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悬疑小说 > 鲁班的诅咒5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鲁班的诅咒5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鲁班的诅咒5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鲁班的诅咒5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历史上真实的鲁班,不仅是木匠祖师,也是暗器与杀戮机关的祖师爷。

作者:圆太极著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09-01

书籍编号:30300034

ISBN:978753994959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10980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悬疑小说

全书内容:

鲁班的诅咒5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鲁班的诅咒5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雨停了,泪却流下。当完全解脱放松之后,便是感情的宣泄。悲戚的鲁天柳想起了太多太多,有人,有事,有过去,有现在。老爹没了,家没了,自己该何去何从?


关五郎爬到鲁天柳身边时,她已经站在一块突起的平石上,婆娑的泪眼静静注视着西南方向的一个岭头。那顶上有棵柳树,枝繁叶茂,独立摇曳。


“去哪里?”关五郎问。


“或许……”鲁天柳缓缓抬起手臂,朝着一个方向指去,“或许我该去那里,我是从那里来的。”


鲁班的诅咒5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无影杀


夜雨又起,将悟真谷中黑瓦白墙的小镇完全包裹在黑暗与混沌之中。但鲁天柳的目光依旧明亮,思维仍然清晰。


镇口坎面的巨大石碾已经不见,现在是一个和蔼的秃顶老头。但老头施加给鲁天柳的无形压力比石碾要沉重许多。


“呵呵,丫头,糊弄我就免了吧。是我启了水磨隔石,你才脱出碾鬼磨。没我那枚袁大头,你怎能出‘四分五裂’道?还有‘迭步巷’‘川流不息对合子’‘三断旋斩桥’、八十四旗柱上的鬼婴,没我卸弦哪道坎子你能过?所以真人面前不做虚,还是把东西拿出来吧。”秃顶老头很絮叨。


“哦!碾鬼磨。”鲁天柳明白了。对家知道双碾槽的缺儿所在,所以下面加设一坎,让躲过双碾槽的闯坎人自投死地,钻进专门磨人的水磨。磨盘一转,人成碎末。磨口一开,碎末冲走,只黏附下厚厚人油。


“您老真是个好人,回去后我备大礼来谢你。”


“你得到的东西就是大礼,把那个给我就行。”老头很固执。


“喏,我在里面采了支花,你要吗?”鲁天柳从发髻上拿下那支小花递向老头。老头眼光中瞬间闪过蛇一般的凶毒,这眼光正是她在裂石中感觉到的。


“你要没拿到东西是不会急着往外面跑的。但东西不给我,你跑不出去。”老头说。


“我护着你冲出去。”站在鲁天柳身旁的周天师拔剑奔老头而去。


鲁天柳把花枝插回发髻,她没有等待周天师杀出一条路来,而是趁这机会转身往回跑,她想另找一条出镇的路。因为这小镇的布局,无路不一定就是死路。


其实刚才经过四分五裂路口时,鲁天柳就已经看出屋顶间的差异。那里有一座房的房顶多出两道横架,屋檐猫头倒隼固定。这样的屋顶承重大,瓦片不下滑。很可能是对家的暗活道。


鲁天柳判断得没错,那屋顶的确有活道。她往里闯时,脊兽般的鬼婴就是在那屋顶上偷视她的。但现在这条道没法走,因为有两个人守着,两个都曾差点杀死她的人。


屋顶上站着打伞的人。鲁天柳试图冲出鬼婴壁时就发现,这人雨伞遮掩下的躯体上竟然没有头颅。正因为这样,那次鲁天柳受到的惊吓要比实际攻击厉害得多。后来这人明明被激流冲走,现在却又出现在这里,这让鲁天柳更加断定他是鬼不是人。


