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 > 悬疑小说 > 谜托邦系列·诡面谜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谜托邦系列·诡面谜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谜托邦系列·诡面谜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书名:谜托邦系列·诡面谜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推荐语:

作者:卜知客著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7-01

书籍编号:30287329

ISBN:9787506090940

正文语种:中文

字数:142447

版次:1

所属分类:小说-悬疑小说

全书内容:

谜托邦系列·诡面谜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人物表


假面之谜


凌 香


22岁的都市服装设计师,性格呈现懦弱和执拗两面,对生活满腔激情却被现实打压,内心善良却易被利用,后被希达鼓惑,变换样貌。爱是她的囚笼,也是她的救赎。


程小米


25岁,从备受艳羡的明星到酒吧的落魄异乡人,带着“面具”生活,被抑郁症痛苦折磨,努力抗争超越,却终为假面付出惨痛代价。


林俊逸


21岁海龟,富商越明的私生子,普通警员,专业能力卓越,出国前后性情迥异,命途多舛却从未放弃找寻人间幸福。


希 达


年龄是谜,越明妻,神秘组织成员。控制欲极强,得知越明背叛后极度痛苦,对林俊逸及其母展开长达多年的复仇,从未走出自我创制的心灵炼狱。


越 明


47岁凄苦离世,希达丈夫,因难以忍受希达的暴虐移情,性格懦弱,不善于表达感情,被婚姻牵制一生。无论是作为丈夫、情人还是父亲,均自认为是失败者。


林凤鸣


林俊逸生母,五年前离世,给林俊逸带来重大打击。性格温柔和顺,被希达视为眼中钉,和林俊逸相依为命,与越明有缘无分,最终受希达陷害。


老 陶


45岁,林俊逸的顶头上司,老油条警员,二人亦师亦友,是林俊逸期待中的父亲。


复仇的飞花


苏 可


天才女科学家,S.U.N.的“再生实验”负责人。


顾小鹤


金臣医院前院长顾方亭之子,曾经是S.U.N.的核心成员,后转行为心内科医生。


薇 妮


顾小鹤前女友,密先生养女。学术上造诣颇高,后发生车祸意外死亡。


密先生


S.U.N.科学实验站创始人,科学狂人,“再生实验”开发者。


Lisa陈


密先生秘书,暗恋顾小鹤。


秦 雯


薇妮生前好友,S.U.N.核心成员。


唐 古


苏可前男友,虹美术馆编辑。


唐 陌


唐古小女儿,有严重过敏症。


周珊珊


唐古前妻,后因“1·23案件”失踪。


林 阔


薇妮父亲,密先生曾经的好友。


杜永泽


T市副市长,顾小鹤的病人兼好友。


顾方亭


金臣医院前院长,顾小鹤父亲。

谜托邦系列·诡面谜花pdf/doc/txt格式电子书下载

第一章 无脸死尸


香烟烧到了手,林俊逸才急匆匆地甩掉烟蒂,还要提防四周巡逻的巴黎警察,这不像国内,只要想抽烟,就能潇洒地点上一支,再潇洒地扔到任何一个角落。他拉拉衣领,拍拍头顶的南瓜帽,迎着风走过几条街区。南瓜灯的光圈和南瓜的味道令他厌烦。拿扫把的落魄女巫、笑嘻嘻露出獠牙的德古拉、迪士尼的灰姑娘一一从他身边走过,每个人的面具都独具特色,配合万圣节的气氛,竟让他在异乡找到一点家的感觉。


林俊逸掏出手机,又有几个上司老陶的未接来电,吝啬的上司竟然打起越洋电话,看来他确实遇到了棘手的案件。林俊逸这身福尔摩斯的装扮像巨大的嘲讽,自从两年前林俊逸和老陶因为几桩死亡事件组成双人团队,至今还未破获,除了相似的无脸尸体被发现,他们并没有找到其他有价值的线索。是对方太过高明还是自己一开始就预估错了方向,林俊逸不能给出肯定的答案,但直觉告诉他,得坚持下去,即使老陶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地吼:“藤都没有摸个瓜毛?”他也要硬着头皮查下去。


