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中国名著 > 三言二拍(第10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三言二拍(第10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三言二拍(第10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三言二拍(第10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清)冯梦龙,凌蒙初

出版社:辽海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1-01

书籍编号:30381639

ISBN:978754513243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80665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中国名著

全书内容:

三言二拍(第10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虽然如此,特·篷风院长(他终于把产业的名字代替了克罗旭的祖姓)野心勃勃的梦想,一桩也没有实现。在当上代表索漠的国会议员八天以后,他就死了。


洞烛幽微而罚不及无辜的上帝,一定是谴责他的心计与玩弄法律的手段。他由克罗旭做参谋,在结婚契约上订明“倘将来并无子女,则夫妇双方之财产,包括动产不动产,绝无例外与保留,一律全部互相遗赠;且夫妇任何一方身故之后,则不再依照例行手续举办遗产登记,但自以不损害继承人权利为原则,须知上述夫妇互相遗赠财产之举确为……”这一项条款,便是院长始终尊重特·篷风太太的意志与独居的理由。妇女们提起院长,总认为他是一个最体贴的人,而对他表示同情;她们往往谴责欧也妮的隐痛与痴情,而且在谴责一个女人的时候,她们照例是很刻毒的。


“特·篷风太太一定是病得很厉害,否则决不会让丈夫独居的。可怜的太太!她会很快好吗?究竟是什么病呀,胃炎吗?癌症吗?为什么不去看医生呢?这些时候她脸色都黄了;她应该上巴黎去请教那些名医。她怎么不想生一个孩子呢?据说她非常爱丈夫,那么以他的地位,怎么不给他留一个后代承继遗产呢?真是可怕。倘使单单为了任性,那简直是罪过……可怜的院长!”


欧也妮因为幽居独处、长期默想的结果,变得感觉灵敏,对周围的事故看得很清,加上不幸的遭遇与最后的教训,她对什么都猜得透。她知道院长希望她早死,好独占这笔巨大的家私。上帝忽发奇想,把两位老叔——公证人和教士——都召归了天国,使他的财产愈加庞大了。欧也妮只觉得院长可怜,不料全知全能的上帝,代她把丈夫居心叵测的计划完全推翻了:他尊重欧也妮无望的痴情,表示满不在乎,其实他觉得不与妻子同居倒是最可靠的保障——要是生了一个孩子,院长的自私的希望,野心勃勃的快意,不是都归泡影了吗?


如今上帝把大堆的黄金丢给被黄金锁缚的女子,而她根本不把黄金放在心上,只在向往天国,过着虔诚慈爱的生活,只有一些圣洁的思想,不断地暗中援助受难的人。


特·篷风太太三十三岁上做了寡妇,有八十万法郎的年收入,依旧很美,可是像个将近四十的女人的美。白白的脸,安闲,镇静。声音柔和而沉着,举止单纯。她有痛苦的崇高伟大,有灵魂并没被尘世玷污过的人的圣洁,但也有老处女的僵硬的神气,和内地闭塞生活养成的器局狭小的习惯。虽然富有八十万法郎的岁收,她依旧过着当年欧也妮·葛朗台的生活,非到了父亲从前允许堂屋里生火的日子,她的卧房决不生火,熄火的日子也依照她年轻时代的老规矩。她的衣着永远跟当年的母亲一样。索漠的屋子,没有阳光,没有暖气,老是阴森森的,凄凉的屋子,便是她一生的小影。她把所有的收入谨谨慎慎地积聚起来,要不是她慷慨解囊地拨充善举,也许还显得吝啬呢。可是她办了不少公益与虔诚的事业,一所养老院,几处教会小学,一所庋藏丰富的图书馆,等于每年向人家责备她吝啬的话提出反证。索漠的几座教堂,靠她的捐助,多添了一些装修。特·篷风太太,有些人刻薄地叫作小姐,很受一般人敬重。由此可见,这颗只知有温情而不知有其他的高尚的心,还是逃不了人间利益的算盘。金钱不免把它冷冰冰的光彩,沾染了这个超脱一切的生命,使这个感情丰富的女子也不敢相信感情了。


三言二拍(第10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只有你爱我。”她对拿侬说。


“只有你爱我。”她对拿侬说。


这女子的手抚慰了多少家庭的隐痛。她挟着一连串善行义举向天国前进。心灵的伟大,抵消了她教育的鄙陋和早年的习惯。这便是欧也妮的故事,她在世等于出家,天生的贤妻良母,却既无丈夫,又无儿女,又无家庭。