街上还站着之前偷袭了鲁天柳一掌的黑胖子。他的气势沉稳如岳,仿佛连目光都能够给人如锤的重击。很难想象,这人偷袭时竟然可以快如闪电。


鲁天柳放慢脚步的同时,觉察到那两人的气息十分紊乱。很奇怪,他们两个似乎比自己更紧张。


的确,当一个被自己杀死的人毫发无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谁都会紧张。黑胖子的自信已经荡然无存;打伞的人心中惧意更甚,因为鬼婴壁竟然也没能留住她。


“柳儿别怕,我们来了!”是鲁盛义,他带着关五郎、俞有刺从上个街口奔来。


随着一个黑影低空掠过,另一个声音在四分岔道那边响起:“哎,余把子,你可记得还我酒,用我的酒给那些鬼娃子洗了澡,真是可惜。”是红眼八哥和水油爆,后面跟着祝篾匠。他们无法越过湍急的深沟,另外找路绕过来的。


“那还叫酒,味道跟醋似的,回去我还你缸镇江醋,让你也洗个澡。”俞有刺回道。


“我那就算是醋,也不是镇江醋可比的。昙花蕊子酒加浆果捂沅醋,腐尸遇之则干,干尸遇之则化,要不怎么能驱走那些鬼娃子。”水油爆赶紧辩驳。


“那也是靠老祝做的竹喷筒,要不你那酒加醋也射不过河。”


就在此时,周天师和秃顶老头也从鲁天柳身后赶上来。两人呈犄角状,都离她有十步左右。鲁天柳感到很奇怪,这两人非但没有拼个你死我活,反倒相伴过来围赶自己,自己真就那么重要?


“柳丫头,把东西给我,我能带出去。”周天师的语气和神情都很诚恳。


“谁都出不去,除非把东西交给我。”秃顶老头眼露凶光。


“别听他们的,跟我走。”水油爆身形扑朔,恍惚间就已经绕过黑胖子,站在距离鲁天柳十步远的位置上。


三个气度迥异的老头呈三角状将鲁天柳围在了中间。


红眼八哥在头顶盘旋了两圈,然后轻巧地落在水油爆的肩头,不停抖转着脖子,机警地注意着周围情形。


“不要跟着他,此人来路不明,非魔即盗。”周天师是针对水油爆而言的。


“诋毁我!把我拿的天师令看作你家祖宗牌位一样贱……”水油爆对周天师大爆粗口。


周天师没有因水油爆的谩骂乱一丝心性:“凭你的身份道行,不必把自己搞得如此下作吧。”


水油爆笑了,笑声有些怪异:“嘿嘿!你知道了?知道太多会死的!”说着话他便往周天师靠过去。


顿时,鲁天柳感知到一道激荡汹涌的无形气流,让人肌寒、心寒。


“别强撑了,你的人不会来。”周天师没有慌乱也没有擅动。


“是你在挂发峡中让一个徒弟回头,将我的人骗走了对吧?”


“猜对了。可惜呀,你那天想要追他却没来得及。”


“要没有黄大蟹碍了手脚,你那妖娃子跑不掉。”水油爆渐渐挺直身板,显出一种非凡的气度,与之前猥琐邋遢的老厨工已经判若两人。


俞有刺听水油爆提到黄大蟹,心中一颤。但他们的话没有明说,而此时自己又不适合插嘴询问原委。


“是呀,不过我徒儿一走,不但你的人来不了,而且还能带来我的人。”说到这儿,周天师语气间略带出些焦躁。因为按他的计划,自己的人早该到了。


“真把这里当什么了。只怕是有心来,无路可入,有心走,无命可出!”秃顶老头傲然插入一句。


“有路,运物留道,百里草坡。”水油爆说。


“百里草坡?”秃顶明显没那么有底气了。他很清楚,此地建造之初为了方便运送器物、材料,曾沿山绕岭修凿了一条光滑石道。后来石道废弃,便撒上草籽,长成密密草坡。


水油爆没理会那老头,而是朝周天师侧转过身:“我没人,你有人,但你要是死了,你的人又能成什么事?”说完水油爆后退一步,上身倒斜,双臂呈前后拉弓式。这招式是要全势杀出,一击毙敌。


