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悬疑小说 > 鲁班的诅咒3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鲁班的诅咒3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鲁班的诅咒3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鲁班的诅咒3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历史上真实的鲁班,不仅是木匠祖师,也是暗器与杀戮机关的祖师爷

作者:圆太极著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03-01

书籍编号:30300032

ISBN:9787539949574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63652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悬疑小说

全书内容:

鲁班的诅咒3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 尹志平,为元初著名全真道士。祖籍河北沧州,宋时徙居莱州(今山东掖县)。生于金大定九年(公元1169年)。邱处机卒时遗命其嗣教,是为全真道第六代掌教宗师。
  • 所谓暗构就是暗藏的建筑,但不是墓穴,而是类似人们传说中的宝藏、宝库。
  • 三清,即玉清、上清、太清,乃道教诸天界中最高者,也是道教对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的合称,同时是唐明宫中一座宫殿的名称。
  • 《水经注》是公元六世纪北魏时郦道元所著,是我国古代较完整的一部以记载河道水系为主的综合性地理著作。
  • 墨子一生共著有七十一篇著作,但留世的只有五十三篇。缺少的十八篇并不是在流传中遗失,而是因为这本身就是不传之密。在这十八篇中收录了最为精巧的各类技艺,而且暗藏了八宝的秘密。
  • 一种结合了扣子和迷魂术的机关布置,是用掺杂幻药的“蔽日烟”改变光线,再用“垂云幔”将周围环境里具有特征的东西遮掩,同时所有“垂云幔”按一定规律不断变化位置,扰乱敌人的方向感。
  • 针对迷雾混沌状布局的一种破解技法。从坎面外部,用专用的灯具射出七种色彩的光线,对准坎面中的主要部件,并且紧随着坎面部件的变化而动,这样就相当于将整个坎面的变化标示出来,指引被困坎面中的人走出去。
  • 这工具其实是一种漆器,扇形的盒子。扇子柄为射口,扇身为鼓风部分。它的作用有两个,一个是可以将其中的翎羽射出,翎羽见风即燃,速度极快;而且风劲成线,能在大堆的东西里吹走目标而不影响其他东西。多个火风扇配合使用更为奇妙,它们能以几点之力将整片布匹平展在空中。
  • 用密宗的说法就是七轮中的梵穴轮。是在人体之外、头顶之上的光轮,只有在红外摄影出现之后才被发现,并被认为是科学未知领域。其实这种光轮谁都有,只是有强有弱,与身体状况息息相关,越是健康强壮,光轮越是明显。
  • 这种符咒可以让人的心跳变得极慢,呼吸也微弱得近似停止。这是茅山道法中几乎失传的咒符。用现在的知识来解释,其实是一种心理暗示加药物辅助而产生的假死现象。
  • 又叫狩子巫,巫术的一种,最早流传在云南一带的猎人当中。运用此术,能画出追踪血气和体温的咒符,附在箭矢上,能使箭更准确地命中目标;附在猎犬身上,可以让它们更敏锐地发现猎物。
  • 这是茅山术的一种,以对应的真人气血为引子,使得假人能模仿真人的动作,惟妙惟肖。一般被盗墓人用来诱拿起毛僵尸,因为可以诱骗从阴府溜出来找替身的鬼魂错上到假人身上。
  • 一种剥去包裹物后便能散发出淡雾状气息的药丸,而且气息的扩散和起伏跟人一致。放在假人身上,可以骗过依靠气息追踪猎物的活坎。
  • 这是一部裨史,作者青庭闲人,这肯定是为化名。其中有十个怪异的故事,是否作者杜撰无从考证。不过其中故事确实很吸引人,多被借鉴修改后用到其他著作中。此书最后一版是清雍正时出的,如今藏书界可偶见。

