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学 > 诗词戏剧 > 豹典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豹典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豹典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豹典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2016年朱自清散文奖得主蒋蓝新作!创辞典式散文先河,突破文学、历史与文化的界限,探寻“豹”在人类文明中的足迹。著名学者张闳、敬文东联袂推荐!荐!

作者:蒋蓝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7-01

书籍编号:30300214

ISBN:978750609001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39642

版次:1

所属分类:文学-诗词戏剧

全书内容:

豹典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献给——leopard pathway


豹典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看见自己在奔跑》宋志江


豹典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消失的地平线》邱光平

蒋蓝《豹典》序言


敬文东


在当下中国,蒋蓝或许是很少几个拓宽了散文文体的散文作家之一(他的诗人身份暂时不用考虑)。众所周知,在断文识字已经十分普及的年代,想写一篇出色的散文,很难;想拓宽作为文体的散文,更是难上加难。别林斯基曾在某处说过,写出好作品是优秀作家的工作,发明文体则是天才的事业。最近六十多年来,各种文体都曾惨遭蹂躏,散文也许是其中最甚者,最不堪者;最近三十多年来,众多优秀散文家所做的工作,从文体本身的角度观察,不过是修复散文被侵害的肌体,不过是给被鞭挞的散文疗伤。众多的散文作品大体上是疗伤和肌体修复的副产物,只不过它们很幸运地集治疗和康复于一体;而众多的散文家则来不及——也许更应该说成没有能力——凝目于散文这种曾经高贵的文体之本身。


拓宽作为文体的散文,不仅仅是指扩大散文的体量,更是指尽可能扩展散文的表现力。扩展表现力不仅仅是指纳万物于散文,或万物无所遗漏地被散文尽收眼底,更是指在不断变换散文身段的过程中,尽可能扩展散文揭示事物的深度,展示人性的广度,增进情、事、物的强度,尤其是强化情、事、物在相互勾连时的亲密度和复杂度——情、事、物之间的关系更具有致命性。基于这样的任务或目的,如果我们相信每一种文体都是一种特殊的视界,甚至是一种特殊的世界观,有大志的散文家就必然担负着重新发明散文文体的艰巨任务。


对于蒋蓝这种体量庞大、胃口奇好,且大有野心的作家,文体是这样一种东西:它每一次远行都得面对新的问题,面对从前未曾处理过的情、事、物相互间的复杂关系。因此,文体渴望被再造,从结构、句式、词汇搭配、呼吸、外貌、体型……总之,文体形式的各个要素都渴望被再造,以期与它要表达的东西无缝对接,并且是一次次决不间断、永不重复的被再造。文体是发明性的,不是承继性的。稍知蒋蓝创作经历的读者不难发现,蒋蓝不仅是一位多产的作家,还是一个几乎从不自我重复的文体家,从题材到与题材恰相般配的文体形式,从句式到呼吸,每次都有翻新。因此,散文在他那里,仅仅是一个集体性的名号,一个懒洋洋的指称,具有虚拟的性质和假装的面容;而集合在这个名号之下的众多个体,人们无以名之,居然篇篇都叫散文!其长篇新作《豹典》,不过是这个老故事的又一个新篇章,读者可能会感到很新奇,蒋蓝则会好奇于读者的惊奇。


豹子在地球上分布很广,亚种众多。因其体型、习性上的独特性,豹子很早就进入了人类的视野,进入了书写系统和观念系统,被顽固地传承下来。即使在豹子几近绝迹的今天,豹子仍然是人的谈资,尽管显得有些隐蔽和暧昧。自古以来,人们对豹子的看法五花八门,态度千奇百怪,并顺理成章地为豹子赋予了诸多含义,有的神秘,有的直露,有的居心叵测,有的还较为卑鄙,甚至很卑鄙。这些看法、态度与含义,沉淀在跟“豹”有关的诸多语词当中——唯有语词才是意义的集中营;而每一个语词,都表征着豹在人的意识中认领或占据的某个观念片段,挥之而不去。《豹典》精心搜罗了古今之人与中外之士用“豹”组成的上百个语词,诸如“金钱豹”、“豹隐”、“窥豹”、“豹掌纹”、“人退虎豹进”、“最终,像豹子一样活着”、“《圣经》中的豹”……五花八门,不一而足。将近十五万字的《豹典》模仿词典的编纂体例,像《词源》一样追根溯源,回旋往复,针脚细密,对每一个被提到的语词都极尽“厚描”(thick description)之能事,以至于每一个语词的各个侧面都得到了详尽的打整。这意味着古往今来人们对豹子的看法、态度,还有他们为它赋予的含义,都得到了螺旋式、复调式或回旋式的打理。语词和语词之间在暗中响应、接头、应答,每一个有会心的读者都能听见它们彼此唱和时发出的响声。