秃顶老头看出来了,这是个鹬蚌相争的局面。


可没想到的是,水油爆突然顺着斜身的态势极速倒退,步法快而隐蔽,就像是疾风刮过。


秃顶老头毕竟是为数不多的高手,错愕之间的他虽然没来得及辗转身形,但一双手却是抢在水油爆前面。


秃顶老头的右手很黑,像刷了面酱的烤饼,左手很白,像刚上蒸屉的米粉糕。这是江湖失传数百年的绝技“阴阳搜魂手”。“右阴搜十八层魂散,左阳搜九重天魄裂。”只要被这双搜魂手按上,不管下地狱还是上天堂都会是极度痛苦的。


水油爆没有躲,而是抢先转了身,同时向秃顶老头挥去他拉弓式的左臂,就像要摸一把老头的秃顶。


秃顶老头也没有躲避,他知道,自己的双手按不上对方的身体,对方也一样碰不到自己。除非对手的手臂能突然变长……


很清晰地,老头脖颈间闪出一道红线。紧接着,老头的头颅机械地朝后一仰,那红线便迸张开,扇形喷洒出漫天血雨。


手臂无法变长,但武器却可以拉近两者间的距离。面对杀人武器不作丝毫的退让,是因为他根本看不见这件杀人的武器。


水油爆手臂前方凭空有一处浓艳鲜血,形状是剑头。鲜血一沾即落,那剑头便又消失了。


一把无形的剑!不,应该是一把透明的剑。极度的纯净透明,就会让人无法发现它的存在。


黑胖子和打伞的无头人被这一杀惊撼了,他们不自觉中退移几步,将守住的通道让开了。


“无影水晶剑!”周天师更是发出一声骇然惊叹。


“是的!无影惊鬼神,晶莹祛秽魅。”水油爆不但气度发生了变化,连语气也显得威严冷峻。


“掌教天师到底怎么了,龙虎山镇教之宝怎么在你手中。”周天师惶然、好奇,却并不焦虑。


“呵呵,原来你并非全都知道。怪只怪你带艺入我天师教多年,只爱在阅微堂查看典册,寻找线索。要是你多接触点行术道法,也不至于连‘融形换魂’都不懂。”水油爆此时言谈已然一派宗师。


“‘融形换魂’!我知道你是谁了!难怪!”周天师一点即悟。


“融形换魂”是龙虎天师解救鬼魔附身的一种技法。是用融形丹易容,将自己化成被鬼魔附身人的模样,并且在形态、动作、声音上也都模仿得惟妙惟肖。然后与被附身的人同睡,诱鬼魔上天师之身,将其封在体内用丹气内火毁了。


融形丹是元代时洞庭百变轩轩主钱百相传予龙虎山的,简单易用,装扮后可以乱真。至于模仿神态声音,虽然也有技法传授,主要还得靠天分。


假水油爆的易容、模仿到了极致,就连周天师都未曾辨出真假来。龙虎山有谁能有如此本领?鲁天柳灵光猛然一闪,从这个冒牌水油爆的背影、气度,以及本领道行来看,他很像是天师教的掌教天师。


鲁天柳的猜想很快得到证实,冒牌的水油爆拿起一个酒瓶,倒出些酒水在脸上抹了几把,于是胡须变黑,皱纹舒展,就连脸形都变得净瘦,仙灵之气尽显,真的就是仙风道骨的天师掌教。


不但面容变了,连声音也迥然不同:“其实你刚到龙虎山后,我就散了天师帖查你的底细,结果你的根儿极净,没一丝牵绊黑底。所谓欲盖弥彰,这样的底子反更加可疑,江湖云‘挟高艺者无来处必有其图’,此话很有道理。”


