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当代小说 > 沉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沉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沉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沉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那些令人痛苦的传统礼俗,为何又让人无法摆脱?一本当代中国农村的病历,一部中国农村的礼俗与方言真实记录。

作者:赵月斌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3-01

书籍编号:30316205

ISBN:978750608925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09324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当代小说

全书内容:

沉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沉疴


我的朋友何斯曾向我讲述他的家族故事,尤其细致地回忆了他的爷爷何参丘之死,这位老人的死亡过程像何斯的叙述过程一样沉重而冗长,我的记录过程也不得不随之徐缓低回,后来,我据此写成了中篇小说《沉疴》,也想借机考究一下人如何面对死。可小说完成后,何斯大为不满,他说,我的小说太单薄了,他说,他觉得,我不应该只注重死本身,因为对于人来说,死是次要的,重要的还是活。何斯再一次动情地向我诉说,有时还拿出他的笔记本加以佐证。他太感情化了,也容易激动,当我把他的谈话记录交给他看时,连他本人也惊讶万分。那些方言和礼俗真让人着迷,它们包含着多么古老的秘密和信息啊!很多方言那么独特、准确、生动、形象,用普通话是难以替代的;而有些烦琐、鄙陋、陈旧、乖戾的礼俗,为什么让人难以摆脱?我的好朋友何斯,又当仁不让地充当了一回训诂家,帮我考证了那些礼俗和方言,同时,他还向我提供了他的父母曾向他唠叨的话。这样,我手里的材料就丰富起来了,面对这些活着的文字,我已没有虚构的勇气,我无法回避朋友何斯向我提供的真实。我根本不必再把它们贩卖成小说,只消稍加整理就是一个特别的文本。


