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科幻小说 > 谜托邦系列·波斯镜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谜托邦系列·波斯镜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谜托邦系列·波斯镜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谜托邦系列·波斯镜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卜知客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7-01

书籍编号:30287331

ISBN:9787506090209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84355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科幻小说

全书内容:

谜托邦系列·波斯镜灵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人物表


何魏


20岁,生来欠缺一魂一魄。为人善良,性格矛盾,时而因为重情重义做出昏头涨脑之事,时而因为过于冷静而显得犹豫不决;具有通灵天赋,自小时常被游魂附体,体弱多病,因此拜师学习武功,功底优秀。


塞尚


灵魂年龄超过两千岁,风神私生子之一,曾经爱过三个人,其中弟弟背叛了他,另外两人则早已去世,所以长久以来对人类无爱无恨,看似洞明练达,实则只有冷漠的计算。操纵的通灵体名为“金色琴弦”,能够停滞物质的时间流动。


白叶


22岁,高罗人贝玛之女,通灵天赋上佳。因为哥哥在抗击外敌时牺牲,习惯承担长子角色,事事争先,颇受族里年轻人的尊重。心思细腻缜密,兼有男子般的明朗英气。操纵的通灵体是匕首里的“卡路鱼”和瓦猫里的“猫灵”。


何绍郡


48岁,何魏的父亲。表面上是玉石行商,其实是高罗人“林”脉支系的秘密传人,背负重要使命。为人细致沉稳,在爱妻早逝以后,把感情都收了起来,内心希望何魏不必继承他所背负之物。


满罗


灵魂年龄超过两千岁,风神私生子之二,“镜中人”。因迷醉于镜子的力量弑师,结果在和哥哥塞尚的争夺中失去肉身,只能永远藏于镜中。为人不择手段,更积累了对高罗人的千年仇怨,乐于挑拨人类自相残杀。通灵体名为“冥牙”,能噬取世间灵气,导致万物老化。


邹婉莹


18岁,何魏的师妹,天真烂漫,敢作敢为,身具侠气;喜欢具有英雄气质的男子,师从父亲邹若衡学武,颇有天赋,武功不俗。


邹若衡


57岁,何魏的师父,云南执政者龙云、卢汉的结拜大哥。江湖地位崇高,另有一个身份是高罗人“风”脉支系的传人。武功高超,富有涵养,看似温吞缄默,杀伐决断不在话下。


苏我真鹿


22岁,日本人,“神龛”项目组组长。率领小分队在中国本土捕捉“伪神”(异能者),寻隙动摇云南政权,把波斯镜视为量产以及控制“伪神”的绝佳方法;从小经受残酷的体术、刀术、阴阳术训练,性格顽固,心狠手辣。


白陆


58岁,高罗人贝玛,“山”脉支系传人。因为前任土司王芒私自接触镜子造成惨剧,所以对它的邪恶性质非常警觉。为人隐忍坚韧,为了保护高罗人可以牺牲尊严和原则。操纵的灵体是先祖鱼娘留下的“卡路鱼”。


王雷


26岁,王芒之子。从小把父亲视为高罗人的英雄,在惨剧发生后,内心还是拒绝承认父亲犯下的过错;矢志于保护族人,但因为欠缺通灵天赋,为了获取力量与镜子接触犯下大忌,被其利用。身上附着的兽魂是狂暴的“熊魂”。


白七奴


52岁,王雷的母亲,王芒之妻。在当年丈夫失控兽变的时候,亲手将他击毙,这变成了她多年以来的心病。操纵的通灵体是灵鸟“日月乌”。


刘殷


29岁,滇军新编第一集团军第五旅第二营营长。嗜抽大烟。年少得志,自许为龙云的直系弟子,但近来仕途受阻,所以一直致力于阿谀奉承、讨好上级。尚有些许军人气概,尚有一点军事才能。

名词表


土司


高罗人首领,是族里的头人和领袖。


贝玛


高罗人祭司,负责族中祭祀、招魂、通灵诸多事务,地位崇高,与土司平起平坐;土司人选空缺,贝玛亦可代任土司。


通灵


通灵术即是与灵体沟通、相处,乃至对其进行操纵和命令的法术,因其难度和效用大致可分为以下几种:


【引灵术】低级通灵术,可以发现和召唤游荡的魂灵,指使它们作出行动、传递消息,因为大部分灵体都有直接驱动自然元素的能力(比如鱼灵可以驭水),所以能施展引灵术的通灵者,已经强于绝大多数凡人。


【附灵术】高级通灵术,为了将灵力进一步催发,或是为了主动改造自己的身体,因此让灵体附进自己的魂魄,与其达成一定程度上的融合。因为任何灵体都有改造寄宿环境的本能力量,所以施展附灵术会在身体上造成明显的表征和变态,这个过程很难控制,如果附灵过度,则会被灵体夺取身体,变成灵体原本的肉身(比如猫和熊),难以复原,是相当危险的通灵术。


