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外名著 > 外国名著 > (2016再版精装)轻经典:钢铁是怎样炼成的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2016再版精装)轻经典:钢铁是怎样炼成的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2016再版精装)轻经典:钢铁是怎样炼成的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2016再版精装)轻经典:钢铁是怎样炼成的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两种封面随机发送

作者:(苏联)奥斯特洛夫斯基,牧野译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6-10-01

书籍编号:30379687

ISBN:9787505733855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53741

版次:1

所属分类:中外名著-外国名著

全书内容:

(2016再版精装)轻经典:钢铁是怎样炼成的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译本序

一座历史的丰碑


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这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一部影响了世界各国几代人的苏联文学名著,也是我国对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教材。半个多世纪以来,这本书在一代又一代青少年心目中,如一座历史的丰碑,标志着人类精神所能达到并且向往和追求的一个精神的高度。


此书的作者尼·阿列克谢耶维奇·奥斯特洛夫斯基,是一个出生于工人家庭、靠自学成才的苏联作家。早年参加红军,在国内战争及保卫和建设新生的苏维埃政权的激烈斗争中,他英勇善战、奋不顾身,曾多次受伤。后因旧伤复发,劳累过度而瘫痪失明。可他不甘痛苦,决心重新跨入冲锋的队列里。于是,他凭着顽强的毅力和钢铁般的意志,在病榻上艰苦创作,写成了这部以其真实经历为素材的传记体小说。


小说问世后,在苏联各界引起强烈反响。之后,他着手创作长篇小说《暴风雨所诞生的》。他计划写三卷,但只完成了第一卷,便由于胃病发作,于l936年12月22日去世,年仅32岁。


此书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身上既有作者的影子,同时又是作者所属的那一代青年的典型代表。保尔出生于贫穷的工人家庭,幼年失学,沦为童工,受尽欺压。后参加红军,为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英勇奋斗。为了革命的理想,他牺牲了爱情和健康,直到瘫痪失明后,仍努力以写作参加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以自己的一切,实践了自己为理想而献身的宏大志向。书中保尔的那段名言:“人最宝贵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当他临终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可以说是全书的关键之笔。长期以来,有多少青年人把保尔的这段名言。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把它当做自己的座右铭,鼓励和激发自己要奋发有为,把造福于社会和人类当做自己终生最高的价值追求。


自《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问世以来,书中主人公保尔·柯察金的形象,已经成为一代无产阶级革命者的光辉代表,对我国几代青年产生过并且仍在产生持续的影响。今天,虽然苏联已经解体,但保尔·柯察金所代表的那种精神,仍然活在一切忠实于人类进步事业的人们的心中。


译者自己也把重译这部名著当做重新学习的机会而备加珍惜,同时,衷心希望她能走进千百万青少年读者的心灵,而此书也能成为他们成长道路上的良师益友。此书系根据俄国苏维埃俄罗斯出版社l987年版译出。由于水平所限,翻译中的不当之处敬请读者指正。


  译者


(2016再版精装)轻经典:钢铁是怎样炼成的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章


“你们当中节前到我家补过课的,都站起来!”一个身披法衣、脖子上戴着沉重的十字架、皮肉松弛的家伙,威胁地扫视着讲台底下的学生们。


他那双恶狠狠的小眼睛如针一般刺穿了从凳上站起来的六个学生——四个男孩和两个女孩。孩子们胆怯地盯着那身法衣。


“神甫,我们都不抽烟。”


神甫脸涨得通红。


“不抽烟,狗崽子,那又是谁给面里撒了烟末的?不抽?那好,我们马上就能查出来的!把身上的兜儿都翻过来!喂,快点儿!我在跟你们说什么呢!把兜儿翻出来!”


其中三个男孩都把兜里的东西一一放到桌上。


神甫仔细察看了他们裤兜儿的每条缝,寻找烟末的痕迹,但却什么也没找到。于是,便转向第四个男孩。那是一个黑眼睛的男孩,身穿灰衬衫蓝裤子,膝盖满是补丁。


“你怎么像个呆鸡似的站着不动?”


黑眼男孩心里藏着仇恨低声地说:


“我没兜儿。”说着,他用手把裤上的补丁胡噜了一把。


“哦啊,你没兜儿!你以为这下我就无法搞清楚是谁糟蹋了我的面!你大概以为这回我还会把你留在学校里吧?不,亲爱的,这件事不会白白就这么过去的。上次是你妈要我把你留下来,哼,这次你完了。滚出去!”神甫恶狠狠地揪着那男孩的耳朵,把他推到走廊里,然后,关上了门。


课堂里静悄悄的,学生们一个个都缩紧了身子。谁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把保尔·柯察金赶出学校。他们当中只有保尔的好朋友谢寥沙·勃鲁扎克心中清楚。那天,他们六个不及格的孩子去神甫家补课,在厨房里等待召见时,他曾亲眼看见保尔给神甫家复活节做面包的面团里撒了一把烟末。


