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当代小说 > 我们被碎片化了的生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我们被碎片化了的生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我们被碎片化了的生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我们被碎片化了的生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国内首部描述互联新时代如何将我们的生活碾压成碎片的纪实小说。每一个70后、80后,都可以在小说里看见自己的人生……

作者:严庆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7-01

书籍编号:30292564

ISBN:9787506090278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211555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当代小说

全书内容:

我们被碎片化了的生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我们被碎片化了的生活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1993年,凌云有个好朋友叫聂小星,从小学到初中,一直跟他是同班同学。


凌云属鸡,那年十二岁,聂小星属猴,那年十三岁。人说杀鸡给猴看,老死不相往来,但属猴的聂小星却是属鸡的凌云最好的朋友。聂小星从小死了爹妈,跟着奶奶长大,奶奶没有正式工作,只靠替人洗衣服、带孩子挣两个小钱。聂小星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左邻右舍看着可怜,时常给他个馒头或者半碗干饭,因此聂小星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聂小星长得头大身子小,远远望去,就像麻杆上面顶着一个西瓜,西瓜又把麻杆压弯,走起路来弓着身子,摇摇晃晃,歪七扭八,因此得一绰号:“聂小虾。”


聂小星他爹生前在三百里外的江汉油田工作,跟凌云他爹凌三金曾经都是丰田村里的农民。丰田村是个小村子,一共才一百多户,五百来口人,互相之间多少沾亲带故,若按辈分论,凌云还算是聂小星的叔叔。


但两人成为好朋友,倒不是因为叔侄关系。俗话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小学六年中,父母双亡、矮小瘦弱、成绩又差的聂小星,成了班上男生集体欺负的对象。有时上课时,后面的同学会一下接一下地蹬在他背上,弄得他衣服上全是泥巴脚印;有时候在操场上,有人会无缘无故地把他的裤子扒下来,惹得众人围观,哄堂大笑;最惨的一次是上厕所,几个男生提前合计好,一起尿了一大盆,放在厕所的门上,待聂小星推开门后,尿盆从天而降,泼了他一身。当时正值冬天,衣服不容易干,那尿骚味儿一个礼拜都没散。


而凌云是班上唯一一个不欺负聂小星的男生,不仅不欺负他,有时候还为他出头,为此凌云没少跟其他男生打架。凌云从小也长得瘦弱,与人打架占不到便宜,于是鼻青脸肿成了家常便饭,回家后没少遭爹妈责骂。那次泼尿事件是凌云打架打得最惨的一次,砖头、板凳、铅笔盒齐上,事后光是额头就缝了三针。对方的几个男生也被打得很惨,头破血流,个个挂彩。当然,最惨的还是聂小星,他左手骨折,石膏绑了三个月。


到了1993年,聂小星小学毕业,整个人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像吹气球一样长大,他皮肤黝黑,又高又壮,胸脯、胳膊、大腿上全是满满的疙瘩肉。一次偶然的机会,聂小星被体校老师看中,进了少年田径队,专攻铅球和铁饼,从此再无人敢欺负他了,“聂小虾”的名字也就此销声匿迹了。虽然不再需要凌云保护,但聂小星跟凌云的关系却更进了一步。那几年神州大地流行一种从日本传来的游戏机,名为任天堂红白机,受到无数青少年追捧,凌云所在的小镇也不例外。但这种游戏机价格不菲,一台就要好几百,抵得上镇上普通工人半年的工资,凌云班上三十几个同学,只有坐在他后面的李丽娜买得起。


李丽娜家里开餐馆,吃喝不愁,所以李丽娜无论身高、体重还是胸围、青春痘,各项指标在班级女生之中均名列第一。她平时红光满面,名牌加身,往往脚踩耐克,身披阿迪,举手投足之间颇有“挥斥方遒,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大姐大意气。不过,李丽娜貌似豪爽好比巾帼英豪花木兰,实则小气胜过抱着金子饿死的葛朗台,她家里虽有游戏机,却看得像传家宝似的,谁也不让玩。当然,想玩也可以,照章收钱,外面的游戏室里,黑白电视机一小时一块,彩电一小时两块,她家里只有彩电,没有黑白电视机,因此两块钱一小时,不打折,不还价,一视同仁,毫无情面。


凌云的父母都是苦哈哈的工人,温饱尚且勉强,没有多余的零花钱让他去玩;聂小星就更不用提了,连去体校的学费,都是老师看在他家里条件差的份上,帮他申请全免,平时也没少给他开小灶、打牙祭。


钱没有,还想玩游戏。凌云和聂小星开始跑到游戏室里看别人玩,看见别人玩得热火朝天、大呼小叫,两个人不禁心痒难耐,于是便打起了李丽娜的主意。


一开始,凌云觉得有把握,因为期中考试时他给李丽娜抄过答案,让她得以及格,有情面在。谁知李丽娜视成绩如粪土,对他想去打一盘游戏的请求置之不理,凌云脸皮薄,一气之下不肯再提。聂小星眼睛滴溜溜一转,说我出马,她保准同意。


凌云不服气:“你有什么办法?美人计啊?”


