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悬疑小说 > 霍列霍列:狼髀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霍列霍列:狼髀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霍列霍列:狼髀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霍列霍列:狼髀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一部新疆版的《藏地密码》,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中的生死考验,寻找罗布泊秘境的生死大冒险?

作者:觉罗康林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08-01

书籍编号:30325420

ISBN:978750607529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14111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悬疑小说

全书内容:

霍列霍列:狼髀石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霍列霍列


在我小时候,有一天,突然变天了,头顶上面的天空被一层层黑毛毡一样厚实的云团填满,一道道闪电撕开云团扑向地面,把震耳欲聋的雷声一次次送到屋顶上来,要把屋顶炸开的样子。我吓坏了,吓得浑身发抖。奶奶一把把我揽进怀里,抚摸着我的头,嘴里一遍遍念叨:“霍列霍列……”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霍列霍列”的声音,它好像在我和屋顶上隆隆作响的雷声之间筑起了一道隔膜,把我保护起来。


过去很多年,等我长大成人,我才知道,“霍列霍列”是萨满神歌里的唱词。至于它的含意,大家说法不一,一说它只是一个衬托词,没有实意;一说它应该是咒语,包含召唤超自然力量、祈求上天庇护之类的意义。


我更倾向于后一种解释。应该说,“霍列霍列”是一个既神秘又古老原始的语言,是人类向大自然传达出的心声……

引子


小时候,奶奶告诉我,长我这种老虎眉毛的人胆子都很大,不知道什么叫害怕。所以,我一直都很自信,真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可是,在罗布泊附近的沙漠中间,突如其来的沙尘暴彻底摧毁了我的自信。“我听到我的上牙磕碰下牙的声音。我在打哆嗦,不是因为冷,太阳虽然消失不见了,天气还是照样暴热,就跟在蒸笼里一样。我是害怕了,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这么近、这么真实,又这么简单,好像就隔了一道线,线这边暂时还是我,线那边就不是了。”


面对从未经历过的沙尘暴,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闭上眼睛,开始在心里一遍遍地默念:“霍列霍列……”


也许是吓蒙了,我搞不清楚回响在我心里的声音到底是自己的还是奶奶的,它像幽灵一样飘忽不定,一会儿感觉近在耳旁,一会儿又远在天边的样子。最后,它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被一阵狂风吹走了,消失在大沙漠中。


沙尘暴统治了整个世界,耳边只有“呼呼”的风的声音,飞扬起来的沙粒像子弹一样打在脸上,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尘土味道,天地之间变成了一座无边无际的大坟墓,我们无处可藏、无处可逃,陷入极度的恐慌和绝望当中。


我听牛娃子说:“我们要被埋在这里了。”他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很小可是听得很清楚。


我没吭声,心里很慌乱;李文好也没吭声。


牛娃子差不多用哭腔嚷嚷道:“我、我可不想死在这儿!”


“闭嘴!”李文好闷声闷气吐出两个字。


牛娃子真就闭嘴了,不再说话。


我想睁开眼睛看看四周,可怎么也睁不开,好像被什么东西蒙住了一样。我一下子想起了瘸腿爷爷,想起碾米坊里那头蒙住眼睛的驴,想起阿娜和她的孙子托克塔洪,以及那个被风沙掩埋的叫可可罗布的美丽的小村落……


牛娃子在我身后死死拽着我的衣服。我原地踏步动了动两只脚,感觉鞋子里已经灌满了沙子,还有身上衣服里。


“赵记者,能听见我说话吗?”李文好闷声问我。


我拽拽他衣服,表示听到了。我不想张嘴说话,嘴巴一动沙子就往里灌,牙齿间“吱吱喳喳”的,很难受。


“你害怕吗?”他的声音很闷,好像鼻腔里发出来的。


“嗯。”我也用鼻音回答。


我感觉他脚下动了动,接着慢慢转过身来。我费劲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隙,可什么也看不见,面前一团漆黑。他摸索着拉住我一只手,紧紧握住,说道:“谢谢!”


听他说“谢谢”,我一下愣住了,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本来,我正要对他和牛娃子说“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他们两个也不会落到今天这地步。不等我开口,他继续说道:“如果我们三个死在这儿,你是最冤的一个。”


“对不起,是我把你们拉进来的。”我说。我吃了一嘴沙子,上牙咬到下牙发出“吱吱”的摩擦声。


“最冤的是我。”牛娃子在我身后嘟囔道。


我们都不说话了,三个人紧紧依偎在一起,任风沙吹打在脸上、身上。很早,我第一次听到“莲花儿”的故事,心里也有过一丝害怕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好奇,我非常希望自己也能遇到一个女孩子,遇到像莲花儿那样漂亮的女孩子,不管她是不是棺材板变成的,我都不会害怕。


“看来我们真要葬身沙漠了。”我心里这样想。不知怎么,这样想过之后,心里的恐惧和绝望反而一下消失了,就像雨过天晴一样,感到一阵轻松,脑海里开始跟演电影一样浮现出过去岁月的一幕幕画面。我看见了奶奶慈祥的面容,她站在大门口朝我招手,我又看见上海来的漂亮的阿拉姐,还有香格里拉的顿珠兄弟……也许,当一个人身处绝境当中,留恋人世间的唯一方式便是回想过去的岁月,不论美好,也不论艰辛,一切都变得那样难以割舍……

