻的约翰·克利斯朵夫的力量在精神上还没有净化,在道德上还没有被驯服的时候,他只看到他自己。他对别人态度不公,听不到也看不见任何抗议,对成功与失败漠不关心。(他就像一个樵夫一样奔入森林,前后左右乱抡板斧,只是为了替自己清理出一块空地。他咒骂德国艺术,不理解德国艺术,他轻视法国艺术,不懂法国艺术。)他具有“一个强有力的年轻人的极端粗鲁态度”,他像一个中学毕业生那样一口咬定:“在他没有创造出世界来之前,世界是不存在的。”他的力量只有在斗争中才能找到出路,因为只有在斗争中他才能感到自己的存在,感到无限可爱的生活的存在。


    约翰·克利斯朵夫的这种斗争,没有随着年代的消逝而有所削弱,因为他的力量越强大,他的行为也越笨拙。约翰·克利斯朵夫不了解他的对手。他很吃力地在研究生活,正由于他一步一个脚印,非常缓慢地在研究生活(其中每一步都洒满了仇恨的血泪),才使小说如此激动人心,如此富有教育意义。他和巴齐法尔一样,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他幼稚,轻信,有点忙乱和土头土脑。人们是不会把社会这个大磨盘磨光的,他们不会把他压平,而会把他的骨头碾碎。他是一个直感的天才,但不是一个心理学家,他从不进行预测,为了认识世界,他必须忍受一切。他并不具有法国人和犹太人那种明察秋毫之末的狡黠眼光。他像一块海绵把一切都默默地吸进肚内。当他发现他吸收了一切的时候,已经有好多个小时,甚至好多天过去了。对他说来,没有任何表面的东西,一切认识他都要加以消化,把它们化为血液。他不会像兑换纸币那样兑换思想和概念,而是要喷吐出少年时代强加于他的一切谎言和平庸思想,在此以后,他才能重新吸取营养。要认识法国,他首先必须一个接一个地撕破它的一切假面具,在得到“不朽的情人”葛拉齐亚以前,他必须经历比较低级的冒险。要找到自己和自己的上帝,他必须经历全部生活:圣者赫利斯托弗只有在到达彼岸之后才知道,他肩负的担子是一种福音。


    但是他知道,“如果你强而有力,那么受苦是很好的”,因此他喜欢在自己前进的道路上存在着障碍。“一切伟大的东西都是善良的,而极度的痛苦则近似于解放。压迫、侮辱和摧毁灵魂的,只是中等程度的痛苦和欢乐。”他逐渐认识了自己的唯一敌人——放纵自己。他学会了做一个公正的人,并开始懂得自己和自己的世界。狂热转变成清醒,他认为,敌对态度不是针对他的,而是针对指导着他的强大的永恒力量的。他学会爱自己的敌人,因为他们帮助他认识自己,并且用不同的方法追求同一个目的。学习年代过去了。席勒在给歌德的信中说得好:“学习年代是个相对的概念,学习年代要求的东西是掌握技能,只有技能的概念才能解释和说明学习年代。”日益年长的约翰·克利斯朵夫开始清楚地懂得:他在自己的变化过程中,逐渐成了他自己,他抛弃了一切偏见,他“摆脱了一切信仰、一切空想和一切民族偏见”,从而准备好了对生活的伟大信仰。他摆脱了一切,但自从他感到自己所走的道路的意义时,他还是充满了虔敬的心情。他那“被信仰改变了面貌的”曾经是如此幼稚、忙乱的乐观主义,使他说过这样的话:“什么是生活?生活就是悲剧。万岁!”这种乐观主义现在已上升为温和的包罗万象的智慧。“为上帝服务和热爱上帝,就意味着为生活服务和热爱生活”,——这就是他的自由灵魂的信仰。他预感到未来的几代人即将来临,并欢迎他们与他对立的永恒生活。他看到,他的语言建造了自己庙堂的拱顶,但他感到这离他是多么遥远。他过去是一个没有目的的反抗分子,现在却成了一位领袖。但是,只有当死亡被他响亮的声浪所笼罩,他和伟大的音乐、永恒的世界融为一体的时候,他才认清了自己的目的。