【化灵术】禁忌通灵术,引燃自己的魂魄,将灵力完全注入受自己驾驭的灵体当中,使得它们能够发挥出远超灵体局限的力量。因为此术不可逆转,一旦施展即意味着自身魂魄的消散,最好的结果就是被自己驾驭的灵体所同化,成为灵体之一,所以只有在殊死一搏或者玉石俱焚的情况下才可能使用。


瓦猫


高罗人特用的石猫,附有猫灵,安放于民居土房顶部,以及秘室门口,有辟邪镇魔的能力。


牢猫


高罗众多瓦猫中的一分子。“牢猫”在方言土语里的意思是“老虎”,所以牢猫虽然算作瓦猫,实际上却是虎灵。


苑池养风


是邹若衡所创的武功心法,共有“轻重缓急”四诀,对应四种驱动内力的方式和四种技击风格,“急”字诀里的拳法套路即是后世所传邹家拳。(虚构)


金色琴弦


塞尚吞吃掉自己的灵体之后获得的能力,看上去像纤细的琴弦,实际上是触手状的灵体。既可以修复、缝补魂魄上受伤的缺口,也可以自如地操控和捕捉其他灵体,更可以捆绑住人的肉体,让他们的体感时间陷入停滞,而魂魄所感受到的时间却在不断飞逝。


冥牙


满罗吞吃自己的灵体之后获得的能力,可以撕咬其他灵体,吞噬灵气,将其消化吸收。被冥牙咬中时,体感时间快速流逝,生命会在瞬息间衰老,而魂魄则可能来不及感受肉身的死亡。

引子


我们如何才能接近这个故事……这一个即将被讲述的、由词句之音搭构、最终在我们眼前建筑成形的故事?


我们不能贸然直接去故事发生的现场,在那时,时间之河的坠势已然不可更移,我们所耳闻目见的,其实是洪流击打瀑中礁石造出的巨响和水雾——虽然那正是最后一场恢宏的戏剧。


我们应该去“河流”的源头看一眼。如此,历史的全貌才能完整地落实在我们的意识上,从而也让我们注视着的人物感受到历史的重量,感受到时间之河如何从他们头上碾磨而过,如何在他们的胸腔里注入富余的怨恨。


河流的“源起”是在何处呢?


我想,这段历史的细流是从先知琐罗亚斯德的脚印里淌出的。当他拄着藤杖奔走于花园与荒漠之间,向诸国的国主进行徒劳无益的布道时,没有人愿意聆听他的——神论教义……人们相信他携有火神阿扎尔之血,但是在众神喧哗的时代,每个人都有许多神祇可供信仰,神的后代早已失去了既有的光晕,对于他的些微通灵能力,人们当作小把戏一般不屑一顾,他像小丑一样受到礼貌的欢迎和款待。难得的是,他深知自己的身份和使命,身为先知的琐罗亚斯德只是自顾自地、朴拙地用自己的字眼和脚步凿出了河床的深度。


不过,时间之河最关键的“转折”和推进,却发生在埃及。


那是在哪儿呢?在四万米厚的岩层底下,在极热与极寒针锋相对之地、恶神们的“冬之坟场”,也即是在“冥府之门”的入口。


这是位于法老金字塔的正下方,仅有一人肩宽的窄洞曲折深入,像天神的肠道直通地狱;一具巨大的骨骸横亘在洞眼里,33根光滑的肋骨依次浮现在岩壁上;融化的岩壁往内挤压,比铁水更炽热,仿佛太阳把自己的一部分碎片锤进了地心。


如果我们的观察有足够的穿透力,或许能看到涅罗和满罗——先知的弟子,一对双胞胎兄弟——沿着逼仄的“肠道”一点点挣扎、蠕动,极度缓慢地开掘通路,疲累至无知无觉,在一种麻木的状态里不断接近“冥府之门”,接近他们命运的分岔口。


在距此不远的未来,是什么促成了这对兄弟的分道扬镳?他们本就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涅罗永远留意于过去的传统,他热爱诗歌、箴言和流浪者们口口相传的民谣,踌躇满志地要继承师父的衣钵,然而这并非是因为他具备苦行的精神准备,而只是出于一种浪漫气质的驱使;满罗则只愿意面向朝日,凝视明天,他具有某种与生俱来的、昏庸顽钝的远见,对即将诞生的剧变始终抱有过分的热望——这种愿望如此强烈,使得他甚至可以对眼前的人、事视而不见,可以将一个尚未得到实现的新世界满怀感情地舍弃掉,仿佛宫殿的立柱尚未立起,他已过早地目睹到废墟之壮美。


在寻找“冥府之门”的苦旅中,这对双胞胎兄弟被过分地挤压、折磨,以至于变得前所未有过的相似——这场漫长的熬炼让他们首次意识到肉身的负重,使他们内心里的烦恶和恨意像湖底的盐,渐渐凝结起来。


他们共同的怨恨指向何处?大概,既指向他们所置身的这个沉沦世界,更是指向将他们抛弃于尘世的父亲和天国诸神。在最靠近冥府大门的稀薄土壤里,低温已经能把太阳之火生生冻结,仿佛每一片结晶都凝聚着一个冬天,可他们还是不得不把双手插进冻土,用血、肉和咬牙切齿的诅咒去融化冰层。


