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言情小说 > 墨锦深情浪漫言情经典(套装共4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墨锦深情浪漫言情经典(套装共4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墨锦深情浪漫言情经典(套装共4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墨锦深情浪漫言情经典(套装共4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墨锦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05-01

书籍编号:30343742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561442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言情小说

全书内容:

墨锦深情浪漫言情经典(套装共4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墨锦深情浪漫言情经典(套装共4册)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楔子


一道响亮的巴掌声,仿佛将原本灯光昏暗、妩媚暧昧的西餐厅一下子打亮了。


顾苏橙毫无防备地挨了这记耳光,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能傻乎乎地捂着左脸,望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对方一副恨不得要把她撕了的架势,高声尖叫着:“好你个狐狸精!竟敢勾引我的男人!这回被我抓住了吧!”


顾苏橙脑子都懵了,倒是原本坐她对面的男人慌忙起身,拦在那个女人前面急道:“你怎么来了?”


女人更加怒不可遏:“你还护着她?!陈少京!你不是说你今天要开会吗!嗯?!”


那一声拖长的鼻音实在百转千回,意犹未尽,一切尽在不言中。


餐厅里时间仿佛似乎就此停滞,众人瞠目结舌好奇探究,期待这出八点狗血档上演。而顾苏橙还没有醒过神。刚刚那一巴掌力道十足,她现在还在耳鸣,视线中的一切都显得十分之不真实。


“你别无理取闹了!也不怕被人看笑话!”男人脸上挂不住,低声呵斥道。


“我无理取闹?好,那你现在把事情给我说清楚!”女人手唰地指向苏橙。


顾苏橙顶住各路人的目光,含着隐怒地朝陈少京开口:“她是你女朋友?”一说话,便扯动伤口抽痛不已,实在有些龇牙咧嘴。要不是先失了一手,又被陈少京隔开了,她一定要“血债血偿”!


女人拨开陈少京,一字一顿道:“女朋友?哈,你听清楚!我和陈少京,已经结——婚——七——年——了!”


她一下子彻底张口结舌,只觉脑袋一阵晕眩。


她的确是有求于他,怎么会突然演变成了如今这个场面?而且苏橙并未看到陈少京手戴结婚戒指,否则她一定会注意,不会同意来这样暧昧的地方。


陈少京气急地对女人道:“你说这个做什么!”


“怎么?我碍着你了是吧?”


陈夫人冷笑道:“我告诉你,我家老头子退是退了,可说两句话还是有人听的!”


这句话仿佛打中陈少京的七寸。他顿时变脸,明显慌乱地哄劝道:“老婆,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喔?”陈夫人挑挑眉。


陈少京当机立断道:“这根本不关我的事!”


顾苏橙惊讶地望向陈少京,可他根本没有理会,继续混淆是非:“从头到尾都是她约的我,你不信查我的电话本,都是她主动的。老婆,你要相信我。”


顾苏橙闻言,恨不得以头抢地。的确每次是她给他打的电话,但那些不过是正常的通话,结果现在反倒是成了勾引的证据!陈少京看起来人模狗样,谈吐也算不错,竟然卑劣到无耻的地步,为了给自己洗干净,所以对她倒打一耙!


“这一切都是误会……”顾苏橙忍无可忍地解释。


陈夫人俨然全盘听信陈少京,拿起面前的咖啡刷地一下泼向顾苏橙:“不要脸的东西!”


她急忙躲开,岂料纤细的高跟鞋一下卡进地板,咖啡全洒在她的下颔和前胸。苏橙被烫得有口难辩,眼角都沁出水色。


陈少京躲在他老婆身后,半是后怕半是庆幸,暗暗感叹逃过一劫。


活脱脱的小人做派!


苏橙怒火中烧,扬手就将红酒泼了过去,先废了陈少京一套昂贵西服!