说来此书绝大部分的作者应是何斯,可他不同意署名,我只好掠美了。


遵照何斯的意愿,书中人物的名字都是另拟的,当然,何斯也只是化名。


全书共九章,每章四部分,均以三、二、一、〇为序号,三为何斯自述,二为《沉疴》原文本,一为何斯父母口述,〇为何斯注解。


作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

沉疴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 掉疙疤:过去儿童种痘,采用的方法是在胳膊接上牛痘,皮肤上出现豆状疱疹,即结疙疤,疤掉了后,留痕如花,故乡人将种痘称为种花。种花后,亲戚对孩子表示慰问,称“掉疙疤”。
  • 送祝米:孩子出生后,夫妻双方的亲友前去祝贺添喜俗谓“送米糖”、“送粥米”或“送祝米”,吾乡读作xìong zhū men不知何意,我曾凭臆想写作“送朱门”。旧俗只在头胎婴儿出生时,向女方娘家送喜信,谓“报喜”。吾乡计划生育有一不成文之规:若头胎为女可再生二胎、三胎直至生男止,故送祝米亦不拘于头胎,尤其女后生男,多要大办,以庆儿女双全。送祝米日期一般在报喜时由娘家说定,通例为男孩十二天,女孩九天。据说旧时多送米、面、蛋、糖之类等生活必需品,富裕之家尚有金银首饰、绫罗绸缎等奢侈品。如今所送物品繁多贵重不等,且以钱为重,给小儿见面礼少则数十元,多则上千,不一而足。筵后,亲友带回红鸡蛋,分发乡邻。
  • 压岁钱:吾乡说“带(待)小钱”。年节之时,大人带了小孩走亲串戚,亲戚怎能没有表示?当然要给钱压岁,落个皆大欢喜。说“带小”(待小)钱,虽太白了,也是实情。当然,钱是给小孩了,交往还是大人的。况且有些时候大人们还要借小孩之手进行感情交易。用我母亲的话来说,我们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接受过谁的带小钱。只是弟弟何所在四岁的时候被人哄着给商前叔磕了个头,得到二毛钱,此外亲戚朋友一分也没给过。母亲说:“这正好,是咱赚了。咱跟人家就没这个来往,现在要还复,可不是那时候了,那时候一块、两块钱就打发了,现在,五十块钱也拿不出手。”看来,我们与爷爷、奶奶及姑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很好地交流感情,哪怕借用钱物,一直都很“生分”,很多“来往”都是表面的,根本没有真正的、情感上的亲戚关系。
  • 送老衣:即寿衣。吾乡讲究寿终正寝,尽量不能在病床上咽气,死者临终之际,要移至明间(堂屋),停于灵床,头垫白枕,双脚束绳,白纸蒙面,并赶在咽最后一口气之前整容、换上送老衣服,尽可能不“光着身子走”。这也是奶奶和姑姑一再要求爷爷回家,一再提前给他穿送老衣的原因。
  • 观香:求神时根据香的燃烧状况推断吉凶。吾村之神原来也有三五个,但经优胜劣汰、激烈竞争,唯有商仲媳妇神气日隆,呈门庭若市之盛。据说她所顶之神有玉皇大帝作后台,故降妖除邪皆无顾忌,每有所求,无不灵验。远近人等,常慕名而来,据说其中亦不乏官宦政要,他们把豪华车停在村口,虔诚地走到商仲媳妇家,更增加了商仲媳妇的神秘性。商仲媳妇顶的神是什么山上的姨奶奶,求神的无论男女老幼,也都跪在下面喊她姨奶奶。这里还要提及“姨奶奶”的丈夫商仲他是我们村的村医,岂不滑稽?一个科学,一个迷信,却在我们村和谐统一起来。媳妇顶神时,村医商仲也惊慌失措,她手舞足蹈,口吐谶言,着实让商仲无以应对,扎针、吃药都无济于事,最后还是跑到三十里外,求胡瞎子破解。还没进门,胡瞎子就磕头迎出来,说不得了了,姨奶奶下凡了,众生之福,人世之幸啊。据说胡瞎子当即就睁了眼,复明了;还有人说,胡瞎子一眼泄露了天机,没多少天就死了。胡瞎子复明没复明、死没死我都未加考证,不过,一直被人传得神乎其神的胡瞎子再没人提起倒是真的。商仲的媳妇顶了神,二人曾经闹过分立,毕竟他们的身份悬殊太大。结果,他们的院子中间垒了一道墙。东边看病,西边消灾。有人说,这不过是他们夫妻俩的双簧戏罢了。事实上,他们是在挣双份的钱。商仲不过是个赤脚医生,头疼脑热的还能对付,对付不了的,就让人去镇上医院。可是明摆着,他看不了的,还有她媳妇呢,病人往往就直接去了西院。现在,人们都说商仲家是我们村的首富,也许是真的。这真是个绝妙的小说素材,这里只能捎带一提。在我看来,两种痛苦,肉体的、精神的,被商仲夫妻俩调和了,难道其中没有点玄奥吗?
  • 守坛:“坛”字系我据奶奶她们的读音而写,概因“坛”乃古时祭祀大典、巫师作法时所用高台,听她们的口气,守坛就是到自己的神位去应卯,如果还能偷个空回来,就可继续凡尘生活。民间都说,十人九童子,我们这些凡俗之人,说不定就是哪座山上私下凡尘的小童子。“姨奶奶”说,爷爷是西华山仙人洞里的童子,他师父就要醒了,他一醒,就能清点人数。看来童子下凡是常有的事。童子敢不归位吗?
  • 让让:谦让虚让,其实让人者并非真心实意,被让者也明白这是客套话。比如在集市上,熟人见了面,寒暄之后,会问,要钱吗?我们多的是表面的热情,少了真正的情义。
  • 踩挤:与“排挤”相近,排挤的意思是说利用势力或手段使不利于自己的人失去地位或利益。但踩挤更具动作性,挤读轻声,它有用小伎俩暗中于人不利之意,同时还含有多人合谋共害一人之意。你想想,很多人在一块,几个人不动声色地挤一个,那个人还挣扎得了吗?只有被挤扁,最后被踩到脚下,被踩黏。如此一分析,这个词够形象了,也太可怕了,它是一种不露声色的残酷。母亲说奶奶、姑姑们踩挤我们,当然没有想过这个词的深意,她只是顺口说说罢了,但她的潜意识中,肯定有受众人欺的感觉。
  • 喜见:讨人喜爱。多用否定,与“人”连用,不喜见人,也就是让人讨厌。
  • 景景:《说文解字》说,景,光也。景有尊敬、佩服之意,如景仰、景慕之类。此处景为被动,引为自豪,值得高兴。景得慌:非常自豪。一景:值得骄傲,如“你觉得一景着呢”。
  • 避窟:背地,暗处。
  • 净:该是尽、全之意,净人,尽是人,指人很多。
  • 胡哕哕:胡说。
  • 猜析:猜测,推想。
  • 陪侍:词典释为旧时指辈分或地位低的人站在辈分或地位高的人旁边伺候。吾乡却是赔礼道歉之意,或是“赔不是”的简化?“陪侍”者,有低三下四的意味,一个“陪”字,不是尽显卑微与难堪吗?这不是一般的赔礼道歉,这里含有赔尽人格与尊严以乞人谅解的辛酸。这一个词让我看到了少年时候的父亲,我觉得他伟大,又为他伤心。
  • 古:常用形容性格脾气,人古怪、拗、易怒,即为古。印象中,人们大都用“古”来评价爷爷,说他古,动不动就发脾气,迁怒于人。也许正因如此,爷爷活着时,奶奶才从不敢轻举妄动,没有太出格。客观地说,自我有理性记忆以来,并没看出爷爷多么“古”,相反,每当我周末、假期归家,去陪爷爷小坐,感受到的却是他的慈祥。是的,是慈祥,是一个老人本能的慈祥。说到他的“古”,父亲有例,有一回他们一起去东乡拉大车。父亲驾着辕子,爷爷拉着边挎,上千斤的车子,被拉得飞跑,爷爷跟不迭,就熊父亲,拉这么快干吗。父亲还是一路小跑。爷爷一气把绳子丢了,我不拉了,你自己拉吧。父亲说,你上车上去,我拉着你。爷爷不上,跟在后面,可他还是跟不上父亲的车子。就在后面喊,你给我停停,我上去。讲起这,父亲的目光悠远,他对他的父亲并无怨怼,他回忆起自己的父亲,言语中充满了亲情,他说,你老爷是不好意思上车,那么重的车子,他一个大男人再上去,不像话。那时候我也年轻,才十七八岁,有的是力气,也不知道给他点面子。父亲这么说着,离表现爷爷“古”的话题就远了。与古相近的还有“怪”,说某人怪,是指这人不易接近,不合群,一点小事就生气。吾乡常把古怪连用,如古哩(喽)怪吱。

