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散文随笔 > 风雨微尘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风雨微尘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风雨微尘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风雨微尘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风雨微尘》是著名文化学者陈丹晨先生所著。在书中,作者怀念故人,追忆往事,留存了历经多年沧桑的历史风云碎片。本书没有意识形态,没有学术圈子的概念束缚。

作者:陈丹晨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12-01

书籍编号:30325431

ISBN:978750608853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52598

版次:1

所属分类:文学-散文随笔

全书内容:

风雨微尘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这一篇篇动人心弦的美丽文字,将读者的心和作者的心融合到一起。作者时时启迪读者认识历史的艰辛和严峻,因为他深沉地爱着这世界。作者不倦地呼唤着人的心灵自由,因为他坚定地追求着光明。作者处处流露出对人的苦难的同情,因为他有着真诚的人道信仰。正是这样,我们被这些蕴含着情感力量和思想力量的文字所感动。


——杜高


丹晨其人,好学深思,待人以诚,明敏又温润。从1940年末起步,近七十年置身风雨,过眼沧桑,而青春作伴时对真善美的追求不变,钢百炼柔能绕指,竟是绵里藏针。


书中满是故人往事,写巴金种种,赵树理的书,高莽的画,张大千的情和理,傅雷的为美殉道,皆切实而中肯。


无论历史场面,人生镜头,话题多多,“乱说乱动”“宁式床之梦”,各有高论;宕开笔去,四海内外,上海情结,弦歌之梦,郊游踏青,以至爱情的圣庙,快乐而自由的梦想……看似随手拈来,其实深情绵邈。追怀杨宪益“沧然而涕下”,其仅为杨先生乎?至情至性之人,至情至性之文也。


——邵燕祥


丹晨先生为我所见的一位真性情之人。不虚饰,不遮掩,传承巴金“说真话”精神,坦诚直言。他用诸多短章,留存文坛风云碎片,细微体察历史过来之人的无奈、艰难与纷繁心绪。


——李辉

“名家读史笔记”丛书序


读了几十年文章,自己也写了几十年文章,说老实话,大部分文章都淡忘了。即使是自己写的,虽曾呕心沥血,一笔笔写,一键键敲,但是,也大都淡忘了。题目,自然记得;内容,却只记得大概。但是儿时读过的一些文章,例如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刘禹锡的《陋室铭》、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苏轼的《前赤壁赋》、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却至今不忘,有的还能自头至尾地背诵。为何?我想,其原因首在于小。人的记忆力都有限,谁记得下,背得住那动辄万字的大文、长文!纵观中国文化史,能够流传千古、传诵不衰,刻入民族记忆的名文似乎都是小文,篇幅虽短,却小中见大,精光独具。


感谢东方出版社愿意再版我多年前的旧作《横生斜长集》,而且希望我主编一套小文丛书,我觉得此意大佳,幸得邵燕祥、王学泰、陈丹晨、雷颐诸大家支持,于是就有了现在呈现在读者面前的这几本书。


我虽然提倡小文,钟情小文,但是,并不排斥大文、长文、大著、巨著。宇宙万物,各有其长,也各有其用。古人云,“并育而不相害”,“并行而不相悖”,此之谓乎?


杨天石


2016年7月于北京东城之书满为患斋

自序


人生的足步疾走缓行同时,也还常需停下、静思、谛听,回首往日脚迹,再看前面的山川天地,也许会更清晰感到海阔天长;所谓“瞻前顾后”,不致像盲人骑马,气势似乎不凡却布满了不测。特别是经历了世事沧桑、风云变幻的历史,看尽了美丑善恶、仁慈凶残、清洁污秽、高贵卑贱、真诚虚伪、大起大落……人生舞台上演出的一幕又一幕大戏镜头,都使人深思再思。幸运的是,在我的人生旅途中有机会结识到了许多我尊敬的前辈师友,接触到了他们的动人故事,还有读书时的感悟和联想,于是陆续写下了点点滴滴的纪实和思考。虽自知浅薄但还不失为对真善美的真诚歌吟,因此芹献分享,借此听取读者的教正。


本书中所收文字大多从本世纪所作选出部分,除了个别篇章系旧作,所述的历史还有现实意义。随笔文字本就随意,抒情写意、议论叙事、读书论史、借古喻今……无论雄文还是浪花,不拘一格,各有千秋,贵在真诚。因此,笔者才敢不自量力贸然写这些文字,其意只是抒发胸臆而已。


想到平日读李商隐某些诗常有共鸣,如《风雨》篇云:“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心断新丰酒,销愁斗几千。”另一首《北青萝》篇云:“残阳西入崦,茅屋访孤僧。落叶人何在,寒云路几层?独敲初夜磬,闲寄一枝藤。世界微尘里,吾宁爱与憎!”这些诗意虽然有些孤寂忧伤,但可以体味到诗人淡定看透世事,感慨中有大彻大悟之言。人生如寄,个人自有悲欢,不过是风雨中的黄叶微尘而已;虽难免喜怒爱憎,但也不必纠结放不下。相信历史老人总会依着“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老子》),终将把人类引领前行,走向光明。想到这里,因拈来借作书名。顺向本书出版和编辑朋友致以深切的感谢,他们的美意才使本书有了与读者见面的机会。更要谢谢读者,读者的包容和鼓励才使我有勇气继续执笔饶舌。还要向教育我爱我的师友们鞠躬致谢。借此作为一瓣心香敬献于在这期间长辞的亡妻灵前。谢谢了!


