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中国名著 > 三言二拍(第6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三言二拍(第6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三言二拍(第6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三言二拍(第6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清)冯梦龙,凌蒙初

出版社:辽海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1-01

书籍编号:30381635

ISBN:978754513243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25410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中国名著

全书内容:

三言二拍(第6卷)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 眉批:借此剑斩人间无义汉,大快!
  • 眉批:蛇行虎走,便是大道为公。
  • 眉批:据此,则吕祖翠度二人矣。
  • 眉批:何以知之?
  • 眉批:这到是。
  • 眉批:好辩者必穷。
  • 眉批:佛祖亦未见好胜,多此一界尺。

    暮宿苍梧,朝游蓬岛,郎吟飞过洞庭边。岳阳楼酒醉,借玉山作枕,容我高眠。出入无踪,往来不定,半是风狂半是颠。随身用,提篮背剑,货卖云烟。人间。飘荡多年。曾占东华第一筵。推倒玉楼,种吾奇树;黄河放浅,栽我金莲。摔碎珊瑚,翻身北海,稽首虚皇高座前。无难事,要功成八百,行满三千。
    这只词儿名曰《沁园春》,乃是一位陆地大罗神仙所作。那位神仙是谁?姓吕名岩,表字洞宾,道号纯阳子。自从黄粱梦得悟,跟随师父锺离先生,每日在终南山学道。
    或一日,洞宾曰:“弟子蒙我师度脱,超离生死,长生妙诀。俺道门中轮回还有尽处么?”师父曰:“如何无尽!自从混沌初分以来,一小劫该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世上混一,圣贤皆尽。一大数二十五万九千二百年,儒教已尽。阿修劫三十八万八千八百年,俺道门已尽。襄劫七十七万七千七百年,释教已尽。此是劫数。”洞宾又问:“我师,阎浮世上,高低阔远,南北东西,俱有尽处么?”师父曰:“如何无尽处!且说中原之地,东至日出,西至日没,南至南蛮,北至幽燕,两轮日月,一合乾坤,四百座军州,三千座县分,七百座巡检司,此是中原之地。”洞宾曰:“弟子欲游中原,从何而起?从何而止?”师曰:“九九之数属阳。先从山前九州,山后九州,两淮三九二十七军州,河北四九三十六军州,关西五九四十五军州,西川六九五十四军州,荆湖七九六十三军州,江南九九八十一军州,海外潮阳四州,共计四百座军州。”洞宾曰:“四百座军州,有多少人烟?”师曰:“世上三山,六水,一分人烟。”洞宾又问:“我师成道之日,到今该多寿数?”师父曰:“数着汉朝四百七年,晋朝一百五十七年,唐朝二百八十八年,宋朝三百一十七年,算来计该一千年一百岁有零。”洞宾曰:“师父计年一千一百岁有零,度得几人?”师父曰:“只度得你一人。”洞宾曰:“缘何只度得弟子一人?只是俺道门中不肯慈悲度脱众生?师父若教弟子三年严限,只在中原之地,度三千余人,兴俺道家。”师父听得说,呵呵大笑:“吾弟住口!世上众生,不忠者多,不孝者广。不仁不义众生,如何做得神仙?吾教汝去三年,但寻得一个来,也是汝之功。”洞宾曰:“只就今日拜辞吾师,弟子云游去了口”师父曰:“且住,且住!你去未得。吾有法宝,未曾传与汝。道童,与吾取过降魔太阿神光宝剑来。”道童取到。师父曰:“此剑是吾师父东华帝君传与吾。吾传与汝。”这洞宾双膝跪下:“领我师法旨。”师父曰:“此剑能飞取人头。言说住址姓名,念咒罢,此剑化为青龙,飞去斩首,口中衔头而来。有此灵显。有咒一道,飞去者如此如此。再有收回咒一道,如此如此。”言罢,洞宾纳头拜授。背了剑曰:“告吾师,弟子只今日拜辞下山去。”师曰:“且住,且住!你去未得。汝若要下山,依我三件事,方可去。”洞宾曰:“告我师,不知那三件事?”师曰:“第一件,到中原之地,休寻和尚闹,依得么?”洞宾曰:“依得。”师曰:“第二件,将吾宝剑去要将回来,休失落了,依得么?”洞宾曰:“依得。”师曰:“第三件,与你三年限满,休违了。如违了限,即当斩首灭形,依得么?”洞宾曰:“依得。”师父大喜道:“好去,好去!”洞宾曰:“蒙我师传法与弟子,年代劫数、地理路途、宝剑法语,弟子都省悟了。今作诗一首,拜谢吾师。弟子下山度人去也!”诗曰:
