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传记 > 文人学者 > 人生三百岁:星云大师传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人生三百岁:星云大师传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人生三百岁:星云大师传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人生三百岁:星云大师传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星云大师亲自授权、作序并题词,第一部由大陆作者撰写其传奇一生的书。

作者:刘爱成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1-01

书籍编号:30316273

ISBN:978750608525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04690

版次:1

所属分类:人物传记-文人学者

全书内容:

人生三百岁:星云大师传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心怀度众慈悲愿,身似法海不系舟。


问我平生何功德,佛光普照五大洲。


——星云


人生三百岁:星云大师传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一代高僧星云大师 油画(2015年 李自健 作)


感谢资深媒体人刘爱成先生对文化的用心。2012年,他代表《环球人物》杂志来到佛光山访问,知道了“人间佛教”对台湾地区及当代世界的影响后,很热心地多方走访,收集资料,并且来佛光山与我多次长谈,撰写了《人生三百岁》一书。


我这一生,提倡“人生三百岁”。许多人第一次听到,都心怀疑惑:“人,真的能活到那么大的岁数吗?”其实,换另一个角度来想,人生岂只能活到三百岁?如果能发挥生命的极致,在精神意义上,就可以像阿弥陀佛的无量光、无量寿一样长远。


我从二十岁开始服务,自许一天要做五个人的事情,没有周休二日,没有年假,逢节过年更忙。我心想,如果活到八十岁,工作六十年,一天算做五天,五乘以六十,不就是三百岁了吗?


如今我快九十岁了,虽然眼睛看不到,两次中风,行动不便,耳朵也渐渐不灵光,但所谓“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凡众生有需要,我必戮力以赴。


我这一生,作为一个出家人,就是一切都为了佛教。虽然不敢说自己有什么条件,只是我有心,一生以弘扬“人间佛教”为职志,我坚信人间佛教必定是未来世界的一道光明。


所以,不论办大学、电视台、报纸、编辑出版、养老育幼、公益信托等,凡有利于社会的“人间佛教”事业,我皆不推却责任。当然,所有这些功德,我不敢居功,因为这都是海内外佛光人、僧信二众所共同努力的成果。


闻《人生三百岁》即将出版,感谢刘爱成先生和她的夫人张静之女士为此书所付出的努力。他们表示这本书尚不能代表全部,但也非常难得了。所谓“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能让“人间佛教”对当代社会人心有所助益,让大家获得幸福、安乐、法喜,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希望了。他们的用心良苦,值得赞许。是为序。


人生三百岁:星云大师传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佛光山


二〇一五年桂秋


于宜兴大觉寺

卷首语


“人生三百岁”——星云大师常以此话自励。他告诉我,这不是说他能活三百岁,而是他生命的广度和厚度在夜以继日、“以一当五”的工作中延展,用一生做几世的事。


70岁那年,他曾说过:“我12岁出家,今年已70岁,这期间不曾有过周六日,不曾放过假,从不知假日是什么滋味。再过10年,我就80岁了,自20岁任白塔小学校长算起,到那时我就工作了60年。这60年,我每天的工作量可以抵得过5个人,这样算起来,我的人生就有三百岁了。”


如此算来,现在的星云大师已不止三百岁——他明年就90岁了,工作已近70年;他每天的实际工作量也远远超过一般人5天之总和,一年至少相当于5年。


他常常彻夜不眠地写作,清晨却比谁都更早出现在佛堂里;电视台要录制5分钟一集的电视节目,他常常一次录100多集,摄影师都被累趴下了,他却没说半个“累”字;为了弘法,他一年大约要绕地球两圈半,平均每天旅行160公里,有时一个月里足迹就踏遍四大洲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他到处演讲,开讲之前不吃不喝,演讲过程中不休息、不喝水、不如厕,演讲完后吃自带的方便面,再赶往下一处……这样的工作强度,这样持之以恒的韧性,岂止是让年轻的弟子们自叹不如!


他的三百岁,化作了一串串数字——


他在世界各地创建了近300个道场;他建立的国际佛光会会员超过200万人;


他创办了10多个大型文化机构,包括美术馆、图书馆、出版社、报纸、电台、电视台、通讯社;


他兴办了16所佛教学院,4所普通中小学,尤其是在世界一些国家和地区创办了5所当地政府承认学历、参与当地高考录取的大学;而在中国大陆,他捐建了一百多所佛光希望学校,向困难学生提供奖学金,让穷山沟的孩子背上了书包;


他成立了“大慈育幼院”“仁爱之家”等多处慈善场所,收容抚育孤苦幼童和无依无靠的老人,如今,大慈育幼院已有800多人成家立业;


他写了2500多万字作品,出版了370多本书,包括《释迦牟尼传》《佛光大藏经》《佛光大辞典》等;他在五大洲建立了2000多个“生活有书香”读书会,让满载书籍的云水车开往穷乡僻壤,供人免费阅读;他甚至走进监狱,为犯人读书、演讲,洗濯他们的心灵。