    铁鹰的脑袋被劈了,却不会影响它继续攻击。它是一件机械,只会坏不会死。于是第二轮攻击在乌梢云退后了一丈多后便继续开始,所不同的是这次领头的不是那只破了头的铁鹰,而是三只铁鹰。就在破头的那只铁鹰再次扑下的瞬间,紧跟它身后的两只铁鹰往前猛地一冲,从左右两侧一下子撞合在一起了,组成了一只更大的鹰。结合以后的铁鹰有六只铁爪,而且还多出两只翅膀挂在身体下面,都锋利无比。
    莫老头已经来不及闭上因惊讶而微微张开的嘴巴,他抬臂挥剑,尽全力对着巨大铁鹰的组合迎上去。
    如梦醒
    一艘乌篷船急急驶入太湖,芦苇荡中只有水拍船帮发出的泊泊声。
    一声唿哨传来,前方浓雾中突然窜出两艘渔船,与此同时,乌篷船也回应了一声响亮的唿哨。
    唿哨声就在身后,鲁天柳瞬间僵住了,那两艘渔船也携带着无形的压力和死亡的杀机笼罩过来。
    三条船眼看要撞在一起的刹那,船身都明显一滞,然后猛然一侧。
    操船的都是高手,三艘船在相距一尺不到的位置同时定住,呈“之”字形对峙,鲁家的船被一头一尾挡在中间。
    大渔船上站着个黑粗的胖子,脸色凝重地盯视着柳儿手中的玉盒,眼中闪烁着灼热的光芒。
    柳儿左手捏住玉盒,右手抖出了“飞絮帕”。黑胖子来者不善,鲁天柳可以强烈地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层层杀气,这杀气像一堵墙,压在身上,令她窒息。但更可怕的并不是面前这位高手,而是刚才发出第二声唿哨声的人,这人就在船尾,就在自己的身后。
    “给我!”黑粗胖子伸出手的同时,从嗓子眼里哼出这样两个字,每个人都听得非常清楚。
    “不要!”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一个来自拦路的小船,还有一个柳儿听得出,是鲁恩的声音。
    话音未落,鲁恩已经从船尾钻到船头,横刀挡在柳儿前面。
    芦苇荡里出来的小船上站着一个健硕的秃顶老人,五十几岁的样子。刚才小船刚出芦苇丛时就是这老头发出的唿哨声。他脱口喊出的“不要”和他发出的唿哨声一样清亮刺耳,并随着这声喝叫纵身往鲁家的船上跳过来。
    一道白亮的闪电,是五郎旋起的刀光。这刀光让秃顶老头没了立足之地,只能将身体下压,往下落去,眼看就要落入水中的时候,脚尖在鲁家小船的船帮上一踢,一个借力,又倒纵回自己的船上。
    鲁家的船被秃顶老头这一踢,整个晃动起来。但五郎旋起的刀光却没有一丝变化,还是那么平稳如初,又继续旋了两圈才停了下来。
    秃顶老头有些惊讶,觉得五郎这副从腰背到腿脚的桩功真不一般。但他不会就此罢休,因为他的目标在鲁家的船上。今夜他此行的使命,就是截拿住姑苏园子里逃出的每一个人,绝不能让园子里的秘密流出去。
    晃动的船身又平稳了,五郎没有再等秃顶老头动作,身体一转,朴刀旋成个白色的风轮朝着那老头狂卷过去。老头正要往鲁家船上迈步,看到刀轮过来,便侧身退步,让过了这一刀。可是还没等他直过身子,第二个刀轮又到了,刀风更加强劲,刀速更加迅猛,老头只能再退。
    第三个刀轮过来时,老头不再退避了。他的手中多了一根铁条,黑乎乎的,像是根铁尺,过去衙门捕快们常用的那种铁尺。
    五郎的刀轮砍在这根铁尺上,“仓啷啷”一声巨响,四溅的火星在黑夜里显得分外明亮。
    五郎的这一刀竟然被挡住了,而且是在转到第三圈时被一把小小的铁尺给挡住的。
    五郎是个不知道怕的莽撞人,所以那刀尺相撞出的火星还没熄尽,就已经抓住朴刀的刀杆尾部,开始了新的旋斩,范围更广,力道更大。
    如此砍杀确实和刚才不同了,声音更响,火星更密,但是结果还是一样,五郎的刀轮再次被挡住。
    这一挡,五郎没有停止旋转,而是顺着铁尺的外弹力道,反方向旋转起来,但他没有继续进攻,第一圈就往后退出两步,退到了船尾另一侧的舷沿,而且变做了半蹲状。但此时的旋转更加迅猛了,刀风从船舱的芦棚顶上方划过,带起许多芦秆的碎屑随刀风飞舞。
    突然,这刀风横飞出去。那是五郎连着两个小碎步,纵身而出,连人带刀合身扑向小船船头,往那秃顶老头的身上卷裹过去。
    “当心!”这一声是鲁恩发出的。
    船尾这样一番大动静,船头的两人和大渔船上的黑胖子竟然没有扭头看一眼。他们始终紧紧地对视着,任凭船摇水动,刀响火闪,全都无动于衷。直到五郎全身扑出,这样的拼死一搏才引得鲁恩眼角余光微微一扫,随即发出这样一声喊叫。
    五郎连人带刀扑来,让秃顶老头很意外,但是他依旧从容,站立船头,岿然不动。他已经掂出面前这愣小子的斤两,他知道这样的扑杀会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得很近,所以秃顶老人已经决定利用这个时机废了关五郎。
    于是铁尺反手挡出,挡在刀杆上端。刀杆处的旋转半径比刀头小,旋击的力量要比刀头弱。这样就可以保证铁尺接下来的回击有十成把握。老头清楚,五郎的力道真的非同凡人,要想回击成功就必须讨这样的巧。
    如他所愿,铁尺挡住了刀杆,并顺着刀杆往前递,直奔五郎的胸口。老头没有用太大的力,因为五郎扑出的力量已经够猛了,两道力加在一起足够五郎死这么一回了。