被赶出去的保尔坐在学校门口的最后一层台阶上。他在想可怎么回去对母亲说好呢。母亲已经够操心的了,现在,她正在税务官家里当厨娘,每天从早到晚忙碌着。


保尔泪流满面。


“这下我该怎么办呢?全都因为这个可恶的神甫。我为什么要给他的面团里撒烟末呢?谢寥沙曾经怂恿过。他说:‘来,我们给这条毒蛇一点儿好东西尝尝。’于是,我们就这么干了。现在,谢寥沙没事儿了,可我呢,哎,大概会被赶出学校的吧。”


学生们早就在恨这个神甫了。有一次,保尔和米什卡·列夫丘科夫打架,神甫却独独把他留下来没让吃饭。为了不让他在空荡荡的教室里继续捣乱,神甫把他领到了比他高一年级的二年级班。保尔被安置在最后一排座位上。


当时,一个又干又瘦、穿一身黑制服的老师正在讲地球和星球。保尔吃惊地张大了嘴听着。老师说什么地球已经存在了好几亿年,说什么星星也和地球一样。保尔对他听到的东西感到十分震惊,他甚至想站起来问老师:“神学课本上写的可不是这样”,可他害怕自己千万别撞在枪口上。


保尔在那位神甫的神学课上总是得五分。所有的祭祷歌、新约和旧约,他都背得滚瓜烂熟:神在哪天都干了些什么,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保尔决定问一问瓦西里神甫。于是,在此后的第一节神学课上,神甫刚在椅子里坐下,保尔就举起了手。得到神甫的许可后,他站了起来。


“神甫,为什么高年级老师说地球已经存在了几百万年,而不是像神学课上说的只有五千年呢……”可他的话即刻就被神甫尖利的叫声打断了:


“你说什么,啊,你这个坏蛋?你就是这么学圣经的吗!”


保尔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神甫揪着两只耳朵,恶狠狠地在墙上撞来撞去。过了一会儿,被吓慌也被打坏了的他被丢在了走廊里。


为这件事,保尔也被母亲骂了一顿。


第二天,妈妈去学校请求瓦西里神甫让儿子重返学校。从那以后,保尔就对神甫恨入骨髓。他对他又憎又怕。哪怕是为了自己受到的一点点委曲,他也不肯原谅任何人。他也忘不了神甫对他的那顿打,并把仇恨埋在了心底。


他从瓦西里神甫那儿受到的委曲还多得很呢:神甫动不动就把他赶出教室,再不就是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过失,一连好几个星期让他在教室的角落里罚站。课堂提问也从不问他。就是冲这儿,复活节前,他才不得不和其他不及格同学一起,到神甫家去补考。在神甫家的厨房里,保尔给复活节面团里掺进烟末。


当时谁都没看见,可神甫却猜出这事是谁干的。……下课了,孩子们都到院子里来了,他们一个个从保尔身边走过。保尔阴沉着脸一声不吭。谢寥沙·勃鲁扎克没离开教室,他觉得自己也有错,可对同伴却爱莫能助。


校长叶夫列姆·瓦西里耶维奇的脑袋从教师办公室敞开的窗户里探出来,他那厚实的男低音令保尔浑身震颤。


“马上叫保尔·柯察金到我这儿来!”他喊道。


保尔忐忑不安地向教师办公室走去。


车站小卖部老板是个中年人,脸色苍白,双眼无精打采,他漫不经心地瞥了保尔一眼。


“他多大了?”


“十二岁了。”母亲说。


“好吧,留下来吧。我的条件是:一个月八个卢布,工作日管饭,上班一天一夜,休息一天一夜,只是不得偷东西。”


“您说什么呀!他不偷东西的,我保证。”母亲怯生生地说。


“那好,那就让他今天就开始上班吧。”老板吩咐道,说着,转身对站在柜台后面的一个女售货员说,“季娜,把这孩子领到洗碗间,告诉福罗霞,把格里什卡那份工作交给他。”


女售货员放下正在切火腿的刀子,冲保尔一点头,便穿过大厅,走进一个通向洗碗间的旁门。保尔紧跟在她身后。母亲紧追慢赶追上来,忙不迭地对他耳语道:


“这回,保夫鲁沙,你可得卖点儿力气,别给我丢脸。”


母亲用忧郁的眼神目送着儿子进去后,便向出口走去了。


洗碗间里到处都是需要干的活儿:桌上的碗碟刀叉堆得像小山一样,几个女人正在用搭在肩上的毛巾擦碗碟。


一个头发蓬乱、比保尔大不了多少的小男孩,正在摆弄两只很大的茶炊。


洗碗间里弥漫着蒸汽,刚开始时,保尔都看不清正在洗碗的那几个女人的脸。他愣愣地站在那儿,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女售货员季娜走近正在洗碗的一个女人,手搭在她肩上,说:


“喏,福罗霞,这个新来的男孩交给您了,他是来代替格里什卡的。你给他说说怎么干。”