……


这不是抽象的数字,这是一个个生命在他的慈悲下如花盛开,如果结实,因他成长,因他改变,因他绽放。他把自己的一生活成了三百年,在这三百年的宽广生命里,他不仅影响了这一代人和下一代人,还影响了好几代人。可以想见,许多年后,他抚育的稚子幼童将长大成人,不经意间就会在某个领域、某个地方遇到大师留下的这盏心灯;可以预料,许多年后,他心血结成的宝贵书卷会被一双双更年轻的手翻开,生生不息。如是观之,他的功德已超越了时空,又岂是岁月所能衡量的呢?由此而言,他的人生又何止三百岁?


人生三百也有涯,但星云大师洒下的“人间佛教”的种子已无涯。

引子 与佛陀一起过年


2014年春节前夕,我们应邀来到台湾南部的佛光山。88岁的星云大师僧袍佛珠,平和微笑,在半山腰的传灯楼宴请了我们。


说是宴请,不过几碟素菜,一碗热面。他吃得很香,我们亦然。此间一席饭的愉悦,远胜过别处觥筹交错、高朋满座的各种饭局。我们看着星云大师,几年前第一次来佛光山时的对话又浮现在眼前——


“师父,您的眼睛真的看不见吗?为什么和您说话,总是看到您在注视着我们?”


“我能看到你们的心。”


“师父,您看不清又腿脚不便,不着急吗?”


“一点都不急,心里很踏实。人有点病是好事,有病也许能更好地爱惜自己。”


一晃数年已过,星云大师的心境更加从容,佛光山的气氛更加快乐。春节的佛光山就像一个欢乐的海洋,“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信心、给人方便”,让每个来这里的人都笑脸相迎,互致吉祥。千百年来,佛之于中国人,都是“深山古刹,世外高人”,到了这里,却是“人间佛教”的另一番景致——除夕之夜,星云大师、住持心保和尚和僧人、信徒以及他们的亲朋,一共3600人,一起围炉吃火锅。席间,大陆的杂技团、澳大利亚的滑稽演员,在台上台下献艺。


热闹的年夜饭过后,在灯火辉煌的林荫大道上,开始了花车游行。夜里10点,成千上万的信徒自觉排成整齐的队伍,开始朝山。从山下的“不二门”前,一步一叩首,朝拜到山上的大雄宝殿门前。此时,正是农历甲午年的零点,住持心保和尚撞响了新年的钟声,为大家祈福。接着,人们鱼贯而上,轮流撞钟,再从僧人手中接过一支细细的香和一颗糖果,进入大雄宝殿,点燃自己的新年第一缕香,在佛前许下自己的新年第一个愿。


此时,大殿外爆竹声声,焰火绽放。辞旧迎新的气氛达到了顶峰。


是夜,我们在山北面的紫竹林住下。


紫竹林是星云大师接待重要客人的宾馆,景色宜人。大年初一的清晨,站在紫竹林的门口,眺望对面山上的佛陀纪念馆,金色的释迦牟尼佛像在阳光下放出万道光芒,它面前的八座宝塔,在宽阔的绿茵草坪上熠熠生辉。


很快,佛陀纪念馆广场的大门口出现了车水马龙,人们一批批涌入。据统计,春节期间每天来佛光山的人超过10万。来访者不需门票,餐饮随用,饭钱随意。


再举目向南远眺,那儿就是佛光山的本山。一栋栋庙宇楼阁的琉璃瓦,从苍翠的树林中跃出一角,错落有致,相映生辉。那里,是成百上千的僧侣修炼的地方,是成千上万的信徒朝拜的地方,也是星云大师居住生活的地方。


在佛陀纪念馆与佛光山本山之间,有一条跨越山峰的大道。站在紫竹林远望,只觉得是一条宽阔的彩带把两者系在一起。走近了才恍然大悟,路的两旁,一边是彩色灯笼组成的“墙壁”,一边是蜿蜒起伏的“巨龙”,路中间还有一道道彩色的“拱门”。这就是“佛光大道”。


到了夜里,涌入佛光山的10多万人,又是一起放焰火、游花车。如许欢乐,一直要延续到正月十七。


庄严而繁荣的佛光山给我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可星云大师的生活与这光鲜的一幕形成明显对照,他说:“这些都是属于信众的,佛光山本身没有钱、不存钱,要把功德主的钱都用在信众身上,回馈社会。如果有积蓄,很享受,徒众就不会苦修,佛光山就不可能成为一片净土。”他的衣食住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有一天,我们在会客室见完星云大师后,要求参观参观他的办公室。一进去,只见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能容纳十几二十人,分明是个会议室,根本不见办公桌。我们疑惑地问:“这不是开会和会见的地方么?”