几天以来,大家又提到她再嫁的问题。索漠人在注意她跟特·法劳丰侯爵的事,因为这一家正开始包围这个有钱的寡妇,像当年克罗旭他们一样。


据说拿侬与高诺阿莱两人都站在侯爵方面;这真是荒唐的谣言。长脚拿侬和高诺阿莱的聪明,都还不够懂得世道人心的败坏。


巴黎 一八三三年九月原作


牯岭 一九四八年八月译竣

作者年表


1799年5月20日,生于图尔市一个法国大革命后致富的资产阶级家庭。父亲名叫弗朗索·巴尔扎克,母亲名叫洛尔·萨朗比耶。


1800年妹妹洛尔出生。由于父母婚后的生活并不美满,巴尔扎克与妹妹一起被寄养在图尔近郊的农村,由一个宪兵的妻子抚养。


1802年小妹妹洛朗丝出生。巴尔扎克父母在自己的姓氏前加上表示贵族称号的“德”字。


1807年进旺多姆教会学校住读,过着极其严格的幽禁生活。弟弟亨利出生。因为长期在乳母家寄养,所以巴尔扎克的童年既没有得到父母的爱抚,也没有得到多少欢乐。他曾在后来的回忆中说:“这是任何人命运中所不曾遭受到的最可怕的童年。”


1813年离开旺多姆学校。


1814年随全家迁到巴黎,进勒彼特学校住读,后又转学。


1816年中学毕业,进法学院学法律。在校期间先后在律师梅尔维尔、公证人巴赛的事务所里当见习生3年,了解社会,收获颇大。他不但熟悉了民事诉讼程序,还从这个法律窗口窥见了巴黎社会的种种奥秘,看到了繁荣景象下的罪恶,为未来的创作积累大量素材。


1819年获法学学士学位,不愿当律师,立志从事文学。独自住在巴黎圣安东郊区莱特居耶尔街9号五层楼的阁楼上,以笔名尝试创作。他不断追求和探索,对哲学、经济学、历史、自然科学、神学等领域进行了深入研究,积累了极为广博的知识。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的文学天赋,他几乎足不出户地奋战一年,完成了处女作诗剧《克伦威尔》。然而结果却令自己大失所望。法兰西学院的一位院士看过剧后表示:“这位作者随便干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搞文学。”为了摆脱经济上对父母的依赖,巴尔扎克曾以各种笔名为书商炮制和撰写流行小说,以维持生计。当然,这些纯粹以赚钱为目的的商业性作品不会给他带来所期待的荣誉,后来他甚至否认这些作品出自他的手笔。


1822年认识洛尔·德·贝尔尼夫人。巴尔扎克认为她“造就”他成为作家,对他有决定性影响。


1825年与一出版商合作,从事出版业。后又办印刷所、铸字厂。


1828年经营失败,亏空约6万法郎,独自躲到偏僻的卡西尼街住下。最后,母亲出面替他还债。走投无路的巴尔扎克只好放弃,重新进入文学创作。生活中的一切挫折都在他的笔下转化为成功的创作素材。这时巴尔扎克决定要在文学上取得轰轰烈烈的成就。他在书房里放置了一座拿破仑塑像,在塑像的剑鞘上刻下字句:“他用剑未完成的事业,我要用笔完成!”


1829年3月,首次以奥诺雷·巴尔扎克的真名发表长篇小说《朱安党人》,这是巴尔扎克以现实主义手法创作的第一部作品,巴尔扎克的创作进入一个全新的时期。6月,父亲去世。12月,以“一个年轻的单身汉”署名出版《婚姻生理学》。开始进入社交界。


1830年5-6月,与贝尔尼夫人到都兰“石榴园”隐居。在杂志上发表《刽子手》《两个梦》(后作为《卡特琳娜·德·梅迪契轶事》第三部)《妇女研究》《永别》《长寿药水》《萨拉金》《沙漠里的爱情》《恐怖时期的一段插曲》。出版小说集《私人生活场景》。然而,他深深地为法国文学创作者的处境担忧。虽然法国于1791年颁布的《表演法令》和1793年颁布的《复制法令》确定了著作权的原则,但剽窃、抄袭、模仿他人作品的行为仍比比皆是,甚至他的作品也被他人抄袭。


1831年参加社交生活,负债累累。相继发表小说《逐客还乡》《新兵》《三十岁的女人》《不为人知的杰作》《红房子旅馆》《柯内留斯老板》《被诅咒的孩子》《耶稣基督降临弗朗德勒》。出版长篇哲理小说《驴皮记》。同年加入保皇党,但是他的政治态度和极端保皇党人也不完全一致。他是党内的自由派,在党员中间不大受欢迎,他甚至公开批评保皇党,说“这个政党令人厌恶”,“这是一个失败的政党”。


1832年开始与俄国女子韩斯卡夫人通信。多次旅行。在杂志上发表《信使》《菲尔米亚尼夫人》《夏倍上校》《妇女再研究》《被遗弃的女人》《石榴园》《玛拉娜母女》。发表《都市趣话》前十篇。


1833年与韩斯卡夫人多次会面。发表《费拉居斯》《德·朗热公爵夫人》。签约出版《十九世纪风俗研究》(12卷),收入《乡村医生》《欧也妮·葛朗台》《大名鼎鼎的戈迪萨尔》等。