    约翰·克利斯朵夫的这一斗争之所以英勇和伟大,是由于这一斗争要取得最高级的东西——完美的生活。这位战士必须亲自创造一切:自己的艺术,自己的信仰,自己的上帝,自己的真理。他一面战斗,一面必须摆脱别人教给他的一切,摆脱艺术、民族和宗教信仰的任何共性,因为他的激情从来不为某一种事物,不为成功或满足进行战斗,“在激情与满足之间毫无共同之处”。这个斗争所以如此残酷,是因为这个斗争是由他单独进行的。他为真理而斗争只是为了自己,因为他知道,每个人有他自己的真理。如果他还是给人们带来了帮助,那不是靠他的语言,而是靠他本人用高度善良的性格把人们奇妙地联合起来的活动。凡是与他接触过的人(不管他是小说中虚构的人物,还是读过这部小说的实有人物),都受到他性格的影响而变得高尚起来,因为他借以取胜的那种力量,就是我们大家命中注定的生活本身。我们这些信仰上帝的人热爱他,也就是热爱世界。


    姜其煌 方为文 译


  • 傅译《约翰·克利斯朵夫》序

    罗新璋


    傅译罗曼·罗兰,从西方文化中拿来一种可贵的异质:力的颂扬。贝多芬与近代世界之贝多芬——约翰·克利斯朵夫,以他们雄强的个性,对大多萎弱的个性,自是一种补济。正是出色的傅译,使罗曼·罗兰得以广泛传布我国,《约翰·克利斯朵夫》哺育几代学人,功不可没。


    傅雷先生是把罗曼·罗兰当精神导师来引介的。先生早年之志,似在人生修养。所译莫罗阿《人生五大问题》《恋爱与牺牲》,和罗素《幸福之路》等,都是纵论人生大事、探索幸福之道的。而《贝多芬传》与《约翰·克利斯朵夫》,则旨在提供一种理想的范本。贝多芬与命运搏斗的气概,克利斯朵夫追求光明追求真理的热忱,在当年“一个萎靡而自私的民族”,无疑是亟须发扬蹈厉的。傅雷在阴霾蔽空的抗日时期,译出《贝多芬传》与《约翰·克利斯朵夫》,当不是无所用心于世的,表现了译者的爱国精神与民族气节,像普罗米修斯把火种盗给了人类一样,为中华民族的苦难岁月出了一份力,做了一份贡献。事实上,这两本书,给处境险恶的知识青年,带来了光明,指引他们冲出黑暗的包围,开始勇敢的进发。不少读者,即便后来已拥有新译,还把早年读过的骆驼版《克利斯朵夫》当做珍藏,以为纪念。真正的名著,不会过时发黄,依然取之不竭。一九四九年后,改革开放以来,这两本书又在青年学生中,招来一批又一批的新读者。笔者认为,《约翰·克利斯朵夫》像《苦儿流浪记》,像《鲁滨逊漂流记》,像《牛虻》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为修养读物,是人生不可多得的良师益友。尤其是《约翰·克利斯朵夫》,作品恢宏的蕴涵,一直予人强烈的感应。


    罗曼·罗兰及其《约翰·克利斯朵夫》,在我国的知名度,远远大于其在本国的影响,不能不归功于其超拔的译者。法国学者称,罗曼·罗兰只在国外才被视为法国的大作家。其间可看出“傅译效应”!局外人以为翻译无非亦步亦趋,有一句译一句,殊不知译者的主体意识有着举足轻重,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试想译得不忍卒读,还能谈什么影响?傅雷可说是以虔敬的心情来译这本书的,“一边译一边感情冲动得很”,融进了自己的朝气与生命激情,自己的顽强与精神力量。先生自称不能诗,但译完第一册,欣然命笔,写下一篇诗一样的《译者献词》;为第二册,又写有《译者弁言》,对一时不易把握作品真际的读者,“做一个即使不高明,至少还算忠实的向导”。既是向导,必有导向。导向就在于把这部伟大的史诗,定位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