星云大师指着会议桌的一头说:“这块地方就是我的办公桌,只不过没有抽屉,也不用上锁。”那上面,摆着几本书、纸、笔和本子,他每天就在这会议桌的一角写字,与弟子们谈事。


可说它是会议室兼办公室,还不对。我们发现屋子一角的书柜上挂着两件僧袍,书柜和墙角之间还有一张陈旧的单人沙发。一位法师告诉我们,这是星云大师睡觉的“床”,到了晚上,大家都走了,这个不到两平方米的角落就成了大师的卧室。


我们顿时静默无语,心中百感交集。这位开山宗长、年近九旬的老人,纵有广厦万千,却宁愿屈栖一角,节俭得连一张床都舍不得用。多少年来,弟子们一轮又一轮地为他买来新床,却一次次被他拒绝。“把床给那些年纪大的僧人用吧,我用这沙发习惯了,挺好!”


见到我们感慨,大师却笑一笑,不以为意。他说,早年条件艰苦,他睡过地铺、睡过“广单”(大通铺)、睡过双层上下铺、睡过草皮、睡过地砖,甚至睡过监狱。后来建起了佛光山,条件好了,但每每举办大型佛事活动,群贤毕集,八方来客,还是住不下,他便把自己的房间腾给客人,睡到旁人走不到的阳台上。躺在那里,遥看夜空,他想到了朱元璋。朱元璋在皇觉寺当沙弥时,有一日回来晚了,寺门已关,他只好席地而睡。如此境地,朱元璋却做了一首豪情万丈的诗:“天为罗帐地为毡,日月星辰伴我眠;夜间不敢长伸足,恐怕踏破海底天。”


星云大师说:“其实阳台和床铺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差别。当初佛陀也是‘日中一食、树下一宿’。树下并不比阳台的平坦地面好受,却一样过修行的日子。除了佛陀,许多罗汉僧不也是这样生活吗?”


可这单人沙发又与阳台不同,无法平躺,怎么睡呢?坐着睡?“对,大师就是坐着睡的,他年纪大了,觉很少,睡几个小时就起来工作了。”负责照顾星云大师生活的法师说。


在沙发上如何能眠?星云大师说,这与他少小出家,严格修炼有关。“我12岁出家,在栖霞寺受戒,此后参学6年。每天的生活,大致都和戒期一样,连上厕所都有老师沿途监管。晚上开大静后,老师一声喝令:‘赶快睡觉!’包括上厕所、脱衣服、躺上床,3分钟之内要全部完成,之后不能再有半点动静。即使夜里,老师也静坐监管。每天凌晨3点半,我们就起床做早课,常常感觉睡眠不足,早课礼拜时,往往拜下去就不知道要起来,因为睡着了。这时纠察老师就会走到前面,踢踢头,喝令:‘起来!’经过这样的训练,我不但坐着能睡觉,就是站着也能睡,甚至走路都可以睡……”


大师的话,把我们带回到76年前他出家走进佛门的地方——

人生三百岁:星云大师传奇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那是1939年的年初,农历还是戊寅年的岁末,


南京城外,天寒地冻,满目凄凉。


几乎见不到行人的路上,突然出现一名农家女子,


带着一个12岁大的男孩……


那是1939年的年初,农历还是戊寅年的岁末,南京城外,天寒地冻,满目凄凉。几乎见不到行人的路上,突然出现一名农家女子,带着一个12岁大的男孩,在凛冽的寒风中匆匆前行。


这女子名叫刘玉英,30多岁,高高的个子,瘦削的身材,眼神坚毅。虽是苦寒时节,她却步伐坚定,一看就是个麻利的人。家住扬州江都仙女庙镇的她,不识字,更没出过远门。这一次,她斗胆带儿子前往南京,完全是迫不得已——她的丈夫李成保前些年经营香烛和成衣生意,经常赔本,甚至赔上了祖宗留下的田产,只好靠一手素菜厨艺到大城市去谋生。1937年,他去了国民政府的首都南京,从此杳无音讯。


那一年的南京遭逢了史无前例的悲剧。“七七事变”后,日本人一路杀来,从8月14日开始,多次出动飞机轰炸南京。11月20日,国民政府宣告迁都重庆,南京成了军政要员的弃子。12月9日,日军兵临南京城下,13日攻入城内,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惨无人道的南京大屠杀,6个星期内至少30万人头落地,8万妇女遭强奸,1/3的建筑被烧毁。


距离那场大屠杀已经有一年多了,李成保一直没有回过家,他在哪里?他还活着吗?有人说,在日本人屠刀下,他恐怕很难幸免。刘玉英日夜担忧,常常在夜里被噩梦惊醒。最终,她不顾一切,决定去南京寻夫,哪怕碰碰运气也好。


陪伴她的这个孩子叫李国深。刘玉英和丈夫养育了4个孩子,李国深上有一兄一姐,下有一弟。在中国的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