“所以天师教对我提着戒备,阅微堂中我没找到点滴有用的东西,类似你带来的木八卦是绝不会让我有机会接触到的。”周天师也恍然了。


“教中叵测之人不止你一个,戒备也不是对你一人。”


“鲁姑娘带来的黄绫,你已辨出十二字的含义,分八路让我们出去探寻,只是想把我支开,然后你才可以放手布局行事。”


“也不尽然,其中含义我多少知道些,不过也未曾全解。要支开的不是你,而是你们。只是没料到,你回转得那么快。要不是你悟性奇高,就是得到什么高人指点。”


周天师在回想,被派出的几路人,平常都是掌教看重的门人,包括自己。谁能料到,其实这些人都是掌教的防范对象。周天师心中暗自打个寒战,掌教天师的城府和用心让人佩服,更让人胆战。


“掌教知道了真相为什么不直接来取宝贝,反而要去太湖边等我们?”鲁天柳觉得很难理解,便插嘴问了一句。


“所有的真相、线索都只是碎片,就如同念珠上的一颗颗珠子,需要一根绳线将他们串起来,而这根绳线只有你鲁家有。”掌教天师转头回答鲁天柳的问话,满脸慈祥和蔼。


“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周天师发出一声感慨。


“你明白得晚了。说实话,对你的底细我原先也找不头绪,不过你也忒托大了,竟然连姓氏都不变,这周姓以及你的独特道法,终于让我想到一个几百年前的异人。扶明二散仙,刘基与周颠。刘基扶持朱家直到仙驾归去功德圆满,而周颠却半路隐退,说是归于庐山,朱家皇帝后来多次派人前去寻找都未见。”


“他知道朱家依宝得天下的秘密,不愿为逆天之事。”鲁天柳又插了一句。


“过去我也这么想,可是老周的到来却说明此事并不尽然。”


鲁班的诅咒5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辨魍魉


掌教天师接着说:“颠仙除了知晓朱家宝贝的秘密外,定是通过什么物或事窥到其他天机。他躲起来寻探其他宝贝只是兴致之举,未想以宝有何作为。问题是他将其他宝贝的秘密多少传了些给后人,三世修仙体,难保不出盗贼身。他这些后人难抵位极天下的诱惑,只是苦于颠仙所遗线索不足以寻启出宝贝,要不然早就是天翻地覆又一场人间大乱。”


“呵呵!”周天师发出一阵干笑,“张传道呀张传道,你总揭着我底儿说,是想掩自己实心性吧?我想我还不至于那么不济,一下便让你疑到根探到底。”原来掌教天师的名字叫张传道,这倒是鲁天柳第一次听到。


“可不可疑还是在你自己。不说以前,就从太湖往江郎山走的一路,你的安排布置就暴露出你很懂行军打仗这一套。道家之人懂行军打仗的,从古至今也就刘基、周颠几人而已。”


鲁天柳接上了话头:“过挂发谷时,大家按序循风筝而走,最多是相互间会有距离和先后的差异,可是你和你的徒弟、童儿却在位置上有了变化,这说明你们在蒿草丛中有过动作。”


“的确如此。”掌教天师重又接过鲁天柳话头,“其实在进到蒿草丛中之前就已经动过了。往江郎山那一路,他安排自己两个童儿断后,就是引他自家人跟来。当我们突然改变路径,从过天渠逆流而上后。他便与尾着的自家人断了联系,于是利用挂发谷的特殊环境让一个童儿脱身而出,被我和黄大蟹撞见便暗中杀人灭口。幸好我躲得快,又假装昏迷。他们以为我没看到什么,这才没对我继续下毒手。”


“你们……”周天师才蹦出两个字,就立刻被伶牙俐齿的鲁天柳给憋回去。


“我们进入养尸地也在你筹算之内。表面看是你有气量不与篾匠大叔争执,其实是另有用意。当时只有你的徒弟没被困住,一夜一天时间能帮你做好多事情。”


“是的,他从越过笛竹时就已经盘算好,让他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