聂小星梗着脖子说:“就凭她?长得像河马似的!”又感慨一声:“美人计啊,那得留给周双佳!”


“得了吧你,看见人家,隔了八丈远脸就红了。”


“你别看不起人呀!我们拿着游戏卡去她家,她还能不让我们玩?”


“游戏卡从哪儿来呢?”


聂小星回头对街边的“盼盼游戏室”努努嘴:“那儿不多得是吗?”


“啊?你是说去偷?不行!绝对不行!”


“哎呀,不是偷!是借!”


“借?人家老板能同意吗?”


“哎呀,我们晚上拿,早上还,有取有还就叫借!”


停了停,又留恋地望了游戏室一眼:“啧啧,魂斗罗多好玩呀,王鹏他们几个玩了一个月了,连第一关都过不了!哼,如果是我,早通关了!”


“我们被抓住了怎么办?”


“抓不住,看店的老头又瞎又聋。”


“那……那说好了啊,早上一定得还!”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我可不想被警察抓到,奶奶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刚开始,聂小星的方法果然有效,借着同学打掩护,一天“借”一次,将好玩的游戏玩了个遍,还不花钱。可惜好景不长,其他同学看着眼馋,纷纷表示要入伙,结果“借”出的游戏卡越来越多,终于……


八月十五这天,学校放半天假。上午凌云、聂小星、王鹏、周瑞、胡浩五个人跑到游戏室里,花了四块钱租了四台黑白电视机,借着换游戏卡的机会,将三盘游戏卡揣进兜里。看游戏室的老丁,六十八岁,是游戏室老板丁发财的爸爸。老丁年纪大了,眼神不好,耳朵有些背。他本来发现不了凌云他们几个,结果王鹏太贪心,拿了三盘还不够,又看中了一盘新出的游戏,名为《三国志》,曹操、刘备、孙权轮番上阵,斗的是心眼,玩的是策略,跟其他打打杀杀的游戏迥然不同。正当王鹏将《三国志》揣进兜里时,老丁刚好从旁边经过,人赃并获,王鹏被逮了个正着。


王鹏吓得赶紧扔下《三国志》,奋力挣脱老丁,夺路而逃。其他四人以为暴露了,也纷纷扔下游戏卡,逃了出来。老丁从游戏室里冲出来追赶,别看他又聋又瞎,年纪一大把,速度倒不输给年轻人,他三步并作两步,抓住了凌云。


下午游戏室老板丁发财把这事儿告到了学校,没等班主任逼供,凌云便一五一十地把来龙去脉交代得一清二楚,还特别指出,聂小星是主谋。


从此凌云在学校里抬不起头来,抬不起头不是因为偷东西,而是因为他把同伴招了。最恨凌云的是聂小星:“他招别人没什么,我是他的好朋友,他怎么能招我呢?”


聂小星说完又摸摸胳膊上的伤痕,恨恨地说:“招我没什么,为什么还要说我是主谋呢?害得我被奶奶吊起来打!”


从此两人成了陌路。


半年后,聂小星被市体校选中,去了市里练铅球。临走的前一天晚上,聂小星来找凌云,送给他一张崭新的六合一游戏卡,里面有“脱狱”“魂斗罗”“沙龙曼蛇”“绿色兵团”“赤色要塞”“松鼠大作战”,全是他们最爱玩的游戏。


凌云吃了一惊:“这得上百了吧?你哪来的钱?”


聂小星笑笑:“一分钱不要。”


凌云又吃了一惊:“你还敢偷?上次被你奶奶打得还不够吗?”


“喂,你别老瞧不起我行不行?这钱是我挣回来的,干干净净!”


“你去哪挣的钱啊?”


聂小星“嘿嘿”一笑,不理这句,继续说:“你以后去李丽娜家打游戏不用花钱,我已经跟她说好了。”


看着凌云大惑不解的样子,聂小星拍拍他的肩膀,叹口气道:“美人计成了。”


2013年夏天,凌云带着老婆从上海回老家,在镇上最豪华的“荣华大酒店”设宴款待聂小星和李丽娜。阔别多年,聂小星显得有点拘束,话不敢随便说,酒不敢敞开喝,畏首畏尾,缩手缩脚,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媳妇。后来看见凌云谈笑风生,毫无架子,这才放下包袱,一杯接一杯,喝得酩酊大醉。


“荣华大酒店”就是当年“盼盼游戏室”的所在地,游戏室倒闭后,老板丁发财不知去向,有人说去了东莞,有人说进了监狱。游戏室改成了网吧,生意一时红火无比;再后来,网吧的生意也不行了,又改成了菜场、超市、洗浴中心,最后变成了“荣华大酒店”。


借着酒意,聂小星拍拍凌云的肩膀:“你小子行呀,小时候见人说话就脸红,现在倒成了网络名人!”


凌云也喝醉了,满脸通红,摇头晃脑道:“哪有你行呀,小时候就能破解游戏卡,捞了第一桶金。现在呢,现在在哪儿发财?”