    可是老头在铁尺递到最后一段时,突然感觉使不出力了,自己的气脉松了,血脉也松了。
    这是五郎的最后一招,叫做“反旋折转斩”。是在最后关头松开机括,朴刀变做三截棍模样。刀头拐弯了,刀尖划开了老头的半边脖子。
    但秃顶老头的回击也奏效了,五郎被击飞,重重地落在甲板上。
    鲁恩喊一声当心的同时也摔了回来,压塌了船上的小半边芦棚。
    秃顶老头直直地倒下,他脖颈处的鲜血和五郎、鲁恩口中的鲜血几乎是一同喷洒而出的。
    黑胖子依旧站在他自己原来的位置上,似动非动,鲁天柳也站在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只是在他们之间少了一个鲁恩,只剩下鲁恩的砍刀斜钉在船板上,轻轻地颤动着。
    芦苇丛中又是一片死寂。
    柳儿很紧张,刚才鲁恩被击出的一刹那,自己急促吸进的一口凉气憋了许久都没有吐出。
    “给我!”依旧是从黑胖子嗓子眼里拧出的声音,少了些自信。
    柳儿缓缓吐出那口气,很轻,轻得不像在呼吸。
    “要是不给,你会怎么样?”柳儿终于说话了,她尽量平复自己的气息,说出的是字正腔圆的北方官话,“是不是像刚才一样,将腹中气提到胸口,然后左步前纵,右手手掌挥起扫对手眼目,左手半握空心拳勾击对方胸前,左足落地即点地后退,回到原位?而且刚才你的左手握拳时中指骨节还发出了一声毕剥声。”柳儿不是武林高手,这样鬼影般的招式她全都躲不过,但是她清明的三觉却可以将所有的细节都印在脑海里。
    黑胖子依旧面无表情,身体未做丝毫的动作。可是在鲁天柳清明的三觉中,黑胖子动了,他的身形有了很大变化。
    “你将气息运在腰背,双腿与肩部暗中运力,脖颈处也绷紧了。你是要来拿东西还是要走?”柳儿气势上已经占了上风。
    此时那黑胖子依旧面无表情,但心理上已经崩溃。他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怎样的对手。从一开始与这姑娘对峙,就没听到过她的呼吸声,而她身上隐隐散发出的独特气相,却给自己造成无形的压力,让自己变得越来越不自信。引以为豪的一招“明帆暗锚”,连左拳手指没控制好而发出的一声骨节声响也没逃过对方的感知。刚才自己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暗中运气运力,却都能被她历历道来。她明明具备超人的功力,同伴被袭也无动于衷,戒备状态毫无懈怠。这种真正高手才具备的定力,自己是比不了了。
    现在应该怎么办?黑胖子的心里非常清楚,面前这些人就算是丢了性命也拦不住,最高明的一招就是走了。
    柳儿闭上眼睛,听到的是船只推开水波的声音,杀气在渐渐地隐伏,加诸在身上的压力渐渐远去。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那艘大渔船已经成了水雾中的一个影子。
    可芦苇丛里钻出的那艘小船却还在那里,一动没动,就像在它船头倒下的秃顶老头一样,在等待着些什么。
    “给我!”这声音是熟悉的,这腔调是陌生的。柳儿没有回头,虽然那声音有些含糊,有些中气不足,但她还是认得的,是那个人……
    “为什么?”虽然她自己也觉得这样的问话有些多余,但还是忍不住问了。
    “我也没法子,我有家小在别人手里,我也图个子孙后代富贵兴旺。”
    “你肯定你想要的东西在这盒子里?”柳儿继续问道,北腔官话说话特别有气势,有一种凌驾于别人之上的感觉。
    “我不知道,但拿了那盒子回去,我至少有个交待。近二十年的苦心苦力,就算不能富贵荣华,家小却可以保个平安。”
    “那你就拿去吧。”
    “不行!”又是一个声音从船舱里传出来的。是柳儿出园子后一直期盼听到的,于是急切地扭转身子。真是自家阿爹,一直昏迷着的鲁盛义。受伤的鲁恩听到喊声后,像发现了宝贝一样,合身向鲁盛义扑了过去。
    一把七寸长的弯柄小刀闪着蓝幽幽的光。刀尖抵在鲁盛义的脖子上,已经刺出些艳红,刀柄握在鲁恩的手中。
    “我知道你一直醒着,你这几招我二十年前就摸得清清楚楚。”鲁恩张合着他满是鲜血的嘴巴,恶狠狠地吐出这么一句话。
    “我是刚刚才将你辨清楚,但也不晚。”鲁盛义面对刀尖很是镇定。
    “朱家园子里是你有意解了我的回头绳?”鲁恩问道。
    “那时虽然没有确凿证据,但对你也有了七成把握,如今事实证明我是正确的。”鲁盛义说这话的语气很得意。
    “我好像没做漏什么,你凭什么就能确定?”鲁恩还是心有不甘,他一定要问出个缘由,这就好像一个名家的作品被别人指出有致命的缺陷,是无论如何都要刨根问底的,而他的作品就是“鲁恩”这个身份。
    鲁盛义的嘴角挂出一丝微笑:“是你系回头绳的拴缆扣。你一直都打反穿绳,说明这行船常用的扣你早就会打,而且习惯反穿改不过来了。可你学系扣时却装不会,这是刻意想掩盖些什么。而且在这之前
  •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