陈丹晨


2016年6月改定

  • 见《诗经·柏舟》。
  • 《戏剧报》1956年第11期、第7期。引自《田汉文集》第16卷第185—195页。
  • 文汇报1957年4月28日记者访谈。引自《巴金全集》第18卷第690—691页。
  • 周扬:《文艺战线的一场大辩论》。
  • 孔罗荪在五六十年代上海作协担任书记等领导职务。1960年上海作协召开批判修正主义文艺观,长达四十九天,蒋孔阳、钱谷融先生是重点批判对象。蒋先生记述说:“事先没有任何招呼,我更缺乏任何政治的敏感,一个早晨,突然就开始了对我的狂风暴雨式的轰击,对我展开了几乎是没有休止的无情的批判。这对我的震动之大,是可以想象的。”(参见《且说说我自己》)罗荪是当事人很了解蒋、钱先生所受的委屈,所以他会欣然同意。
  • 参见《文艺报》编:《文艺理论批评工作座谈会简报》1979年第3期。
  • 郑元者:《蒋孔阳先生的最后十年》,参见蒋孔阳《且说说我自己》第324页,上海文艺出版社2008年版。
    风雨微尘
    美和死亡
    翻开沉重的历史书,随时可以看到呼啸而过的巨人,为了追求真理献出自己的青春、鲜血和生命,因此写下了辉煌的一页。人们赞美他,怀念他,还把他的名字铭刻到坚固的丰碑上。世上也还有另一种人,如醉似痴地沉浸在对美的追求,用语言、声音、光和颜色,以至形体……创造美的世界。他们对大自然蕴藏的丰富的美,呈现出来的千姿百态,变化无穷的美特别敏感,尽情发掘。美是人性的升华,是文明的高扬,也是灵魂的自由吟唱,与自然天国的拥抱。他们热爱生命,渴望达到美的极致。他们不能容忍庸俗、丑陋和污秽,他们憎恨虚伪、恶浊和暴虐。他们总是有太多的幻想,希望世界都是一片美好。自然美、人也美;生活美,心灵也美……他们把美的创造传给世人,让世界沐浴在美的光耀中。
    不幸的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常常被贫穷追逐,被暴政扼杀,被世俗歧视,也为对于美的执着追求而疲惫,受尽折磨。他们好像比较脆弱,容易折断。这样的人,需要更多的呵护和爱。
    美国女诗人艾米丽·狄金森有一首小诗唱吟“我为美而死”,与“为真理而死”是一回事。当我读到胡风、雪峰、荃麟、绀弩、荒煤、春元、傅雷、黄宗江、杨宪益、罗孚、吴小如、言慧珠、蒋孔阳……的书和故事时,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狄金森的诗。他们都是那么痴情于理想和美,一生孜孜以求,直到迎来死亡。这样的历史引起我的沉思,激励着我去叙写这样的主题,也警策我去爱美、追求美,一定不要和庸俗、丑恶、卑劣、暴虐妥协。
    在我们的社会里,背着沉重的实用文化历史包袱,殉国、殉道、殉君……似乎很多,备受颂扬;对于美的认知和献身,终身与美厮守相伴,为美而死的,颇有人在,只是不大为人注意而已。
    在这个重视实利和物质的年代,为美而呼唤吟唱,恐怕会贻笑大方了!
    2001年2月
    如烟如尘忆旧梦
    《新民晚报》2007年7月22日“记忆”版登了我写的《洁泯:质本洁来还洁去》,图片说明中把几位评论家陈骏涛和王愚、刘锡诚和白烨写反了,当发现错误时已来不及更正。借此谨向读者和这几位老友郑重地表示深深的歉意。
    这张照片摄于1985年1月初第四次作家代表大会期间,在京西宾馆,记不得是哪位摄影师摄的,也记不得是谁招呼人们到荒煤房间里聚合聊天的,想起来当是偶然的随意的巧合。过了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再来看这张照片,却觉得非常有纪念意义,之后似也没有机会再有这样的聚合;其中三位年长者王春元、荒煤、洁泯已先后离我们而去;看见他们当初那样欢快灿烂的笑容,真令人伤感,也引起我更多的联想。
    我想起最早认识荒煤的情景。那是1978年末,我到中国作协工作不久,我的领导孔罗荪叫我去看看荒煤,说:“他对许多文艺理论问题很有想法,思考很久,想找个人聊聊,你去吧!”