瘸腿爷爷



有些事,时间过去再久,你都会记得它们,就跟记得你小时候住过的房子门朝哪边开一样。我有时也会怀疑,到底是我自己不愿放弃它们还是它们不肯离我而去?锡伯族老人常说一句话:蝌蚪长大尾巴就没用了,如果有用,老天一定会给它留着的。是啊,或许忘不掉的记忆也一定有它的用处……


那个时候我应该还没上学,差不多每天都是在生产队马号旁边的碾米坊里度过的。碾米坊里有个瘸腿爷爷,他年轻时当过民族军,到处去打仗,把腿都打瘸了,走路一瘸一拐的,所以他不用干活,一整天都坐在碾米坊门口的木头凳子上晒太阳。碾米坊里干活的是另外一个驼背老头,他是地主,我没听见他说过一句话,手里整天拿着一把扫帚和一只簸箕,跟随那头用皮罩子蒙住眼睛的驴后头转圈圈。


一次,我跟奶奶去亲戚家玩了两天,回来第二天就去找瘸腿爷爷,见面的时候我想跟他握一下手,大人们都是这么做的。我走到他面前,伸出一只手,他冷冷地瞥我一眼,有些傲慢地重重“哼”了一声,声音是从鼻孔里发出的。然后他嘟哝道:“小东西,没大没小。那,里边那头驴想跟你握手,你去握握它的蹄子。”说时他抬手朝碾米坊里指了下。


他不跟我握手,我感到有些尴尬,把手收回来塞进口袋里。


事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奶奶,她有些大惊小怪的样子,瞪大眼睛盯着我说:“驴蹄子可不长眼睛,离它远点。”


“驴蹄子不长眼睛”,这话瘸腿爷爷也说过。一次,驼背老头不小心把手里的簸箕掉地上了,瘸腿爷爷就提醒他说:“小心点,老东西,驴蹄子可不长眼睛。”


那个时候,在我那个年岁,想搞明白大人们讲的哪些话是真的哪些话是假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晚上睡觉的时候,奶奶经常吓唬我,说:“快闭上眼睛,不然长头发女鬼来抓你了。”


长头发女鬼从来也没出现过,即使我睁开眼睛躺到半夜不睡觉。显然,奶奶这话是骗人的。那么“驴蹄子不长眼睛”这话是不是也是骗人的呢?也许驴蹄子是长着眼睛的,它能看到蹄子下面的路,即使把它的眼睛蒙住。


瘸腿爷爷给我讲过很多故事,大多是打打杀杀流血死人的,只有蒙住眼睛的驴的故事跟打仗无关。说来奇怪,在那么多故事里,让我记住的没有几个,而且记住的也都是些碎片,比如说他第一次端起枪瞄准敌人的脑袋,枪没响自己却吓得尿裤子了;还有,他腿被子弹打中,走不动了,躺在死人堆里装死,险些被一群乌鸦活活吃掉,等等。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不是问过瘸腿爷爷,为什么要蒙住驴的眼睛这样的问题。不过我记得,在他给我讲为什么要蒙住驴的眼睛这件事之前,就像一本书应该先有序言一样,说了一堆铺垫的话,大概意思是,蒙住眼睛的驴用不着看见蹄子下面的路,因为人性善良的光辉照亮了它的心灵……当然,瘸腿爷爷的原话不是这样说的,他也不可能说出这种话,不过意思差不多。


蒙住驴的眼睛是一个偶然,但它体现出人性的善良,也正是这偶然的善举保护了驴同时也拯救了人自己,至于后来,让蒙住眼睛的驴拉磨干活,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跟善良、跟回报等等,没有任何关系。



瘸腿爷爷每次讲故事,就跟母鸡下蛋一样。母鸡下蛋爱磨叽,不管怎么样,它都会表现出很难产的样子,总要“呱嗒——呱嗒——”地咋呼半天,恨不得让天底下的人都知道它要下蛋了。瘸腿爷爷不是母鸡,可他也爱磨叽,比母鸡下蛋还要磨叽。


每当这种时候,他说什么我都会答应,答应给他拿一张干干净净的、没垫在屁股底下坐过的报纸,还答应给他抓一大把爷爷的莫合烟(一种土法加工的烟末)……


瘸腿爷爷抽莫合烟跟别人不大一样,吸进嘴里的烟气不会轻易吐出来,他把它们像吃东西一样吃到肚子里去。那些烟气在他肚子里溜达够了,最后才不紧不慢地从他鼻孔里冒出来。


一天,瘸腿爷爷突然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问:“小东西,你是好人吗?”不等我回答,他自己摇摇头,“这年头,好人已经不多了。”他深吸了一口烟,这次跟平时不一样,他把烟气含在嘴巴里,任它们一缕一缕地从他稀稀拉拉、东倒西歪的牙齿缝隙里往外跑。


