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言情小说 > 我用十年守候,换你一声答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我用十年守候,换你一声答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我用十年守候,换你一声答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我用十年守候,换你一声答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墨锦著

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10-10

书籍编号:30302872

ISBN: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34240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言情小说

全书内容:

我用十年守候,换你一声答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我用十年守候,换你一声答复


初见时,他是一个不愿意开口说话的漂亮少年,倔强且敏感,而她却大大咧咧,自信开朗。甫入大院之际,她便与他“不打不相识”,却没料想到自此拉开同他一生纠葛的序幕。


她想要报复他的“一打之仇”,同时却又莫名怜惜他,吵吵闹闹之中,情愫渐生。


可随着家庭变故突发,父亲的背叛,母亲的离世,却打碎了所有美好,她身心俱疲地逃离了这个城市,将对他的承诺抛诸脑外,可十年之后,他们却再度相逢,而这时,早已物是人非,那个只属于她的哑口少年已然消失不见。


面对如明星一般闪耀的他,她退却了,可他,这次却不再允许她逃离他的世界。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的执著,不仅是十年,而是一生。

我用十年守候,换你一声答复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护士长那尊大神踩着小碎步离开了,夏明梓这才算是松了口气,精神颓废地溜到科室门口的候医台坐着。


李培培看她一脸菜色,同情道:“护士长今天对你可真够‘关爱’有加啊,训了有小四十分钟了吧?”


“那是,普通人哪能享受到这待遇。”


明梓沮丧道:“也不怪护士长,今天是我错了,要是我手底下的人被安排上手术,当天迟到半小时,还拖着一脚泥水进来,我能把她给生吃了。”


李培培莞尔:“你今天真是没看黄历出门。”


反正这两天是触了霉头了,明梓苦笑了一下:“可不是,出门就三辆车连环剐蹭,司机在那上演全武行,我原想跳车之后跑来的,结果一脚还踩进下水道里。”她动了动脚脖子,龇牙咧嘴的,背上又开始冒汗了:“要不我怎么没能及时走位,避开护士长这个大Boss呢。”


“我的天,肿这么大了,你真没事吧?”


李培培知道她扭到了,但没想到这么严重:“你傻啊,没给护士长看看,博点同情分。”


“有的有的,她老人家说让我休息,不用上这台手术了。”明梓笑笑,心里到底还是黯然。


能上手术这件事情她争取了很久,却没有想到,就这么黄了。早知道这样,昨天晚上她就应该待在医院不走了,免得去看她爸还闹心了一夜。


不过明梓心里也明白,护士长对她这样,多少是因为对她看不惯。


俗话说,金眼科,银外科,他们医院又是三甲,想进来的护士能在医院门口排成加强连,明梓知道自己:技术,不是拔尖的,背景,更是一穷二白,别说护士长不明白怎么自个儿侄女没进来成,她反倒进来了,就连明梓自己也不明白,她到底是投了哪路大神的眼缘,还是纯粹爆发了狗屎运。


要是原来,遇上护士长这样明里暗里针对的事,她早就不伺候了,但是现在,她一屁股债还有小二十万,为了救她妈妈欠下的,全指望着她去还。她这个资历一年还差点的小护士,每个月分期还了那笔债,剩下的银子每分每厘都得精打细算,哪还有那个底气,说不干就不干了。


默默算了一下没还的债,明梓安慰自己甭烦了,总归是比前两年少了不是,日子也算是有了盼头。


李培培叹了口气:“那你先治治去吧。”


“摸过了,没伤到骨头,就是软组织挫伤了。”


就算是内部人给帮忙看看,打针消炎的钱也得心疼死她,明梓笑着摆手道:“我先去搞个冰袋敷敷脚,要不明天就不好动弹了。”


李培培让她坐着别动:“你这脚就别折腾了,我去拿吧。”


明梓忙道了谢,开始伸手去理病历。昨天晚上大概是墙面渗水,结果渗进了叫号器的显示屏,今天只好人工排病历,她随手翻了翻,没想到,一个名字跳进了明梓眼睛里——唐九云。


唐九云?是那个唐九云吗?也许就是同名同姓罢了。


明梓的心都漏跳了几拍,可她仍旧下意识抬起头,在一排一排喧嚣吵闹的座椅里面找着那个人。她想告诉自己,是自己太敏感了,看到名字反应过度,但在那个人的身影撞进她视线里的时候,她才知道,她最不想见着的人还是出现了。


明梓知道唐九云从小长得就好,眉如春山眼似秋水,就跟个小姑娘似的,但是她从来没想过,长大后的唐九云虽仍旧是那副模样,却平添了几分成熟男人的冷硬与从容,外科大厅里面这么吵,他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手里的书,丝毫不为外界所动,一套简单但精工细作的外套,倒显得他更加卓尔不凡鹤立鸡群。


十年了啊,时光荏苒,他却已然长大到如此出色。


时间最是神奇,不过轻描淡写,却能在她与他之间画出深涧。


明梓不由苦笑,小心翼翼地站起身去找李培培,她如今已经深深地知道了,唐九云这个人,从原来开始,就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夏明梓!”却不料她父亲——夏正华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明梓下意识扫了眼唐九云那儿,不大想让他注意这儿,可不等她说什么,夏正华已然开始责备她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早就约好了昨天一起吃饭的吗?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就不来了,你知道我们等了你多长时间?”