陈少京一声惊叫,像个小丑般拉着衣服往后跳了好几步。陈夫人却是尖叫着扑过来推了她一把:“你这个臭不要脸的,还竟然打我老公!”


苏橙已经气到脸颊绯红,正欲格开这泼妇时,不远处所站的身影却骤然撞进视线。


她不由得一滞,手也停在半空,顿时被陈夫人狠狠推倒在地上。可所有的痛意都消失了,应该是麻木了,连手指尖都开始发寒,像整个人被骤然抽空了一般。


这圈子就这么大,她想过总有一天会和谭瀚重新撞上。但是她一直以为,最起码她会收拾得光鲜亮丽,一看就是沐浴在幸福之中,让谭瀚为当年放弃唏嘘不已,而不是像现在,狼狈不堪,看起来一副恼羞成怒发飙撒泼的模样。


谭瀚也不知道在那里看了多久,神情复杂,欲言又止。身旁站着的乐嘉熙仍旧含着淡淡笑意,像个贵族一般。


苏橙狠狠咬住下唇。人生最灰暗的时刻不过如此了吧?


看起来,她离了他,就真的过不好了一般,只能沦落到成为第三者,被人辱骂糟践,大快人心。


另一端,陈少京已然哄劝好妻子。陈夫人一派得意洋洋,宣告捍卫领土成功,围观的众人亦戏瘾过足,只留下她这个可悲的反派角色。


谭瀚动了动,似乎想来帮忙,但又恐乐嘉熙不乐,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女友,终是瑟缩回去。


顾苏橙反倒是好笑。乐嘉熙大可不必如此视她为洪水猛兽,像只穷凶极恶的小兽紧紧盯着谭瀚。她决计不会回去捡拾二手货。


一个临到最后悔婚都不敢亲口告诉她的男人。


苏橙闭闭眼睛,烫伤的痛意连绵而起,心中却疲意丛生,犹如荒草骤然蔓延。她从未在感情上贪心过度,也未奢求被人如珍似宝地呵护掌心,但求免惊免苦,不再四下流离,无枝可依。可事实证明,纵是这般简单的要求,也成了她的一厢情愿。


女人的眼泪理应留给珍惜她的人,可现在,眼眶中却还是忍不住盈盈泪珠。她真的不想在这样的场合流泪给他们看,可她真的很委屈。


“请等一下,陈先生。”


忽地旁边有人插话,一件仍旧带着体温的外套随之落在苏橙身上。


苏橙一惊,忙抬眼看去,对方高大熟悉的身影正好将她笼住。


盛景的人都知道,平日里裴周明素来讲究,西服袖扣都要千挑万选,现身外人之前不说是光彩夺目也绝对是考究的。但这一次,他发丝凌乱,额角带汗,甚至在这深秋的天气,连衬衫扣都解开两枚,显然是匆匆赶来。


可即便如此,也显得那么潇洒不凡,眸正而神清。


苏橙惊诧至极,她只下意识地想,他怎么这样就跑来了?裴周明恰好垂下眼眸,与她视线对撞。


他眉头微锁,神色复杂到让人猜不透心思,如古潭般地双眸仍旧犀利异常。苏橙只觉被他的眼神刺穿,下意识地垂下头,手臂却是一紧,被他轻轻扶了起来。


她不说话,裴周明也没有说话,拉着她的手也好像是忘记了松开。


裴周明眼色如刀,戳得陈少京尴尬无比,半晌才呵呵干笑道:“裴总怎么来了……”


“抱歉,我来迟了。”裴周明却突然对苏橙说道,“我接到你的短信就赶过来了,但是看来还是来迟了。盛景的员工和客户洽谈业务,结果却受到莫名的纠缠,以至于被无礼的羞辱,这都是我的疏忽。我向你郑重道歉。”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所有人都听到了。


