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纪实文学 > 太平洋大劫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太平洋大劫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太平洋大劫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太平洋大劫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史上传奇航海杀人事件!在大海的深处,当自己受到威胁时,是杀人,还是被杀?世界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庸常。江艺平、胡舒立、朱大可、高群书鼎力推荐!

作者:郭国松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8-05

书籍编号:30300216

ISBN:9787506091121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34978

版次:1

所属分类:文学-纪实文学

全书内容:

太平洋大劫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序


江艺平


两年多前,听说郭国松在追踪调查“鲁荣渔2682”号远洋渔船杀人事件,当时觉得大约是一篇调查报道吧,以郭国松20年调查记者的功力,读者应该很快就能知悉案情原委。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年多,等来的且不止一篇调查报道的规模,而是一部非虚构的书稿。


《南方周末》过去的调查记者中,不少人后来在非虚构写作领域声名鹊起,譬如南香红、李海鹏、关军等。进入互联网时代,尽管传统媒体似乎在走向式微,公众阅读也越来越呈现碎片化,却依然有人笃信“写作的力量”,敬畏真相,执着追寻。郭国松也是其中坚定的践行者。


翻阅《太平洋大劫杀》的时候,我不由得想起郭国松到《南方周末》不久写的报道《朔州毒酒惨案直击》。时隔18年,一切仍历历在目:接到采访任务,郭国松和摄影记者方迎忠中断了春节休假,赶赴山西朔州。他们突破新闻封锁,第一时间发回大量惊心动魄的文字和图片,震动全国。


18年过去了,郭国松已不再年轻,却依然敏锐,不再锋芒毕露,却依然嫉恶如仇。值得一提的是,从《朔州毒酒惨案直击》到《太平洋大劫杀》,作者实现了一个跨界式的转变。从前那个更多时候凭着一腔热血和满脑子正义感行事的年轻记者,在职业路上几经波折几番历练,逐渐拥有完备的法律知识,拥有独立的价值判断,并且掌握较高的写作技巧。据我所知,这些年来,从调查报道到非虚构写作,从电影剧本到长篇小说,郭国松皆有涉猎和收获。


我想,一个从年轻时就那么热爱新闻的人,现在把更多的热爱投入到各种写作,应该也是为自己和这个世界之间找到一种更恰当的观察方法,一种更合适的表达方式。换句话说,郭国松一直在路上,依然热切关注着现实世界发生的一切,并随时准备把自己看到和想到的告诉世人。


“鲁荣渔2682”号惨案发生6年了,之后陆续有媒体追踪报道,但时至今日,冤死者家属仍在追问“他们究竟为什么要杀人”。郭国松用了两年多时间,翻阅大量案卷,寻访几十个船员家庭,试图真实客观地还原案发的背景和过程。在作者冷峻克制的笔下,我们看到人性是如何在极度贫困和无度榨取中被扭曲、被泯灭,最终演变成一场血腥杀戮。但这绝不仅仅是生者和死者之间的恩怨情仇,书中展示了惨案爆发的种种偶然和必然,包括人物所处的社会环境和家庭背景,给世人留下了许多沉重的思考。


这正是非虚构写作的优势之一:作者可以吸收和借鉴任何文学样式的表现手法,达到其所需要的更自由、更独立的表达。


我问过郭国松,在多家媒体已经陆续报道之后,为什么还要写这本书?他回答说:“我非常喜欢美国作家杜鲁门·卡波特的《冷血》,那被公认为非虚构写作的里程碑,至今无人超越。他根据一个满门灭绝案,用6年时间创作了一部至今无人超越的纪实小说。我原本就想借鉴他的手法,以极其宽广的视角,去写这一群底层人的命运。”


这句话让我对郭国松的写作有了更多的期待。


(作者系《南方周末》原总编辑)

“鲁荣渔2682”号人物


李承权


船长,辽宁省大连市人,42岁(2011年7月事发时的年龄,下同),劫船时第一个被刺伤,后来被杀人者“招安”,参与杀人;


付义忠


大副,辽宁省大连市人,43岁,乘坐自制的木筏逃跑时下落不明;


王永波


二副,辽宁省大连市人,48岁,被杀;


温斗


轮机长,辽宁省北票市人,35岁,被杀;


王延龙


大管轮,辽宁省大连市人,48岁,在西太平洋打开船底阀门,导致“鲁荣渔2682”号进水后失踪;


温密


二管轮,辽宁省北票市人,37岁,被杀;


陈国军


水手长,辽宁省喀左县人,46岁,被杀;


夏琦勇


伙食长,吉林省梅河口市人,41岁,第一个被杀;


刘贵夺


船员,黑龙江省龙江县人,27岁,劫船的策划和领导者;


姜晓龙


船员,黑龙江省尚志市人,35岁,劫船的主要人员;


刘成建


船员,黑龙江省依兰县人,24岁,劫船的主要人员;


黄金波


船员,内蒙古自治区牙克石市人,20岁,劫船的主要人员,期间向刘贵夺告密,导致劫船者内讧,刘贵夺动手杀了同伙包德格吉日胡;