林俊逸掏出手机卡,潇洒地往湖里一扔,回国的时候到了,巴黎的这个假福尔摩斯也该消失了。湖水沉重地扑通一声,他才发现把手机扔了进去。


出国离乡五年,林俊逸第一个想见的人是初恋凌香。严格说来并不算真正的初恋,少年少女的朦胧情感谁都没有捅破窗纱,加上他家庭变故,母亲猝然离世,父亲匆匆将他送出国门,连道别都没有。如果林俊逸有什么亏欠凌香的地方,那就是一句简短的“再见”。


“再见,再见!”他挥舞双手,对着狂欢的巴黎之夜大喊。


回到公寓时,交往半年的女友程小米一身女巫打扮,呆呆地蹲坐在地上,望向窗外像望向深不可测的未来。林俊逸进门时,她像孩子看到最心爱的玩具,“呀”了一声,激动地扑在他的怀里。


“陪你出去走走?”林俊逸用手指撩起她蓬松的头发。


“不用了。”程小米怯懦似的往后退了几步,指指大街上的马车和人群,“看看就好。”


“小米,准备回国了。”


程小米愣了一下,长期神经衰弱的脸上闪现几秒笑容,她握住林俊逸的手,“我准备好了。”


抑郁症早已把她折磨得脆弱不堪,她害怕人群和白天,像深海中的鲨鱼,潜伏在阴暗的海域,如果不是林俊逸,程小米恐怕撑不到今天。林俊逸知道程小米的“准备好了”是什么意思,这个女孩要重新找回当年风光无限的自己,她要浮向海面,探出头来拥抱阳光,这对她来说着实需要莫大的勇气,而一切勇气和动力的根源,全部来自林俊逸。


程小米的承诺令林俊逸大为感动,他从后面环住程小米的腰,温柔耳语:“回国后,我要送给你一件美妙的礼物。”


或许是心情的原因,程小米这晚难得乖乖服下治疗的药丸,在林俊逸的臂弯里安静睡去。她的侧脸令林俊逸突然想到凌香,他及时打住了这个念头,把程小米抱上床,蹑手蹑脚地盖好被子。


“回家。”林俊逸从程小米的呓语中清晰地听到了这两个字。


飞机穿越云海,阳光舒适地照进舷窗,程小米兴奋了一阵又睡着了。林俊逸却紧皱眉头,他在查看昨晚老陶发来的资料。


死者除了脸部外,全身并无一点伤痕,没有搏斗的迹象,脸部血肉模糊,却非利器殴打。五官皮肉和骨骼已经变形,扭曲程度极为夸张,连林俊逸看到脊背都一阵发凉。


他倒真愿相信是某种神秘的不可知的力量,在万米高空,这种感觉尤为强烈。然而理智和学识告诉他,这种强大的力量并非来自外部,恰恰来自人类的内部,阴暗又难以捉摸。以前发现的死者的脸影像重叠,拼合成他面前的恐怖“鬼脸”,竟是惊人的一致。


如果人类医学能够达到任意改变脸部外貌甚至构造的程度,那么这项技术的拥有者决定了它将成为上帝的权杖还是撒旦的烈火。他和老陶通过局子的内部网络明察暗访医学机构和科技机构,那些头脑一根弦的研究者们对二人的说法嗤之以鼻,否认这项技术的存在。


老陶灰心丧气,林俊逸却觉得,未曾面世的技术并不能代表不存在,就像那些神秘的事物,不能因为无法证明就否定其真实性,谁知道刚照进窗子的阳光是不是上帝之眼。


林俊逸拉下舷窗,把程小米搂得靠近些,她平稳的呼吸让林俊逸的心情稍微平复。但是越接近故土,他的心跳得越厉害,脚下的土地上发生过的一切,急速地冲过他的脑海,近乡情更怯,大抵如此。