陈夫人亦面露狐疑,尴尬地看着裴周明。裴家的小公子她又怎么能不认识,他这样的身份本身就极有说服力。


裴周明此时不假辞色,表情严肃地唤了声“陈夫人”,尔后又道:“刚刚是于公的角度,现在于私,我也有一句话想说。我家苏橙要求很高的,就算是主动送上门,也不代表她乐意收垃圾。”裴周明一字一顿,配上清润的男中音,尤如电台DJ般吐字清晰,低沉诱人。一言即出,众人哗然。


这出“捉奸”大戏峰回路转,唱得跌宕起伏。俗话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丢,陈少京乍看是不错,但是同裴周明比起来,立见高下。有这样的对象,出轨的肯定是傻子。


陈夫人显然审美观也十分正常,立即缓慢而危险地转头瞄向陈少京,眼泛绿光。


“我们走吧。”裴周明话已说完,无视陈氏夫妇各自精彩的脸色,扶着苏橙道。


陈少京没想到被这么横插一杠,顿时气急败坏:“裴总,你我本是朋友,何必为这只破鞋闹的这么难堪?往后又如何能合作,你就不怕……”


剩下的话没说完,被终结在一声闷响中。陈少京被揍得翻倒在地,这一次,陈夫人却收手做了壁上观。


裴周明收回拳头,不屑道:“不过是打了只狗,怎么了?”说罢,将苏橙拉至怀中,简单地说了句,“走。”


苏橙脑子混乱成一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裴周明的力气大到吓人,将她的臂膀捏得生痛。谭瀚终于忍不住,在他们走近门口时,往前走了一步,似乎想要说什么。


裴周明一手将谭瀚挡开,甚至懒得对他开口,径直带着她出了餐厅塞进车里。苏橙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他到底帮了自己多大的忙,也闯了多大的祸。


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可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起个话头。最后,苏橙还是小声地道:“谢谢你。”


裴周明只是冷冷地瞥过来一眼,突然伸手钳住她的脸。可这样凶狠的动作,却在接触她的最后一秒变得轻若羽毛。苏橙被吓了一跳,傻傻地看着他。两人的视线撞在一起,裴周明就那么看着她,眼眸深幽,略略粗糙的指腹按压着伤口,婆娑着,皮肤的热流自相触的那一点传来,如同火电打在心脏里,激起满身战栗。


她禁不住想往后逃,却无力自他手下离开,裴周明的气息与压力几乎让她不能呼吸。


他似乎只是在端详着,又仿佛是在逐渐而缓慢地拉近距离。苏橙闭闭眼睛,小声道:“疼……”她颈侧的手顿了顿,尔后缓慢地收了回去。


两人坐在车里,彼此都没有开口的欲望,仿佛谁先开口谁就会输一般。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沉默的空间中,突然他这么说道。


裴周明仍旧端坐着,甚至没有朝苏橙看来。夜色的灯光勾勒着他深刻的轮廓,美好得仿佛一幅画,连表情也没有丝毫改变,好像刚刚那句话并不是他说的,只是苏橙突兀地做了场梦。


苏橙嘴张了又张,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是真的没有办法开口。


没有办法给裴周明这个答案,告诉他,她与他之间……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可能……

第一章 背叛原来是件简单的事情


顾苏橙从玻璃窗中看着自己的倒影,除了眼角微红,其余的尚算得体。


她下意识地抚了抚自己的额角,太阳穴一涨一涨地抽疼,整个人状态差极了。对面的谭正琳又一直不停地说电话,打了近二十分钟电话,她完全没办法插嘴。


其实,谭正琳和她关系向来一般,只是嘴上叫得很亲昵,素日却没有过往来。现如今竟然能劳得动谭处长的大驾,也只能因为谭瀚了。


顾苏橙很想将谭正琳的电话丢出去,或者直接起身离开,去找那个真正应该坐在她面前的人,可她还是忍了下来。谭正琳是谭瀚唯一的姐姐,既然谭瀚不敢和她面对面,就只有谭正琳能给她个答案。


一个月前,谭瀚送她出门旅行的甜言蜜语言犹在耳。他说因为工作太忙不能陪同很抱歉,但是不想让她推辞早就订好的行程,甚至途中还嘘寒问暖。她确实没有想到,等她一趟旅行回来,男朋友却突然和别的女人订婚了,而她,还是从媒体上才知道的。


那一刻,她好似面对了整个世界的坍塌。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一切都是场噩梦。她想要谭瀚亲口告诉她,这一切不是真的!


