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历史小说 > 好一朵茉莉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好一朵茉莉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好一朵茉莉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好一朵茉莉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叙事的罗生门;中国创意写作教学新样本;第六届茅盾文学奖得主、《历史的天空》《马上天下》《高地》作者徐贵祥的新力作;小说之树开放的小说之花,作家之手托起的作家之星

作者:徐贵祥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10-01

书籍编号:30304849

ISBN:978750608404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68517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历史小说

全书内容:

好一朵茉莉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好一朵茉莉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徐贵祥

好一朵茉莉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日本人是半夜进来的,动静不大,连狗都没叫几声。


居民们跑了大半,剩下的既然没跑,也就听天由命了。二天早起,趴在门缝向十字街的街角看,先是看见北边刘三家的油条锅支起来了,西边张家恒的豆腐坊开了半扇门。屠夫许甲先去北边买了两根油条,又到西边买了几张豆腐皮,从豆腐坊出来,脚上的木拖鞋在青石板街心上敲出橐橐的响声。许甲的步子迈得不大不小,目不斜视,可是门缝里的眼睛分明看见从许甲的眼角里向外流淌的余光,“哼,日本人有什么可怕的,老子就不跑,大不了抡起杀猪刀跟他拼了。”


这话是前几日在桂山饭店里,许甲当着大伙的面说的。那些天疯传日本人很快就要拿下陆安州,很快就要打到蛾眉地界了,镇长袁芦轩召集镇上头面人物商议,许甲当时就拍着胸脯表示,不离开蛾眉镇。许甲的屠宰坊有些年头了,他还雇了三个伙计,家大业大,自然不能轻易拍屁股走人。许甲这么一说,其他人也主张不走。豆腐坊老板张家恒说,蛾眉这地界,无险可守,自古就不是个打仗的地方。凤翔布庄的老板吕上清见多识广,讲话就比较有分量,他从三国讲起,讲到太平天国和八国联军,说蛾眉地界从来没有发生过战事,想当年蒋、冯、阎大战,各路兵马也都是过路,顶不济出点粮草也就打发了。想那日本鬼子,不过是南下西进,咱这地界,只要不去招惹他,想必他也不会自找麻烦。


既然大家都觉得可以不走,袁芦轩就做了不走的打算,镇公所发出布告,按人头每户抽取大洋三块,作为“保护费”。蛾眉地界,往年每遇兵燹,都是破财消灾。好在此地是鱼米之乡,加上汲河直通淮河,水上交通便利,贸易发达,甚为富饶,为保一方平安,捐钱纳粮已经习以为常。很快,镇公所就征集了一千二百六十三块洋钱。袁芦轩买通日军先遣部队的翻译官贾宜昌,把钱送去了,换来一面太阳旗,居民们就待在家里等着,虽然忐忑,倒也不耽搁吃饭睡觉。


果然,一个早晨平安无事,一个上午平安无事。到了中午,日军安营扎寨完毕,就把袁芦轩和镇上的几个头面人物叫到南街的妆台上,不仅没有动枪动炮,反而瓜子点心伺候,还把一千多块大洋还给了袁芦轩。


日军驻屯蛾眉的最大长官叫河岸,是个中佐,四十来岁,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文质彬彬的模样。河岸中佐对袁芦轩等人说的第一句话是,鄙人河岸,是个读书人,诸位可以喊我河岸先生。


大家一下子就踏实了,因为来的路上还拿不准,是称呼长官呢还是称呼太君。这下好了,叫先生。于是一起作揖拱手,河岸先生好!


