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传记 > 文人学者 > 领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领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领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领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著名主持人朱军妻子谭梅首部传记作品。从军营舞者、名人之妻到商界强人,跨界之舞,全情领悟。左青、沈培艺、黄豆豆、牛娜、朱迅、春妮、沈培艺、邵峰、肖宁倾情推荐。

作者:谭梅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1-01

书籍编号:30292561

ISBN:978750608845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23794

版次:1

所属分类:人物传记-文人学者

全书内容:

领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总启 和我一起跳舞

光影烂漫,音乐悠然,亲爱的你,请沿着心愿长廊,追逐着光,驾临我的空间,和我一起跳舞。


秋刀鱼会过期,肉酱也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而我竟然在衣柜深处翻出了一条保质二十年的裙子。


裙子有没有过期,主要取决于女主人的身材有没有走形。我轻松套下这件时隔二十年合体依旧的裙装,似是显摆,又像示威,在朱军面前来了一个标准的芭蕾小跳,老公则回报了一眼漫长的“不屑”。


二十年前的款式也许无以穿出家门,毕竟它不是奥黛丽·赫本那件永不过时的小黑裙。对我而言,这裙子更像是一面锦旗,用金线绣着这样几个大字:恭喜你,暂时逃过一劫。


岁月是把杀猪刀,能够在刀下幸免于难,只因我是一个跳舞的女人。三十载习舞生涯里,我是舞蹈虔诚的信徒。而永久的美丽带来终极的便利,便是舞蹈赐予我的福报。


如果说女人的成长是一场美丽的疼痛,那么女人的智慧则是在疼痛中美丽地起舞。跳舞的女人更乐于直面、接受甚至迷恋疼痛。像蒲草一般柔韧,是舞者应对生命的姿态。


和我一起跳舞,这是我的邀约,更是我的祈祷。


和我一起跳舞,可爱的孩子——


安塞尔·亚当斯说过比诗更美的一句话:“我们不只是用相机拍照,我们带到摄影中去的是所有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听过的音乐、爱过的人。”


作为舞蹈教育工作者,我想在一舞之间教给孩子们的,不只是身姿和舞步,更有我带到舞蹈中去的所有我走过的路、尝过的苦、沐浴过的聚光灯和枯坐过的冷板凳。作为关爱他们的老师,我想领舞他们的人生,给予他们从生理到心理的多重培育。


每当小学员用呻吟甚至啜泣来表达他们对于耗腿拉筋的抗议,我不忍心却又不得不狠心。与他们即将在漫长人生里面临的考验相比,肉体上的疼痛不过是意志的最初试炼。关于舞者之痛,我有太多的故事可以讲,而其中最有说服力的一则取材于我自己。


直到16岁,我才开始接受专业的舞蹈训练,住在一副基本已经定型的躯体里,却不得不把浑身筋骨像抻皮筋一样拉伸到像女童一般柔软。训练中,疼痛变成像呼吸一样无法停歇的事情,但为了跳舞,我愿意在撕裂般的痛苦中死去,再像浴火凤凰一样涅槃重生。那时的我像是一只蜷曲在茧里的绝望的蝶,终于赶在力气耗竭的前一秒咬开了坚硬的壳。


破茧化蝶,我成为一位专业舞者,而这一舞,便是三十年。无数为人父母的观众,观舞时或许喜欢向孩子喂上几勺“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心灵鸡汤,可我总觉得那台下功夫里日复一日的痛,局外人未必真的懂得。


舞者的美或许可以超越种族、国界、文化的沟壑而为全人类所共睹,但舞者的痛却注定只有舞者才懂。对疼痛的共情只能来自体验和经历,而不能来自想象力。


我懂得每一个学舞孩子的痛,但也深知他们还需要更多的痛。成为舞者的前提是忍受痛苦与克制欲望,这样的历练对于商业时代的孩子们而言,来得不是太早,而是需要更早。脚掌擦地,才能够触摸艺术的质感:脚尖踮起,才可以跟上时代的旋转。无论是否合理,但这就是真理。


和我一起跳舞,亲爱的朋友——


漫漫人间路,重要的是与谁同行,还是去向何处?萧红曾对着九十年前的长空抬起清澈的眼:“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那些我将要见的人,都会成为我的朋友。”我深以为然。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远方,对我而言那是一座舞者的殿堂。幸运的是,我固守了这个方向,因此途中的每一处风景都让我适得其所,而每一位行人都能与我志同道合。我们都是舞者,在群舞中共同享受友情的亲厚和缘分的奇妙。