    二十四神清,三千功行成。
    云烟笼地轴,星月遍空明。
    玉子何须种,金丹岂用耕?
    个中玄妙诀,谁道不长生!
    吟诗已罢,师父呵呵大笑:“吾弟,汝去三年,度得人也回来,度不得人也回来,休违限次。宝剑休失落了。休惹和尚闹。速去速回!”洞宾拜辞师父下山,却不知度得人也度不得?正是:
    情知语是钩和线,从头钓出是非来。
    这洞宾一就下山,按落云头,来到阎浮世上,寻取有缘得道之士。整整行了一年,绝无踪迹。有诗为证:
    自隐玄都不记春,几回沧海变成尘。
    我今学得长生法,未肯轻传与世人。
    洞宾行了一年,没寻人处,如之奈何。眉头一纵,计上心来:“在山中曾听得师父说来,直上太虚顶上观看。但是紫气现处,五霸诸侯;多黑气现处,山妖水怪;青气现处,得道神仙。”去那无人烟处,喝声:“起。”一道云头直到太虚顶上。东观西望,远远见一处青气充天而起,洞宾道:“好!此处必有神仙。”云行一万,风送八千,料来千里路云头。一片去心留不住。
    看看行到青气现处,不知何所,洞宾唤:“土地安在?”一阵风过处,土地现形,怎生模样?
    衣裁五短,帽裹三山,手中藜杖老龙形,腰间皂绦黑虎尾。
    土地唱喏:“告上仙,呼唤小圣,不知有何法旨?”洞宾曰:“下界何处青气现者,谁家男子妇人?”土地道:“下界西京河南府在城铜馳巷口,有个妇人殷氏,约年三十有余,不曾出嫁。累世奉道,积有阴果。此女唐朝殷开山的子孙,七世女身,因此青气现。”洞宾曰:“速退。”风过处,土地去了。
    却说洞宾坠下云端,化作腌臢道人,直入城来。到铜馳巷口,见牌一面,上写“殷家浇造细心耐点清油蜡烛”。铺中立着个女娘,鱼魫冠儿,道装打扮,眉间青气现。洞宾见了,叫声好,不知高低。正是: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洞宾叫声:“稽首。”看那娘子,正与浇蜡烛待诏说话,回头道:“先生过一遭。”洞宾上前一看,见怒气太重,叫声:“可惜!”去袖内拂下一张纸来,上有四句诗曰:
    出山罚愿度三千,寻遍阎浮未结缘。
    特地来时真有意,可怜殷氏骨难仙。
    诗后写道:“口口仙作。”这个女娘见那道人袖中一幅纸拂将下来。交人拾起看时,二口为吕,知是吕祖师化身。便教人急忙赶去寻这个先生。先生化阵清风不见了。殷氏心中懊悔。正是:无缘对面不相逢!只因这四句诗,风魔了这女娘一十二年,后来坐化而亡。
    只说洞宾不觉又早一年光景,无寻人处。且去太虚顶上观看。只见一匹马飞来,到面前下马离鞍,背上宣筒里取出请书来:“告上仙,东京开封府马行街居住奉道信官王惟善,于今月十四日,请道一坛,就家庭开建奉真清醮三百六十分位斋。请往来道士二千员,恭为纯阳真人度诞之辰。特赍请状拜请,”洞宾听说:“吾忘其所以!来朝是吾生日。符官有劳心力远来!”符官曰:“小圣直到终南山,见老师父说上仙在中原之地。特寻到此,得见上仙。”洞宾于荆筐篮内取一个仙果,与符使吃了。拜谢上马而去。
    洞宾一道云头直到东京,人不到处坠下云头,立住了脚。若还这般模样,被人识破。把头一摆,喝声:“变!”变作一个腌臢疥癞先生入城。行到马行街,只见扬旛挂榜做好事,上朝请圣邀真。洞宾却好到。人若有愿,天必从之。且看那斋主有缘度他?洞宾到坛上看,却是个中贵官太尉,好善奉真修道,眉闯微微有些青气。洞宾肚内思量:“此人时节未到。显些神通化他。初心不退,久后成其正果。”洞宾吃罢斋,支衬钱五百文、白米五斗。洞宾言曰:“贫道善能水墨画。用水一碗,也不用笔,取将绢一疋,画一幅山水,相谢斋衬。”众人禀了太尉,取绢一幅与先生。先生磨那碗墨水,去绢上一泼,坏了那幅绢。太尉见道:“这厮无礼,捉弄下官!与我拿来!”先生见太尉焦躁,转身便去。众人赶来,只见先生化阵清风而去,但见有幅白纸吊将下来。众人拿白纸来见太尉。太尉打开看时,有四句言语道:
    斋道欲求仙骨,及至我来不识。
    要知贫道姓名,但看绢画端的。
    太尉教取恰才坏了的绢,再展开来看。不看时万事全休,看了纳头便拜。见甚么来?正是:
    神仙不肯分明说,误了阎浮世上人。
    王太尉取污了绢来看时,完然一幅全身吕洞宾。才信来的先生是神仙,悔之不及。将这幅仙画送进入后宫,太后娘娘裱褙了,内府侍奉。王太尉奏过,将房屋宅子纳还朝廷,伴当家人都散了,直到武当山出家。山中采药,遭遇纯阳真人,得度为仙。这是后话。