河岸中佐说,诸位不必拘礼,皇军到中国来,是来建设大东亚共荣圈的,不是来刮地皮的。蛾眉是个礼仪之邦,文明乡镇,知书达理者甚多。今后,皇军要和蛾眉居民和睦相处,共建模范王道乐土,请多关照。


河岸中佐的一番话让袁芦轩等人惊喜交集,喜的是日军果然没有开杀戒的意思,惊的是,听河岸的口气,好像来了就不打算走了,至于“王道乐土”是个什么东西,袁芦轩不甚了了,可是这个并不重要,鬼子说不走,枪炮在他手里,走不走都是他说了算,往后,小心就是。


还有一点让蛾眉镇头面人物稍感安慰的是,日军把驻地定在妆台上,同主街隔着一条小河,从外观上看,也有“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


回来的路上,袁芦轩对大伙说,兴许不会有啥大麻烦。大家也都说,看河岸中佐的样子,是个有学问的人,走一步算一步吧。


往后的日子,蛾眉小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妆台上有几栋青砖青瓦的房子,是蛾眉首富裴世豪的家产,裴家在日军进入江淮之前,举家迁到江南了,空出的房子就成了日军的队部。河岸向蛾眉居民宣布,皇军住在裴氏庄园,是借住,要付房租,由镇公所代收,以后可以转交给裴氏。


日军的所作所为口口相传,原先背井离乡的一半人家,多数回到了街上,渐渐地,店铺开张,集市恢复了往日的热闹,日子回到了先前,街上的猫和狗又多了起来。


河岸说到做到,不仅日军秋毫无犯,“皇协军”也不敢扰民,所需给养按价购买,一手交钱一手拿货,让蛾眉居民且惊且喜,凭空多出许多生意。尤其是许甲,每天都要杀一头猪,三天就要宰一头牛,日军买肉比寻常价格还要高出一两成,简直就是神仙买卖。当然,受益的还不仅是许甲,春去夏来,日军要换单衣,向凤翔布庄预定了一百匹士林布,交付了一千块大洋。吕上清喜出望外,就这一笔生意,够他三年的赢利。另外一些小商小贩,种菜的,捕鱼的,开饭馆的,卖茶叶的,篾匠、铁匠、木匠,无不受益,不一而足。


蛾眉的居民渐渐地就知道“王道乐土”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让大家过上好日子,虽然还有些嘀咕,这天上掉馅饼的日子,寻思起来总有一些不对劲,可是,转过了头想,大家都是一样,好事坏事不是哪一家的事,况且天塌下来还有高个子顶着,大家也就心安理得了。


蛾眉的日子一天胜似一天,蛾眉的居民高兴,河岸中佐也高兴。从妆台到主街,中间隔着一条小河,二十来丈宽,原先有一个毛竹吊桥,河岸中佐住到妆台后,到河边勘察了一个时辰不到,就画了一张图纸,然后派人把袁芦轩请过去,又是拿钱说话,由袁芦轩征集民工,日本人出钱,只用了两天就架起了一条两丈宽的石墩木板桥,这在蛾眉居民看来,又是一件功德之举,架桥修路,不是功德是什么?


从进驻的第五天开始,吃罢早饭之后,河岸中佐就会到街上转转,头一次,前呼后拥,过了几天,带的人就少了,常常只带着两三个人,当然,还有那条名叫瀑布的狗。


河岸中佐转街的时候,能够从居民的脸上读出许多内容,他们对太君的谦恭是自然的,隔着老远就闪到一边让路。这种感觉让河岸心里很受用,更让河岸受用的,还有蛾眉居民的狗。那些狗当然不认识他,但是那些狗认识他身边的瀑布——那是他从本土带来的神犬,个头接近他的一半,器宇轩昂,威风凛凛。


进入蛾眉之前,河岸就研究过地方志,知道蛾眉人爱养狗,街面三百多户人家,就有七八十条狗,有些人家养了两条或者三条,最多的有五条六条,这个小镇,还有狗镇的诨号。河岸临来时向松冈大佐要了一条军犬,他是想看看,蛾眉狗在日本狗的面前是个什么模样。走在街上,瀑布的神态和步伐几乎就是他的翻版,也是那样从容不迫,高视阔步,宛如正在散步的骏马。恰好这副仪表,让蛾眉居民的狗类相形见绌。