“我不是坏人,爷爷。”我辩解道,心里觉得有些冤屈。


“坏人从来不说自己是坏人,就像好人也不大会告诉别人自己是好人一样。”


“奶奶说我是好孩子!”我盯着他皱巴巴的眼睛,差不多喊着说。


他也不理我,只管说自己的:“像我们这些老人,当然,比我们更好的是那些更老的人,比方说阿娜(维吾尔语,母亲),她可是有一颗太阳一样善良温暖的心。”


提到阿娜,瘸腿爷爷说话的态度都变了,变得跟吃饱肚子的奶牛一样平静而温和。


“爷爷,太阳等一会就暖和了,跟炉子一样。”我往瘸腿爷爷身边挪了挪屁股,讨好地望着他。


瘸腿爷爷瞟我一眼,没有说话,继续吧嗒吧嗒一口接一口地抽着莫合烟。


头顶上面的天空变得干干净净,刚才散布在天空上面的像一把一把棉花一样的云团,被风吹走了。太阳从马号院子里高高的干草垛上面照射过来,晒在脸上身上,暖暖的。巷子里安安静静,水沟边上的杨树和榆树都已经脱落光了叶子,一棵棵看起来跟剪了毛的羊一样,在隐隐有一丝寒意的秋风里打着哆嗦。


“爷爷,阿娜是谁的妈妈呀?”我眼巴巴望着瘸腿爷爷问。


瘸腿爷爷没有回答我,他用拳头一下一下敲打那条瘸腿,幽幽地说道:“没有几天好日子过喽,天很快就要冷啦、下雪啦。”


我再往瘸腿爷爷身边靠近一点坐下:“爷爷,你见过那个太阳一样的阿娜吗?”


“不是太阳一样的阿娜,是阿娜的心像太阳一样温暖、善良。”瘸腿爷爷抬眼看看太阳,太阳光很刺眼,他低下头揉了揉眼睛,“我要是见过阿娜,坐我身边的就不是你了,是你爷爷的爷爷的……爷爷还是爸爸,反正很早很早,给你说你也不会明白。”他摆出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眯着一双皱巴巴的眼睛,睨视着我,“你知道很早很早是什么时候吗?”


我摇摇头,眼巴巴望着他。


我突然觉得瘸腿爷爷很高大、很了不起,在他变成瘸子之前,他应该去过天底下所有的地方,也就知道了天底下所有的事情。


“很早很早就是……”他就那么高高在上地眯着眼睛看我,“小东西,你可不能像你爷爷,他是个笨蛋,都是他做的那副破马鞍子,害我从马背上摔下来,跛子变成了瘸子。”


我下意识地盯着他那条木棍一样不会打弯的瘸腿,一下子不自在起来,不敢抬眼看他,好像是我把他搞瘸了一样。


瘸腿爷爷把抽剩下的一小点儿烟屁股丢到地上,抬起那条好腿踩揉了一下,清了清嗓子,瞧我一眼,“很早很早,大概是……”他伸出手指数了数,“三百年,不对,五百年还是七百年,反正几百年以前,阿娜和她儿子、儿媳妇,还有一个跟你一般大的小孙子,一家人住在一个小村庄里。这个小村庄没有咱们嘎善(锡伯语,乡村、家乡)大,不过很漂亮,漂亮得就跟画的画儿一样!”


我把屁股往凳子另一头挪了挪,离瘸腿爷爷远一点坐下。瘸腿爷爷说话的时候,嘴巴里飞出来雨点一样细细碎碎的吐沫,直往我脸上落。奶奶说,抽莫合烟的人的吐沫里有毒,落到脸上会变成麻子。


“一天深夜……”瘸腿爷爷说着突然收住话,转过头去朝碾米坊喊道,“哼一声吧,老东西,让我知道你还活着!”


从碾米坊里传出来驼背老头的咳嗽声,然后就又剩下“吱吱”的石磨木轴有规律的摩擦声;那头蒙住眼睛的驴偶尔也会打一两个响鼻,声音很小,不像马号马棚里的那些马那么响亮。


瘸腿爷爷从口袋里掏出莫合烟袋,很小心地从折好的报纸上撕下一小片,撒了一点烟末在上面,开始卷起来。


“爷爷。”我小声唤道,提醒他继续讲故事。


“怎么了?”他看也不看我,把卷好的莫合烟放到嘴巴上,划着火柴点上抽了一口。


“一天深夜怎么了?”我小声又小心地问道。


“哦。”他用手把嘴巴边上的胡须往两边抹了抹,“你知道什么叫沙漠吗?”


我使劲摇了摇头,表示我压根儿不知道、从未听说过。


“你当然不会知道了,别说你这个小东西,就是你爷爷也不知道沙漠是怎么一回事。”瘸腿爷爷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抽一口烟,又把烟气吞到肚子里去。这一次他没全部吞下去,我看见他的一个鼻孔里冒出来一缕白烟。


“我爷爷知道!”我心里有些不服气,替爷爷打抱不平。


“好吧,你爷爷知道,那你就回家去,让你爷爷给你讲吧。”瘸腿爷爷瞪我一眼,气哼哼的样子,使劲抽了一口莫合烟,呛得咳嗽了几下,“小东西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