她们是我的战友:辣与酷是军中生活的基调,这两味佐料调剂出文艺兵的飒爽气魄。而我也在部队大环境的熏陶和战友们的感染之下,由青葱走向成熟。


生命中承上启下的那几年里,我们在最近的距离见证彼此的成长,打磨掉少女的骄纵,雕琢出女兵的英气。兼有军人的硬朗和舞者的柔情,便是我们身上最为相似的烙印。


她们是我的密友:我热爱生活,更感激命运,毕竟是生活和命运让我有幸结识了许多优秀的女性:名媛,闺秀,更有一位位叱咤风云的女中豪杰。


社交场合,男士们往往借酒把话匣子打开,而我则通过舞蹈的话题邀别人走近我的世界。聊聊健身,谈谈跳舞,便因此结交了多位闺中密友。她们中的许多人将事业打理得井井有条,却对自己的形貌疏于照料。她们夸赞我塑形有道,我便引领她们叩开舞蹈之门,帮她们在头脑高频运作之余,肢体也能艺术化地跃动。


她们还是你们,每一位亲爱的女性朋友:冰心说,世界上若没有女人,这世界至少要减少十分之五的真、十分之六的善、十分之七的美。


美是我们最宝贵的东西,然而千万不能节省着用。美是舞者皈依的宿命,更是女人终生的功课。每一位女性朋友,不妨以求艺者精益求精的姿态去经营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即便不是舞者,也必定不做凡人。


和我一起跳舞,亲密的爱人——


有人说:“爱是真真切切的,有一天你会发现它,但它有一个大敌,就是生活。”对于这句话,我和朱军都不敢苟同。我们相信在真爱面前,生活无可奈何。


虽然我先于朱军登上过春晚的舞台,也曾做过影视演员,但无可置疑,朱军是比我“公众”得多的公众人物。多年以来,媒体在打量我时,多半把目光聚焦在“朱军夫人”的头衔上,而非我本人。


每当采访者把话筒伸向我,带着或艳羡、或玩味的眼神追问我与他相知相恋的每一处细节,在一次次重复的回答中我感觉自己俨然是在背诵别人的爱情故事。


我想,如果朱军是一本书,那么我无非是其中某个章节里的单元女主角。那个章节大概叫作“成功男人背后的女人”,我的角色设定是文静、美丽、善良、懂事,而人物评价大抵是“嫁得不错”。


我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淡淡地觉得“可惜”:一方面,我和他的感情之路实在是过于平顺,被外人评价是男才女貌,门当户对,部队支持,家人首肯,给不出什么诸如“王子与灰姑娘”式超越阶层身份勇敢追求真爱的故事,或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式冲破家族阻碍热烈追寻幸福的故事。


或许是天生太合适,没经过什么惨烈的对抗或争取,我们就简简单单地收获了真爱,因此我能讲述的只有稳稳的幸福,而非一个跌宕起伏的好故事——婚后打拼的那几年或许稍微振奋人心,然而也无非是浓缩了那年那月那一代“北漂”们的奋斗简史,在时隔二十年功成名就的今天提起来,显然颇有些无力了。


另一方面,由于老公太优秀,我们的感情故事便总是以男性的视角来叙述。虽然我情愿头顶“名人之妻”的光环乐得自在,甘当他传记里的补充和注脚,但我们毕竟真真切切携手走过二十多年的时光,很遗憾,在那些满是阳刚之气的男性奋斗史里,烟火人间寻常光景中某些感性的瞬间和细腻的柔情,总是被匆匆忙忙地省略了。


这一次我将在自己的故事里回忆我和朱军,回忆我们是如何在爱情中互相取暖,在岁月里彼此成就。我们两个人的无间旋转,是一出情到深处的双人舞。或许便正如一句电影台词:“和他一起,不怕死,也不怕活到很久很久。”


辗转腾挪,共同进退,在生命与情爱的舞台,我们以灵魂的默契相依为命。


和我一起跳舞,永远的自己——


我是生长于和平年代的舞者,但我从未停止过征战与讲和。我的作战对象是我永恒的舞伴——自己。


我以舞蹈与身体交战。


自成为专业舞者的那一天起,我就开始学习在饥饿里获得满足,就像在压腿时爱上疼痛一样爱上饥饿感。这种理念或许会激起营养学家一个神秘的微笑,但我心甘情愿。


舞蹈本就是一场疼痛的美,如果不痛,美从何处来?或许有些美的真实姓名叫作病态,可惜每一个跳舞的女人都难免病入膏肓。追求艺术是一趟苦旅,我宁愿委身于疼痛和饥饿,献上对美的礼赞,高歌猛进。


百年前,风起处,有贤者傲立,衣袂飘飘,冠带严整,轻吟一句“不欺暗室”,意为即便是在无人看到的地方,君子言行举止也必定要磊落光明。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女子对容颜和身姿的自我要求又何尝不是同理可证?若是只身独处时便任由自己蓬头垢面、乱发粗服,恐怕只会辜负了天生美丽的属性。冰冻三尺尚非一日之寒,气质神韵的内在修炼是场润物无声的宏大事业,融入一生,不舍昼夜。


女人的美与不美取决于自己,作用于自己,说到底更是为了自己。美是功夫,熟能生巧,出发点虽不是取悦别人,却总能令别人赏心悦目。


作为舞者,我的自我管理近乎严苛,却无纠结。虽然偶尔也会冒出大快朵颐的念头,但我总能很好地克制,然后像是动了凡心的化外之人一样,默念一声:“罪过,罪过。”这清心寡淡的心境背后,是多少人难以想象的禁欲熬煮,是加诸我一人之身的悄无声息的战役。