在河岸看来,那些中国狗形象促狭,目光闪烁,尾巴通常都是耷拉着的,老远见到瀑布的身影,要么夹起尾巴一溜烟小跑,要么就躲在街面两侧的屋子里,和它们的主人一样,从门缝向外偷看,大气也不敢出,更不要说叫两声了。这种感觉让河岸中佐愉快极了,人对人的征服可能有许多难以捉摸的因素,可是,狗对狗的征服,绝对只有一个因素,那就是战无不胜的精气神和战无不胜的力量,还有体格。


正是这种愉快的感觉滋润着河岸的心田,他才增加了视察蛾眉街面的次数,每次转街回来,他都像喝了美酒一样亢奋。在给联队长松冈大佐的报告里,他描述的前景是乐观的,在皇军的引导下,民心思定,安居乐业。他还特意提到了狗,“从蛾眉狗的表情和行为可以推断,蛾眉人对皇军只有惧怕,没有或者说不敢仇恨。”


好像是为了证实河岸中佐的话,蛾眉狗类确实越来越乖了,日军来到蛾眉不到十天,蛾眉狗们不仅望风而逃,而且渐渐地做出了一些奇怪的举动,比如远远地眺望妆台,眼神里荡漾着仰慕和向往之情,隔着几十步的距离,看见瀑布之后,还互相打架斗殴,好像在表演取悦瀑布似的。但是高贵的瀑布对此不屑一顾,连正眼也不看它们一眼。这种情况让河岸中佐益发自信,益发踌躇满志,也就越来越喜欢转街了。


直到有一天,在东头的世豪中学门口,情况发生了变化。



蛾眉镇是蓼蓝县的第二大镇。清末民初,在上海经营跑马场的蛾眉人裴世豪发了大财,受“教育兴国”思想的影响,衣锦还乡,除了给自己建了一所占地三十亩的庄园,还捐资建了世豪中学,并规定为工科学校,传授西学,设有数学、物理、化工等科,文科只有国语和俄语两门。学校建成后,已是民国,裴世豪同政府签订协议,蓼蓝县南部三镇四乡的中学生源均划归世豪中学,也就是说,世豪中学承担全县一半的中学教育任务。当时的县长庄临川讥讽裴世豪想把蛾眉建成半个县城。当然,讥讽归讥讽,事情还得按裴世豪的意思办,因为那时候的政府,既要办教育,又穷得叮当响,有裴世豪这个阔佬充大头,没有什么不好。世豪中学办了二十多年,桃李遍布江淮,蛾眉的名气因此更大,成为江淮沃野上的一颗文化明珠,这也是日军江淮驻屯司令部特意把河岸中佐派遣到蛾眉的主要原因。


日军进驻蛾眉的前十天,河岸一直没有打扰世豪中学,只是让人给校长庄临川写了一封信,表示,无论战争进行到何种地步,本部都将恪守尊重教育之原则,推动亲善怀柔之政策。也希望贵校与本部精诚团结,早日建成“王道乐土”,云云。按照河岸中佐的想法,庄临川接到这封信后,应该顺着杆子往上爬,应该亲自登门拜谢。但是,这个曾经的县太爷并没有到日军队部,而是派人送来一封回信,说中日两国,同出孔孟师门,尊重教育,乃世界同心。教育圣地,理应避免刀光剑影,河岸先生明此道理,世豪中学师生甚为欣慰,云云。


这封酸溜溜的回信让河岸中佐很不高兴,但是,他必须忍耐,他要选择在一个恰到好处的日子,亲自勘察世豪中学。对于他的秘密使命而言,如果不能征服世豪中学,即使把蛾眉镇所有的人都征服了,也等于零。然而,征服世豪中学不是攻打高地,那是需要时间的。