    且说洞宾吕先生三年将满限期,一人不曾度得,如之奈何?心中闷倦,只得再在太虚顶上观看青气现处。只见正南上有青气一股。急驾云头,望着青气现处约行两个时辰,见青气至近。喝声“住”,唤:“此间山神安在?”风过处,山神现形。金盔金甲锦袍,手执着开山斧,躬身唱喏:“告上仙,有何法旨?”洞宾曰:“下方青气现处,是个甚么人家?”山神曰:“下界江西地面黄州黄龙山下,有个公公,姓傅,法名永善,广行阴骘,累世积善。因此有青气现。”洞宾曰:“速退。”聚则成形,散则为气。先生坠下云来,直到黄龙山下傅家庭前。正见傅太公家斋僧。直至草堂上见傅太公。先生曰:“结缘增福,开发道心。”太公曰:“先生少怪!老汉家斋僧不斋道。”洞宾曰:“斋官,儒释道三教,从来总一家。”太公曰:“偏不敬你道门!你那道家说谎太多。”洞宾曰:“太公,那见俺道家说谎太多?”太公曰:“秦皇、汉武,尚且被你道家捉弄,何况我等!”先生曰:“从头至尾说,俺道家怎么捉弄秦皇汉武?”太公曰:“岂不闻白氏《讽谏》曰:
    海漫漫,直下无底傍无边。云涛雪浪最深处,人传中有三神山。山上多生不死药,服之羽化为神仙。秦皇汉武信此语,方士年年采药去。蓬莱今古但闻名,烟水茫茫无觅处。海漫漫,风浩浩,眼穿不见蓬莱岛。不见蓬莱不肯归,童男童女舟中老。徐福狂言多诳诞,上元太乙虚祈祷。君看骊山顶上茂陵头,毕竟悲风吹蔓草!何况玄元圣祖五千言,不言药,不言仙,不言白日上青天。”
    傅太公言毕,先生曰:“我道家说谎,你那佛门中有甚奇德处?”太公曰:“休言灵山活佛。且说俺黄龙山黄龙寺黄龙长老慧南禅师,讲经说法,广开方便之门;普度群生,接引菩提之路。说法如云,度人如雨。法座下听经闻法者,每日何止数千,尽皆欢喜。几曾见你道门中阐扬道法,普度群生?只是独吃自屙。因此不敬道门。”吕先生不听万事全休,听得时怒气填胸,问太公:“这和尚今日说法么?”太公道:“一年四季不歇,何在乎今日。”吕先生不别太公,提了宝剑,径上黄龙山来与慧南长老斗圣。谁胜谁赢?正是: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直恁甘忙!事皆前定,谁弱与谁强?且趁闲身未老,尽容他、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幸对清风明月,簟纹展,帘幕高张。江南好,千鍾美酒,一曲《满庭芳》。
    却才说不了,吕先生径望黄龙山上来,寻那慧南长老。话中且说黄龙禅师擂动法鼓,鸣钟击磬,集众上堂说法。正欲开口启齿,只见一阵风,有一道青气撞将入来,直冲到法座下。长老见了,用目一观,暗暗地叫声苦:“魔障到了!”便把手中界尺,去卓上按住大众,道:“老僧今日不说法,不讲经,有一转语问你大众。其中有答得的么?”言未了,去那人丛里走出那先生来,道:“和尚,你快道来。”长老曰:
    老僧今年胆大,黄龙山下扎寨。
    袖中飏起金锤,打破三千世界。
    先生呵呵大笑道:“和尚前年不胆大,去年不胆大,明年亦不胆大,只今年胆大?你再道来。”和尚言:“老僧今年胆大。”先生道:“住!贫道从来胆大,专会偷营劫寨。夺了袖中金锤,留下三千世界。”众人听得,发声喊,好似一风撼折千竿竹,百万军中半夜潮。众人道:“好个先生,答得好!”长老拿界方按定,众人肃静。先生道:“和尚,这四句只当引子,不算输赢。我有一转语,和你赌赛输赢。不赌金珠富贵。”去背上拔出那口宝剑来,插在砖缝里,双手拍着:“众人听贫道说,和尚赢,斩了小道,小道赢,要斩黄龙。”先生说罢,唬得人人失色,个个吃惊。只见长老道,“你快道来!”先生言。
    铁牛耕地种金钱,石刻儿童把线穿。
    一粒粟中藏世界,半升铛内煮山川。
    白头老子眉垂地,碧眼胡僧手指天。
    休道此玄玄未尽,此玄玄内更无玄。
    先生说罢,便问和尚:“答得么?”黄龙道:“你再道来。”先生道:“铁牛耕地种金钱。”黄龙道:“住!”和尚言:
    自有红炉种玉钱,比先毫发不曾穿。
    一粒能化三千界,大海须还纳百川。
    六月炉头喷猛火,三冬水底纳凉天。
    谁知此禅真妙用,此禅禅内又生禅。
    先生道:“和尚输了,一粒化不得三千界。”黄龙道:“怎地说?近前来,老僧耳聋!”先生不知是计,趱上法座边,被黄龙一把捽住:“我问你:一粒化不得三千界,你一粒怎地藏世界?且论此一句。我且问你:半升铛内煮山川,半升外在那里?”先生无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