王鹏


船员,辽宁省大连市人,24岁,劫船后负责驾船,参与杀人;


冯兴艳


船员,贵州省松桃县人,26岁,参与杀人;


段志芳


船员,辽宁省盘山县人,25岁,替代第一个被杀的厨师长夏琦勇做饭,最后被胁迫将船员宋国春捆绑后沉海;


崔勇


船员,辽宁省普兰店市人,24岁,参与杀人;


梅林盛


船员,辽宁省瓦房店市人,23岁,参与杀人;


项立山


船员,辽宁省黑山县人,47岁,最后被胁迫与段志芳一起将船员宋国春捆绑后沉海;


吴国志


船员,辽宁省喀左县人,43岁,被杀;


包德格吉日胡


船员,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右翼前旗人,27岁,与刘贵夺策划和组织劫船、杀人,后因黄金波告密而被刘贵夺杀害;


双喜


船员,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右翼前旗人,29岁,参与劫船、杀人,在内讧时跳海,下落不明;


戴福顺


船员,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人,22岁,参与劫船,在内讧时跳海,下落不明;


包宝成


船员,内蒙古自治区科尔沁左翼中旗人,37岁,被杀;


马玉超


船员,黑龙江省海伦县人(户籍为学校驻地:山东省恒台县果里镇),25岁,船上唯一的大学生,失踪;


宫学军


船员,吉林省磐石市人,42岁,乘坐自制的木筏逃跑时下落不明;


丁玉民


船员,吉林省梅河口市人,42岁,乘坐自制的木筏逃跑时下落不明;


宋国春


船员,辽宁省大连市人,44岁,乘坐自制的木筏逃跑未成功,被捆绑手脚后沉海;


单国喜


船员,辽宁省昌图县人,42岁,被杀;


邱荣华


船员,安徽省广德县人,41岁,被杀;


薄福军


船员,山东省龙口市人,33岁,被杀;


姜树涛


船员,辽宁省新宾县人,28岁,被杀;


岳朋


船员,辽宁省长海县人,46岁,被杀;


刘刚


船员,辽宁省黑山县人,32岁,被杀。

太平洋大劫杀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1 陌生的航程


“鲁荣渔2682”号载着33名船员踏上前往南太平洋的陌生航程……


在山东半岛的东北角,有一个幽静的小城,面朝大海,如诗如画。这便是与韩国隔海相望的山东省荣成市。


沿着风景迷人的黄海西岸的海湾北路、海湾南路,从市区一路向南行驶约30公里,穿过一座海湾大桥,便来到被当地人称为“小香港”的石岛镇。


果然是“小香港”。在荣成市区,居然有双向十条车道、完全可以与长安街宽度媲美的超宽马路,除了上下班的高峰期,大部分时间空荡荡的。而石岛则不同。狭窄的马路两侧,大小商店、饭馆等拥挤在一起,行人在车流密集的马路上随意穿过,就像中国大多数杂乱无章的县城。


石岛原来是荣成市下属的一个镇,后来被撤销,变身为省级经济开发区。夏天,从市区过来,接近石岛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咸的海水味,仿佛置身于某个海边的渔村,以至于让初来乍到的外地人产生错觉——这海水里一定有很多的鱼,否则,空气里怎么会弥漫着浓郁的鱼腥味?


在石岛人的眼中,这里才是荣成的中心。沿着海边,随处可见高大的门吊,大大小小的造船厂,表明这是一个以大海为生的小城。


我第四次来到石岛的时候,正是春节之后。乘坐唯一的一趟公交车到达终点站,从写着“鑫发集团”四个大字、有保安值守的路口往里走,左侧是一个个巨大的储油罐,罐壁上标着“鑫发石油”;右侧不远处,有一栋不起眼的楼房,门前空地上停着几辆大客车,这里就是山东鑫发渔业集团公司(本文以下如无特指,均统称“鑫发公司”)。


继续往前走,海边上无遮无拦,凛冽的寒风从海面上吹过来,就像带刺一样,一根一根地扎在脸上,睁不开眼睛。那条通向海边码头的水泥路,粗大的缆绳沿着路边摊开,还有不少渔网也堆在路边,看样子要进行整理或是维修,可是并不见有人。


到了海边,正是鑫发码头。这里既没有客运,也没有货运,它就是一个以捕鱼为主的渔业公司的专用码头。


放眼望去,数条并不规则的看起来像栈桥一样的通道伸向海里,各种吨位的捕捞船并排停靠在通道两侧,被缆绳拴在码头的铁桩上,至少有数百艘之多。


走到另一边,一艘大吨位的船只正在被钢索从海里拖上船坞维修。跟旁边的工作人员说话,个个都很友好。


停泊在港内的船只大都是空的,偶尔有一艘船,有船员上上下下,还有人拿着工具在维修船上的设施。有一位船员盘腿坐在岸边修补渔网,旁边是一艘破旧的渔船。他看上去40来岁,常年的海上生活带给他一张黝黑的脸,两只手满是粗糙的裂纹。他穿一件黑色的薄棉衣,似乎对寒冷习以为常。