蒋蓝给自己布置的任务,不是像学究或小学家那样,仅仅搞清每个语词的来龙去脉,甚至不仅仅是弄清它们珍贵、难得的象征意义,而是通过对语词的词典式经营,让它们组成一张语义巨网,互相冲突、声援,相互矛盾、和解,哪怕是挑起语词间的战争,也在所不惜。其目的,是为了搞清对于豹子的各种观念、含义、态度之间的复杂关系。在这部堪称杰出的散文作品里,每个单独的语词的含义、观念、态度当然重要,但它们之间组成的关系始终第一位的;正是对复杂关系尽可能复杂地拷问、追寻,才构成了这部文笔细密、厚实、线索错综复杂却又错落有致的词典式作品。文体上的词典式结构方式,正是为复杂关系的被复杂表达而设置,但说成发明或许要好得多,也更符合实际情况。已经存在的词典体作品(比如《哈扎尔词典》《马桥词典》《庸见词典》),并不是《豹典》的模本。任何一个负责任的读者都不难看出这一点。其模本只来源于蒋蓝意欲表达的复杂关系,尤其是他对复杂关系的敏感与热情。或者说,假如模本真的存在,也只能来源于蒋蓝强烈的表达欲。唯有真资格的表达欲,才是文体形式的诞生地,文体形式的父精母血——别忘了,是对飞翔而不是对赚钱的渴望,才让人类发明了飞机,找到了飞机的模本。


复杂性或许是蒋蓝进行散文经营的头号法则。读他的文字会发现,他有可能喜爱简单的事物,但从不相信众多简单事物之间的关系居然也是简单的。他甚至不允许十元纸币和百元纸币仅仅是擦肩而过,仅仅以相加或相减的方式对付商场里的物品。《豹典》内部的复杂性更是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每一个看似通透、明澈的语词,都散发出令人震惊的神秘性;每一个语词似乎都被撕开了。而所有被撕开的语词彼此展览着自己的内部,相互交换着自己的秘密,并且互相指点、品评,有时还迫使对方认同自己的观点,态度或恶劣或耍赖。但正是在这种绵密、细致的文字解剖过程中,《豹典》却显得十分好读,甚至看上去面容慈祥,平易近人,对读者多有亲和力。蒋蓝对每一个细部的复杂书写带来的,却是整体上的简单;复杂和复杂相互搭配换来的,却是整体上的明晰、清澈,甚至能一眼望到底——这种出神入化的写作能力,必定经历过千锤百炼之功。


对众多语词的精彩释义,使《豹典》不仅成为有关豹子的百科全书,也是人类对于豹子的一整部错综复杂的观念史。但这一切都不重要,如果它们没有随时处于表达的诗意氛围之中的话。很显然,蒋蓝不是历史学家、观念史家,他甚至不负责正确传达关于豹子的知识。他要读者在了解豹子,尤其是关于豹子的观念史的当口,必须随时凝神回望表达本身;表达本身的自指性如此重要,以至于表达的内容是否真实、可靠已经变得很不重要,如果不说毫不重要的话。蒋蓝在百科全书、观念史和表达本身之间,为读者设置了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区隔;正是这个必须让读者随时停顿、凝神细想的几秒钟区隔,为《豹典》带来了厚重的、扎实的美学效应。出于这样的目的,蒋蓝特意为表达本身发明了一种硬朗的诗意:


猎豹脸部上的泪槽,多么像八大山人的手迹啊。黑色的泪槽环绕在鼻子附近,能够更多吸收热量,从而让鼻子里的毛细血管保持在张开状态,利于呼吸。但是,我总觉得猎豹一边在跑,一边在哭(《豹典·猎豹的泪槽》)。


尽管布封认为马是世间最美丽的动物,但我却以为豹子更胜一筹,豹纹成为了隐喻修辞的源头,使得一切对豹纹的再修饰成为浮词和累赘。也由此,才派生出豹斑毒菌、豹斑蝴蝶等词语。记得我带女儿去成都动物园看云豹,是一个秋日的下午,豹已经处于睡眠的边缘,只有最少的花还没有凋谢,就像炉膛里保留的火种,在安静的外表下,热过初恋(《豹典·豹变》)。


如此这般的语句和段落,在《豹典》中从头到尾不是比比皆是,而是处处如是,将蒋蓝的诗人身份暴露无遗。处处如是的段落和语句硬朗、大气、阳刚,而又不乏偶尔暗藏着的秀气,对应于蒋蓝正在处理的百科全书和有关豹子的观念史。但仅有诗意和抒情是不够的,正如只有观念史和百科全书也不够一样。有了这种诗意而褪去了全部矫情与造作的文体,有了这种自指性极强的表达方式,再有了对每一个语词的繁复剖析,组成了一个互相较劲、张力空前的语义巨网,情、事、物、人四者间的复杂关系才得到了精确的呈现。不用说,上述要素对于一部有志于文体独创的长篇散文,缺一不可。对此,蒋蓝有清醒、自觉的认识。在《豹典》的“后记”中,蒋蓝有过恰切的夫子自道:“湮没的历史与往事通过具体的时空、种物变迁而得以复活和彰显,是《豹典》写作的一个要津。汉语里有最为庞大的散文作者群,但如果连事物都不屑于搞清楚,就开始拼命抒情和臆想,抒了几千年的情,写个锤子!有时情比清水还要可怕。”对情、事、物、人之复杂关系的精彩解码,正是对抒情而无附着物之恶劣境况的坚决放逐,最终成就了《豹典》,当得起“写个锤子”的豪迈宣言。