    那时荒煤刚从重庆调回北京不久,家眷未到,六十五岁老人单身住在东单北方旅馆,这是一间有点年头的小旅馆。在他的房间里除了床桌椅外,我们两个人几乎只容“促膝”而谈了。但那天主要是听他谈。他讲了对“四人帮”文艺谬论的看法,还进一步谈到对近几十年流行的文艺理论的思考,特别提到“人情”“人性”的问题,这在那时还是一个十分犯忌的禁区,但他却想得很多,也是他后来许多年在文章中、电影创作和领导工作中经常深入探讨的问题。我看着这位老前辈那种专注虔诚的沉思和倾谈,心想多少老同志正等着官复原职呢,他怎么却一门心思想着这些形而上的问题,想着文艺复兴的问题;我又想到他早年做过地下秘密工作,也上前线当过战地记者;他当过副部长、副市长这样的高官;三十年代坐过几个月国民党的监狱,“文革”时又坐了七年的监狱,来北京之前他正被贬谪在当过副市长的重庆市的图书馆书库里做了三年抄卡片的活,现在他满脑子想的是文艺理论……我又想到他长期领导全国电影工作,而他的丰富曲折的传奇性经历几乎就像一部生动的电影似的。一种肃然崇敬的情感在我心中升起:这是一位多么执着忠诚可敬的老革命知识分子啊!
    过了一些日子,他正主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的工作,常来我们编辑部,主动找冯牧商量工作,研究《文学评论》和《文艺报》怎么配合作战,消除“文革”带来的灾难和影响,推动新的文艺创作健康发展。有时还和王春元等一起来,召集我们几个编辑谢永旺、刘锡诚、阎纲等研究。我也是在这时认识了春元,一见如故,视他为兄长。我们清理了很多流行几十年的谬论,诸如:文艺是阶级斗争的工具,一个阶级一种典型,革命英雄绝对通体光明,只许歌颂不许批评,只许说大话空话假话,不许写真实讲真话,只有阶级性没有人性人情,文艺创作听从长官意志说了算,等等。我们很奇怪这些谬论本不复杂,应该是很容易识破的,为什么能通行无阻多年。春元是个睿智敏锐的人,对事物常有独到见解,他就一针见血地说:“那还不是因为权势者的需要和支持,否则一文不值。”
    我们就是在这个解放思想、反思历史的特殊时期相识相知,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后来荒煤又忙着电影领导工作,却仍坚持写作,连续出版了近十种理论批评和散文著作。春元在文研所主持文艺理论室,和钱中文一起主编了“现代外国文艺理论译丛”,影响很大。那本风行一时的韦勒克和沃论著的《文学理论》就是其中的一种,上万字的中译本前言就是出于春元之手,极见学术功力。他们有了新著就惠赠给我学习。还从各个方面关照帮助我进步,我铭记在心。这些故事说来话长,只好从略了。
    1980年8月,全国高校文艺理论会议在庐山举行。参加者成百上千,荒煤是主要领导者。这张照片里的朋友大多参加了。有一天,又是春元,领着缪俊杰、秦晋、我等几个人逃会去爬五老峰,在云雾缭绕的峰顶,数步之间只闻人声不见人面。但犹未尽兴,又翻山越岭曲曲折折走了数十里山径到观瀑亭看三叠泉,领略一千多年前李白、白居易在此流连结庐的情景,发思古之幽情。那时旅游事业还未开发,我们用脚力一路走去,在细雨迷蒙中观赏着翠绿苍黛的山景野趣,可谓匡庐道中,目不暇接。其实我们也都已四五十岁了,却豪兴不减,从早走到下午归来毫无疲惫困累之感。沿途没有商贩,碰上一位老乡提着一篮茶叶蛋,春元买了几个分我们一人一枚充饥,竟是最佳美味了。他却幽幽地说:“要是能在这里有一间小屋读书做学问,生平足矣!”我取笑他说:“你是身在江湖,心存魏阙啊!”
    这些往事已如梦幻而遥不可及,但想起曾经有过的朴实奋进,前辈师友的关爱,还是觉得非常幸运和欣慰的了!
    2007年6月
    思君不见人空老
    那天参加《邵荃麟全集》出版座谈会后,有一个小的聚餐。我到得晚了一些,看见有一席还有一个空座就坐了下去。恰好坐在邵荃麟女儿小琴旁边,左边是姚锡佩、胡风女儿张晓风、周扬的长子周艾若以及荃麟的侄子、女婿。小琴右边是冯雪峰的儿子冯夏熊,几乎都已是满头银发或谢顶的古稀老人。尽管他们大多我都认识,有的还是交往很密的好朋友,但我还是觉得是不是坐错了位子。因为除了我和姚锡佩,他们的父辈都是三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