从他的口中得知,他来自河南,已经有多年海上捕鱼的经历,每月能挣四五千元。他说,船很快就要出海,不过,他只是在近海捕鱼,最远到过朝鲜东海岸一带。


要不了多久,那些随着风浪摇晃的船只,会陆续离开这个码头。也只有出海打鱼,船员们才能挣到养家糊口的钱。可以想象,此时把渔船开到朝鲜东部的西北太平洋海域,海面上依然十分寒冷,一艘渔船孤零零地漂泊在海上,船员们的捕捞作业该是多么的艰苦。


密密麻麻的渔船,天南海北的船员,素昧平生,聚集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渔人码头”。他们大都是农民,从这里走向大海,在风浪中谋生,吃苦不是个问题,重要的是能够赚到钱。


不过,很多从来没出过海的农民,对出海打鱼并没有多少心理准备,他们只是抱定了吃苦的决心,却没有想到,比身体的辛苦更难熬的是海上的孤独,尤其是常年不靠岸的远洋捕捞船员。


一眼看上去,码头上停靠的渔船,“鲁”字开头的名称最多,“鲁荣渔”“鲁文渔”,还有“辽丹渔”“闽霞渔”,五花八门。我在港内拥挤不堪的渔船中寻找“鲁荣渔2682”号,最后只找到了它的姊妹船“鲁荣渔2681”号。


每一艘船都紧紧地挨在一起。我小心翼翼地从岸边跳到一艘大船上,再翻过几艘船,上了“鲁荣渔2681”号。它在风浪中摇摆,跟旁边的其他渔船似乎没有什么不同,船身锈迹斑斑,空空荡荡,粗大的缆绳固定在岸上,两条数米长的跳板横在船舱里,到处是障碍物,脚下必须处处留心。


正是“鲁荣渔2682”号远洋渔船,制造了一起血腥残暴的海上大屠杀。33名船员,最后活着的只有11人,另外的22人,死不见尸,活不见人。


“鲁荣渔2682”号去了哪里?莫非它带着22条冤魂又出海了?


2010年12月28日,虽然只是初冬时节,但对于山东半岛东北部的荣成来说,气温已经降到零度以下。很快,这里将会被大雪覆盖,“鲁荣渔2682”号要赶在这之前出发。


正式出发前的12月27日,边防部门的人员登船检查,但直到此时,“鲁荣渔2682”号还有19名船员没有办理海员证。这倒难不住鑫发公司,何况检查本来就是走过场,这一套游戏规则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没有哪个从事远洋渔业的公司会把海员证放在心上。


于是,鑫发公司先让这19名船员下船,从其他船上借来19名有海员证的船员顶替,以欺骗的手段完成边检后,“鲁荣渔2682”号从鑫发码头出发,停泊在码头外的海上,公司派船把没有海员证的19人送到船上,再把借来的19名船员换走。


这些来自农村的船员压根就不知道,乘坐远洋渔船前往公海捕鱼,必须持有海员证;没有海员证离开中国的领海,回来时再从公海上进入中国的领海,与偷渡无异。


对于多年从事远洋捕捞的鑫发公司来说,前往公海捕鱼的船员必须持有海员证,应当是一个常识。但是,“鲁荣渔2682”号上33名船员的招募过程,却存在太多的儿戏,根本就没有将持有海员证作为前提条件,完全是不问出处,来者不拒。


2010年5月的某一天,鑫发渔业集团副总经理王智勇打电话给曾经担任大连火同海洋渔业公司总调度室副总调度长的刘时保,说鑫发公司又建造了新的船只,打算从事远洋鱿钓业务(钓鱿鱼),让他帮助找几个船长。


按照刘时保的说法,鑫发公司最早从事远洋鱿鱼捕捞业务大约在2004年,当时公司规模较小,挂靠在刘时保所在的大连火同海洋渔业公司,包括船员培训在内的很多事项都是火同公司帮助办理的。


本身就是荣成人的刘时保与鑫发公司负责远洋渔业的王智勇很熟悉,因而,多年后,王智勇又找到此时已经退休在家的老乡刘时保。


由于之前的工作关系,刘时保的手上掌握着很多船员的信息。严格地说,王智勇让刘时保帮忙招募的人不是普通船员,而是船长;不是一个船长,是一批船长,其中包括“鲁荣渔2682”号。


刘时保陪同鑫发公司的黄建永前往大连,联系到经常跑船的王绕松、崔家季、曲明涛、许运财、许运洪,在一家宾馆商谈条件。对鑫发公司开出的薪酬,五位船长感到满意。


物色好了船长,鑫发公司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出海事宜。后来许运洪因故退出,曲明涛又联系了大连人李承权,他就是后来“鲁荣渔2682”号远洋渔船的船长。


鑫发公司规定,船长负责招募船上的其他船员。于是,李承权四处打电话联系曾经熟悉的船员,2010年1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