2015年11月13日于北京魏公村

旷野上的豹——序蒋蓝的《豹典》


张闳


认识蒋蓝的人都知道,蒋蓝有着狮子般的外表:健壮的体魄、硕大的头颅和鬣鬃般的长发。然而,奇怪的是,他却偏爱豹子。他孜孜不倦地查考豹子,赞美豹子,冥想豹子的华美与玄妙,他甚至试图建构一种关于豹子的玄学。


蒋蓝的《豹典》无疑是这个时代一部价值昂贵的著作,同时,它又不属于这个时代。它是过去的书,又是未来的书,是一部滤掉任何时代残渣的“沙之书”。它包含了关于豹的知识、神话、传说、寓言、故事和诗,是一部微型的豹的“百科全书”。其中有许多奇妙发现和令人击节的论断。这是一部辞典式的豹子散文,这部《豹典》本身即如豹一般斑斓奇艳,散发出迷人的美学光芒。


确实,豹子是一种神奇的动物,但在诸多野生动物,甚至在那些猫科动物中,却又是最容易被忽略的一种。人们更多地关注狮子和老虎,或者家猫,欣赏它们的威猛或温顺。而对于性情乖张,难以接近的豹,人们所知不多,而且评价体系不明确。在非洲的塞伦盖提和马赛马拉草原,经常可以看到那些豹子,像孤独的革命者一般。不同于虎的堂皇和狮的威严,豹更像是一个高贵、冷漠的贵族。它身披一袭斑斓的彩衣,但并非要取悦这个世界。相反,它是这个世界的局外人。它隐忍而又坚毅,游荡在表面和平的旷野之上,瘦削的身体里潜藏着激越的野性和猝不及防的杀机,预备随时发动酷烈的突袭。它是极端个人主义的,是一个自由的精魂。它平静而又机警地打量着眼前的荒原,眼睛里闪烁出神秘的光芒。它的眼神是冷漠的,又间或闪烁出炽热的光。当它瞥见了进入视野的猎物的时候,我相信,安德烈·鲍尔康斯基公爵、毕巧林之流,有着这样的眼神。它决心要同这个弱肉强食的荒原“斗一斗”,一决雌雄。它们是旷野上的拉斯蒂涅。


但豹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生物学存在,它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形而上学的存在,或者是一种——如蒋蓝在另一处所说的——“玄学兽”,而且是玄学兽中最为玄奥的一种。豹是神秘的,带有浓烈的不可知论色彩。


豹总是表现出一种谨慎的怀疑主义倾向,不同于虎的独断论和狮的唯理论。豹自身充满了“二律背反”。它的花纹的迷惑性,既指向客体,又指向自身,既是为了迷惑猎物,又是为了隐藏自己,不让自己成为猎物。它身上的窥斑见豹式的现象学,有时还热衷于“悖谬法”,仿佛苏格拉底式的反讽。豹的迷宫般的伪装和不可测度的诡异行踪,将存在之玄奥和迷离,表现得淋漓尽致。“豹变”在色彩上的可变性,仿佛世界之虚幻表象的象征。豹变同时也变乱了我们的视觉,也变乱了我们的知性和理解力,如同我们被变乱了的语言。于是,我们必要迷失在其斑斓的迷宫当中,难以抵达其意义的幽深处。而“豹隐”如同迷彩服一般的隐匿性,则让人们联想到某种潜在的威胁。它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隐士的梦想和寄托。那些无法抵达存在意义核心的知识分子们,怀着无限的绝望和颓废,隐匿并消融在大自然的各种角落。


然而,豹在伦理学上却是可疑的。它的斑斓且多变的皮毛,妆点出眩目而又迷幻的外表,令人迷惑,仿佛不确定的诱惑。豹因其迷惑性和不确定性,更容易让人产生欲望上的“淫乱”联想,但丁曾做过这样的描述,他将豹当作“淫乱”的象征,成为阻挡人们进入更深的属灵境界的障碍之一。豹就是试探,它以自身的奢靡的艳丽,激发人性深处的邪淫的冲动。然而,关于豹的这种误解,在我看来,乃是人类自身对欲望之无可把捉和无可止遏的焦虑的症候。豹是艳炫的,但却是淫而不乱。它的华美,其意义并非为了迎合世界或诱惑他者,乃是在其完美性的自我实现。


因此,我更愿意将豹视作一个纯粹的美学动物。我想,蒋蓝也是如此。豹的美学就是其存在的全部,同时包含了其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