我以舞蹈与心灵讲和。


女性的生活,未必就只能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更可以从一个空间,到另一个空间。这空间,也许是台北城隍庙繁华转角的小摊位,也许是有留学生跳着街舞纵情摇摆的美洲校园,也许是悉尼大学弥散着书香的青草地,也许是巴黎小镇有稚嫩童声吟唱赞美诗的教堂……或许在不少人看来,我不过是穿梭于为四方游客精心准备的、一幕幕如此相似的绚烂和繁华,但幸好我带着一双渴求美感的眼和一颗追逐文艺的心,一路上总能如愿收获纷至沓来的新意和惊喜。


每到一处,我都会起舞,通过舞蹈,我的身体与心灵建立起最默契的链接。我在澳大利亚黄金海岸上起舞,迎着亚热带湿润的季风;我在斯坦福大学的穹顶建筑下起舞,当时我并不知道那天恰好是母亲节。在一段段充满惊喜的旅程中,我遇见我的灵感,我和我的身体欢聚。我所到之处,都是我的乐园。


雷蒙德·钱德勒用镜片后睿智的目光审视这个世界:“如果我不强硬,我就无法活;如果我不文雅,我也不配活。”


我有一间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我的强硬和文雅都毫无保留地献给自己。我强硬地与身体交战,又文雅地与心灵讲和,就这样,我在自己的房间里找到真我,然后与外面的世界坦诚相见。


芭蕾舞演员以足尖点地撑起一条主力腿,然后才能旋转和跳跃,而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就是我与外界接轨的基准点。先立住这一点,才能点动成线,连线成面,由面及体,最终构建起属于自己的空间。


心灵的空间、家庭的空间、事业的空间,种种空间交相连缀,便垒起我生命的建筑。这建筑里人来人往,但我会保留其中的一个房间,只配一把钥匙握在我自己手里。


光影烂漫,音乐悠然,亲爱的你,请沿着心愿长廊,追逐着光,驾临我的空间,和我一起跳舞。


领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领舞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踮起脚尖,亲吻文艺,我与舞蹈两情相悦。



不跳支舞不准回家


有人问邓肯最早跳舞是在什么时候,这位现代舞之母的回答干脆飒爽:“在娘胎里时——大概是牡蛎和香槟的缘故吧,要知道那可是爱与美的女神阿芙洛狄特最爱吃的东西啊。”


在被除了牡蛎和香槟之外什么都无法下咽的母亲孕育了九个月之后,邓肯自降生那一刻起就开始不停地舞动小手小脚,后来她成了家人和朋友们的开心果,只要他们给她围上小围兜,她就会伴着音乐跳起舞来。


这位伟大舞者毕生的功绩在她降临人世之际就已初现端倪,这天赋便如同肖邦7岁开始谱曲、毕加索8岁完成第一幅油画作品,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馈赠。


我与舞蹈之间没有什么传奇,有的是一段细水长流的缘分。


我并非出身文艺世家。父亲早年入伍,母亲是小学老师,再向上数一辈,祖父做会计维生,整个家族和艺术似乎沾染不上半点关系。


但我牢牢记得,爸爸在炫耀他和妈妈的恋爱史时,曾经得意地把眉毛一挑:“追她的时候,我们也跳舞啊。”


如果爸爸是凭借跳舞追到了妈妈,那舞蹈与我的渊源真是太深厚了——没有舞蹈就没有我。


或许爸爸、妈妈的身体里潜藏着艺术细胞,然而囿于现实条件,终其一生都未得激活和施展。但他们正如那个年代里每一对富于牺牲精神的父母,燃尽青春和梦想点起一把篝火,照亮了我们这些子女的漫漫前程。


成为舞者是我最终的归宿,却不是我最初的梦想。


当我第一次理解了“梦想”这个词的概念并在自己身上对号入座时,我想我的梦想是做一位老师,因为我的妈妈就是一位老师。


小小年纪的我,活生生地应验了“家庭系统排列”理论创始人海灵格的理论:年幼的孩子本能的冲动,就是要变得像父母一样。他们会毫不隐瞒地模仿自己的父母。


在生命最初的那段道路上,在性格养成的关键时期,是妈妈带给我关于爱、关于美的启蒙。


我在西安市文艺路小学读书,妈妈就在学校里任教。她的工作似乎从不会在下班时间准时结束,放学后,她经常带班上的学生回家里补课,而且不收取任何费用。


我们家的面积不到20平方米,小屋里只放得下一张餐桌。学生把课本摊在桌子上听妈妈讲解要点,我就坐在他们对面写作业。有时候写累了放下笔,一抬头就看到晚霞在他们逆光的剪影上勾了一道金边。光芒耀眼,我常会不经意就眯起眼睛看入了神。


当时我想,当老师一定是一件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