林俊逸昏昏沉沉地进入梦境的时候,那个叫凌香的女孩刚从梦魇中醒来,她趴在工作台上,口水打湿了手掌下的布料。


“要死要死!”她急忙擦拭这块昂贵的印花布料,拿起设计手稿重新比对。腰部的设计稍显累赘,她决定放弃繁复的图形,利用最简单的线条衬托出女性的柔美。她把钢尺横过来,用画粉画出基本轮廓,把布料围在人体模型的肩部,几下攒出一朵百合。这是林俊逸最喜欢的花朵。


服装设计师凌香常常把十七岁的回忆和幻想移植到服装上来,对她而言,十七岁对林俊逸的动心是生命最难得的恩赐,成年以后,身边的男人断断续续,但从未出现当时的悸动。


林俊逸走后,凌香越来越爱回味那种羞涩的甜蜜和欲言又止的心跳,她所设计的服装也不可避免地沾染少女情怀。她觉得自己仍然是当年的心境,林俊逸转身离去的瞬间她鼓起勇气小声地说了句“我等你”,这话林俊逸未必听得见,她却记得牢牢的。


楼下警笛的声音呼啸而过,扰乱了凌香的思绪,凌香一惊,手里的大头针刺进手指,血滴正好落在花芯。


“凌香!还要我说多少遍,工作的时候一定要专心!”上司Leon操着一口娘娘腔在旁边数落。


“是,对不起。”凌香道歉,“这几天怎么了,总是有警车?”


“谁知道?”Leon拢拢翘起的发丝,“偷盗、强奸、命案,你以为世界太平啊?再说,这也不是你关心的问题吧,小姐!周末之前赶两套成衣出来。”Leon扭着腰肢,迈着小碎步扑通一声关上门。


“我打赌他一定穿了增高鞋垫。”凌香悄声对身边的同事说。两套成衣,开玩笑,真把她当成缝纫机了?


凌香不得不留下加班,同事临走时提醒她:“别回去太晚,听说最近出现无脸死尸,惨得很。”


“放心,我会注意的。我对海城的治安还是很有信心的。”凌香继续把头埋进花红柳绿的布料中。


偌大的工作室只剩凌香一人,缝纫机的声音多少显得单调又寂寥。她的脖颈酸疼,仰头扭了扭。寒风吹动玻璃窗,呼呼作响,她打开窗,冷风簌簌地往骨头里钻。寒潮来临,据说从北向南席卷大部分城市,就连温度适宜的海城也不例外,Leon的催促不无道理,冷空气比以往提前到来,冬季第二波新品的发布促销直接影响公司业绩。


突如其来的寒冷令凌香心中一凛,案板上的线团滚落到地上,啪嗒一声,凌香吓得几乎跳起来,看清线团后她长舒一口气,“见鬼的天气。”人体模型上的裙装做完八成,具体的细节要真正试穿才能显出效果,大半夜去哪里找试衣模特。凌香只能猛吸肚子,勉强套上短裙。胸部线条过于凸出,大朵印花反而有哗众取宠的味道。


设计稿一改再改,乱糟糟的曲线在凌香面前扭作一团,曲线边缘的弧度呈椭圆形,她想到人的脸。同事临走前说的无脸死尸蹭地窜进凌香的脑中,寒风一点停的迹象也没有,凌香索性把屋内所有的灯全打开,靠着人类发明的光源抵抗黑夜带来的恐惧。


她不可避免地想到林俊逸。几年前她拉着林俊逸一起留下复习功课,教室只有两个人,外面猝不及防地掉落雨滴,灯光晦暗的教室愈发令人恐慌。外面是同样的寒冷和同样的黑夜,凌香挪动身子朝林俊逸靠近,有那么一瞬间她想依靠在林俊逸的肩膀上。可是林俊逸把头埋进小臂,没有注意凌香的恐惧与期望,他的肩膀瘦削,沉默得像一座单薄的雕塑。