没想到一句随口恭维的话,却惹得聂小星肝火大旺,他愤愤不平地说:“发个屁!当年还不是被丁发财那狗日的骗了,帮他挣了那么多,却只分给老子一点点!后来在东……呃,广东,那狗日的还……算了算了,越说越有气,不说了!”


接着斜眼瞅了李丽娜一眼,嚷嚷道:“现在更他妈的惨!妈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属母猪的,一碰就有,一下生了三个小子。妈的,老子挣再多也不够他们吃啊!”


李丽娜火了,满头黄毛直竖,浑身肥肉颤抖,一拍桌子,红酒杯应声落地,泼在地毯上,打湿了一大块,像一张愤怒的脸。


“聂小星,你他妈骂谁呢?当年是谁死皮赖脸地跑到我家,跪在老娘面前,说没有我就活不下去!”


聂小星自知失言,马上扇了自己一耳光,又把脸凑到李丽娜面前,涎着脸说:“老婆对不起啊,我酒后失言,胡说八道,请老婆赐打!”


李丽娜抬手刚要打,聂小星如泥鳅一般扭到凌云面前,小声说:“周双佳回国了,你知道吗?”


“啊?真的吗?”


凌云脱口而出,情绪又回到了1993年。


1993年,周双佳念初一,每天骑四十分钟自行车才能到学校。


九月的一天早上,周双佳刚骑车出家门不远,就发觉脚下不对劲,下车一看,发现车链条断了。附近光秃秃一片,尘土飞扬,无遮无拦,九月的日头又毒,肆意暴虐,劈头盖脸地晒下来,晒得她满脸通红,一头大汗。


正在此时,凌云骑车路过,看见周双佳,停下来问:


“你怎么了?”


“车坏了。”


“我来看看。”


捣鼓了几分钟,凌云站起来,无奈地说:“车链条断了,这可麻烦了,附近又没有修车铺。”


周双佳急得都哭出来了:“那怎么办呀,还有二十分钟就迟到了!”


凌云想了想,把自己的自行车推给周双佳:“你骑我的车去吧。”


“那你怎么办?”


“我知道有一家修车铺离这儿不太远,我推着车,跑得快,应该没问题。”


“这,这不太好吧?”


凌云把头发一甩,摆出一个潇洒的姿势,若无其事地说:“不就是迟个到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谢谢你了。”


顶着烈日,推着断了链条的自行车,凌云走了一个小时才找到一家修车铺,把车修好,再赶到学校,已经迟到了两个小时。


早操结束后,全校学生依然没有散去,黑压压挤成一片,兴高采烈地望着主席台。凌云红着脸,举着一张检讨,对着话筒,垂头丧气地念道:“尊敬的校领导,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我深刻认识到这次迟到的严重性,感到非常羞愧。 学校一开学就三令五申,一再强调校规校纪,提醒学生不要违反校规,不要迟到。可我却把学校颁布的重要事项当成了耳边风……”


众人哈哈大笑。


待所有人散去之后,周双佳走到凌云身边,递给他一块手帕。


“擦擦吧,看你一头的汗。”


凌云低着头,默默接过手帕,刚准备擦汗,却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犹豫片刻,还是舍不得,又交还到周双佳的手里。


“不用了,过会儿就干了。”


周双佳点点头,又递过来一盘磁带。


“送给你。”


“谁的歌?”


“小虎队。对了,我觉得你长得有点像苏有朋。”


凌云一下脸红了,长这么大,这样的夸奖还是头一回听到。


这天晚上,凌云床头那台用来学习英文的小录音机,一遍又一遍地在重复欢唱:


周末午夜别徘徊,


快到苹果乐园来,


欢迎流浪的小孩!


不要在一旁发呆,


一起大声呼喊,


向寂寞午夜说BYE BYE!


正听得如痴如醉时,外面突然传来他妈妈的一声怒吼:“几点了还不睡觉,明天要不要上学啊!”


这天晚上,凌云失眠了,长这么大,这是他的第一次失眠。


六年过去了,无人知道当年发生的事,凌云也从未向任何人提起。六年来,凌云除了成绩尚可,其他默默无闻,多了他,太阳照常升起;没了他,月亮依旧出现。而周双佳却成了校园名人。自初一开始,无论大考小考,次次年级第一,还是班花、校运动会长跑冠军和联欢会上铁打不动的主持人。1999年,十七岁的周双佳身高已经超过一米七,跟凌云站在一起,比他高出半头 ,像是大姐姐带着小弟弟。


1999年,凌云十八岁。


高考结束才十天,凌云已经寝食难安,如坐针毡,到底考了多少分,能不能上一本?物理最后那道大题实在可惜了,明明已经解出正确答案,结果前思后想又给改错了!还有化学那道选择题、数学那道填空题,以及作文,“假如记忆可以移植”,应该写雷锋、赖宁,或者焦裕禄、孔繁森啊,怎么就脑子一热,写成了李师师呢?


唉,万一没考好,那就只能复读了,在亲戚朋友面前丢脸不说,家里还要花好大一笔钱……


就在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