夏正华年纪也不小了,两鬓都有些花白,仍旧背脊挺直,身材瘦削高挑,没有半点中年男人发福的痕迹,甚至可以说,更具有成熟男人的魅力。许是原来当过兵的关系,他说话向来铿锵有力,仿佛落地上就能砸出个洞来一般。


看着夏正华对自己的不满,明梓的眸色也冰了下来:“是约好了,可是您老人家约我的时候,明明说的是咱父女俩坐坐的,怎么我到了门口一看,多出来了一个?”


夏正华眉头一皱,喝道:“怎么说话的!她是你冯姨!”


明梓针锋相对道:“那可真不好意思,我妈临死了也没多出来一个姐妹过!”


“你……!”被女儿这么顶撞,夏正华怒极,可在怒气背后,夏正华仍旧存着对明梓的那份愧疚,那份愧疚让他对于自己的女儿束手无策,“明梓,你妈都走了那么久了,你怎么还放不下?明梓,我们到底是一家人,你何必这么斗气?看看你现在过的日子,和原来有多大差别?”


“我和你是父女,但永远也不可能和冯玉兰是一家人。”明梓一字一顿地说道。


两人在众目睽睽下对峙着,明梓一步也没有退让,过了几分钟,夏正华终于泄了气,神情透露出衰老的疲惫,他仿佛自暴自弃了一般:“行了行了,我今天来也不是和你吵架的,本来这件事情昨天我想好好告诉你,但既然……我现在就直接说吧,下个月15号中午,我和你冯姨的婚宴会在凯宾酒店举行,我欠她这个名分太长时间了,我必须得要补偿她。”


他说完便走,留下明梓愣在当场,脑子都发懵,胸口仿佛有一股气生生地堵在那儿,憋得她几乎快要爆开。


他竟然还觉得亏欠了冯玉兰?他怎么没有想想,他对他自己的结发妻子,她的妈妈亏欠又有多少?!他怎么不想想,要怎么去补偿她的妈妈呢?当初妈妈走的时候,孤零零的一个人,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难道她就活该如此,活该被第三者搅得家破人亡?!


自从冯玉兰上位,明梓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是骤然听到这个消息,她撑着桌子的手都在发抖。明梓本想告诉自己,别再为这些事情生气,不值得,真的不值得,可她刚想挪一挪步子,眼睛却是一花,候医台上放着的病历悉数蹭到地上,洋洋洒洒,犹如天女散花一般。


明梓顾不得被撞的腰,忙半跪到地上去捡,下一秒,有个人的步子停在她面前,然后蹲下来,帮她将病历一份一份地全都捡了起来。


她欲向好心人道谢,可是唇间的“谢谢”两个字骤然破碎,如同没有融化的冰块,尖锐且冰凉地划伤了她的喉咙,让她言语不能。


在医院里冰凉的白光下,唐九云的发色仿佛是被墨点出来一般,浓黑到发亮,扫在额角,与他眼角那片细碎的阴影微微接触着,随着他的动作,一离一散,就像慢动作般,烙印在明梓的心上,熨烫出伤痕。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他这么接近过了。


明梓一瞬不瞬地看着眼前的人,灵魂都在这一瞬间被吸走,只余了一个空壳在这儿,木然地看着这儿的一切。


直至看到递至眼前的病历,明梓才幡然惊醒,那场争执,想必已经被唐九云悉数看到。她的狼狈、她的难堪,她的窘迫尽入唐九云之眼。


将病历重新放回到台子上,明梓不等唐九云有任何反应,转身离开。


没错,她是落荒而逃,可她忍不住,仿佛这样便能将唐九云抛诸脑后。


直至跑进休息室,明梓才发现脚疼得厉害,一抽一抽的,就像那儿有另一个跳动的心脏,痛且僵硬,她靠在墙上,将头仰起来,全身都在发冷。


休息室墙面挂着一面镜子,镜子中的夏明梓,格外陌生。


夏正华教训得真对,她已经和当年太不一样了,不再衣食无忧满腹傲气,也无涉世未深的懵懂微笑,一身地摊货,裤子上甚至有来不及搓下去的泥点。


现如今的夏明梓,曾经圆润的脸庞已不复存在,瘦到像只小狐狸,脸色也不够红润,倒是眼睛还是和原来一样,很双的眼皮,又大,像一捧龙眼核,又亮又温润。


曾经见到她的人都会说,明梓啊,你知不知道,你生得最好的就是这双眼睛。


说这话的人,十有八九是没见着过唐九云。


要说眼睛漂亮,谁能比得上唐九云?那才是一双黑到发亮、如同曜石一般的眼眸,流转着光华,但是仔细再看,眼底却是如火焰般灼灼地燃着光芒,仿佛能烧尽所有一般。


她当初那么一走,对于唐九云是何样的打击,她不是不知道。


可是她仍旧那么无耻地走了,犹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安地逃离了。


就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可是分手,却只需要一个人说了算,她抢先做到了唐九云无法做到的事情。