最终,他们还是触摸到了“冥府之门”,而且是最要紧的拱顶石部分。幸运又极为不幸的是:“冥府之门”正需要他们的怨恨作其养分,刚刚苏醒的拱顶石在二人之间作出了一个本能的选择——它选择与满罗更加亲近,对涅罗则是欲拒还迎,在各自的魂魄都濒临熄灭之时,他们确实无力反抗拱顶石的引诱。正因如此,这一对兄弟是在他们最相似的时刻分裂成为一生宿敌的,从这个意义上看,拱顶石——也即是后世传承的石镜替代了两兄弟未曾谋面的“母亲”,为了争夺它的宠爱,他们纠缠、争夺了300年。


300年后,到了河流正式“分岔”的水道。在远离彼此以前,他们在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的都城波斯波利斯见了最后一面。


让我们把视点转移到城下这座被沙和血覆盖的战场:


阳光透过黄昏般浓重的沙尘射下来,青铜胸甲闪烁着暗浊、污腻的光斑,人与马在高速飞驰中颓然倾倒,一路翻滚,大腿和木弓一起折断。在剑和弯刀吹起的铁风里,人们互相缠抱着倒下,从体腔里泄出的脏器浇在地上。两种不同的语言和无意义的噪声汇集成同一种妖魅的尖叫,诱人以死。


高处的山坡上伫立着成群的灰色石柱和巍峨的宫殿,亚历山大大帝麾下的王牌军队——马其顿方阵已经推进到山坡下面:三排圆盾在方阵正面拼成坚韧的木墙,长矛之林高高竖立在后排,尖锐而不祥的矛尖整齐划一地刺向天空,一直到战马的口沫喷到盾兵的脸上,矛兵才会将长矛放低,平稳地刺入马腹或者波斯人的大腿。希腊人就是用这种迟缓却冷酷的手段,耐心地把整条波斯骑兵防线尽皆粉碎。


雷鸣般的吼声从天而降,往山坡上看,一匹覆着青铜战甲的黑色巨马用塔楼般高耸的马蹄践踏着地面,试图逼退希腊士兵,然而即使是它这种“伪神”,也无力扭转战争局势了:箭雨正像成群的无翼黑鸟掠过天空,射入它的脊背,阿波罗祭司们抛掷出日光精华,灼伤它的五官。它终于只能向宫殿方向发出一声无奈的嘶鸣,拔地而起,凌空遁去。


最后的障碍既已被清除,在马其顿军中等待许久的一男一女开始行动了。男人身着大红色的金丝镶边长袍,手持藤杖,而女人身着宽袖的丝绸白袍,腰带是古典的暗金色,麦色长发飞扬在身后,一只身线优雅的黑猫匍匐在她肩上。两人沿着山坡疾行,轻描淡写地拨开箭雨刀风,无视阻碍地穿越过混乱的杀场。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王宫内的波斯镜。


然而宫殿里空无一人,一路上只能见到石柱倾塌,火炎蛇行。在他们奔跑而过的地方,成堆的石像倾倒在地,摔裂成大块的肢干,借着微光看去,它们只是一些石像而已——可是他们如此栩栩如生,仿佛还没有失去自己的灵魂,少女和鳄鱼、士兵和巨象、婴儿和秃鹫……人和其他万种生灵一起碎成齑粉,白皙的手指四下散落。


一直走到宫殿最深处,二人才发现,波斯王室仅剩的所有成员都沉默地聚集在这里,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最后一位帝王大流士三世站在人群中央,他手下那位失败的将军跪倒在地,僵化成石,大流士三世正站在败将的背上,而那面波斯石镜就矗立在这位末代帝王身旁,散发着幽绿光芒。


黑猫弓身尖嘶,人群骚动起来,似被猫叫惊醒。男人一点藤杖,金色丝线从长袍里涌流而下,耀眼夺目——


“涅罗,住手!”女人大声喊道。


“你看清楚!”男人厉声道,“这些人都已经被满罗控制了,是我们的敌人!”


“不行……我做不到。”女人说,语气中隐含不忍,“他们是我的同胞啊。”


“这样想就对了……”石镜居然说话了,“你想要抓到我……那就不得不制造死亡,不得不跨过你们的同类——这些愚者的尸体……他们的灵魂,已然被我化为己有,随同我一起步向永生……”


“永生?你没有得到永生,而是失去了死亡!”男人轻蔑道,“永生不能让你活下去。一旦进入石镜,你就停止了呼吸,吞噬再多的万物灵也不能让你吸入一口新鲜的空气……无法去感受,无法去想象,无法去交换,你只是一个凝固的倒影罢了。”


“如果等待足够久,就可以把你一起吃掉,我宁愿失去死亡……那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事物啊……我相信,你灵魂的味道一定比他们更加美妙……”


“你听,我们难道不能马上动手吗?他们已经是活死人了。”


“如果他们命中注定要背叛波斯,步入冥府,迎向死亡,我不会阻拦他们……但是,我不能让他们死在我的面前。”女人哀伤地说。


“要抓住满罗,我们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你舍不得下杀手,我替你动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