同蛾眉街面的情况相似,十天前,世豪中学的师生也转移了一多半,留在学校的除了校长庄临川,还有物理教员周介于,化工教员蔡捷丰,这两个人是年轻人,乡村师范的毕业生,都还没有成家,精力旺盛得很。


陆安州沦陷之前,庄临川决定提前放假,让学生回家帮助春耕。老师去留凭自愿,有些老师就跟着学生一起走了,留在学校里的都是自愿护校的,当然,也是各有各的想法,比如蔡捷丰。


这段时间,蔡捷丰一直琢磨一件事情,要尽快让自己的试验有个结果。几年前在报上看到一则消息,日本白川大将在上海虹口公园被炸,但是没有炸死,因为炸药体积太大,携带中暴露了,而且引爆的装置也有问题。自从看到这个报道,他就觉得,这件事情他有责任,因为他是搞化工的。后来听说日军要在妆台长期驻扎下去,别人都很惶恐,唯有蔡捷丰兴高采烈,他觉得机会来了,上海的斧头党没有做成的事情,他可以做成。尽管河岸中佐比白川大将廉价得多,但好歹是鬼子官,炸一个少一个。


但是蔡捷丰遇到了麻烦。他想造的炸药,体积小他可以做到,但是如何定时,他做不到,这要用物理知识。他听说国外已经有了定时炸弹,所以就请周介于和他一起研究。周介于这段时间也在琢磨,从哪里搞一支枪来,找个机会埋伏在街南的小树林里,等鬼子官儿过桥的时候,干掉一个两个。当然,这也只是想想,庄临川是绝对不会同意他这么干的,鬼子就在身边,学校能够偏安一隅就谢天谢地了,哪敢让他去捅纰漏啊!


有一天蔡捷丰把周介于拉到化工教学实验室,跟他谈了造定时炸弹的想法,周介于一听就激动了,连声说,这个好,比我那个想法好,杀掉一个两个不行,要是连窝端,那就不怕了,弹簧的原理我懂,韧性钢材我也有,可以试试。


这是上午说的话,到了下午,周介于就给蔡捷丰回话,说他再三想了,弹簧他造不好,那东西需要特殊钢材。蔡捷丰见他说话含含糊糊,还很紧张,就问他是不是害怕了。周介于说,他也想炸鬼子,可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弄得不好,还要连累学校和学生。他劝蔡捷丰也不要搞了。


蔡捷丰这就明白了,周介于确实害怕了。可是蔡捷丰还是不甘心,慷慨激昂地说,前汉亡了有后汉,你们不干我来干。你等着瞧!


想来想去,还有一个人可以帮忙,就是镇上最好的铁匠谢奉承。跟周介于分手之后,蔡捷丰就去找谢铁匠,谢铁匠一听蔡捷丰要造定时炸弹炸鬼子,脸色立马就白了,二话不说就把他轰了出来。谢奉承说,鬼子没有杀人放火就烧高香了,躲都来不及,你们还去惹他,简直就是耗子舔猫屁股,找死啊。你赶紧滚蛋,就算我没听见这回事。


从铁匠铺出来,蔡捷丰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他寻思自己真是脑子进水了,他还以为蛾眉镇上的人全都对鬼子恨之入骨,登高振臂一呼,就能八方响应,岂料全都噤若寒蝉,长此以往,还有中国吗?


就在蔡捷丰为了弹簧四处奔波的时候,又一个人回到了学校,是庄校长的表弟姚志远。此人早年在孙殿英的队伍里吃过军粮,被打瞎了一只眼,平时戴着一只黑色的眼罩,样子很是古怪。年前庄临川把他安插在学校打钟,还兼着做饭,每月三块大洋工钱。


蔡捷丰接受了教训,没有跟姚独眼说找弹簧是为了造炸弹炸鬼子,只是说为了试验用。姚独眼也没有多说,给他开了一个价,要四块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