现在,他们的过去早就已经过去,她也不必一个人在这儿反应过度。


明梓闭闭眼睛,深吸了口气,重复地告诉自己一次: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休息室又不能躲一辈子,也许出了门,他也早就走了。明梓深吸了口气,拉开门,就在这个时候,站在不远处的人回过头,墨玉般的眼睛在她脸上划过去,像刀,又像冰一样,冷硬冷硬的。


他还在……


明梓怔怔地看着唐九云向她走进来,缓慢地、一步一步地走近,那种独属于他的气势压迫着她的心脏。


他在她面前立定,静静地瞄着她,明梓下意识笑笑:“刚刚不好意思,让你看笑话了。”


唐九云仍旧沉默着,表情看不出来有丝毫改变。


明梓也没指望他会回应,勉强弯弯嘴角,正准备走的时候,她的手却被突然拉住:“你变了很多。”唐九云略微沙哑,却清晰地说道,像电流打到她心脏上一样。


明梓不敢置信,不由惊喜道:“你……你会说话了?!”


唐九云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表情也仍旧没有丝毫改变,冷漠得让明梓讪然。


“你的手机掉了。”


唐九云将一直攥着的左手摊开在明梓面前,终于弯弯嘴角:“没想到,你现在用的是这种。”


不过几百块,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的破手机,连漆都掉了,如今搁在唐九云完美无瑕的手里,连明梓都觉得真心碍眼,她连忙从他手里夺了回来,还是小声道:“谢谢。”


原来他只是为了还她手机而来,她又自作多情了。


气氛冷到不行,明梓勉强笑笑,垂头与他擦肩而过:“那……我回去上班了,以后再聊。”她心里默默念着,还是以后别见了……兴许是因为脚伤,明梓觉得自己每个动作都举步维艰,背上都生痛生痛的,仿佛那像刀子似的眼神就在她背后刮着,每一眼都能让她血肉模糊。


快走到走廊的拐弯,明梓实在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可是唐九云留给她的,只有一个背影。明梓的心往下落了落,终于抿紧唇,垂首离开。


她没发现唐九云将挂断的手机塞回到口袋后回过头来的一眼。


唐九云望着她消失的位置,心里弥漫开一种说不清的情绪。


夏明梓,果然一如既往地狠心,连回头看看也不愿意……


********************


说起夏明梓和唐九云的第一次见面,还是夏爸爸调去当警备班班长的那一年。


那时候,夏家因为她爸的工作调动,需要举家搬迁到B市,明梓是哭着闹着撒泼打滚的不干,可惜最后被她爸武力镇压了,拎进了大院。明梓她妈在家收拾屋子,她爸去报到,就留下明梓一个待在家门前,小丫头看着陌生的环境,悲从中来,她隔壁家的小刚还欠着她五毛钱的拉丝糖没还呢。


明梓是个闲不住的个性,趁着明梓她妈没在意就溜达出去玩了,军区大院里其实环境好,舒服又怡人,但是对于孩子来说,可就太单调乏味了,明梓连招猫惹狗的机会也没有。


她转了一圈下来,总算是发现了个小秋千,这才有了点兴趣,等她乐滋滋地跑过去一看,已经有人给占了,还是个小姑娘。虽然她穿着一点都不可爱的裤子,也没挂着毛茸茸的小鸭子毛巾,连头发都削得短短的,但是不妨碍明梓对于她产生亲近感。


这是她两小时里面发现唯一一个和她年纪相近的!


尤其是这小姑娘长得真漂亮,明梓当时年纪小,还没有那么多形容词,但是她知道一点,她是她见过长得最漂亮的,连小刚家隔壁的隔壁的校花也比不上的小姑娘。


看着跟瓷娃娃似的小姑娘,明梓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叫夏明梓,你叫什么啊?”


小姑娘被她这么骤然一问给吓了一跳,皱紧眉头,不大想搭理她,但她夏明梓是谁啊,孩子王里她是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当下发挥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像小鼻涕虫一样黏在小姑娘后面,不停地问:“告诉我呗,你叫啥啊?我是刚从G市过来的,还不认识其他人呢,你是我见着的第一个。唉,你说我这人生地不熟的,连个认识的都没有,多可怜啊,你别不搭理我啊,咱俩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