1834年长篇小说《高老头》开始在《巴黎杂志》上发表。陆续出版《十三人故事》(包括《费拉居斯》《德·朗热公爵夫人》《金眼女郎》)《三十岁的女人》(续完)《绝对之探求》《海滨惨剧》。到维也纳会见韩斯卡夫人。欠债达10.5万法郎,为还债拼命写作。发表《改邪归正的梅莫特》《婚约》《赛拉菲达》。这时期起前后,巴尔扎克在现实主义理论方面进行了深入探索。他认为小说家必须面向现实生活,使自己成为当代社会的风俗史家;又认为小说家的任务不仅在于摹写社会现象,还须阐明产生这些现象的原因,指出人物、欲念和事件背后的意义。在塑造人物的问题上,他强调特性,也强调共性;他说典型人物应该把那些多少和他类似的人的性格特点集于一身。他还强调艺术必须为社会服务;认为艺术家不仅描写罪恶和德行,而且要指出其中的教育意义;艺术家必须同时是道德家和政治家。


1836年经营《巴黎纪事》杂志失败,与卡罗琳娜到都灵旅游。为避债主,巴尔扎克迁至夏约区战斗街一处“隐蔽所”居住。在报刊上发表《无神论者望弥撒》《古物陈列室》(开头部分)《法西诺·卡纳》《老姑娘》。出版《幽谷百合》《禁治产》《卡特琳娜·德·梅迪契轶事》(第二部)。


1837年2-4月,为逃避债务躲到意大利。《幻灭》(第一部)《冈巴拉》《公务员》发表。《赛查·皮罗多盛衰记》出版。9月,打算在塞夫勒购置“雅尔迪”小房产。


1838年2月,赴诺昂访问乔治·桑。发表《古物陈列室》(续完)《纽辛根银行》。创办《巴黎人》杂志,但仅出3期即夭折。


1839年任“文学家协会”主席。申请法兰西学士院院士的职位,后为了谦让雨果,收回申请。发表《夏娃的女儿》《卡迪央王妃的秘密》《贝阿特丽克丝》(部分)《乡村教士》《玛西米拉·多尼》《夫妻生活的小烦恼》《幻灭》(第二部)。


1840年在给出版商赫哲尔的一封信中,第一次提到“人间喜剧”的标题。剧本《伏脱冷》演出一场后遭禁。发表《比哀兰德》《泽·马尔卡斯》《浪荡王孙》《皮埃尔·格拉苏》。为躲债,化名迁至巴黎近郊帕西镇下街19号一所住房(现为巴尔扎克纪念馆)。


1841年与出版商签订合同,准备以“人间喜剧”的标题出版他的全部著作。相继发表《一桩神秘案件》《搅水女人》(第一部分《两兄弟》)《卡特琳娜·德·梅迪契轶事》(第一部)《于絮尔·弥罗埃》《两个新嫁娘的回忆》《假情妇》。11月10日,韩斯卡夫人的丈夫去世。


1842年《人间喜剧》第一卷开始出版。发表《阿尔贝·萨瓦吕斯》《入世之初》《现代史拾遗》(第一部《德·拉尚特里夫人》)。


1843年7-10月,到俄国圣彼得堡看望韩斯卡夫人,途经德国、比利时返回。发表《奥诺丽娜》《外省的诗神》。《幻灭》(第三部)出齐。开始发表《烟花女荣辱记》的前两部。


1844年发表《莫黛斯特·米尼翁》《戈迪萨尔第二》和长篇小说《农民》。这年巴尔扎克患上了黄疸症、神经痛等疾病。


1845年获荣誉勋位勋章。5月,去德累斯顿与韩斯卡夫人及其女儿、女婿会面,之后一起在德国、法国、比利时、荷兰等地旅行。发表《经纪人》《不自知的喜剧演员》。


1846年赴罗马会见韩斯卡夫人,两人一起去瑞士、德国旅行。5月,独自返回巴黎。9月,购下鲁尔区吉祥街14号一所住宅。发表《烟花女荣辱记》(第三部)《贝姨》。


1847年2月,去法兰克福会见韩斯卡夫人,两人回到巴黎。9月,赴乌克兰,与韩斯卡夫人一起过冬。发表《邦斯舅舅》《阿尔西的议员》(未完长篇)《烟花女荣辱记》(第四部,续完)。


1848年2月,返回巴黎。5月,剧本《后娘》上演,另一剧本《麦卡泰》(又名《投机商》)未能公演。9月,赴乌克兰。发表《现代史拾遗》(第二部《初入教门》),这是巴尔扎克生前发表的最后一部作品。


1849年健康每况愈下,全年他都在乌克兰韩斯卡夫人身边度过。法兰西学士院两次拒绝巴尔扎克入选院士。


1850年3月14日,巴尔扎克与韩斯卡夫人在乌克兰结婚。5月20日,巴尔扎克与韩斯卡夫人抵达巴黎。巴尔扎克健康迅速恶化,至6月底已无法写作。8月18日下午,雨果登门看望巴尔扎克,巴尔扎克对老朋友抱怨说他无法完成《人间喜剧》了。晚11时30分,巴尔扎克与世长辞。8月21日,巴尔扎克遗体被安葬在拉雪兹神甫公墓。前来送葬的巴黎市民行列绵延好几条大街。法国著名雕塑家罗丹亲自为他雕塑半身像。他死后不久,韩斯卡夫人与一位绰号“灰虱”的画家同居,但仍替他偿还所有债务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