说着,季娜转身指着她刚刚称之为福罗霞的女人对保尔说:


“她是这儿的头儿。她要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说完,她就转身回小卖部去了。


“是。”保尔小声答应道,说完,询问地瞥了站在他面前的福罗霞一眼。那女人擦了擦额上的汗,从头到脚打量着他,像是在估摸着他的价值。接着,她撸了撸滑落下来的袖口,以一种极其悦耳的胸音说道:


“你的事儿没多少,亲爱的。喏,就是烧这口蒸锅,也就是说,这是早晨的事儿,你要让锅里老有开水,至于柴嘛,不用说,也得你劈了。此外,还有这两只茶炊,也是你的活儿。还有就是,一旦需要,你得去洗刀叉、倒泔水。活儿有的是,亲爱的,会累得你够呛的。”她说话用的是科斯特罗马的土话,重音放在“a”上,由于她说的土话,也由于飞起红晕的、长有一只小翘鼻子的那张脸,使得保尔多少有些快活起来。


“这个大婶看来还行。”他心里暗自断定。于是,他鼓了鼓勇气,对福罗霞说道:


“那我现在该干啥呢,大婶?”


话一出口,他就卡了壳。洗碗间那些女人哈哈笑声把他最后一句话给淹没了:


“哈哈哈!……福罗霞已经有了侄子了……”


“哈哈!……”福罗霞自己笑得比别人都欢。


隔着蒸汽,保尔看不清她的脸,原来福罗霞只有十八岁。


他窘迫之极,转身问那个小男孩:


“那我现在究竟该做什么呢?”


对他的提问,那男孩只是嘿嘿一笑,说:


“你去问你大婶吧,她会把要你做的一切都写出来的,我在这不过是临时的。”说完,他一转身溜进了厨房里。


“到这儿来,帮着洗叉子吧。”保尔听到一个已不算年轻的洗碗女工对他说道。


“有什么可傻笑的?对这样的小毛孩有什么可说的?喏,拿着,”说着,她把一块毛巾递给保尔,“把毛巾的一头搁嘴里咬着,另一头用身子撑着。然后用毛巾使劲儿来回擦,留心不要留下一点儿汤渍。碗碟洗不净是要严惩的。领班会仔细检查每把汤匙的,一旦发现污渍,你就该倒霉了:老板娘立刻会炒你的鱿鱼。”


“怎么又出来个老板娘?”保尔还是不明白,“咱这儿当家的不是招我的那个老板吗?”


洗碗女工笑着说道:


“咱们的老板呀,小儿子呀,不过是个摆设,是个草包。在这当家的是老板娘。今儿个她不在。干一干你就知道了。”


洗碗间的门开了,三个跑堂扛着一大堆脏餐具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脸长得四四方方、宽肩阔背、斜眼的家伙,说道:


“手脚麻利点儿。ll点多的车快要到了,你们还在这儿磨洋工。”


他一眼看见保尔,就问道:


“他是谁?”


“是新来的。”福罗霞说。


“啊,新来的,”他说,“喏,那好。”他把手沉甸甸地搁在保尔肩上,把他往茶炊那边推了推。“你要保证这两只茶炊时刻都有水,可你看,一只火灭了,另一只也快灭了。今天先饶了你,明天要是还这样,你会挨耳光的。明白吗?”


保尔连一句话也不敢说,赶紧烧茶炊。


他的工作日就这样开始了。保尔干活儿一直像他第一个工作日那样卖力气。他明白:这儿不是在家里,在家他可以不听母亲的话。那个斜眼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如果不听话,就得吃耳光。


保尔把靴子脱下来挂在管子上,他使劲儿煽火时,从那只能盛四桶水的大茶炊那宽大的炉膛里溅出了火星。他拖着泔水桶,飞快地跑过黏糊糊的污水滩,往盛着水的大蒸锅底下续柴,把湿漉漉的毛巾晾在沸腾的茶炊上。总之,人家叫他做什么,他就忙不迭地做什么。夜里很晚了,保尔才疲倦不堪地来到厨房。上了年纪的洗碗女工阿尼西亚,向保尔走出去的那道门口瞥了一眼,说道:


“瞧,这个小家伙不太正常,走路像疯子似的摇摇晃晃的。很清楚,如果不是万般无奈,谁会把这么小的孩子打发来做工。”


“是啊,这小伙子不错,”福罗霞说道,“这样的小伙子干活儿不用人催赶。”“他很快就会跑乏了的,”鲁莎反驳道,“刚开始谁都是这样积极……”


早上7点钟,被困乏折磨得倦眼难睁的保尔把开水锅交给了他的接班人——一个赖皮眼的宽脸小男孩……


确信一切正常、锅炉里水是开的后,那男孩把手插进裤兜里,咬紧牙关吐了口唾沫,翻着青白眼傲慢地从上到下地打量了保尔一眼,用不容置辩的腔调说道:


“喂,饭桶!明天6点来接班啊。”


“怎么是6点?”保尔问道,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