凌香找不到合适的语言与他交流,林俊逸的母亲意外身亡,整整一周,他什么话都不说。


或许就是从那时起,凌香决定付出全部的真心去爱眼前的男孩。


“她为什么要自杀?”林俊逸的眼神毫无光彩,虽然看着凌香,却好像望向远方。


凌香沉默,她知道林俊逸并不是想从她身上得到答案。


“为什么?一定是因为那个男人。”


“伯父他……”凌香及时住口,林俊逸眼神里的仇恨令她害怕。


除了凌香,恐怕没有人知道林俊逸的私生子身份,这是少年脆弱的心中最隐蔽的耻辱,仿佛出生是一场绵延至死亡的诅咒。从小时候起,林俊逸就与母亲林凤鸣一起生活,那个叫越明的男人很少出现在母子俩的生活中,每次像客人一样探望之后都会留给他们一笔数目可观的钱财,这看起来更像是对他存在的讽刺。母亲泪眼蒙眬地拉着他的手,让他喊“爸爸”,他却冷冷地回一句“我又不姓越,凭什么?”


男人的眼睛里泛出泪,“不怪你,是我对不起你们。”他试图把手放在林俊逸的头上,林俊逸被这种亲昵的动作吓坏了,逃似的跑了出去。


母亲一再对他说:“你父亲有他的苦衷,你不要恨他。”


“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啊。”凌香局促不安,她不知说什么好,只想让林俊逸恢复一个少年该有的神采。


谁知这激怒了林俊逸的敏感神经,他冷冷地说道:“凌香,我要走了。那个所谓的父亲为我办了出国手续,明天就走,不会回来了。”林俊逸把凌香的笔记本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凌香从未见过如此冷漠的林俊逸,她吓坏了。


“等一下!”凌香扯住他的背包,低下头呢喃道,“我……我有话对你说。”


“不必了,你可以……忘了我。”林俊逸走得决绝,头都没有回。凌香的手还悬在空中,久久没有放下,她难以相信这张撩动她心弦的面孔从此消失不见,离别来得那么残忍和冷酷,让她手足无措。


凌香幽幽地叹口气,把不同质感的布料堆在眼前,祈祷黑夜快点过去,不然陈年往事又会层出不穷,弄得她心烦意乱。


她还不知道,林俊逸时隔五年已经再次出现在海城。


记忆中的林俊逸穿着少年标配的白衬衫和牛仔裤,骑着一辆蓝色的单车,对未来有无限的憧憬。凌香当然想不到,或许不愿相信,几年后的林俊逸已经蜕变为成人气息十足的男人,甚至在外人看来有些油腔滑调。谁知道年轻时爱慕的人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值不值得托付当初那份单纯的心动和心痛。


林俊逸记忆中的凌香依然是老样子,他没有想好如何与她重逢,或许他们早就失去了相见的最佳时机,有些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没来得及演绎的故事,已被时光的洪流冲刷得浩浩荡荡,谁都分辨不清彼此最初的模样。几年后他身边有了别的女孩,新的名字新的装扮新的生命。


林俊逸安顿好身边的程小米后,径直来到局子,老陶按照约定在等他。


到达局子时已是凌晨两点,科室一片死寂,老陶在窗边静静地抽着烟,红色火光有节奏地闪亮,显得他粗犷的背影有些鬼魅。


“这是死者的尸体,你自己看。”


林俊逸的检查并没有超越法医的鉴定结果,死者身上的伤痕和报告上写的一样。林戴上口罩和手套,在即将腐烂的肉体上摸索,不放过每一寸肌肤,突然摸到一块薄薄的硬物。


“这是什么?”林俊逸从死者的下颚取出一小块白色晶片,只有小指指甲大小,如果不仔细观察,很难从骨肉中分辨出来。警察和法医把关注点过多集中在死亡原因和时间上,反而忽

....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本站仅展示书籍部分内容
如有任何咨询

请加微信10090337咨询

再显示