    第一章

    爷爷去世已经三年了。三年过去,我才体会到,一个人死亡的过程其实那么漫长,他不是在生命结束的那一瞬间就立刻死去了,而是在人们的生活中逐渐死去。如今,三年过去,爷爷才算真正死了。没有人再想起他,没有人再为他悲伤。好像世上从来就没有出现过爷爷这个人,连他的名字也变得模糊不清。只有活着是真实的,活下去是人唯一的信念。爷爷死了,我们活着。像什么都没发生,像当年爷爷送走他的爷爷一样。
    爷爷死时,我正为高攀一个城里女孩奔走;三年过去,我已然做了父亲,女儿都半岁多了。爷爷生前没有见过他的孙媳妇。见与不见,对已经死去的爷爷来说,实在毫无意义了。感到遗憾的总是那些活着的人,奶奶、姑姑,她们会替爷爷惋惜,她们以为,爷爷应该活着,应该活着看到孙媳妇,并且活下去看到孙子的孩子。可爷爷偏偏死了,七十一岁,还不算老,哪怕再活三五年!大孙子结婚了,有小孩了;二孙子成了深圳人,还找了个研究生老婆,这一连串的喜事能让他再多活十年二十年!可爷爷就是没这个福分,连个好消息都没听到,就撒手去了。这一切对死者来说虽然毫无意义,却总让生者耿耿于怀。奶奶、姑姑,她们以为爷爷应该享有这些,却被死剥夺了。她们总是说,爷爷要是不死……爷爷要是不死,会怎样?还会有这么多事吗?至少,她们不会撕破伪装,露出狰狞的面目……
    三年过去,亲戚又成了亲戚。前些天,我的女儿还没种花呢,姑姑们就像模像样地给她们的侄孙女“掉疙疤”了。父亲从老家打电话来,说她们不知道我的住处,就不到城里来了,都上他那儿。父亲这么说有他的考虑,他也知道,我不欢迎他的三个妹妹。我始终没提让她们到我这里来,我不知父亲是不是等我说这句话,我始终没说让她们到这儿来,也没说带着妻子孩子回去,只是说,她们愿意去你那里就去吧。结果母亲带来了她们给的钱,还转述了姑姑们说的笑话,她们说我父母,别把这钱贪污了,一定得给她们侄孙女。我不会要这些钱,我已经妥协得太多了,我不能接受这种疙疙瘩瘩的亲情。
    然而父亲接受了。父亲就是善于接受。五年前,爷爷还活着的时候,我曾这样想:
    父亲恨他娘吗?他尊敬着他的母亲,他原谅着他的母亲。他的孝心并未因奶奶的不近人情而消失,他仍然做着一个做儿子应当做的事,他很坦然。他不愿自己的母亲错了自己再错。他递给自己的母亲一支烟,并给她点燃……在烟点燃的一刹那,我理解了我的父亲。
    (手记856,1995年11月26日)
    五年前,我这样说。而今,我也成了父亲,虽然我不愿父亲总是委屈自己,可我也成了父亲,我成了父亲之后更理解我的父亲。
    有些创伤肯定是终生难愈的,即使我们的父母会,我也不能原谅。虽然受到直接伤害的并不是我,而且,伤人者也有他们不知羞耻的理由,我也要记住仇恨他们,一辈子也不言和。正因这中间有亲近的血缘关系,我才更不能宽恕他们,他们对自己的亲人都如此冷酷如此绝情,怎么值得亲近?他们丧失了最起码的良知和感情,甚至连父亲都恨恨地说他娘——我们的奶奶,说她们(包括那三个闺女)“根本没有人性”。
    (手记1087,1996年7月2日致弟弟)
    你一回家就发现了父亲白了那么多头发,其实妈妈也一样。他们被时间以外的力量侵害着,显得老了许多。中年的岁月,竟然如此艰难如此无情。父亲太伤心了,不然他不会这般气愤。父亲把泪流在心里,他要背叛自己的母亲?他说,他什么也不问了,花钱,听着,若干年后老太太亡故,甚至可能不参加她的葬礼。我们都为父亲这一决定喝彩,让他坚定决心,不再有所顾虑和犹疑。
    (手记1089,1996年8月4日致弟弟)
    如果没有当年写给弟弟的信,恐怕我已无法复述那种极端感受了。仇恨太难了,一辈子也太沉重。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