她愤怒、彷徨、不敢置信,可她能怎么办?


谭瀚消失了。


他躲着她,让她怎么也找不到人。顾苏橙觉得自己成了一个大笑话。


终于,谭正琳结束了通话。谭正琳长相秀美,眉目如画,像杏仁一样的大眼睛凝视着苏橙:“橙橙,昨天没有睡好吧,看你,黑眼圈和眼袋都出来了。”她将手机轻轻叩在桌面上,叹道,“女人的保鲜期再短不过,不管出了多大的事情,善待自己才是应该。”


这话说的,好像整件事情都是她的错。


顾苏橙眼中露出嘲讽。她所爱的男人,竟连直面她,告诉她我要娶别人的勇气都没有。谭正琳想要在她面前解释什么?又能解释什么?


谭正琳态度沉静,嘴角还带着一丝弧度,温温柔柔地开口道:“橙橙,最近你顶头的黄科马上要被平调到别的部门了。”


苏橙没想到谭正琳说这个,绷着的劲儿落到空处。她哑着声音答道:“是有听说这个传言。”


“八九不离十吧,就是这两天的事了。”谭正琳却肯定道。


算起来,她也是苏橙的间接上级。处级,又是主管人事,既然她敢开口,这件事就应该是定了。谭正琳半垂着眼眸,搅了搅咖啡道:“最近你们办公室里面因为他的调动都有些想法,这些问题,其实组织有过考虑。当然是不能老搞空降部队,老是搞空降部队,把底下人路子都堵死了,大家的情绪和工作积极性都要受打击的。”


顾苏橙不想听她的官腔,打断她:“琳姐,你今天约我出来是和我谈工作的吗?”


谭正琳略滞了滞,眼神有些飘忽。对于眼前这女孩,她谈不上什么讨厌,但也说不上喜欢,只是整件事情谭瀚做得既蠢又不地道,她把谭瀚骂得狗血淋头了好几次,可又有什么办法。她只有那么一个弟弟,谭家也只有这么一根独苗,她还是得为谭瀚多加谋划才是。


于是,谭正琳将咖啡放下,也不再绕圈子:“现在这个年代啊,任何工作都讲究能者居上么,不能论资排辈。虽然你还年轻,进单位的时间也不久,但是工作能力大家都看到的,你说对不对。”


谭正琳的意思是……


顾苏橙死死地盯着谭正琳,后者也没有避开,似乎是在审度着顾苏橙的反应。不过很明显,谭正琳并不愧疚:“橙橙,我只是想告诉你,谁年轻的时候没栽过几个跟头,但最怕的是,你这个跟头摔得不值得。”


所以说她应该笑笑接受?把一切都抹平?如果不是她的心脏像是被人攥住,硬生生地撕了层走,顾苏橙想,她应该好好地发泄一番。比如说对谭正琳破口大骂,或者说干脆挟持了谭正琳,让谭瀚过来向她跪地求饶?顾苏橙脑子里像旋起了风暴,都是一些疯狂而极端的事情,想要让对方也能对她的疼痛感同身受。


但是她不能,真的不能,顾苏橙的理智告诉她,她不能因为一个混蛋而进监狱。


顾苏橙手按在桌面上,指节都在发白:“判个死刑还上庭审判一下呢,我和他在一起三年了,要真因为感情不好分了我也认了,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就我一个人蒙在鼓里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